芥末堆芥末堆

趁虚而入?教育硬件的野心渐大

作者:入海 发布时间:

趁虚而入?教育硬件的野心渐大

作者:入海 发布时间:

摘要:进可“内容”,退可“工具”。

1566711521726938.jpeg

图片来源:unsplash

教育硬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之后,迎来新的高光期,且逐渐呈现出新的趋势。有人说,未来教育硬件或许会取代部分辅导班功能。

在疫情的催化下,在线教育与教育硬件在去年迎来发展高潮,“全民在线”和教育硬件产品脱销同时出现;然而时间到了今年,在线教育狠狠跌落,头部教育机构不断传出裁员、降薪、砍业务、转型等消息时,教育硬件则继续披荆斩棘、高歌猛进,吸引众多目光与流量。

近日,有数据显示,步步高集团旗下小天才智能手表出货量同比增长达92.1%,步步高仅凭这一单品强势跻身2021Q1中国可穿戴设备厂商前五之列,紧追华为、小米、苹果。

今年的“618”,阿里一口气发布40余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其中包含与优学派、导学号合作的智能笔与台灯,也包含首个家庭学习智慧屏产品“天猫精灵E1”。

同样在618期间,科大讯飞称其AI+学习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706%,讯飞智能学习机和讯飞扫描词典笔成为当之无愧的销量之王,尤其是讯飞扫描词典笔的销量亮眼。

2021年5月,有消息称已有超过3000万人次报名读书郎直播课程,凭借着免费课程,读书郎销量稳居教育平板产品前列。

2021年3月,腾讯推出内置“腾讯作业君”APP的“AILA智能作业灯”;4月又宣布推出国内首款基于Linux系统深度定制的智能教育电脑。

同样在2021年3月,导学教育宣布与阿里云合作,推出“导学号智能作业灯”,将导学灯正式融入阿里云教育产业链。

去年12月,网易有道还在不断深化有道词典笔,推出了第三代产品。

去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推出首款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

去年8月,大疆推出新一代编程无人机RoboMaster TT,并加入“机甲大师”专业教育机器人产品阵营。

去年3月,百度推出小度在家智能屏 Air ,拥有超强学习陪伴功能;5月,又专门推出小度教育智能屏,专为儿童教育打造。

更早以前,搜狗推出词典笔、小米推出“小爱老师”英语学习机。

近日还有媒体报道称,好未来新东方以及作业帮猿辅导,都在筹谋各自的作业灯项目。

……

自整顿信号放出之后,教育培训机构这几个月经历了数重打击,如今几乎全部沉寂,一边默默寻求生机,一边屏息等待政策落地。教育硬件不仅继续着去年的热度,今年还吸引了更多巨头和教育企业。

教育硬件往事,三波发展高潮

纵观教育硬件的发展史,起起伏伏间不乏亮点,至今经历了三次高光期,需求起于C端,中场B端添了把火,再抬头,迎来B端、C端两开花的时代。

近期,“小霸王被法院强制执行1.1亿元”的消息登上热搜,企查查显示,小霸王运营主体广东益华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于2021年5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两次,涉及执行标的超1.1亿。该话题被热议的同时,大家对教育硬件的怀旧潮也悄然涌来。

小霸王是很多80年后、90年后的童年美好回忆,以小霸王为代表,上世纪末国内一系列以学习为由的游戏机、学习机风靡一时。

efce923809d4a49d7484987857c71cdb.jpg

那是教育硬件猝不及防的第一个高光期,那时孩子的娱乐方式有限,成年人的电脑基础技能学习需求开始出现,硬件厂商瞄准这一商机后,给原本用以游戏的硬件产品增加了“英语学习”、“打字学习”等功能,而后大卖特卖。

有网友回忆:“记得当时一台小霸王学习机价格大概四五百,是我爸两个月的工资,但我爸也没纠结太久就买了。”

但好景并不长,小霸王迎来段永平出走事件,学习机们迎来国家防电子游戏沉迷的政策。随后小霸王的产品开发停滞不前,坐吃老本,走入下坡路,教育硬件厂商们纷纷转型。

随着国家对教育均衡发展、缩小城乡差距这一战略目标的提出和重视。2012年9月5日,刘延东副总理(时任国务委员),在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提出:“十二五”期间,要以建设好“三通两平台”为抓手,也就是“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自此,教育硬件第二个高光期到来。

随后,各大公办校开启大规模的教育设备采购项目,电脑、投影仪、触摸一体机、学习平板等设备一时之间供不应求。时至今日,还能在媒体上看到某学校终于实现给每位学生配备学习平板的消息。

教育硬件的第三个高光期毫无疑问就是当下了,2020年疫情期间的“停课不停学”将教育硬件需求拉满了,再加上公办校“智慧学校”建设的需求,如今的教育硬件可谓在B端和C端开始全面开花。

去年家庭打印机脱销的消息,一度让圈外人错愕。前几天,笔者一个朋友的儿子生日,亲戚送了一台家庭打印机,让她开心不已,“现在很多家庭都会买打印机,因为老师布置的作业大都是拍照发到群里,之前都是我帮忙手抄下来给他做,有了打印机以后就省事多了。”

产品种类繁多,入局者身份各异

教育硬件发展到如今,种类已经十分丰富,且在互联网浪潮下,大步迈向智能化时代。打印机还只是当中十分小众的一类,除此之外,还有智能手机、智能平板、智能手表、智能音箱、电子纸等通用品类,学习机、早教机、错题打印机、教育本、智能笔、智能作业灯等教育专用品类。

但繁多的品类并未分散竞争压力,因为入局者过多,但凡和已有业务与教育或硬件擦点边的企业,都开始纷纷重视这一赛道,都想在此浪潮中分一杯羹。目前该赛道的入局者主要有四大类。

首先是教育企业;教育企业的硬件布局目前来看较为克制,大多是基于原有业务的延伸。网易有道的词典笔早已声名在外,作业帮近期又开创了错题打印机这一品类,猿辅导也宣布即将推出智能写字板,大疆教育推出编程无人机,还与编程教育机构联合开发配套课程以及对应产品等等。

其次是互联网企业;互联网企业在教育硬件方面的布局更大胆,在品类上对自我限制较少。这当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字节跳动,在推出大力智能作业灯之后,字节跳动还在研发包括教育平板、口袋学习打印机、早教机、词典笔等几乎目前市场上所有被验证过或者正热门的教育硬件产品。阿里虽然在今年618期间一口气发布四十多款教育硬件产品,但当中诸多产品是与专业的教育硬件方合作推出,整体来看属于较为稳健的布局方案。除此之外,搜狗、小米、百度等也开始试水教育硬件,比如搜狗的词典笔、小米的“小爱老师”英语学习机,百度推出了内置课程的小度在家。

再则是硬件企业;专业的硬件企业大多入局早,在供应链、品控、销售渠道等领域都已然积累起了自己的壁垒。前文提到的小霸王或许将止步,但段永平出走之后创立的步步高集团仍在努力前行,小天才电话手表的成绩有目共睹,步步高家教机不断迭代升级。今年四月提交招股说明书的读书郎,也算是当中的一名老兵了,如今还拥有2条年产能达120万台的平板生产线。另外,还有好记星、优学派等专注于教育硬件的企业。

除此之外,还有文学型企业;这类企业大多依托已有文学作品,延伸出与内容配套的、场景化的教育硬件产品。铁皮人科技前几年推出的首款儿童智能玩具“神奇叫叫”,形象源于《小鸡快跑》系列绘本。凯叔讲故事推出的各类故事机,就基于其已有IP故事。

以上只是对入局企业的性质进行了分类,从产品角度来看,当下大趋势其实是在打破企业性质这一边界,教育硬件产品开始由工具型产品向内容型产品转型,许多公司的硬件已经并非独立产品,而成为一个流量入口。

1620812906785797.jpe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硬件向内容靠拢,边界逐渐模糊

教育培训行业发展至今,教育企业和硬件厂商开始面临新的难题。

尤其是对于教育企业而言,流量的获取难度越来越大,成本也越来越高,入局教育硬件,一方面是由于教育硬件产品溢价高,且购买者普遍对硬件参数要求低,入局难度低;另一方面则是机构寻找增长第二曲线,并结合已有产品打造工具+内容新生态。

字节跳动推出大力智能作业灯,配合“大力爱辅导”APP,不仅意在扩充在线教育之外的产品矩阵,更是为了收集用户学习习惯数据、挖掘潜在用户的作用,为后续付费课程内容开发、课程用户的引流转化做铺垫。

网易有道推出的系列硬件产品,则以原有APP及课程内容为依托,结合硬件本身的技术和算法,为有道精品课等在线课程起到了间接导流的作用。网易有道CEO周枫表示:“硬件和课程是并列的,是满足用户学习需要的两种形态。有时用户需要课程,有时用户需要硬件,这两个中间可以有平行上互相推动的关系。注重怎么把技术、内容和整个供应链相结合,这和做教育的底层逻辑是相通的。”

对于硬件厂商而言,转型几乎意味着生存需求。互联网时代,原先建立的壁垒已经逐步被瓦解,互联网大厂们的入局对传统厂商的威胁不言而喻,教育硬件的功能转向聚合、重点转向内容,成为了很多硬件厂商的选择。

读书郎为教育直播平板推出双师直播课,诺亚舟直接将电子教育产品剥离,重掷教育内容的研发与教学;步步高家教机则整合了国内数理化题库资源,协助解决学生的作业辅导难题。

目前只做硬件和只做教育的企业逐渐减少,大家都在试图拓宽各自原有产品的“护城河”。

进可“内容”,退可“工具”

教育是家庭消费的重要投入,原先安守“辅助位”的教育硬件产品,在不断丰富功能和内容之后,野心似乎越来越大。目前整体来看,教育硬件呈现两条发展路线,一是朝工具方向深挖,二是将内容和工具融合。很显然,大多数企业选择看后者。

之前的教育硬件基本都是工具型,生产制作方无内容布局,而目前来看,生产制作方开始将自有线上资料课程置入硬件产品中,让他们相互赋能,如步步高家教机对学习资料的整合呈现,网易有道系列硬件产品置入APP及课程内容,腾讯推出内置“腾讯作业君”APP的AILA智能作业灯等。

“要是买个平板就能解决孩子作业辅导问题,我更愿意买平板而不是报辅导班,我不是特别卷的那种家长,不想太鸡娃,只要孩子能跟得上课就行。”一位家长表示道,他的孩子刚上小学。

“当年辗转于各大培训班的学生,现在长大了,当家长了,在教育政策的引导下,他们在孩子的学科教育方面的需求,或许将更加多样化。”一名教育培训行业研究员说道。“而且政策实实在在地在给校外培训降温,在线教育发展到这个节点,在内容输出上的确也需要第二个出口。”

“当下学生和家长对在线教育的认可度逐渐提升,当校外辅导班降温之后,教育硬件是否会悄然叩开一家家的大门,走入千家万户,成为线下辅导班的替代品,我个人认为是值得期待的。”一名教育投资人表示,但当追问到是否会大力推进这一赛道的投资项目,对方却表示需要再观望。

教育硬件赛道目前的确成为了一个大蛋糕,谁都想来此尝一点甜头,且在人工智能、物联网、5G等技术的深入发展下,教育硬件未来的玩法或许会更加丰富多彩。只是入局者身份各异,用户需求到底是什么、到底会买哪家的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验证。

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中国智能教育硬件市场,不管是传统品类还是新兴品类都呈现稳定上升的趋势,并且预计三年后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级水平。这样的市场规模下,未来势必会有更多入局者。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ID:xiaozhangbang),作者入海。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校长邦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校长邦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趁虚而入?教育硬件的野心渐大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