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疫情下的考研:“我相信,西安不会被打败”

作者:石晗旭 发布时间:

疫情下的考研:“我相信,西安不会被打败”

作者:石晗旭 发布时间:

摘要:从未有哪一年的研考组织工作,像今年这样充满挑战。

1637054102853473.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石晗旭

12月25日,早上6点左右,西安飘起了雪花。

一大早,出租车司机刘自立就起来,穿好防护服、给出租车消完毒,赶往七八公里外雁塔区的一个小区。今天,他有一项特殊的使命。

车窗外,天还黑着,唯一有些光亮的是路灯下被风裹挟着的雪花。当天是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第一天,他要负责把一位居住在封控区的考生,按时接送到考场。

自12月9日确诊本轮疫情首例本土病例以来,西安疫情不断加重。12月22日下午,西安市宣布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

为了确保考研的顺利进行,刚按下“暂停键”的西安,开始了短暂的“重启”。包括刘自立在内的很多人从一周前,就开始了忙碌。

据统计,今年西安市内各考点报名的考生有13.5万。疫情将他们分隔成不同的风险等级,管控措施将他们划分在不同的区域,导致有的人无法来到西安,有的人不能走出隔离酒店,有的人无法离开小区。

走进考场,这样一个往常再平常不过的举动,如今变得困难重重。

这座城市原本常态化防疫下的所有研考方案,不得不全部推翻,再一点点重建。陕西省教育考试院在《致参加2022年陕西省考研考生的一封信》中写道,“从未有哪一年的研考组织工作,像今年这样充满挑战”。

“感激所有的工作人员”

白清没想到自己还能如期参加这场考试。

12月23日,她所在的小区被封。前期信息的不断变化,让她一直处于紧张之中,最终确认可以参加考试,她长舒了一口气。令白清没想到的是,市里还专门为她这样处于封控区的考生,安排了一对一接送的出租车。

“很难忘,也真的很感激所有的工作人员。”走出考场顺利回家开始居家隔离的白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出租车司机刘自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12月24日晚,他接到任务——接下来的两天半,他和他的车都将专门服务一位考生,接送她往返于家和考场之间。为了准确把控路上时间,刘自立当晚便开着车,沿着整个路线模拟了一遍。

12月25日一早,接到考生后,刘自立提醒说,别忘了证件,并给考生递上一沓明信片——这是他出发前公司给他的,上面印有历年西安出租车车型的照片。他自己又在上面加了一句话:考试加油。

当天,在西安跟刘自立一样,需要完成一对一、点对点接送封控区考生的出租车司机还有1263位。在他们之外,还有超过3000名出租车司机正开着车,在街面上寻找需要帮助的其他考生。

同样在路上奔忙的,还有陕西师范大学化工学院副教授彭浩南。12月24号晚上,学校通知他“送考上门”,第二天去隔离酒店,给那里的考生送试卷,并就地完成监考。

第一次穿防护服的不适、结冰的路面、从取到试卷开始就要全程持着执法记录仪,都让彭浩南有些陌生且紧张。

与此同时,作为志愿者,西安交通大学的赵喾已经和几十个同学分散在学校的各个门口准备迎接考生。特殊时期,考生入场的时间提前到了6:00,他们必须赶在考生前,摆放防护栏,帮助维持秩序。

早晨6:30,天色仍未透出一丝光亮,西安市小寨派出所所长颜军宁,带着所里的十名警员赶往西安音乐学院考场。跟往年的各大考试一样,他们需要负责考点的安全工作。但不同的是,今年,驻守考点的警力由4人增加到了11人,到岗时间也提前了更多。

今年对考生的查验,增添了很多内容。他们需要核对“两证”(身份证、准考证)、“两码”(健康码、行程码)、“两测”(48小时内两次核酸检测、体温检测)。疫情的风险之下,颜军宁和警员们的压力倍增,如果遇到问题,他们还必须及时为考生协调解决。

此外,今年的考点内,还设有专为封控区考生准备的隔离考场,入场时警员们还要负责引导考生,防止他们走错考场。

1629004353629118.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考生陆续到来,派出所警员跟学校保卫处一起做入场检查;学生志愿者引导学生排队保持1米间距;省疾控中心驻点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对考场内防控相关的情况做了清查。

在忙碌了近三小时后,考试如常开始了。

“原来的模式全部被打乱了”

“今年的经历前所未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颜军宁接连重复了几次。过去的一周里,陕西省教育、卫健、疾控、交通运输、公安等多个部门,已经不知道了开了多少次协调会,对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沟通、协调。这在过往陕西的大型活动中,都是从没经历过的艰难联动。

“以前没有,以后可能也不会有。”陕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夏晓中对中国新闻周刊感叹道。

12月15日,长安大学传播链开始显现,疫情在西安主城区散发开来,社区隐匿传播令防控不断升级,中高风险区不断增加。

一些西安的考生,原计划赶到省外参加考试。但让中高风险区的人向外流动,将导致疫情进一步外溢。

这也是针对2022年研考,陕西省教育考试院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12月16日,该院发布公告称,这部分考生在准备好材料后,可以申请在西安借考。

其后几天,针对考点在西安的外省及省内外市考生、滞留在西安的考生、被疾控部门确定为密接及次密接的考生、封控区内考生、管控及防范区域内考生和其他区域的考生,陕西省教育考试院又相继发布公告,出台了不同的解决方式。

譬如,与其他省相关部门协调,安置无法赶赴西安的外省考生在当地借考;对集中隔离点送考上门,单人单间进行考试;封控区域内的考生组织运力从居住地一对一、点对点接送至考点,并安排隔离通道和考场;与各街道、社区协调本市其他考生持证、码及检测结果出入的条件。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应考尽考”,而在保证不同风险等级考生应考尽考的同时,又要控制疫情进一步扩散的风险。

在考研前的几天,陕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刘峰每天都能接到数个省领导和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的电话。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每一版更新的预案,包括新的考场设置、考生进出方式等,都需要评估疫情防控是否合理,“原来的模式全部被打乱了”。

本轮疫情爆发后,陕西省卫健委副主任马光辉一直在长安大学驻校进行防控工作,但也从未中断与教育部门的协调沟通。

“以长安大学为例,7000多名考生中有3000多人封控在校内,很多教师也处于封控状态。那么考场的设置、监考人员的抽调,都要重新安排。另外,不在校内的考生,也需要进行逐个统计,明确其隔离酒店考点,或是非密接及次密接的学生去其他学校考试,这些学校也需要重新设置应急考场。”马光辉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1638258010763149.pn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往,在研考方案既定的情况下,省交通运输厅和省公安厅只需独自负责自己分内的工作即可。但这次,在省里提出要将疫情防控措施落实到最后一公里之后,形势和方案一再变化,也对这两个部门提出了新的要求。

从12月 23日起,省交通运输厅内的研考工作专班,便开始为考生的出行匹配相关运力,尤其是封控区考生的专车服务。

难度来自于,教育部门提供的需要帮助的考生名单,在不断变动之中。如果等到名单出来,再安排肯定来不及。于是,在与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及各个出租汽车公司沟通后,省交通厅先备下了5000辆运力。据出租车司机刘自立介绍,考试前,参加接送封控区考生的出租车司机便要求到公司接受培训,领取证件及防护服等物资。然后,等待通知接送考生的信息。

从12月23日下午5:00开始,一直到25日凌晨,教育部门都在不断地摸排封控区考生信息。

这份名单最终定格在2022人。除集体大巴接送等特殊情况外,最终有1264名考生,由出租车司机进行了一对一的接送服务。

社区以及考点的管控工作,包括考点变动后及送考中试题押运等问题,则需要省公安厅制定具体的实施方案。“以往我们只跟教育部门对接,这次还需要跟卫健部门沟通”,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杜清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到了12月24日凌晨2:00,公安机关才接到最后的通知,而此时留给他们备战的时间仅有4个小时。

“西安不会被打败”

12月25日早上8:30,考试正式开始。

在颜军宁看起来,现场的秩序一切如常。而在西安申鹏商务酒店,为集中隔离考生监考的彭浩南,一边透过有些水汽氤氲的护目镜注视着考生,另一边暗暗担心两个监考老师全程对一个学生,会不会造成很大压力。但考生本人倒是一直专注在答题,看起来没受到太大的影响。

“我们很难做到百分之百无漏洞。”陕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刘锋表示,“但出现问题我们就一定会及时去完善和解决”。

据统计,因疫情影响,在西安市内报名的13.5万考生中,有1.98万人在省内其他城市借考,203人在外省市借考;另有外省考生滞留西安借考的834人,省内其他地市考生滞留西安借考的2736人。

应在西安参加考试的11.85万名考生,实际参加考试的有10.68万人,参考率达到90.08%,比去年高出2.2个百分点,做到了“应考尽考”。

走出考场的那一刻,白清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虽然这次考试遇到了各种困难,但依然发生了很多美好的事。我相信,我们西安不会被打败。”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石晗旭,值班编辑:王琳。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中国新闻周刊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疫情下的考研:“我相信,西安不会被打败”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