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图书馆几千册盲文书籍都是“零借阅”,为什么?

作者:张力元 发布时间:

图书馆几千册盲文书籍都是“零借阅”,为什么?

作者:张力元 发布时间:

摘要:特殊教育,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微信截图_20210711121123.png

来源:半月谈 张力元

官方数据显示,早在2017年底,我国省地县三级公共图书馆就设立盲文及盲文有声读物阅览室959个。然而,一些地方图书馆的视障阅览服务区功能齐全,为何闲置?馆藏千余册盲文书,为何几乎无人借阅?特教师生为何长期面临“等盲文教材来、缺盲文习题练”的困境?

1、盲文书籍、教材供需不匹配

在山东省图书馆一楼视障数字阅览室的书架上,陈列着文学、心理学、医学等多类盲文书籍。工作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馆藏2000余册盲文书,这两年几乎是零借阅。

山东是人口大省。根据山东省残疾人联合会动态数据监测,山东现有持证视力残疾人士约19万人。目前,山东省县级及以上公共图书馆基本都设有视障阅览服务区。但最近一年,半月谈记者在山东多地图书馆调研发现,视障阅览服务区闲置是常态。青岛市图书馆视障数字阅览室平时没有读者来。

知情人士介绍,建设一个图书馆的视障阅览服务区,需要投入几万元至10万元不等,现在在山东,约85%的视障阅览服务区是闲置的,有的辅助阅读设备还没用过就该淘汰了。

与之相反的是,盲校所用的教辅资料十分“紧俏”。日照市特殊教育学校视障部教师张海凤说:“盲文教材上的习题很少,满足不了学生的练题需求,但是现在很难买到盲文习题册。”泰安市特殊教育中心初中部盲生杨远(化名)说:“平常练题只能靠老师或低视力学生念题,遇到习题都很珍惜。”

2、“有得选”与“没得选”之困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由于种种主客观条件制约,视障阅览服务区不是视障群体阅读的刚需场所。

山东省图书馆副馆长周玉山说:“他们得先能顺利地下楼、上街、乘车,才能到达图书馆享受公共服务。如果有一个环节让他们觉得不安全,那可能就会改为在家里通过手机或听书设备满足阅读需求。”

视障群体盲文学习意愿低,不会盲文是普遍现象。

济南市市中区二七新村街道办事处社会事务办公室副主任聂立超说:“我们街道有百余名视障居民,基本都不会盲文,大多数人都认为没有必要学习盲文。”

山东省盲人协会主席汤建泉说:“在山东省15岁至50岁的视障群体中,后天失明(因病或因故导致的失明)约占70%,后天失明的人普遍不愿意再去学盲文。”

在盲文教材的选择与使用上,特殊教育学校也处于被动位置。

泰安市特殊教育中心教师杜国磊告诉记者,盲文教材制作成本高、印刷效率远低于普通出版物,极少印刷厂能印制,“学校一般需要提前半年开始排队订书,教学过程中很难再现加、现要新教材”。

3、其实,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经过多年发展,盲文出版事业从单一纸质盲文书刊发展到电子版盲文、有声读物、大字本等多形态盲人读物,但在教学领域,纸质盲文教辅资料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日照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务主任李清华建议,加快推广普及通用盲文。还有老师建议,可尝试打通全省或几个城市之间特殊教育学校的盲文习题资源,共建共享盲文习题库。

目前,已有一些图书馆尝试让盲文书“流动”至盲人按摩店、特殊教育学校图书室,还有图书馆开展了“盲文读物寄/送到家”服务。政府应开展精准调研,让服务与需求对接上,提升“适盲服务”精准度。

如何让视障群体“敢出门”?日照市图书馆副馆长王刚呼吁,一方面,应完善盲道等无障碍设施的建设与管理,给视障群体足够的出行安全感;另一方面,我们要给视障群体有分寸的尊重。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半月谈”,作者张力元。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半月谈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半月谈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图书馆几千册盲文书籍都是“零借阅”,为什么?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