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学生都往城里搬,村小校长怎么办?

作者:李梓毅 发布时间:

学生都往城里搬,村小校长怎么办?

作者:李梓毅 发布时间:

摘要:人少是村小的劣势,但也是优势。

2021080311082812-1024x574.jpg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发起人俞敏洪

“我们要给农村孩子希望,给农村孩子阳光,而你们就是亲手把希望和阳光交到农村孩子手上的人,你们是‘举着火炬的人’。”8月2日,在情系远山首期远山小学校长培训营开营仪式上,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发起人俞敏洪对参加培训的校长们这样说道。

2021年5月,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远山小学校长能力支持计划”项目正式立项,而此次校长培训营就是项目的序章。首期远山小学校长培训营的介绍中写到,“一个学校是否能办好,校长是关键,校长承担着规划学校发展、营造育人文化、领导课程教学、引领教师成长、优化内部管理、调适外部环境的使命和责任。”

留下来的孩子,是没有办法的孩子

在俞敏洪看来,农村孩子考上大学的比例较低,主要是因为他们享受的教育资源不够充分,由此还带来了农村空心化问题。“只要有点条件的家庭,就会为了孩子开始往省城搬,不行就往地级市、县城搬。”

在陕西省,永寿县永太九年制学校距离当地县城有足足42公里,原先的道路坎坷不平,去年,因为新高铁经过,当地才修好了公路。俞敏洪介绍,最初,这所学校是以500个学位的规模建造的,而目前,因为村里大部分人为了孩子往外迁,学校只剩下一百多名学生。在他看来,“留下来的孩子,是没有办法的孩子。”

俞敏洪表示,“我们能做的事就是为农村孩子提供更好的课程体系,通过远程教学等方式,至少把那些那些原来会被埋没的孩子激发出来。”

除了分配不到充分的教育资源,俞敏洪还提到,农村家庭的离异情况较为严重,由此给农村孩子带来了诸多心理健康问题,而在线是解决不了的,心理问题需要陪伴。“因此我们开始思考,我们能为陪伴着乡村孩子的乡村老师和校长做些什么。”这也是此次校长培训营的起点,他认为,校长是一所学校的关键,好的校长往往能够把整个学校的老师都带起来。

2021年5月,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远山小学校长能力支持计划”项目正式立项,项目为期一年,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首期远山小学校长培训营;第二部分则将评选出6位校长进行网络筹款;第三部分,将由参加培训的校长实践所学知识,基金会陪伴支持。

在此次培训营中,来自各地的校长将参与为期7天的培训,包括工作坊、主题演讲等。最终将通过路演的方式,从参加培训的学员中评选出6位校长,帮他们完成“实践计划”。其中,情系远山的合作伙伴北京联想公益基金会捐赠10万元为6个“实践计划”配资。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们后续会一个班一个班地去办,希望未来能够影响到几十个、几百个甚至几千个这样的农村校长。”在开营仪式致辞时,俞敏洪说到。

乡村教育要培养走得出大山,也愿意回到大山的孩子

对于大部分村小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既具有各自特殊性,又具有普遍性,其中,共同的问题就包括资源不平衡的困境、质量的困境、恶性循环的发展困境。而眼下,老师工作倦怠、流动性大、专业性不足,学生不断流失以及家校沟通的问题还正困扰着这些校长们。

2021080311082796-1024x574.jpg

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讲座教授韩嘉玲分享《中国农村小规模学校的治理探索与蝶变》

面对这样的情况,对于能否把学校做好的问题,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讲座教授韩嘉玲认为,仍大有可为。通过农村小规模学校的优秀实践案例,韩嘉玲将乡村小学的不同探索路径归纳出三个共同点,即共同体的建设、关注每一个儿童的发展:将小规模转变为优势,以及生活化的教育内容。

关于共同体的建设,韩嘉玲提到,小规模学校可以通过形成区域联盟,将“孤岛” 变成“群岛”,解决共同的问题。处理好学校关系、教师关系、师生关系、同学关系、家校关系等,就成为村小校长们建设“群岛”的一大课题。

在农村学校,老教师和年轻教师的关系来也是村小校长们的管理难题:老教师倦怠、跟不上时代,年轻教师经验不足。

而在韩嘉玲看来,所谓的“老教师”实际上存在被污名化的情况,她认为,老教师确实有跟不上时代的问题,在运用电脑现代设备、与学生互动、游戏式教学方面表现不足,但是老教师拥有多年的教学经验,在帮助缺少经验的老师提升教学能力上能发挥相当大的作用,她认为,让老教师和年轻教师在师徒的关系中相处,一起备课磨课能有效建设好教师队伍。

除了学校内部的问题,韩嘉玲表示,要想把村小办好,学校也要和家长建立一定的关系,从而避免出现“5+2=0”的问题。(指学生在学校接受5天的教育和在社会与家庭受的2天的教育相互抵消,效果为0)。

在韩嘉玲看来,人少是村小的劣势,但也是优势。人数少,意味着老师能关注到每一个学生,师生之间关系紧密,学生信任老师,也敢于向老师呈现学习、生活上遇到的问题。

与此同时,村小的特点还在于其所在的地理位置。“我们坐落在有着非常丰富的大自然的乡土文化和乡土资源的环境中,应该有效地把乡土文化跟乡土资源很好的结合,让学生可以通过他们的生活经验来学习、认识课本知识,把课本中城市化的内容,转化成为学生的生活经验。”

而这不仅仅是为了让农村学生更好的掌握课本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其对乡土历史文化的认识和认同感。韩嘉玲认为,“我们的乡村教育是要教那种走得出去大山,但也愿意回到大山的孩子,而不是教走出大山,却永远不想回大山的。我觉得这才是乡村教育。”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学生都往城里搬,村小校长怎么办?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