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遭质疑引发舆论战,微信端功能已关闭

作者:APRIL 潘灿 发布时间: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遭质疑引发舆论战,微信端功能已关闭

作者:APRIL 潘灿 发布时间:

摘要:儿童失踪预警平台运营管理层身份遭质疑,随后质疑文章被要求“删稿”,目前,寻子公众号已经关闭失踪信息发布功能。

v0Gy-avxeafs1492582.jpg

11月20日,基于微信公众号的“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简称CCSER)”正式上线,引发网民一片叫好声,仅一个周末的时间,注册用户数量已经超过83万。当晚,平台出现被“挤爆”的现象。但两天后,自媒体“口袋育儿”对其“可能泄露个人信息”发出质疑并引发关注。质疑过后,该公众号已关闭失踪讯息的发布功能,仅作为志愿者平台使用。而需要发布失踪讯息的家长则需下载CCSER的APP,但该APP还并未上线

插图1_meitu_3.jpg

现状:公众号已关闭信息录入功能

在CCSER公众号刚发布时,家长和志愿者若想参加到这一公益项目中,均需填写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等详细个人信息进行验证,这也是为何该公众号会被质疑泄露个人信息的原因。

芥末堆注意到,在遭到质疑之后,该公众号已经关闭了信息录入功能。

目前想帮助寻找孩子的志愿者在关注CCSER公众号之后,授权后台使用其地理位置即可,不需再录入信息。同时,家长若想发布儿童失踪的信息,只能下载CCSER的APP来发布。但目前,CCSER的预警平台App尚未上线。

关于“口袋育儿”的疑问有以下几点:

1.平台运营方“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的资质,以及其理事长赵莉及秘书长张永将的身份?

2.平台预警信息的发布流程是否规范,为何不是政府执法部门来审核信息?

3.预警平台强制收集用户隐私,信息是否安全?

CCSER到底可不可信?对此,芥末堆对此事进行了梳理。

解释:寻子妈妈出资成立儿童安全基金

截图_meitu_4.jpg

虽然预警平台项目由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联合微信和腾讯公益共同发起,但成立于今年5月的基金才是平台的实际运营方,“口袋育儿”的质疑直指该基金运营平台资质与权威性。

据了解,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创立于2015年5月11日,是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下属专项基金,确系民政部批准成立的正规基金会。

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全权负责运作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其所属的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则是由民政部主管,前民政部副部长徐瑞新任理事长。该基金会下属基金及项目众多,并有着政府背景,其资质并没有太多疑点。

但是,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只是挂靠在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下属的基金之一,而其理事长则为出资200万元的自然人赵莉,秘书长则为前警官张永将。这两人的身份问题,也是目前质疑者的关注点。

被质疑为“一个普通警察”的张永将,经芥末堆调查发现,其实有着丰富的一线办案经验,并曾担任公安i2情报分析师,自2014年起,他已在全国开展过防止儿童失踪公益讲座百余场

而对于基金会执行理事长赵莉的身份,张永将则出面回应称,赵莉原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家长,“因为对孩子丢失的事情有着共同的经历,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做了推动和努力。她不仅是在资金、资源上(支持),大家都在推动这个事情。”

质疑:应当由政府审核并发布信息

在“口袋育儿”的文章中,对比国外安珀警报系统“由政府执法机构接受申请并审核发布失踪消息”,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的失踪信息是由用户自行发布,可能会出现发假警报的情况发生,平台运营者也没有能力处罚。

“口袋育儿”创始人麦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提出质疑,只是希望能在技术层面完善打拐防拐的公众参与模式:“我们没要任何否定他们,我们只是提出了很多疑问,而且所有资料都是来自于他们的官网和公开报道。我们很理解他们的初心,但应该考虑一些技术层面的问题。”

回应:时间是失踪儿童的最大敌人

对此,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在《致所有关心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成长的朋友们一封公开信》中回应,在国内没有立法支持的前提下,在既有法律框架内,除了丢失孩子的家长,平台本身不具备儿童丢失信息的发布权限,因此发布权限只能由家长拥有。也正是因为这一条,所以对发布者的真实性和孩子的真实性需要进行严格限制,身份证核验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们和公安部全国身份证信息核验中心联网核验家长、孩子的身份真实性(不发布者不需要实名)且只做身份验证,不做采集。

张永将表示,档案录入与否,由家长自己决定,平台不做任何强制性要求,之所以不通过政府执法机构审核信息,正如国际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ICMEC)主席JOHN·RYAN所言,“对寻找失踪儿童而言,时间就是最大的敌人”。

而对于用户信息的安全性,张永将则称平台采用的服务器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光大银行、民生银行等银行系统以及腾讯、京东、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使用的是同一家服务器,且安全级别相同,此外对用户数据采用的是分别加密处理。

后续:质疑文章被举报诽谤

麦田接受央广经济之声采访时称,在他们的文章发出之后,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曾找他们进行删稿,但最终双方没有谈拢,“我们发的文章只是提问并没有去否定,我们只是提出了很多问题希望他们解答。

而昨晚,麦田则公开表示质疑文章已遭对方举报,“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麦田主动电话联系该负责人,沟通了一个小时。但令人吃惊的是,在我们没有删除文章时,他们居然偷偷向微信举报,试图封杀我们的言论。”

对此,麦田表示并不能理解,“公益项目难道不应该接受全社会监督吗?那为什么一个与儿童息息相关的‘公益项目’,居然不能允许反对意见,甚至连一点点质疑都要被封杀?”

面对众多质疑,张永将回应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是第一步不迈出来,可能平台永远都不可能在中国建立。呼吁别人来做,是最简单、最低风险、最能给自己带来价值的做法,但是“空说万句,不如行动一步”。

国内外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情况:

亚当警报:1981年7月27日,美国佛罗里达州,6岁的孩子亚当被一个名叫图勒的连环杀手用糖果和玩具诱拐。两周后,亚当的头颅被渔民在200公里外的河渠里发现。

1984年,“全国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保护中心”成立,全美50个州的失踪儿童信息都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联网查询。

安珀警戒:1996年1月13日,美国得克萨斯州阿灵顿市,9岁女孩安珀被一名男子强行带走。4天后,安珀的尸体在几公里外的小溪边被发现。

随后,一个通过电台、电视台、电子邮件、交通提示、短信等多种渠道,向全国发布失踪儿童信息的庞大系统——“安珀警戒”上线了。

中国平台:现在有22个国家建立了儿童失踪预警系统,我国此前还是空白,据报道,我国失踪儿童找回率不足1%。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限时推广: 教育产品甄选平台—— 校鱼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3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3  925天前

    现在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就是太重要了,必须加强失踪儿童的公益项目,预防减少悲剧发生!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2  1092天前

    必须支持!大家一起支持公益事业!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1  1092天前

    这种平台,数据量大起来才会有意义,第一步迈不出去,也就完了。

    (0)

    回复(0)

  •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遭质疑引发舆论战,微信端功能已关闭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