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作业帮侯建彬:变现尚早,我们等得起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作业帮侯建彬:变现尚早,我们等得起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摘要:题库的战国时代

作业1.jpeg

2015年5月,传出作业帮即将从百度拆分的消息,9月份拆分之事尘埃落定,由原百度知识产品总监,作业帮负责人侯建彬任CEO,作业帮也成为独立公司到市场上竞争,处于题库领域第一梯队的作业帮分拆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加速题库领域的竞争。

拆分

选择拆分出来独立发展,是百度在整体战略上的一次调整,作为百度“航母计划”的一部分,包括百度外卖、91助手等项目都开放接受外部资本。

对作业帮来说,拆分后在外部能获取更多资金和资源,同时又能继续享受百度内部的福利,比如百度IDL实验室(深度学习研究院)的各项技术仍将无偿提供给作业帮使用。这也是“航母计划”的用意,鼓励公司内部的孵化项目独立运作,有更大的自主权,又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百度作为大股东,作业帮仍然属于百度旗下,是整个百度体系的一部分,跟百度在教育行业的战略布局息息相关。同时作为独立公司,也能给作业帮引进更多外部人才和外部资源,而在百度旗下更像“温室里的花朵”。

至于作业帮拆分与百度整体教育战略的协调,侯建彬的看法是,百度在教育上的战略目前还比较谨慎,着重发展已有的教育业务,百度旗下目前有百度文库、百度传课、作业帮等系列教育类产品,都在不同的细分领域发展。而未来有很大的机会能够打通。据芥末堆了解,百度近期正在整合内部教育类业务。

“变现尚早,我们等得起”

跟外语学习里的背单词一样,题库在K12里是个巨大的流量入口,从互联网切入教育的姿势来说,题库玩家们着了用户需求的高频点,从2012到2014年是题库创业的高峰期,2014年出现了分水岭,以猿题库、学霸君、作业帮三家为首。

2014年1月,作业帮正式上线,孵化自百度知识团队,基于百度知道的积累,作业帮首先推出以问答和圈子为主要功能的UGC问答社区,之后相继推出拍照答疑和在线练习模块,拍题的价值在于从高频需求切入,给学生提供了线上学习的场景,才有可能在线上搜集学生的学习数据。但是拍题的模式比较单一,各家之间的差异并不大,因此对这类app来说,接入服务是必然的。今年11月份上线实时答疑服务,开始从工具转服务的第一步。

zuoye2.jpeg

作业帮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有3000名答疑老师入驻,采取派单模式,按订单数量收费。目前作业帮的答疑还在内测阶段,仅向部分活跃用户开放此功能,并未大规模推广。

高频工具类应用变现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在各个领域都是如此,题库类产品“工具+K12”的属性,让变现更难。对作业帮来说,目前的答疑并不会作为变现方式,只是题库的标配服务,他们比较沉得住气,“做教育是个慢活,作业帮并不着急变现,我们等得起,不会急于变现影响公司发展的重心。” 

侯建彬把拍题类比搜索,从市场格局来看,两者很相似,第一名会是市场上的垄断者,获益最大,就像百度跟其他搜索引擎之间的关系。而拍题领域的竞争才刚刚开始,目前尚处在初级阶段,大家都在及格线边缘。“竞争才刚刚开始,未来敬请期待更多差异化”。

“K12领域我看好在线”

那答疑之后的下一步呢?工具转服务之后,猿题库推出在线直播平台猿辅导,从小猿搜题导流,学霸君讲的是线下培训班的故事,作业帮也在尝试新的方向。

侯建彬认为K12教育的机会还是来自于线上,比如跨地区、随时随地,更多样化的体验,这些都是更大的优势,作业帮的下一步会以线上为主导,提供多样化的服务类型,未来作业帮的敌人是家长对在线学习的偏见。而目前大热的进校这个方向,作业帮暂时不考虑,产品经理出身的侯建彬一直以来的思路都是以C端用户为主,认真做好产品。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作业帮侯建彬:变现尚早,我们等得起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