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GMIC大会】移动教育头脑风暴:怎样让用户“黏上”你的学习产品?

作者:芥末堆 发布时间:

【GMIC大会】移动教育头脑风暴:怎样让用户“黏上”你的学习产品?

作者:芥末堆 发布时间:

摘要:“对于幼教最好的黏性是互动;对于K12来说,你不帮他提分其他都白费;英语这件事情,不开口练没有价值;对职业教育,得帮人考证考得过,后面才有戏。 ”

“怎样培养学生养成自主学习的习惯?”2015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芥末堆创始人梅初九,与快乐学联合创始人兼CEO林桢、万题库合伙人赵鹏举、英语流利说运营总监严月梅,以及Bodhi与好友创始人Poman LO一起,分别从各自领域,分享了调动学生自主性的经验与想法。

用户黏性从哪来?

芥末堆创始人初九说,在教育行业“带着镣铐跳舞”的大背景下,学生学习的“自主性”其实是个特别难讲的话题,不妨看看每个细分领域的公司:他们在他们自己产品里面,发现孩子的黏性发生了什么问题?怎么获得更多用户黏性,怎么解决问题?

Bodhi和好朋友:幼教产品的互动性可以形成粘性

梅初九:Poman LO,你的动画片有很多交互的内容,你发现在小朋友里面你的哪些内容对小朋友是至关重要的,让他们爱上你的产品?

Poman LO:三年前,我把自己的狗狗变成卡通形象,成立了“Bodhi和好朋友”,在央视、金鹰卡通等频道播放三维动画,希望通过互联网开启孩子的智能,用教育发挥正面能量。这个礼拜我们就会推出我们线上教育的APP,以英语的学习为主。

我觉得互动性非常重要,我们提倡主动学习,因为我们不希望只是教育,而是让那个孩子爱上整个过程,所以我们才会去做那么多的教育游戏类型APP,让他在这个点,跟IP互动学到一些不同知识。

梅初九:把教育内容变成游戏,让小朋友在一个个关卡里面得到快感,学到东西?

Poman LO:而且整个过程非常享受,我们希望他无论是看动漫也好,玩教育游戏APP也好,或者是他唱一些有教育价值的歌曲、或者他去做一些线上的活动,我们都会给他一定的奖励,让他会有一些反馈,他就会爱上整个过程,越玩越开心。

梅初九:互动不仅仅限制于游戏化的场景,除此之外你还有尝试哪些?

Poman LO:我们也鼓励小朋友,比如在唱歌过程当中可以跟其他小朋友去互动,家长也是可以参与在整个过程当中的,这是亲子互动学习。我觉得没有好好鼓励家长和小孩的互动,很难在平台上做UGC。

快乐学:K12“不由自主”,产品要有效、有趣

梅初九:在学业压力最大的K12领域,快乐学如何看自主学习?

林桢:大家好,我是快乐学的林桢,快乐学聚焦在中学,用数据分析帮助老师们减轻教学负担,帮助学生提升学习效果。这个市场是非常艰难的市场,过去十年在线K12这个市场上,鲜有有成就的公司。

我们发现,K12在线教育用过去的方法做不一定对。比如视频或者其它方法,有一定的效果,但并不是互联网的精髓。我们理解,互联网要发挥它不可替代的部分——数据分析。因此我们坚信互联网教育要服务好用户,一定要把互联网精髓用好,不在意特定形式是线上还是线下。

在K12领域谈探讨自主性学习,我想用“不由自主”这个词。

第一,时间上的不由自主:大家有没有看中学课程表?保守一点的学校从8点开始,激进的6点开始排满课程,他的时间完全被安排掉了。第二,内容上的不由自主:你知道教材版本质量参差不齐,课文中编排的场景,给学生们学的不是真实世界发生的事情。第三,在公立学校,小孩也没有自主权利挑老师,除非他爸特别牛。无论从学习时间、对象和内容上,学生都被极大地束缚住了。

要在这个背景里面做事,其实是戴着镣铐跳舞,我们自己自省,发现很多在线教育创新其实在用户那里没有反响。在线教育公司自己觉得拼尽全力,“我欲将心照明月”,在学校那里反馈是“奈何明月照沟渠?”其实,真正要解决的问题,一个是有趣,一个是有用。

有趣,是引导整个学习过程,会让你走向更远的边界。有用,或者有效,非常重要。因为中国的现实,别看每年看高考录取率很高,上大学早就不是问题——但家长不会停步在这儿,孩子要去好的大学好的专业里学习。上本一学校的比例,在北京是25%,全国8%,照这个比例,你今天讲的这些东西不能有效解决学校里面老师和学生的实际问题,我认为是沦为空谈了。

梅初九:你们在实现用户黏性,你以效果为诱饵的?

林桢:对,我们觉得效果非常重要,比如帮学生利用数据,在分析中学习数学。

梅初九:你刚才也提到了“有趣”。

林桢:有趣是线上很难直接替代线下的部分。老师利用互联网教育工具,节省了时间,就可以跟学生们讲讲余弦定理跟互联网有什么关系,比如百度搜索引擎,判断两个新闻是不是一个新闻,这个时候就要用余弦定理和线性代数。或者英语老师,要在课堂上讲真实的学习场景,而不是要讨论定语从句或者主语从句,那样再有趣的学习再生动的学习都会被毁掉。

第一,真正有效把握学习内容,第二,对学科保有兴趣,我觉得未来才是有潜能的同学。

梅初九:K12需要用户黏性又讨厌用户黏性,这个药方能治好我的病,把药方给你,其它的时间你朋友谈个小恋爱。核心上,你能分析产品上的小细节,需要场景里面持续去完成学习。我们观察行业很多很多在线教育产品放在线下用不起来,美好的梦放在地面就没有用了。请你举一个例子,产品怎么能让学生用起来?学习都要有过程,怎么坚持下去?

林桢:比如说,现在我们在学校里推两个产品,一个学习报告,另外是错题本。

梅初九:怎么进到学校里去?

林桢:嗯,进学校是非常难的部分,早期启动的时候,我觉得还是人对人,我们团队里的人非常钻研数学,可以和老师们有很好的互动。

梅初九:有没有收费?

林桢:免费,体制外的K12产品进学校是免费。我觉得开始通过个人沟通和交流,你的产品演示让老师明白这个事情我能帮到他。用快乐学能够作业分析,一个老师布置20道题,里面全班50%学生错的题只有两题,老师不用从第一题讲到第二十题,这样节省老师精力。学生端,每个学生都有一个数学错题本。

梅初九:你实际上帮老师变得更懒,提升效率?

林桢:不是帮老师变懒,我只是提高效率。我在北京某个学习看了一下老师的时间表,一周老师有八个会,但除了行政性的会之外,只有一个会是跟学生有沟通。老师被太多事情干扰,还要花大量时间去解决作业效率问题。快乐学帮老师、学生减负,比如我们错题本是以纸质的形式,是线上的内容,真正实现线上线下的结合,不用太大改变教育习惯,也能够感受互联网带来的独特价值。

流利说:构建场景,维持英语学习的“语感”

梅初九:再请流利说从用户黏性上举一个特别小的例子,你们是怎么做的?

严月梅:我叫月梅,来流利说将近两年。我们一开始就是有一个初衷想法,觉得大家可以在手机上唱歌,那么大家可不可以在手机上练习口语?目前,我们主要还是口语打分,以游戏化的方式去练习去闯关,往后面做发现,很多用户一直跟着我们不间断的学习,很多用户有“强迫症”,让一个单词发音正确,让这个单词变绿色,就熬夜到两到三点。

关于黏性,我就说一点,很多人知道流利说是打分,但你打60分,他打80们,差别在哪儿?我们有成绩单,告诉你某些单词你读得不好,发音不准,为什么?会提示出来,会告诉你音标,给你一个详细发音攻略,你还是不会读,你可以一键发送问题到我们社区里面,到社区里面会有其他高手跟进,会教你,亲口会教你单独怎么读。

梅初九:英语流利说的用户量非常大,为什么持续留在英语流利说里?

严月梅:两年前我们上线时,这类软件在市场上比较稀罕。第二,我们的确能帮助大家开口说——英语这件事情需要培养语感,需要很多场景。有外国回来的用户使用流利说,以为你流利说能够帮助他维持这样的语感。

梅初九:你们对于学习英语这件事理解在于说和用,你们把这个场景构建出来了,在社区里面?

严月梅:对,有场景构建。

梅初九:继续回到用户黏性这件事情。你们有这么多的用户,英语流利说下一步,用户价值怎么深挖是一个问题,你们下一步会怎么走,在运营上继续 黏性这件事情。

严月梅:我们运营上的任务也是“有效”。英语烂的用户不会主动说,我们会找人代替你去说,帮助你来提高。现在用户基本是零散状态,对产品有黏性,但是对其他用户之间没有黏性,我们要让用户在流利说里面,首先产品维系着你,其他用户带着你去学,这种状态。

万题库:职业教育伴随成长过程,数据帮忙“定位”

梅初九:职业教育特别刚需,我想知道万题库怎么做的,怎么想的?

赵鹏举:万题库主要集中在职业教育的考试领域,刚才初九提到的移动教育,代表了一种教育转型的方向。这个过程中学员、教师、机构,用互联网的技术,可以重塑学习的过程、体验,重塑传递知识、学习知识的方式。万题库找了一个点,如何能够提高考试备考的效率和效果,从这个点入手,希望能在这个点上做好,然后以点带线,以线带面。

职业教育这一块是刚需,我们的用户不像K12,或是大学那样非常宽泛。职业教育,比如考医学,或是考工程、会计,就是非常的专业。我就是做这门专业,做这个课程。所以当他下载了我们的APP,我们就可以非常确定,他就是要考这个考试。

很多学员或者用户,即使知道怎么学习,但是很多时候并不知道怎么考试。所以我们产品希望通过在功能设置、用户体验上传达我们对考试这件事情本身的理解,让用户如何更加高效、高速去通过这个考试。

梅初九:比如说押题?

赵鹏举:押题我们现在还没有去做。把学习或者说备考的过程比喻成探索,你在黑暗中登山,不知道你及格线要登到山顶还是半山腰的某一个位置,海拔一千米,你在黑暗当中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会越过一千米的线,或者你不知道你处的海拔高度在什么地方。

我们希望通过数据分析技术,对于我们考试科目一整套的知识体系进行解构,结合个人做题的历史习惯和成绩,预测出你的整体水平,你的薄弱环节,甚至精细到你在哪个考试点上容易出错,即基于大数据规律性的掌握。

梅初九:我认为教育行业是没有大数据的,如果教育行业真的出大数据,要么是教育部做的,或者是BAT,我们只有小数据。职业教育有点像售卖茶,你可以获得这拨人的黏性,这拨麦子收完,你们不再黏住他了?

赵鹏举:每个人都有职业不断的诉求,从各级别的证书和资格,以及职业技能提升的学习。

梅初九:所以你们会把链条拉长。

赵鹏举:是他本身是成长的过程。

梅初九:考证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开始?

赵鹏举:考试是我们现在一个点,我们还会往前推到学习,在往后推到真正从素质和技能方面着手,整个链条都是我们未来一个想象的空间。

跨界“头脑风暴”:教育是“痛点”,我们还要挖掘“痒点”

梅初九:我们还有两分钟。最后一个环节,四个领域中,对于幼教最好的黏性是互动,对于K12来说,你不帮他提分其他都白费,对于英语这件事情,如果你不开口练,中国人很多人学英语没有价值,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说。对职业教育,我觉得还是得帮人考证考得过,后面才有戏。我们最后两分钟我们拿来做一个头脑风暴,林桢你可以给Poman LO抛出说,你在这个领域的经验,我对你有价值,然后岳梅跟林桢说,我在细分领域学到的价值在你那个领域也是有用的。

林桢:快乐学还是一家初创型的企业,我想请教一下万题库,除了4、6级还有很多其它门类、类别的学习,用数据驱动学习最有效?

赵鹏举:如果我们能够对你这门课程知识进行明确的解析和解构,就可以通过数据驱动。但是有一些考试比如说像主观性非常强的很多都是案例分析或者说要求你进行主观作答,不能够很好解构,这样很难去从数据这个角度去推动。

梅初九:快乐学主要学科是英语和数学,尤其是重在数学,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他,在你这个领域觉得是很棒的一个收获?

赵鹏举:我觉得数学是典型的可以用数据驱动,知识点和卖点结合在一起,把历史上的考试匹配在一起就可以形成很好的互动环节。

梅初九:Poman,你觉得像游戏化包括像小朋友的互动,对他们可能有会有价值,比如K12领域,英语学习、职业领域,这些看起来非常枯燥的领域,给他们一点童真?

Poman LO:对用户黏性估计还是有的。我常常觉得游戏教育化是比教育游戏化好,不知不觉去学习那是最有效的。不少的APP,把学习内容放在手机上就游戏化了,或者把一些电子书放在PDF加几个环节就算了,这真的不是互动教学。打个比方,现在很多电影都是有广告植入,这不会影响整个电影的娱乐性,但是你一个广告一开始就是广告,那很难,你很难坚持看广告。

梅初九:我很认可这一点,很多创业项目,投资人会问你解决什么痛点,对于我来说学习本身就是一个痛点,我们需要痒点,游戏化、互动发现痒点,最终都是效果。也希望互联网教育、移动教育的从业者,能够更多的发现、挖掘用户的“痒点”。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GMIC大会】移动教育头脑风暴:怎样让用户“黏上”你的学习产品?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