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做机器人教育的乐创将自己的内容开源,期望服务整个行业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做机器人教育的乐创将自己的内容开源,期望服务整个行业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摘要:来看看这家登录新三板的机器人教育公司的前世今生。

乐创家233.jpg

乐创教育在今年3月正式挂牌新三板,在采访中,乐创市场总监山佳这样解释他们现在在做的事:“我们现在对现有的加盟店也将慢慢不提供服务了,之后我们将服务整个行业,大家都能到乐创家购买课程,服务。”他说的乐创家是2015年3月后乐创教育做的事情。

现在:转型2B 想做整个行业

2015年3月,以机器人教育为主的乐创教育把所有的资源集合到了线上,打造了两个平台,一个对B端,即行业上从事素质教育,科技教育的机构,一个对C端,即直接面对消费者市场。“因为我们2010年就开始做机器人教育了,入市早,拥有丰富的经验,做到5年后,我们觉得与同行不该是竞争者的关系,想做整个行业就需要联合起来一起合作。那么我们选择服务整个行业。”创始人李太喜说这话时直接让我想到了情怀二字。果然,他接着说:“我们做教育还是有一些情怀的,我们的盈利模式也完全转变,不再对加盟店收加盟费,也不再扩张线下加盟店,之后会专心服务B端机构,给他们提供从师资培训,课程内容到平台CRM管理等等一系列服务。全都转移到线上。”此后,乐创教育的线下店面将如乐创教育的首批试验田存在,而据李太喜所说,乐创教育将把从业的成果提供给整个行业使用。

课程_meitu_1.jpg(乐创提供课程)

在乐创家里,企业用户入驻后能登录网页版,在这板块,企业能购买乐创家上的课程,教研培训,各类管理类知识培训,以及企业内部管理工具等。他们也与教育类官方机构、政府部门合作,对素质教育老师提供认证服务,当然,目前认证的品牌和知名度还未起来,或许在做到一定量级后会有作用。目前,乐创家平台上已经入驻了1000多家机构,包括各类大型品牌的加盟店。

乐创_meitu_2.jpg

      (乐创家 管理系统)

乐创教育_meitu_3.jpg

(乐创师资培训、认证服务)

乐创2B的生意,有点像要把全领域变成不挂牌的乐创加盟店的意思,野心有点大。不过单纯依托这样的商业模式,在素质教育领域还未被验证过是否能成功。

过去:教育+房地产模式起家 拥有80余线下店

但如果论及模式的可行性,乐创教育的过去倒是一反科技、STEAM类教育机构难规模化的常态,在转型前曾拥有80余家线下店面,通过直营收入与加盟店加盟费方式获得了收入。

2010年,乐创教育开始起家。创始人李太喜之前从事房地产行业,他最初想做的是房地产与教育结合。远在5年前就嗅到房地产细分领域的风口的他,在商城内做起了线下门店,从线下开始切入素质教育领域,以最直接的收学费方式获得盈利。而联合创始人则从美国留学归来,主抓教学,将国外的教学理念融入课程中,负责乐创教育的课程。到后来扩大到一定规模,开始启动加盟,慢慢有了现在的规模。

“我们从第一家店就开始挣钱,没有融过资,靠自己慢慢做起来的。”李太喜说道。这一做法和从线下校区开始做科学、STEAM教育的机构很像,不融资,自给自足做教研,但他们确实实现了一定的规模化也一定程度上复制出了产品。拿做科技类素质教育的德拉学院举例,他们启动几年来依旧只拥有个位数校区的规模。

为何会这样?或许和起家的地点有关。乐创教育从商圈起家,天然有客流量,而德拉学院等机构的2C部分往往初始校区在社区内等房租便宜地带,甚至直接在公司内部搭建教室,资源不及乐创,也没有很好的初始资金。一开始启动会艰难一些,在吸引客流上就要走一些弯路。

不同点还在于师资培训和课程。纯粹的STEAM课程以项目制为核心,对师资与课程内容都是极大的考验,要求个性化,这恰好不利于产品复制。在以德拉学院为代表的机构内,师资培训与教研往往被做得很重,创始人往往自己做教研,又担当老师职能,培养教师、教研的周期较长,团队人数少。在乐创教育内部,师资培训的过程却较短,据山佳介绍,他认为教师的能力与初始的培训有关,但更大的部分仍在于实际操作,所以乐创一般会在一两次课程培训后就让老师上岗教学,后期再进行抽查监督,这种方式适用于规模化扩张,但老师的初始水准或许相差有些大。

而在课程设计的部分,乐创的课程也非绝对原创,作为课程平台,种类也十分丰富。采访时,教研团队在进行着教案编写工作,桌上摆着一个由乐高拼装的大型流水线机器。山佳解释道,这堂课程将会采用混龄教学的模式,项目制的方式进行,做出一个能识别、分类不同颜色球的流水线,年纪小的孩子将做容易的部分,高年级的孩子则负责困难的部分。而在我打开面对C端的乐创家时,平台内的视频课程却可能没有这么多知识点,主要内容也类似劳技课,以动画的方式教儿童科技知识,再按照步骤教授制作机械。山佳告诉我,他们也会引入国外的课程,以及线下机构研发的课程,进行加工、翻译后放入乐创家平台,面对C端的方式也将以视频课程加线下盒子售卖为主,类似鲨鱼公园

素质教育的个性化和产品复制的矛盾

诚然,乐创现在做的事降低了整个行业的入市门槛,促进教育公平与教育资源共享,如果服务质量高,或许能起到帮助行业整体成长的作用。这种模式在其他的领域跑通过,但其他领域的乐创们提供的是有一定壁垒的垂直向服务,比如芥末堆曾报道的运营创客社区的DFrobot,他们为想做创客教育的从业者们解决创客的问题,即2B编写教材,帮助创客类课程知识普及,又比如2B提供教育信息化服务的系统、平台类产品。但这一模式在还没有评定标准的素质教育领域是否行得通,还有待商榷。

从教育公平的角度来看,乐创这么做对自己一定是好的。如果你想打造特别优秀的奢侈品,你只管精雕细琢,不会有人说你。但如果你想打造高精尖,个性化的教育产品,那么有人就会说你是精英教育,不促进教育公平,对于创业者而言,产品无法复制就没办法快速卖钱,公司也很难健康成长。在素质教育领域,你要权衡产品复制与教育产品质量的问题,两边过轻和过重都不行。很显然,乐创教育从自己做加盟线下到服务于整个行业,从业者都能购买他们的产品,这一定更利于产品复制了。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花一两年打磨内容的STEAM、科技类素质教育公司也在慢慢选择加盟的道路做规模,德拉学院的创始人王猛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他们今年准备开通加盟店。“跑得还是不够快。”王猛说。

单从提供课程内容产品这一角度来看,却前路凶险。在这一领域内,目前还未如应试教育一般有一个通行的课程标准,师资标准,以及对儿童的素质教育能力评测标准。这样一来,任何机构提供或接受的任何课程、师资培训等软性服务也没有办法被权威地具体量化评分,乐创如何证明自己的课程优秀有效果,服务一流?或许他们哪怕放弃对C端的店面生意,也很难避免同行相轻。这对乐创显然是不利的。

如果模式能跑通,他们或许能成为这一领域公认的专家团队,发行报告,甚至慢慢成为标准规则的制定者,但如果没有跑通,则很难生存。据李太喜透露,他们做出挂牌新三板的决定也是希望能更快获得资金,扩大品牌影响力,究竟螃蟹好不好吃,等乐创发布中报、年度财报时或许能一窥究竟了。

1、本文是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做机器人教育的乐创将自己的内容开源,期望服务整个行业分享二维码
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