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GET2021,“沉”到乡村教育市场去

作者:南墙 发布时间:

GET2021,“沉”到乡村教育市场去

作者:南墙 发布时间:

摘要:让我们越过市场的藩篱,将希望的火种点燃在乡土之上。

屏幕快照 2021-09-01 下午5.09.37.png

前段时间,老家传来消息,说老五家的三姑娘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这所学校今年的本科上线率有91.18%,几乎可以说,三姑娘已经半只脚跨进了大学校门。

家族群里沸腾了,比当初老四家闺女考上北京的985还热闹。因为老四早早进城当了老师,“城里人”出个大学生天经地义,但三姑娘是地道的农村娃,会放羊,会收麦,会刮鱼杀鸡烧柴火,还知道怎么给拖拉机加油,这属于“自家孩子出息了”。

我不禁想起今年6月去人大附中门口收集高考家长的时候,一位北理工出身的爸爸满面愁容地跟我说:“唉,按我家孩子三模的成绩,清华有点悬,要稳点估计就只能跟我一样上个北理北航了。”

这一年,很多人在关注教育行业的“双减”政策。周末和节假日不能进行学科类培训了,小学布置作业不能超过1个小时了,义务教育不能分重点班、实验班了。很多人在讨论学历内卷,大学生人才饱和。据教育部公布数据,去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有874万人,预计在今年达到909万人。

这一年,那所被我的乡亲们“奉若殿堂”的重点高中,总共也就两个学生考上了北理工,一个全县排名第三,一个第五。

这一年,新一届的GET教育科技大会首次为乡村教育设立了专场论坛,共同探讨在振兴乡村经济的同时,振兴乡村教育、乡村文化。

乡村振兴,让每一个梦想开花

今年,GET的主题是“国计民生·教育的发展”。

在GET2021教育科技大会启动文章中,我堆亮亮老师提到,此前,中国经济在高速的发展中产生了巨大的不均衡,在人均GDP、家庭可支配收入等方面,地方和一二线城市存在着巨大差距,面对这种情况,我国开始从“增长优先,兼顾公平”转向“公平优先,兼顾效率”。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我国居住在乡村的人口有5亿多,占比36.11%。无论是农民还是农民工,都是“民生”工作需要考虑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必然成为“国计”的重要考量。从生育意愿的角度看,乡村也是新生人口的重要参与方。据国家统计局盐城调查队6月份的调研,当地农村居民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比为11.8%,比城镇居民高了8.9个百分点。

少年强则国强。这群孩子将会接受怎样的教育?成为什么样的人?对社会的未来影响深远。

教育二字,并非单单是教孩子读书写字、升学考试。

之前,在参加一个支教项目时,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告诉我,她的理想是有一辆自行车,而家里不愿意给她买。据我了解,这个孩子的爸爸在杭州某个电脑城有自己的店,她的家庭并非无法负担一辆自行车。在这种情况下,为何“理想”这样的字眼会落在一辆自行车上?

事实上,这个大山深处的小村庄比我想象中要富庶,很多孩子拥有智能手机,很多人家都是两三层的小楼。相对于物质,这里的精神贫瘠更加值得重视。少数人会去追寻所谓的“大学梦”,更多的人对未来的想象无非是继承家里的民宿店,或者是到外面去打工。

并非做民宿和打工不行,也并非只有“大学梦”才是正确的,只是世界很大,人生很长,对那么小的孩子们来说,未来应该有更加丰富的可能性,这样非黑即白,甚至一辆自行车就可以覆盖掉的“理想”未免太过狭窄。

当电视里的孩子在兴奋地说:“长大以后,我要做太空人”时,我们又能为这些视野被局限在小小乡村的孩子们做些什么呢?这也是此次乡村教育论坛将要讨论的话题之一。

如何帮助这些孩子长出更多元的梦想?如何帮助他们的梦想开花?如何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越过城市,目光垂落在田垄

在此次“双减”政策之前,“下沉”是各大培训机构都在研究的课题。

为什么要“下沉”?一方面,下沉市场确实缺乏丰富优质的教育资源;另一方面,在各机构多年耕耘之下,一二线市场能够拓展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小,家长的选择也越来越谨慎,一二线城市已然成为一片红海。

不过“下沉”也并非“沉无止境”。对于企业来说,新的市场也需要具备一定的消费能力和教育投入意愿,这也导致线下机构往往在四五线城市“点到即止”,线上机构可能会“沉”得更深一些,但也对设备、网络条件有一定要求。

乡村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能力相对较低,对应在教育上的投入也不会太高。这意味着投入乡村教育将是一个短期内成本较高且收益较低的长期主义事业。

这虽然看起来并不符合商业逻辑。但令人欣慰的是,依旧有很多人和机构在为此做出努力。芥末堆了解到,在云南边境的一所村小,有机构向他们提供智慧大屏和双师课堂。学校通过教育局项目审批向他们采购设备和配套课程。小小的学校只有十几间教室,并不是一笔“大生意”,但这家本部在深圳的机构依然派出了团队到当地去,为学校安装设备,做教师培训,并定期进行售后回访。

同样的,我们也常常看到一些机构和乡村学校“结对子”,提供师资、课程、教辅材料。这些项目可能利润微薄,在当下显得并不太划算,但他们依然怀着一颗教育初心,着眼未来,前赴后继。

据《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9》,2017年,中国义务教育在校生数达1.45亿人,其中,城区为5029.43万人,镇区为6087.56万人,乡村为3418.77万人。义务教育学校数为321901所,城区为41196所,镇区为79072所,乡村为201633所。从规模上来看,乡村教育并非一个小市场。只是乡村的学校和人口都较为分散,增加了许多运营成本,尤其是场地和人工方面。

如何降低运营与服务成本,增加乡村民众收入,是机构们“沉”入乡村的关键。我们将邀请那些正在探索乡村教育的机构和个人来到GET大会现场,分享他们的理念和模式。

在可设想的未来里,这些沉入到乡村去的机构或许能为当地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甚至带动起相应的产业链,为乡村振兴贡献一份企业力量。而这些接受了更优质、更多样性的教育的乡村孩子们,也许能比我们更能看清乡村发展的机遇所在,以更优秀的姿态和更丰富的想象力投身家乡建设,和社会各方一起,共建乡村教育-人才-产业的生态循环。

教育的目的不是让“一部分人的孩子”通过教育资源的堆砌比其他的孩子强,而是让“孩子们”更强,从而“少年强,则国强”。

有担当的企业,不单追逐眼下的商业利益,也会参与建设一个更大的未来。芥末堆将和怀揣教育初心的各方一起,在GET教育科技大会上共论,如何把更好、更优质、更多样的教育,送到社会的每一隅。

6c994ce13391fd9b34bfa5185acc6b9c.jpg

此外,除了乡村教育振兴,在今年的GET教育科技大会上,我们还将与那些坚守教育初心的K12机构一起探讨培训转型;兴趣与素质教育方面,谈论青少年的综合素质提升与全面发展;出海企业如何让东方智慧惠及全球;职业教育与终身学习方面,如何让每一个人不断遇见更好的自己……

11月15-16日,北京国际会议中心,等你来!

点击链接或扫描二维码,可购买GET教育科技大会早鸟票。

dcb5441a8efe58d0940f8589195a8276.jpg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相关专辑:
  • GET2021,“沉”到乡村教育市场去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