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已有207所中学试行大学先修课 国家顶层设计待完善

作者:杜丁 孔悦 发布时间:

已有207所中学试行大学先修课 国家顶层设计待完善

作者:杜丁 孔悦 发布时间:

摘要:大学先修课或许是高考改革的冲锋号。

大学先修课_meitu_1.jpg

本文系转载,原作为新京报记者孔悦、杜丁。

截至2015年12月,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全国41所顶尖大学招生办公室成为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理事会单位,共有207所中学参与了AC课程试点工作,11532名学生选修了AC课程,通过慕课平台选修课程的学生数量更多。

大学先修课程来源于美国的AP(Advanced Placement)课程,该课程是由美国大学理事会提供的高中开设的大学水平的课程,目前,全球有60多个国家超过3300所大学承认AP课程学分,并将其列为入学标准或参考标准。

自上个世纪90年代起,京、沪、浙多所大学、中学也已开始了大学先修课程的本土化的探索。不少专家指出,中国的大学先修课要想进一步发展,需要改变高校各自为政的局面,高校的学分管理制度、自主招生制度等也需要跟上,政府也应该提供政策等方面的支持。

1 大学与中学联袂开发先修课程

11月28日,由全国40余所高水平大学和重点中学联合发起的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MOOCAP)在清华大学正式启动。据了解,该项目集合了来自高等教育领域和基础教育领域的学科专家、资深教师,以及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等力量,力图实现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和CAP(中国大学先修课程)的融合。MOOCAP理事会联合理事长、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表示:“我们成立理事会,绝不是几所高校联合掐尖的‘新某约’,而是高水平大学与中学共同担当、共研教育衔接的协作共同体。”

据了解,今年10月,MOOCAP已在“学堂在线”平台上推出首批6门“学术志趣类”先修课程。该网站显示,这6门课主讲人均为清华大学教授或副教授。每门课报名人数从5000人至10000人不等,总报名人数近5万人,“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课报名人数最多,有11826人。

清华大学数学科学系副教授杨晶讲授了先修课程《线性代数》。杨晶说,之前已开设大学先修课程的清华附中等学校就有这门课的相关教材,且经过几次改版,课程内容都是由清华、北大等高校及一些中学老师共同确定的。这次的慕课课程就是依据教材来设计的。

“大学老师和中学老师毕竟具体工作环境不一样,站的角度也不同。”杨晶解释,大学老师确实希望课程更学术性一些,中学老师则考虑学生的时间、能力有限,希望更符合中学生的水平。“经过沟通,双方都有所折中。最终这个课程比大学课程要精练一些,但仍是完整的,其难度等同于线性代数C的水平。”杨晶说,清华还备有课程的助教团队来为学生答疑解惑。

清华大学招办主任于世洁表示,这次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推出,是在教育综合改革和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背景下,促进教育公平,做好大学和中学之间教育衔接的有益尝试。至于中学生学习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情况,大学未来可以在国家考试招生制度的框架内,参考国外大学的成功经验加以使用。他解释,按照国家规定,未来高考的录取要依照“两依据一参考”原则,依据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中学生学习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情况可以记录到综合评价档案中去,按照国家规定,大学可以在自主招生和高考录取中作为重要参考。

2 线上与线下授课相结合

可以说,这次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推出是在此前中国大学先修课探索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全国不同地区都曾尝试开设过大学先修课,目的都是为了做好大学与中学的衔接,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提供资源。其中有的失败了,有的还在继续探索中。比如2013年启动的AC项目,还有2014年启动的与MOOCAP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CAP项目等。

据了解,中国大学先修课程(Advanced Pre-University Courses,简称AC)项目可算作是中国第一个系统性开发建设的大学先修课程,该项目由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支持建设,自2013年2月正式启动至今已近三年。

目前,AC课程已形成由北京大学、山东大学和其他高校各学科领域资深教授组成的课程建设队伍,逐步开发出8门大学先修课,其中,电磁学、大学化学、中国古代史、中国古代文化和计算概论等5门部分课程已被制成慕课形式上线。

北大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介绍,截至2015年12月,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全国41所顶尖大学招生办公室成为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理事会单位,共有207所中学参与了AC课程试点工作,11532名学生选修了AC课程,通过慕课平台选修课程的学生数量更多。

3 “掐尖儿”质疑不完全站得住脚

其实,自AC课程启动之初,社会就一直对此存在争议,比如是否会增加学生负担,是否会成为高校“掐尖儿”的工具,也有人担心大学先修课怎样避免出现应试化的倾向。

根据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近期对参加过AC课程学习的学生进行的调查显示,近3/4的受访学生选修AC课程是出于对教学内容的兴趣,兴趣仍然是高中学生选修课程的最大动力;对于学习AC课程对学生当前高中学习的压力,51.4%的受访学生表示不太会,而且18.44%表明非常不会,二者相加接近7成,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AC课程对学生产生的压力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这次调查让我们从中学教师和学生的角度更深刻地理解了AC课程在推动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衔接方面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秦春华认为,从满足学生的认知需求来看,AC课程让他们从个人兴趣出发,提前体验、了解大学课程内容,既可为更好地完成大学阶段的学习做好准备,又可为将来理性地选择大学相关专业奠定基础;从满足他们的升学需求来看,选修AC课程既能帮助学生利用先修课带来的大学学习视角、思路和方法,去审视、思考、解答一些以往难以用高中知识解答的具体问题,还能显示学生有能力接受并完成大学教育,表明他们具有接受挑战的热情,并充分展示自己某方面的学业成就,为大学招生录取提供重要参考依据。“江苏一所重点中学的微积分先修课老师告诉我们,该校2014年通过自主招生考入北大、清华的14名学生中,有8人通过AC课程获得了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初试、复试资格。”

4 大学先修课需加强国家级顶层设计

虽然目前各个先修课项目都有很多高校、中学在合作,但似乎各体系之间并没有完全打通,关于学分认定、自主招生优惠政策方面,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对此清华大学招办主任于世洁认为,大学先修课在国内刚刚起步,目前大家都在做试点,处于潜心建设阶段,相信随着探索不断深化,这些问题会逐渐找到答案。

针对高校、中学在大学先修课建设方面“各自为政”的局面,很多教育人士呼吁由第三方独立机构来组织。

麦可思研究院副院长郭娇指出,在中国难以找到一家类似于美国大学理事会的专业性非营利机构来负责后期运营。郭娇认为,纵观中国高等教育领域,虽然在招生领域有北约、华约等联盟,但规模小且面临政策变化,而且也未能与教务、学生工作等部门全面合作。更何况在中国,高考是由教育部或各省考试院命题,教、考、招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脱节的,没有一个大学理事会这样的机构既管理着SAT(即美国高考,其中出题、阅卷等技术工作外包给ETS),又负责AP先修课的全部环节,还把SAT和AP与大学招生、教务、学生工作等打通。而反观高考,教育部加上各地考试院命题的试卷共有18套;改革后除了语数外,其他科目为学生自选3门的水平结业考试,会更加增大比较的难度。

此外,AP考试还帮大学精确定位到想录取的学生,考试共27类34门课,学生可选择参考的门数以及难度,这反映出他们对不同学科的兴趣、挑战困难的态度等。这种把几千所北美高校汇聚起来的集团效应是“孤军奋战”或小范围结盟的国内高校无法比拟的。如果在国内成立一个类似于大学理事会的机构,需要把教育部高教司,各地考试院,教育学会等机构的部分职能合并,难度大,牵涉面广,是一项需要国家级顶层设计的工程。但是只要顶层设计把大方向定好,很多细节可以再完善。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新京报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新京报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已有207所中学试行大学先修课 国家顶层设计待完善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