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九三学社副主席:破除体制约束,大学自主办学是高等教育创新的基石

作者:潘灿 发布时间:

九三学社副主席:破除体制约束,大学自主办学是高等教育创新的基石

作者:潘灿 发布时间:

摘要:打破“计划教育”,面对市场需求,是高等教育的未来。

12月19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二届(2016)年会在京举办,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邵鸿,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分别从高等教育现代化和高等教育差异化发展方面,谈论当下中国的高等教育面临的问题,并给出了改革方向。

W020131119282365101685.jpg

破除体制约束,方能实现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

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邵鸿,在《破除体制约束,实现高等教育的现代化》的主题演讲中表示,体制约束是目前制约高等教育的主要问题,去除计划教育,理顺政府和学校,学校内部的行政和学术权力关系,是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必须和关键

上世纪50年代初,与中国经济领域计划经济的逐步建立相一致,计划教育的体制和传统也随之建立,取消民办院校,各级各类学校均由政府设立,并成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管理下的事业单位。学校领导由上级委派,并有相应的行政级别,主管部门支配和控制学校的重要事务,招生分配完全按国家计划实施,与计划经济协调一致。

改革开放以来,在破除计划经济,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对教育改革也随之启动。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的决定指出,政府有关部门对学校主要是高等学校统的过死,使学校缺乏应有的活力,而政府应该加以管理的事情又没有很好的管起来,提出简政放权,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的改革要求。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纲要和此后包括高教法在内的一系列教育法律法规的制定,都推动了相关的改革。计划教育体制由此发生了非常重要的改变,表现在放开民办,包括中外合作办学,不包学生分配,后勤社会化的改革等。但是大的教育管理体制的骨架并没有发生改变,具体表现有两点:

一是具有行政级别的科层制的事业单位的性质没有改变。

二是政府主管部门对学校重要事务的强力控制和支配没有改变,特别是招生制度和干部人事制度没有改变,甚至一度在某些方面还发生了逆发展的情况。

  • 人为的强化学校的行政级别,领导官员化,学校行政权力膨胀,教师主体地位下降。

  • 行政干预加大,各种规定繁多,大量办学事务的审批,从招生计划、学科设置、学位授权点,某些具体课程的设定到形形色色的建设计划、发展项目等等,各种量化考核评估盛行。

  • 民办高等教育仍处于较小的补充地位,待遇不平等,而且政府对民办教育办学的干预也逐渐加大。

  • 高校在某种意义上官场和名利场腐败现象严重,教学质量下降,科技创新能力不足,在建国以来任何一个历史上没有像这些年一样,有那么多学校管理者落马。

总之,大学不是按照科研规律组织管理,而形成行政科层体制,导致中国大学和以自主办学和学术主导为基本特征的现代大学还有很大的距离。中国大学种种弊病,归根到底都可以归结到计划教育或者行政化这样一个要害。因此,去除计划教育,理顺政府和学校,学校内部的行政和学术权力关系,是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必须和关键。

中国高等教育的方向和出路,只能是通过不断改革,破除计划教育的传统,建立符合教育规律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现代大学制度体系。

  • 一要宣誓决心,鼓励改革,习总书记去年5月在北师大视察时强调,高校要走在教育改革的前列,有针对性,必须呼唤教育思想的大解放,努力破除思想和制度的禁锢,允许和鼓励地方学校大胆实验,形成生动活泼,上下互动的创新局面。

  • 二要加强督查,狠抓落实,针对近年来举措做专项督查,作为未来一个时期工作的重点。

  • 三要加快立法,依法治教,按照三中全会和教育中长期改革发展规划的要求,及时总结改革的经验教训,以法律形式规范大学、政府、市场、社会关系,进一步简政放权,减少审批项目,尽快出台民办教育三十条,促进民办教育发展。

  • 四是强化人大和社会监督,高校改革绝不能是政府和学校自己,人民代表大会依法富有教育立法、教育行政人事任命实施监督等职责,但长期以来人大在教育改革和管理方面并没有很好的行使职权,人大应该大学拨款、章程审定、有关法律法规贯彻执行、检查监督等方面,发挥作用。特别是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本身无法推动改革,需要人大的介入和推动。此外还要发展第三方评估,还应不断努力。

高等教育差异化需要有办学自主权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表示,给大学办学自主权,让教育面对社会和市场需求,是实现高等教育从统一化走向差异化的关键。

季卫东说,创新需要什么样的条件?首先要跳出框框思考,需要有思想的自由,表达的自由。另外,科学在探索过程中总是会犯错误的,所以需要社会对错误的宽容。用现代中国最伟大的教育家蔡元培先生的话来表述,就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如果我们只允许有一种声音,一个模式,创新就无从谈起。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在创新时代,首先必须解放思想,必须允许人们探索和失败,必须推动体制机制的改革,用法治的方式保障每个人的基本权利

从教育的角度来看,主要就是尊重个性,奖励特色和差异。可是中国目前教育的状况,基本上是一样的模式,形成了千人一面的状况。从教育理念上来说,过去中国基本上侧重于培养国家机器上有用的零部件和螺丝钉,1980年以来,中国教育发展非常快,但这个过程主要体现为规模的扩张。规模的扩张就必须节约成本,必须强调统一的标准,以便保证质量。在这个过程中,行政化是一个当然的选择,而指标是行政管理最好的抓手。我们可以看到对硬性指标的强调是过去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看到创新的动机会有问题,指标是需要的,但是强调过度的时候,出现了指标的异化。因为各种各样的指标,能满足所有指标的人要么是凤毛麟角,要么他就是只追求质量。在大学的实践中,真正优秀的人才总有一些地方对不上那个指标。当他对上所有指标的时候,这个人未必是真正的创新人才。了解大学情况的,一定会了解,有些人善于投机钻营的,就像伊索寓言里面那只美丽的乌鸦把各种漂亮的羽毛擦在自己身上,满足各种指标,但他不是创新人才。而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真正的学者却被边缘化,这是当代中国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高等教育从统一化走向差异化,需要给大学办学自主权,让教育面对市场需求,面对社会的公共需求。从这个观点上来看,大学治理结构的创新,教育制度的创新是非常必要的。教育部2012年颁布了全面推进依法治校的实施纲领,其中谈到大学章程,大家知道已经有几十个大学有了自己的章程。仔细研读这些章程,我觉得我们对创新的要求,最基本的目标,好像还不是看的特别清楚。因为我们说大学需要章程,最核心的就是两点,第一点,让大学有法人格,第二有自主权要通过高等教育适度的市场化,来实现创新的制度环境的改变。在很多地方似乎以办义务教育的思维模式来办大学,来办专业教育。比如学费的问题,现在有很多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海外去,可以交付昂贵的学费。但国内学费始终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基本上在义务教育环节是免费的,当然它有好处,可以促进教育机会的平等。但也使教育质量的提高遭遇瓶颈。这个时候就会形成一个怪圈,家长不断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去,宁可缴纳昂贵的学费。但中国自己的学校却一直在经济方面缺乏基础,来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这样一个怪圈要打破,面对市场这样一个思维变化还是必要的。

另外就是法人治理结构,要适度的导入法人治理结构,让学校真正享有自主权。目前中国高校的治理结构行政色彩很浓,它可以一定程度上保证教育的质量,防止学院、学校负责人滥用权限。当我们强调差异化的时候,这时候会出现一个问题,原有治理机制发生变化,如果没有相应的机制改变,就可能因为差异化,导致教学质量的下降,导致管理上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必然会出现另外一些调整,比如说为了防止权力被滥用,就需要通过治理结构的改变,来加强内部的监控机制。同时,需要加强教授参与学校治理的制度设计,通过评价体系的多元化,来保证教育质量。

    季卫东认为,高校制度创新有五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1. 合理化的经营,在一定程度上采取民营企业治理方式。

  2. 导入第三方评价,避免行政评价占主导地位这样一个状况。

  3. 加强外部参与,比如校务委员会

  4. 在大学承担法人责任的情况下,鼓励产学研合作,鼓励教育和研究适当的多角经营。

  5. 按照能力主义标准,对人事制度、薪酬制度进行改革。在此过程中要防止过度的业绩导向,特别把所有的薪酬待遇与评估结果挂钩。

差异化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高校学术自由的气氛,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人自说自话,盲目价值观的宣传,这个与高校的学术自由应该是无缘的。比如文科,国内有最大的一个误区是把宣传和学术混为一谈,宣传是必要的,但学术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应该允许有充分的自由度。允许试错,允许思想交锋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思想和学术的自由,高等教育的创新就是一句空话。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九三学社副主席:破除体制约束,大学自主办学是高等教育创新的基石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