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怎样把“控制型学校”,变成“自主管理型社区”

作者:潘灿 发布时间: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怎样把“控制型学校”,变成“自主管理型社区”

作者:潘灿 发布时间:

摘要:分工分权,扁平化管理,校长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屏幕快照 2015-12-23 上午7.38.33_meitu_22.jpg

“我在学校特别深切的感受是,一个学校、一个组织它是控制型的,设置了一个又一个层级。而一个城市往往更像一个社区,每个人都属于其中的一份子,他们也有自己的权利。”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在12月19日举行的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二届(2016)年会上表示,十一学校这些年就是在努力把学校从一个控制型的科层组织,变成一个有相对自主管理权利个体的“社区”。

在具体的管理实践中,十一学校是这样操作的:

一、去中心化,构建联盟关系

李希贵说,一个校长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特别是要把自己不当一个学校的中心人物,更不容易。因为组织本能的天性就是控制。组织内为什么要分层呢?因为要分工,但是分工之后却没有分权,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就成为校长的一个重要责任。即使分工之后,也没有分权,我们特别喜欢给下属签责任状,但是签完了责任状,忘了给他配备权力。

在十一学校,我们怎么去理清权力的边界?学校的权力,年级的权力,学科的权力和教师的权力边界在哪里?

在教育教学上,校长只能够确定学校的课程方案,明确教育教学的价值观,确定评价方案。校长不得拿出一种教学模式或者借鉴一种教学方法,让老师在课堂里去强行推行,这是在学校章程里明确规定的,校长不具有的权力。

在财务方面,校长的权力是领导各个年级,各个部门,各个组织来编制预算,并且批准预算,然后监督预算。每年十一学校会请外面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审计两次,这是校长的权力。但是编制完预算后,12月份一传到网上,第二年怎么执行预算,由各个部门,各个年级,各个岗位的老师自己签字,自己报销,无需校长批准。

在学术领域也是这样,一个学科有学科主任,有年级的教研组长,有课程首席教师,他们之间也要理清权力边界。他们之间如果理不清,下面的老师也就没有办法冲破一些所谓的学术桎梏。

在理清权力边界里面,一个要害是什么?就是预算的分解,一定要把预算分下去,让每个课程知道我们明年在课程建设上到底要做什么,让每个学科都清楚我们明年到底要花多少钱,把校长的预算,学校的预算变成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岗位的预算。再一个,他必须有权力督建他的团队,双向选择。

二、扁平化,让供需有效连接

扁平化就是要去中层化,十一学校把所有的中层部门变成职能部门,不再是管理部门;所有的副校长不再分管任何一个领域,而是兼任年级主任,因为他分管任何一个领域,就会重视这个领域,而不重视学生,而且还会没完没了的给老师开会。十一学校在学校层面除了校长,别人无权开会我们每个学期就开一次会,而且是老师自愿参加。

师生的交往也必须扁平化。十一学校在选课过程中,没有了行政部门、班主任,而是给每个学生配了一个导师,但在实践当中我们发现这样还不够扁平化。一旦给学生固定一位导师,这个学生什么事都得找这个导师来解决,来请教。例如,学生非常清楚,人生规划,职业规划找袁老师比较好,心理问题找邵老师比较好,但是碍于他的导师是李老师,就会变得不好意思,而且老师也会觉得自己去辅导人家的学生不合适。所以我们不再固定老师。

此外,在教学关系方面,很多老师进行探索,教师分区,学生自主选择学习区域。把相应的黑板白板绿板屏幕配到相应的区域,教学资源对学生扁平化。

过去老师被比喻成桑蚕,铺路石,蜡烛,都有道理,但今天我们还要当蜘蛛,帮助学生建立连接,提升影响力。十一学校每天中午有一个校级干部和学生共进午餐。李希贵表示,共进午餐表面上是一个放松性的沟通,其实最终是为了建立连接。“我曾经做过一个统计,给我发短信,给我提要求,给我建立更多联系的往往是跟我一块共进午餐的学生,每天有三个学生跟我共进午餐。我把我的藏书向学生开放借阅,不是为了借书,是为了建立和学生扁平化的连接,这种连接在扁平化的时代就会产生真正的影响力。”

三、完善治理结构,有所不为

一个学校校长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你没有那么多能力,在很多领域你真的应该交出去,他们会和你一块分担。李希贵举例说,十一学校马上要进行高三学生的成人礼,所有的策划案都是来自于学生。此前,学生策划好只给我三分钟的致辞,他们认为校长致辞没什么价值。他们说我从上台到走下来大概就三分钟,我就和他们谈判,最后给我五分钟。去年那届学生比较好,给了我十分钟。学生安排的活动流程,说校长必须有一个露面的时间,说校长露一面就够了。

十一学校治理主体是有六个,教代会、校务会、党组织、学术委员会、学代会和家长委员会。在学校章程中明确规定了各主体的权力以及权力边界,他们最终决定的权力也是装在笼子里,也是有人可以质疑的。

四、不奢望统一思想,致力于统一目标

如果我们把所有人的思想统一起来,我们怎么能够创新?李希贵表示,这些年来十一学校考察的朋友比较多,“他们基本问我一个问题,你们这么大的改革,你是怎么给老师洗脑的?我一听就害怕,第一,你怎么能这样侵犯人格?第二,你能够做到给别人洗脑吗?第三你真的洗了脑了之后,你不是鼓励无怨吗?所以不要去统一思想,但是我们要统一目标,所有人向着这个目标不断努力。”

在学校里,应该管什么?不管什么?我李希贵认为有三件事学校必须致力去做,学校的治理结构、多元的课程和有着多层次需求的教师。但是有些是不能做的,必须叫他生长,例如,个性化的成长系统,个性化的学习知识系统和教师在课堂的创新。当我们放弃那些领地的时候,把这三个点做实的时候,另外的地方就会大量的产生创新。在这里面他有一个互动的过程,他互动的中心就是学生,正是因为学生来带动周边这些要素,不断的产生创新。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怎样把“控制型学校”,变成“自主管理型社区”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