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海外营收占七成,这家公司还进7000家公立校教老师做创客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海外营收占七成,这家公司还进7000家公立校教老师做创客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摘要:“双减”之后,面对拥有更多自主时间的学生,创客教育还有哪些可能?

WechatIMG729.jpeg

上海创客嘉年华

“Maker”意为创客,是一群热爱科技、致力创造、分享交流的人。

以工程思维和解决问题为基础的创客,似乎天然就能和教育产生关联。在国内,创客教育从无到有,发展不足十年。在不同的解读下,创客教育的范围也不尽相同,在硬件、机器人、编程的表象下,STEAM教育、编程教育、人工智能教育各有交叉,尚未明晰。

投身创客教育的教育公司也各有千秋。成立于2008年,DFRobot以开源硬件为主要业务,通过创客社区为教师、爱好者提供交流平台,并通过教育子品牌蘑菇云创客教育向公立学校、校外机构提供教师培训和硬件、内容等。

“双减”之后,面对拥有更多自主时间的学生,创客教育还有哪些可能?

是创客,也是老师

在10月中旬DFRobot主办的上海创客嘉年华上,基于大疆教育无人机RoboMaster TT改造的“陆空两用机”、 通过结构设计来制作可以漂移的童车等来自全国各地创客的作品集体亮相。

DFRobot以出售开源硬件起家,为创客群体提供服务。2013年开始,DFRobot开始搭建线上交流空间“DF创客社区”,截至目前有超过6万注册用户,最初是作为开发者和创客们交流技术和答疑解惑的平台,但逐渐和教育产生关联。

DFRobot创始人叶琛告诉芥末堆,2015年左右,DF创客社区上的教师用户开始逐渐增多。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如今社区上大约三分之一的内容是纯产品和硬件讨论,另外三分之二的内容都是教育相关,例如教师在教学中遇到的问题和学生的作品分享。

屏幕快照 2021-10-21 上午10.48.02.png

DF创客社区

这一时期,STEM教育、创客教育之风在政策利好下吹向市场。教育部在《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到,有条件的地区要积极探索新技术手段在教学过程中的日常应用,有效利用信息技术推进“众创空间”建设,探索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

老师既是创客的指导者,同时也是创客本身。随着越来越多的教师在创客社区聚集,DFRobot也逐步涉足教育领域,在2017年发布教育子品牌“蘑菇云创客教育”,主要向公立学校输出硬件及课程内容,并为学校提供师资培训服务,并于2019年升级为“蘑菇云科创教育”,定位为提供AI人工智能、创客、STEAM、劳动教育的科技创新教育品牌。

总的来看,在教育领域,DFRobot的硬件产品为教育业务提供了教具基础和创客内容基础。社区是吸引公立学校关注的入口,为教师提供了教学经验交流的空间,同时也是教师持续学习的平台。

在社区活动积分中获得的开源硬件,可以用作教学活动,反过来教师也鼓励学生们将自己的作品放到社区上展示,与社区内的老师、学生,以及其他创客交流。此外,创客嘉年华主要面向C端群体,主要承担线下创客产品展示交流的作用。

教育老师的创客教育

芥末堆了解到,目前教育业务在DFRobot的整体营收中约占30%。从开始进入教育领域,DFRobot的目标用户群体就是学校和机构教师。

区别于其他创客机构,DFRobot并不主要提供直接面向学生的课程内容,而是主攻教师培训。叶琛介绍,DFRobot的课程主要作为教师指导用书和教辅材料存在,内容着重在技术知识点和项目本身,而不是教学方法。

在叶琛看来,教学课程更重要的是落地,而这一部分则是一线教师擅长的工作。“对一个企业来说,其实对教学方法,尤其是不同年龄层次、不同地区、不同阶段的教育,肯定没有专业老师的认识度更深刻。这种适配性的工作我们还是要依赖专业老师去做,我们只是在后面给他们提供技术支持。”

在教师培训的形式上,主要包括线下集中培训和线上长期学习。在前期,DFRobot通过一系列项目制的集中培训,让老师在和实际教学类似的情况下学习基础知识体系引导入门,这一过程主要由公司团队或是社区内当地优秀的创客教师负责。

在后期,则通过创客社区上的线上课程满足老师个性化学习的需要。此外,教师在创客社区也可以相互交流学习。

截至目前,DFRobot已经进入全国超7000所公立学校,以及超过4000所海外学校,其中西班牙有超过1000所学校在使用DFRobot的教育产品。海外学校方面,DFRobot主要提供除教师培训之外的课程内容和教育硬件。

自成立之初,DFRobot的开源硬件主要面向海外市场通过自营电商平台销售,现阶段,其海外市场营收约占DFRobot的70%,这也为旗下教育产品出海提供了不少经验。

作为创客教育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教具在出海时可能遇到哪些问题?叶琛提到,地区认证体系和知识产权需要高度重视。此外,教具的电池是否可拆卸,是否含有电动机等零件,都是运输中要注意的细节问题,而这些则需要在产品设计之初提前决定。

在出海的课程内容上,DFRobot首先将自研教材翻译成通用的英文教材,仍然是针对教师群体使用需求提供服务。在叶琛看来,“让老师们用起来”是第一步,在产品得到认可之后,进一步考虑在当地老师和合作伙伴的帮助下将内容进行本地化的改造。

“双减”后的下一步

DFRobot经历了国内创客教育从无到有的过程,“双减”之后,创客教育又面临哪些变化?

WechatIMG730.jpeg

上海创客嘉年华

叶琛告诉芥末堆,相较往年,今年创客嘉年华上投资人数量明显减少。创客嘉年华已经举办十年,每年都会吸引不少创客项目和初创公司前来参加,同时也会有不少投资人考察项目,今年明显“空闲”了不少。

同时,“双减”也带来了新的方向。一方面,政策性调整带来了学校课后服务需求的增加。DFRobot面向校外培训机构提供创客教育的解决方案,大约有10%的用户为校外培训机构,公立学校仍然是教育业务的主要来源。

另一方面,除了TO B产品以外,DFRobot也推出了面向C端用户的产品“造物粒子”趣味编程,主要是通过搭积木的形式,结合传感器、发声器等电子元件学习编程,可以实现声音、光线和动作交互,配有线上视频课程和课下社群服务。

在叶琛看来,学生周末和节假日的时间被重新安排,学科类教育被剔除在周末之外,家长也开始重新思考更多教育的可能性,孩子们也拥有更多的时间思考真正感兴趣的话题。

“最大的壁垒在于孩子没有时间,现在壁垒解除了以后,完全看产品和用户的认可度。所以这个方面,我认为整体长期来看(创客教育)肯定是有机会的。但是短期来说,可能接受程度和它的普及度没有那么高,市场还需要有一个转变和培育的过程。”叶琛表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海外营收占七成,这家公司还进7000家公立校教老师做创客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