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在教育的星海里,网龙开始了自己的星际迷航

作者:梅初九 发布时间:

在教育的星海里,网龙开始了自己的星际迷航

作者:梅初九 发布时间:

摘要: 这家做游戏起家的公司,正在努力去理解和学习教育。

“DJ特别醉心于公司产品和业务。”网龙的人说:“股票反而不是他时刻关注的地方。”

DJ就是刘德建,网龙董事长,在集团内部,他有很多富有色彩的故事,比如花了80万美金购买星际迷航的授权修了主办公楼“企业号”。此间还有段子:CNBC在卫星图上看到大楼,以为是中国哪个土豪做了一件可笑的事,采访后才发现这是唯一一家拥有正版授权的建筑。

(网龙的“企业号”办公楼)

战略:打进体制内,继而做教育生态

就是这样一个人,2013年把91无线19亿美金卖给百度后的第二个月,就开始思考新业务:在线教育。

在一次投资者和分析师调研中,网龙被评价如下:“和其他A股炒概念的公司不同,网龙是以长远的资本目标和社会责任目标来做的,对于网龙核心团队而言,这次不再是准备卖给BAT,而将是开启一项长期的事业。其布局的力度和商业设计的功力是超出常规理解的:和富士康合作开发101平板,和优质教育资源合作开发课程,和学校合作让平板及上面搭载的软件应用进入课堂…..这是一项短期基本无回报,但建立长期竞争壁垒的资本大手笔投入。”

3年之后,2015年7月11号,网龙旗下主看教育的子公司华渔教育承办了《中国教师报》的“第四届全国教育局局长峰会”。到场400多位各县市的教育局长以及相关官员,华渔在通过各种方式寻求体制内资源,打通体制内渠道,这是其布局中一个重要落点。

虽然这次大会上并没有发布任何新产品,但想要成为百亿级教育公司的网龙华渔,布局框架已经完成了 :以教育信息化为底层,贯穿全产业链,学前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企业培训、终身教育,同时软硬件结合,兼谋海外市场。

华渔教育新任CEO梁念坚在接受采访时对芥末堆表示:“我们想做一个比较完整的生态环境,像是苹果在做的生态环境,不过我们是在教育行业。未来不止在中国,还有世界。”

(资料来源:华渔科技官方网站)

华渔教育“过长”的产业链来自一个底层产品理念逻辑的支撑,即为“现代五项”:以教育设计为核心,辅以云平台、APP、IM-即时通讯和硬件整套产品体系接入进中国政府的教育信息化工程,梁念坚很肯定的说:“我们要无缝连接三通两平台”。

但这并不是容易,在中国由于“你懂的”原因,这是个吃资源和吃关系的生意,且极为地方割据,芥末堆在走访市场时候发现,广东主要是全通,湖南主要是拓维,福建则是网龙… …非常现实,如拓维信息福建也有布点,其市场占有率和营收并不高。

中国教育市场规模的蛋糕高达到1.6万亿,而现实的是,无论体制外还是体制内,都处于高度分散的状态。课外培训辅导市场被戏谑为“边角料”市场,2015年2月份,国务院办公室发文鼓励推广PPP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即公私合作模式,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虽然仍面对诸多问题,而在教育体系内,公立学校占了学生最多的时间和控制权,如果想吃一大口教育产业的大蛋糕,那怎么也不能绕开体制内,而ppp模式可能是中国教育民营资本的一次利好机会,尤其是对于2B和2C业务都在开展的网龙。

战术:用“颗粒”为每位老师单独配菜

对于这个走进体制内的机会,梁念坚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不仅在和学校合作,也在和地方教委合作,但我们发现不能用单一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在每个地方合作的程度都不一样,在贫困地区,比如陕西,我们会完整的跟他们共建,在一些发达地区,比如广州,则又是另外一种办法。这个是很难统一标准化处理的,所以我们希望我们能够都能匹配他们,比如说一个学校只希望用我们的软件,那我们就供给他们软件,希望用我们的硬件,那我们就给他们我们的硬件。”

对于一个试图要规模化扩展业务的公司来说,因地制宜的提供服务是一件投入产出比不合理的选择,但华渔教育在试图选择一条独特的路径:“技术的运用必须要结合具体学科和教学,所以可能每一个老师都不一样,但这就像每个老师都是厨师要煮菜,我们就给他们备好原材料。”梁念坚说。

网龙的CTO毛新生很好的解释了这个问题:“我们会做很多颗粒出来,以及海量的素材,这样给老师发挥的空间就比较大,不会折损老师在传统课堂中有价值的那些发挥,另外一方面也先从课堂开始,课前,课中、课后都囊括。同时我们也在做资源云,满足老师在资源方面的需求,从Iaas(Infrastructure-as-a- Service)到Paas(Platform-as-a-Service)到Saas(Software-as-a-Service)的支持,这几层都做完了。”

毛新生在来华渔之前就职于IBM中国开发中心首席技术官,是一个有信仰的“技术男”,对技术和教育有自己独特理解,技术要像水和空气一样,弥漫在空气里,华渔教育会基于Pad,给老师提供很多功能,“比如老师要能够浏览搜索他想要的资源来备课,备课完以后去上课,上课工具也很重要,像支持分组讨论,我们都在设计和完成的过程中”。

“重要是的,我们一直在研究,怎么样让学生注意力更集中,怎么样让老师更高效和高质完成教学,我们会专门地研究脑认知、心理学、行为学等等这些怎么能教育的教和学里起到作用。”毛新生深入浅出的举例说明技术能为教育做到的效果,“相比教育大数据,全数据是一个更健康的观点,比如工商银行手里就有我毛新生的大量数据,但那只是简单的交易和身份数据,我在它那里并不是丰满的,每个人都是一个立体多维的人,全数据本身不要求大,但要求丰富程度,所以我们在建设学生和老师数据的时候,寻求全数据。所以不需要P级数据,对教育来说,个体的Mb级就够了。”

关于全数据的理解,SAAS+自适应平台创业者谢中也表示赞同:“在我们新学林项目里,更有价值的是全数据,通过测评系统提供学生能力和学业测评数据用于教师的教学教研,用于学生下一步的学习。因此保证测评的科学性非常重要,这也是新学林花费了很大精力去攻克的难点。”

谢中认为,有了科学的数据再通过信息化工具,如用点播,直播和在线学习平台,通过翻转课堂的模式方可实现提高教学效率和实现个性化教学。“对于学习数学的一个学生,我们不仅要及时获取他学习一元一次方程、直线、射线等知识点的掌握情况,还要掌握该学生在运算能力、空间想象能力、逻辑推理能力、运用能力的发展情况。而对于教该学生的教师来说,我们不仅要提供每一个学生个性化的学习及能力诊断报告,还要提供整个班级的对比分析报告甚至跨校区(如A学校初一学生与B学校初一学生),跨区域(如北京市与广州市)的对比分析报告。这样的全数据才可以更好的为教育服务。”

方向:寻找游戏与教育的相通之处

这家做游戏起家的公司,正在努力去理解和学习教育。

在上一次芥末堆对网龙CEO刘路远的采访中,他的一些话回过头看,至少能验证没有在纯说“概念”:我们就是想把教育做成一件有意思的事情。现在的教育体制下学生很苦,学习是一件无比枯燥的事情,这本身就是很违背人性的。回想一下教育的出发点,不就是为了让学生更好的生活么,而现在的现象是,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完全是背离的。通常学到的知识和实际生活中所需要的技能是不相关的。而且学习方式的单一导致的学习过程枯燥乏味的问题也亟待解决。网龙的“未来教室”目标就是变革整个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让学生喜欢上学习。

通常在创业中,会特别强调“基因”,网龙的基因是游戏,但是他们一直在强调将游戏引入到教育,教育游戏化和游戏化教育同样存在差异,芥末堆也拜访了一位不愿意公开身份的网龙高管聊了这个问题,他直言:我们对将游戏引入到教育的理解并非是浅到认为把学习变成一款游戏,游戏是一个用户忠诚度很低的行业,所以必须要实时响应快速迭代,但是最重要的,我们在研究教育的机制和游戏机制的相通之处。你可以忘掉我们是做游戏的,我们是在从人性上去寻找并实践学习该有的乐趣”。

刘路远也曾经对这一问题表态:基于游戏化的深入研究,有助于在教育当中通过适当的技术支持和课程设计来调动学生的“五感”,加深学习印象。在这一点上甚至可以把原来基于学科来分类的知识重新串联起来,知识最终是以一种有用的东西存储在大脑当中。

信念:这是坚守就会有回报的产业

作为“有钱”的网龙并不可怕,但是有钱且认真的网龙就不一样了。

另外一位同样不愿意实名的高管也提到:“当时做游戏的时候我们有一个经验,大部分游戏是不赚钱,但是只要有一个游戏能够出头,网龙就会把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往上倾注。”91卖出之前,网龙是4000多人的团队,而卖出之后,缩减到3000+的团队,现在做教育了,网龙又扩充了一千多人,“其实我们一直在感觉教育,找到那个点之后,4000多号人,十几亿的投入。我们并不害怕股市动荡,市场变化,教育是个良心产业,有坚守就会有回报。”

对此,行内评价:如“土匪”下山,不下则已,但凡瞄准了点,一下惊人。

这种观点并不是网龙内部几个人所持有,几乎团队都如此,做一件事情,老大是风向标,团队是中坚力量,现在市场太热,随便炒炒在线教育概念股就一路飘红,寻求资本回报是应得的,难得是还有对教育特别的一点希望和信仰,采访间歇的时候芥末堆闲聊问到梁念坚:“是基于什么你来到网龙来做教育?”

梁念坚回答,说起来是很有趣的故事:“当时从微软出来之后,猎头找我的时候我并不知网龙是谁,但是想做教育,因为我妈妈是老师,而且教育我喜欢。原定我和DJ只安排了一个小时,后来聊了很久,我们很多期待和希望都是契合,全球业务我熟悉,终身学习我追寻,这是我要选的平台。”

教育这个行业和其它行业有一点特别之处:教育是需要等的,教育更是有温度的。

芥末堆从创办至今,接触了数百个教育项目,上千个创业者,有时候会他们会调侃自己:嗨,我真没出息,你看,教育美股上市公司一年赚多少钱,还抵不过百度一年从教育行业收的过路费,还抵不过腾讯一个游戏的收入。

“那你为啥还坚持?”

现实一点是:“我的技能点就在这里。我只能做这件事情。”

另外一种是:“教育它真的和其它行业不一样。留下来的人,多少得有点儿… … 不一样的信仰,每一个人都有孩子。幼吾幼及人之幼。”

挑战:教育变革之路仍漫漫

当然,故事是可戳破的,商业是直观的,资本是血腥的,做教育生态的网龙或华渔也会有很多问题和挑战,虽然梁念坚表示“目前看下来没有完全一样的竞争对手。但每一个地方都有竞争对手。”

目前看,确实也是如此。但是放到行业竞争格局,每一个“巨无霸”都在遭遇各个纬度的肢解和竞争,即使网龙布局了一个非常大,足够匹配百亿级公司的矩阵,但实际上,想与做至少隔了一千公里的坚持和努力。

说并没有用,做出来才有价值。网龙是一家极具代表性从互联网跨到教育公司的企业,对网龙来说,硬件采购是进入体制内一个极好的通道,但通过101同学派这款产品进去仍然很慢,而今是一个需求快速“占坑”的时间空窗期;网龙最早涉足教育机器人,但是目前第二代仍然在研发中,如果功能上不去或成本降不下来,无法进入实用阶段,那依然还只是“概念”。网龙在解构教学最小颗粒度并力求将之实现最好的教学效果,让老师减压且随性,更是一条漫长之路。

关于教育的终极目标,比如大数据、个性化是一直在被滥用的词语,但什么才是真正的个性化和大数据?应该是让每个学习者都能获得匹配自己能力的教育资料和教育方式,孔子曾经说过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在此之前只有最牛的老师才能做到。而现在,技术和科技使通过学生的实时学习状态而匹配精准的内容和教学成为可能,但要实现则需要对教育的理解,教学颗粒度的解构,灵活的知识图谱和学习规划,以及足够聪明的算法和长期迭代。

全球目前做得最好的是一家自适应的公司是Knewton,但以教育专家角度,基于机器学习或是深度学习,真正的个性化可能考虑的建模是十几个纬度,Knewton也只做到了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前仆后继的创新者在试图将各种科技VR\AR等技术引入到教育中来,马云和孙正义投资的Pepper教学机器人也被赋予重望。

但是对于网龙也好,或是投身此领域的创业者也好,如国内儿童教育先锋HeyHa科技等,都还需要更多时间。

中国教育目前最大的困境是:你跟他讲教育信息化,他连电脑和宽带都不具备;即使具备了,你跟他说要互联网化,很多老师还连基础的操作和应用都不会。

看未来,也看现在,唯一的参照标准就是:谁现在能生存,谁未来还能发展。

网龙在挑战最难的领域,而这里面,有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如果选择永远走体制内并依附于体制内,可以赚到快钱,但最终取胜的还是好的产品,从用户出发并且尊重市场的产品。否则就不会在出租车之后出现Uber和滴滴这种产品,但如今它们是全民App,拥有着未来。

用户是用脚投票的,而今家长和学生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推荐阅读】

那个做游戏卖91的网龙,现在怎么做教育?

网龙CEO刘路远:要认真地做个百亿级在线教育公司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在教育的星海里,网龙开始了自己的星际迷航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