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创业者说】倒计时!底层汹涌下的数据大潮还有多远?

作者:栗子老师 发布时间:

【创业者说】倒计时!底层汹涌下的数据大潮还有多远?

作者:栗子老师 发布时间:

摘要:五年后,在线教育的数据底层将会大不相同。

30.pic.jpg

Photo by 海聚留学陈歆怡

两年前,我们开始做公司时,设计了一个完整的Online Curriculums框架。我们希望能够开发出一套完整的在线教学的OS级别系统,涵盖教育产业链条从标准到教研,从教材到教学的所有环节。

1.JPG

这个方案我们称之为Plan-A,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在教学环节,我们便计划开发Teaching , Self-Learning and selft-Practice, Society and Teamwork, Homework, Research and Paper,Assessment and Testing。 仅在Teaching 环节上,便包括了1V1 Tutoring, 1V6 Round Discussing, 1V20 Class Teaching, 1V20+ Lecture这些部分。

但是业内两位朋友的意见制止了我。一位朋友说:这个东西太大,不是当下市场需求,很容易被竞争对手单点突破,建议你仅做好在线教学环节就很好了;另一位朋友说:这个东西中国做不出来,你只能去硅谷找人了。

我听了第一位朋友的话,将Plan-A减法成Plan-B,仅仅做了Online Teaching中的1V6 Discussing部分。这便是我们的在线教室——ClassIn的由来。

结果,我们用了两年时间才做出ClassIn的试用版本。这次美国之行,无论与美国人谈还是与中国同行小伙伴聊,发现处处都是我们客户。深夜与国内团队开会,听到搭挡谷岩训话带宽又不够了,再无节制地拉客户就别回来了云云,我都无比庆幸在当时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每次想到这点很感谢第一位朋友。

然而我还惦记着Plan-A。我们知道仅仅一个Teaching 环节在教学上是不完整的。教会孩子们学习远比教会孩子们知识重要。我们实验校的教学实验也证明了这一点,三个月后孩子们的学习效果开始显著下降。实验校运用了其他的一些工具,包括回归传统的教学手段来保证教学效果。我在国内也观注着美国一些教学底层的进展。

感谢这次好未来与芥末堆的美国之行,感谢文怡、九妹、荔闽、一帆。这次出来混,本意是打个市场前站刺探军情,但却收获多多。

(以下终于开始本文重点了)

GradeScope是第一个我见到的底层项目,这家公司做的是一个作业系统Homework。早餐时,我与荔闽聊到我们想要一个强大的作业系统,纯粹的在线的作业系统,荔闽便向我推荐了这家公司。随后上午听多家企业路演时,其中便有这家公司。后来我在ASU GSV的大会上也见到了其他几个做作业系统公司,也都很不错,不过,我还是认为GradeScope更好一些。在会议上,与GradeScope公司的CTO聊了很长时间,吃惊地发现自己原来可以听懂咖哩味英语了,更吃惊的是我的陈醋英语他居然也听得不要不要的。GradeScope是个优秀的公司。产品上,如果还有一些我感觉不足的,就是产品缺乏情感的元素。作业的本质是一种沟通,沟通自然首要是情感的沟通。不过这没什么,反正其他作业系统也没有实现这一点,也许我们一起可以实现。他最后问我到中国找什么公司合作,我说只找我们一家就足够了。

QuizLet则是我在国内便关注的项目。这家公司的产品很简单,用Flash card做自学与自测,Seft-Practice 与Assessment.,这种简单的小东西在学习上却很有效。他们最近发布了一个叫Quizlet Live的东西,则进入到了Society & Teamwork的环节。下午5点荔闽给我约好见他们的商务负责人,结果2点时我便在一场Road Show上碰了他们的CTO,Andrew。他马上有一个Panel,只与Andrew扯了十分钟淡。(美国为什么这多叫Andrew的?)QuizLet的老师数量在美国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了,能够感受到他非常的自信与得意。5点钟与他们的商务负责人Thomson则聊了个够。他居然在中国做过两年英语老师,中文说的比我都好。他问我Quizlets能够进中国吗?我很诚实地回答:“很难,中国老师与美国老师不一样的,中国不存在TeachersPayTeachers这种产品的土壤。”。Thomason的表情告诉我,他自己其实也知道这一点。“这个团队在产品、商务、技术上很均衡。”,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ASUGSV会议的组织效率是一流的。你可以在APP上看到所有的schedule,按你所好地安排自己schedule。这种会议何尝不是一种教育业态呢?我站在接待大厅里,迷惘地想,也许可以用我们的在线教室把这种会议搬到网络上。缺乏生蚝与圣迭亚哥的落日的助阵,在线的ASUGSV大会是另外的一种什么形态呢?是不是可以开以开发一个专用于全球各行业会议的信息平台呢?

专注!专注!专注!重要事情说三遍!

更多的时间,自己坐在项目路演的大厅里,大大小小的项目听了有二十多个。很多的创业项目在其他的底层上开拓着。这真是一种享受。非常想与自己一起创业的伙伴们分享。我深深为憾自己准备不足且英语不好,所可努力的便是脸皮厚些提醋便上。

在二楼的展区,与培生并列的有一个公司Frontline Education,他们说他们有7500所学校社区在使用他们的SAAS产品,留存率97%。美国人吹起牛来,也不比中国人差。我想与他们套套近乎问问真相,结果看门面的老头一直在开电话会议,未遂。看他们的介绍,很有钱的样子,最近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我查了一下他们的资料,发现他们苦了很多年,去年有一大笔钱进入了。他们做的也是重要的底层,也许他们想做底层集大成者了。

不过,我更想找的是另外一家公司Hotchalk.com。这公司向美国的大学提供在线的学位教学系统。公司由一群教育行业的老枪开创,来势汹汹,他们一句Slogan是“Powering Online Education”。这可真是拾人牙慧,毫无创意。不知道这家公司的系统是否做完整了Plan-A?但是听说他们融了不少的钱,Mcgraw-Hill是他们的投资人之一。会场上到处可看到他们的广告。可惜的是我看错了时间,没有赶上他们的专场。

在这一届的会议上,无论是比尔盖茨的演讲,还是Startup项目,你听到的最多的词是Personalized。 Personalized则需要两样东西,一样是人的服务,一样是人的数据。显然比尔盖们更关注的是人的数据。数据从何而来?自然是从上面的各种底层而来。问题就来了:

这些底层公司会把数据交给其他公司吗?

教育行业会出现类似于IronNet的模式吗?

我们做的在线教室,也是底层一部分,是最核心的底层之一。第一版本是功能驱动,下一版本的定位是数据驱动,一个用学术数据与行为数据驱动的智能在线教室。(行为数据是个什么鬼?就是一个只有在我们的在线教室中才会存在的数据)。我回想起第二位朋友的话。他说的很对。Plan-A只有硅谷可以完成。这不是一个公司的事情,而是一群公司的事情。我也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演变。各种底层都在迅猛地发展中,五年之内整个在线教学的底层会完整的,也许会聚合在一起的讨论数据整合的,那个时候会是怎样的形势?

微软说:你们做的这些我们都有。

Google说:你们做的这些我们都会开源。

苹果说:都会运行在iPhone与iPad上。

创业者说:呵呵。

傍晚六点,夕阳洒着金色的余晖,映落在圣地亚哥蔚监的海面上。 透过眼前的薄雾,海鸥正在准备,准备展翼飞翔!

本文来自投稿,作者栗子老师,不代表芥末堆观点。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创业者说】倒计时!底层汹涌下的数据大潮还有多远?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