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电子屏正在让孩子们变“笨”,数字时代更需要培养“阅读脑”

作者:Luna 发布时间:

电子屏正在让孩子们变“笨”,数字时代更需要培养“阅读脑”

作者:Luna 发布时间:

摘要:“短平快”的数字阅读,使孩子正处于发展中的各方面能力急速下滑。

ddbe82396a7bd30578883dca864202af.jpg

如今的数字化时代,越来越多人热衷“屏读”,冷落“纸读”,其中更不乏孩子们。殊不知,“短平快”的数字阅读,使孩子正处于发展中的各方面能力急速下滑。对此,美国塔夫茨大学儿童发展心理学教授玛丽安娜·沃尔认为,需要让孩子拥有具备深度阅读能力,并且能适应数字时代学习环境的“阅读脑”。

文丨Luna,编丨Amanda

在当下的网络时代,各种各样的数字屏幕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生活中不可替代的工具。

就像成年人离不开手机与电脑一样,这些数字设备也在孩子们的学习、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达到1.83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94.9%。

超过三分之一的小学生,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而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孩子们首次触网的年龄越来越小。

c7db39f38714ea149cb0a7a60d6535d1.jpg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孩子们对纸书阅读的热情,在渐渐消退。

今年,中国教育报微信公众号曾就“课外读物管理”相关话题开展专项调查。调查中,45%的家长反映孩子每天花在阅读上的时间不足30分钟,甚至“不阅读”,仅有9%的孩子每天坚持阅读1小时以上。

原因主要包括:

“学业繁重,没有时间阅读”

“只停留于表面文章,不理解内涵”

“难以坚持”“没有阅读兴趣”

“注意力不集中”等。

去年,华东师范大学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课题组的一项调研也反映出相同的问题。

在1.8万余份有效问卷中,近1/2的学生每周阅读时间在1小时以下,近1/3的学生每周阅读时间在1-2小时之间。从小学到高中,每周阅读时间不足1小时的学生比例不断升高。

无独有偶,美国塔夫茨大学儿童发展心理学教授,阅读与语言研究中心主任玛丽安娜·沃尔夫也注意到,随着数字设备占据人们大部分的阅读时间,纸质阅读日渐式微。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改变,也让我们思维和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

对孩子们来说,他们正在失去深度阅读的能力,具体表现为:越发难以在一件事上保持长久专注,记忆力、辨析能力都有所退步。

在《升维阅读》一书中,她从大脑阅读的机制出发,提出了“阅读脑”的概念。在数字时代,要想抵御数字阅读的“短平快”节奏,形成一个具备深度阅读能力的“阅读脑”是必须的,这也是应对这个日益纷繁复杂世界的必备能力。

数字屏幕时代,注意力、记忆力、理解力都在减退

随着数字设备几乎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孩子们对手机、平板、电脑也变得越来越黏。

一说让他们放下手机,来做点其他什么事,比如读书,十有八九孩子会说:“我好无聊。”和平淡的书比起来,手机可要有意思得多了。

但如果我们草草就下结论,认为孩子们只是克服不了网络的吸引力,不想读书,那实在是有些错怪孩子了。

因为从大脑发育的程度来看,孩子们的大脑本就还没有发育完全,天生容易被新东西吸引注意力,更别提各种数字设备上让人眼花缭乱的感官刺激:游戏、图片、视频、信息……

但我们应该担忧的是,孩子们说的“无聊”可能正在让他们丢掉一些能力。

越来越多的孩子出现注意力问题

有一种无聊,沃尔夫把它称为“自然的无聊”。孩子们偶尔的一声叹息,反而能让他们有动力去寻找,甚至创造一些让自己充实起来的乐趣。

但还有一种无聊,是由数字文化带来的,因为沉溺于数字世界,反而失去了探索和创造自己真实体验的欲望。

回想一下,在疫情期间,学校无法线下复课时,不少孩子反而因此和社区里的其他小伙伴有了更多时间在一起玩。

看他们在小区里沉浸在自己虚构的“对抗战”中,或是过家家的角色扮演游戏里时,他们的大脑也在发生变化。

脑神经科学家们认为,不断刺激孩子们的运动皮质,能增强他们的认知能力。所以,当孩子们不断动手动脑,去开发自己的游戏和乐趣时,他们的思维空间也在延长和扩容。

但如果他们过度依赖数字设备来填满自己的“无聊时光”,那问题就大了。

神经病学家爱德华·哈维洛韦尔认为,现在的大人们正在培养一群有继发性注意力缺陷的儿童。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环境中充满了数字媒介的持续干扰,孩子们除了对数字设备越来越痴迷,他们的专注力也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家拉塞尔·波德拉克和团队进行了10多年的调查。他们注意到,有注意力缺陷的孩子,大脑前额皮质抑制系统和普通孩子存在明显的差异,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很难抵御其他事物的吸引力,专注于某一项任务。随着数字设备给孩子们的干扰越来越多,许多沉迷其中的孩子,也许原本没有注意力缺陷问题,但也慢慢地出现了类似的行为模式。

e0531a1e952fb7cdd2e72298a87ed03f.jpg

·记忆力也影响到理解能力

随着孩子们的注意力,不断被数字设备干扰和打断,他们的记忆力也受到了影响。

现在的数字设备功能越来越丰富,但是这些原本应该帮助孩子们学习的功能往往事与愿违,损害了孩子们的记忆能力和理解能力。

早在21世纪初,荷兰科学家玛丽亚·德·荣和安德里亚娜·巴斯就发现儿童上网时,多种刺激会影响他们的理解。在实验和观察中,四五岁的荷兰小朋友凭着直觉也更喜欢富媒体电子书,而不是普通的电子书。

但是,在孩子们点读、聆听、玩电子书时,他们的注意力不断被分散,原本阅读能力就不足的小朋友们,这样一通操作下来,更没有办法跟上作者的思路,也记不住所有的细节,更不用提理解文章讲了什么内容了。

69507702f751849881524dbf352cfe85.jpg

沃尔夫提出了两个假设,来解释记忆力减退的原因。

第一,信息爆炸,让孩子们放弃去记忆内容。

当今的信息量已经是爆炸级别的信息洪流了,当孩子们不断翻看屏幕上向上滚动的信息时,他们会下意识地认为自己没有办法记住所有这些信息。

在这样的假设下,孩子们也就选择破罐子破摔,干脆不去记忆这些内容了,久而久之,他们的工作记忆(原来被称为“短时记忆”)能力长久得不到锻炼。

第二,没有回顾来加深理解。

如果我们把看电脑、看电子书类比成看电影,这个问题就会很好理解。

当我们坐在影院看电影时,是一场没有后退键的体验。视效、音乐、台词全方位地刺激着我们的注意力,但我们真的看到了电影的全部吗?也许我们会错过一些细节,甚至我们自己都没发现已经错过了哪些细节,因为我们没办法按后退键,再去确认。

这就和读纸质书完全不同。在读书时,我们能够时不时翻回去回顾细节,巩固所学的知识,将消化的信息储存成长期记忆。

但在数字时代,孩子们连工作记忆的能力都如此贫弱,还如何能有效地把学到的内容转化为长期的记忆,成为自己掌握的知识呢?

d3a42a6bb4eab4ae549a67bb9a9cd006.jpg

·阅读的内容变得简单化

没法保持专注,没法记忆内容,随之而来的就是理解力很难提高。

在《互联网的刺》一书中,一位擅长杜撰炒作的撰稿者在《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中说:坦白讲,人们肯定是越来越笨了。他们只是不停地传播东西,没有人再对事实进行任何形式的查验。

将真相与虚构分开需要时间,要求分析者具备一定的信息素养和开放的思维。所有这些在注意力分散和极化的文化中都变成了稀缺品。

我们的孩子们,不幸也是其中一员,看看他们喜欢读的内容就知道情况有多严重了。

许多学校的老师感受到,中学里越来越多的学生没有耐心阅读19世纪和10世纪初的经典文学名著了。

赫尔曼·麦尔维尔的《白鲸》和乔治·艾略特的《米德尔马契》都是经典的文学典范,但是书中句子的密度,也要求读者具备一定的认知分析能力了。

想想看,习惯了在推特上一条信息只发140个词的孩子,要静下心来阅读语法密集、句子结构迂回的长句是多么困难。更不要说有的名家作品,一句话有150~300个词,这对习惯了网上冲浪的孩子来说,简直是“无法阅读”的内容。

一项调查学生引用文献的研究表明,很多学生引用的文献都是开头一页或者最后三页内容。毕竟,中间最核心的研究内容他们有没有耐心读,都是个问题。

甚至有教授公开承认,自己只给学生布置阅读短篇小说的作业,以适应他们注意力持续时间越来越短。

b390ddc9c3e88bb9f50e739a787cf1fc.jpg

构建多元大脑,在纸媒和数字媒体之间自由切换

列举了种种当今孩子们在阅读方面的问题,如何解决自然成了重要的议题。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沃尔夫一直强调深度阅读和纸书的重要性,但是解决办法绝不是简单地认为数字设备就该被禁止。

未来,手机、平板、电脑这些数字设备无疑仍然会是生活中重要的工具,单方面的禁止,不仅简单粗暴,还无助于帮助孩子适应未来趋势。

我们要做的,是帮助孩子们找回深度阅读的能力,并且还能在数字时代游刃有余地生活。

·坚持纸书阅读

在孩子入学后最初的几年时间里,图书和纸质材料应该是学习阅读的主要媒介,哪怕是给孩子讲故事的时候,也应该用纸质书。

麦吉尔大学语言、文学和文化系教授和威廉·道森学者安德鲁·派珀和奥内比·巴伦认为,阅读不仅有利于幼儿的大脑、思维发育,还会调动孩子们的整个感官体系。

无论是自己看书,还是听爸爸妈妈讲故事,或者是用嘴巴碰一碰书页,用手摸摸书的质感,都能让他们在特定的时间段里,建立多种感官和语言的联系。

就像孩子们会玩过家家和角色扮演一样,给他们读书,他们不仅能在想象世界里尽情驰骋,还在听故事的过程中,慢慢塑造三观。

成为一个英雄、公主,或者恶棍意味着什么?我们要怎么做好事?怎么做是公平和公正的?我们又怎么去对抗不公平和不公正?

而后面这些内容,是冷冰冰的数字设备没法回答的,问题的答案诞生在孩子和父母阅读过程的交谈中。

可能有些父母担心自己读书给孩子听的水平,但是越来越多的儿童发展心理学研究者注意到,当父母们选择和孩子阅读电子书时,双方的互动更多地会集中在已经设置好的电子书游戏,而不是围绕故事本身的内容和主题思想。

其实,大多数父母都是讲故事的能手。和孩子一起阅读纸质书时,都能够用语言帮孩子理顺概念,还能用放慢的语调,培养孩子的语言能力。

WX20211109-170626.png

·数字时代的智慧也必不可少

虽然数字设备给孩子们的阅读带来了许多不利的影响,但是如果使用得当,孩子们也能从中掌握数字时代的重要能力。

首先,在孩子们习惯使用数字设备阅读前,家长和老师应该提前给他们“打预防针”,要强调以意义为目的去阅读,而不是一味地快速阅读。

尤其要避免很多成年人会用的跳读、查读(查阅关键词以阅读相关内容)和一目十行的阅读方式。

就像读纸质书可以不断回顾一样,当孩子们开始用数字设备阅读时,大人们也可以帮他们定期检查阅读成果。

如果是读小说,那就试着梳理一下故事线,查查文中的线索。

作为普通人,我们都很难抵御快速阅读的习惯,但是通过这种复查的方法,我们还是可以不断鞭策孩子去掌握内容和细节。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终生幼教研究组主任、技术专家米切尔·雷斯尼克和玛丽娜·博斯还提出,应该让孩子们学习编程等数字时代的技术,来补充他们纸质阅读的能力。

众所周知,编程的代码是非常考验前后逻辑的,比如常用的Scratch工具,这种专为儿童设计的编程语言,就能让他们实现给乐高编程,组建电子乐队的曲库等。

在实现各种程序功能的过程中,孩子们也会学会顺序思维、探究因果关系、表达自己的想法。

这种看似“理工”的思维,其实也能帮助孩子去理解那些长篇的文学作品,或者是连篇的研究论文。当他们能够抽丝剥茧地准确理解阅读内容,没耐心读大部头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5bb2cdf2cbdfd83a9ea133c86adc91d6.jpg

·结合纸媒和数字媒体,共同促进学习

当然,不论是读纸质书,还是在电子设备上学习,都是不够的。

混合使用不仅是未来时代的要求,其实也是提高学习效果的一种方法。

最常见的形式,就是利用网络上的音视频资料来补充课本知识,加深孩子对世界的了解。

其实,这种方法也已经开始流行起来。

沃尔夫以难民的课题为例,当孩子们只是阅读有关难民经历的纸质材料时,很难有那种面对面聊天的真实感。

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将读到的难民儿童的故事和网络上希腊、土耳其、纽约州避难的难民报道结合起来,那么他们也将能更深切地体会到难民的感受。

《群体性孤独》一书中曾说,我们的孩子通常习惯了坐在椅子上隔着屏幕交流,而不是与人面对面地沟通思想。

而纸质材料和数字资料相结合的方式,则成为了当今孩子们新的深入阅读的方式,让他们能以自己的新方式去感知这个世界。

0b7ee946e57099606be2fe377851d40e.jpg

沃尔夫在书中说:

她曾认为一个“优秀的读者”是那些能把教室书架上的书全读完的人;

当她自己在藏书多到可以塞满好几幢楼的学校工作时,她又认为,一个“优秀的读者”就是博览群书、博古通今的人。

但如今,她认为一个“优秀的读者”应该一个能够收集信息、获取知识,能够发现阅读的乐趣,能够反思的人。

而她的总结也是对数字时代阅读的一种呼应。

当孩子们不断被眼花缭乱的屏幕特效夺走注意力,连长句都读不下去,遑论做阅读理解和深入思考的时候,他们正在失去成为“优秀读者”的资格,甚至还损害到日常的学习,尽管那些变化是如此微小和日常。

因此,越是在这样的时代,我们越是需要,让孩子们重新学会和掌握深入阅读的能力。

这不仅是为了他们当下的学习,也是为了他们的未来生活。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作者Luna,编辑Amanda。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外滩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外滩教育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电子屏正在让孩子们变“笨”,数字时代更需要培养“阅读脑”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