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线上早教+线下幼儿园所——上门早教产品小海豚的转型路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线上早教+线下幼儿园所——上门早教产品小海豚的转型路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摘要:创业成功者,各有各的成功,而创业失败的人,都差不多。

pexels-photo-55617-large.jpeg

图片来源:Pexels

芥末堆东瓜4月25日报道

2014年,当高扬带领团队搭建完河狸家的整个线上平台后,他一定不曾想到,此时风头正劲的他,在1年后就将遇到创业路途上的一道深坎,而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了早教O2O产品小海豚的创始人,并竭力弯道刹车,不惜投入自己的资金也要带着团队冲出困境。

转折:我们都知道光靠早教O2O做不下去了

2015年10月,樱桃老师CEO邵华强找到高扬,希望能让小海豚接收樱桃老师,而他本人准备撤出市场。11月,早教O2O产品樱桃老师宣布与同为上门早教产品的小海豚合并,事件过后,邵华强加入了旅行公司酷旅网。据高扬透露,实际上,那次合并更确切地说应当是小海豚并购了樱桃老师,但因为早教O2O已经没有太多前景,邵华强在将樱桃老师交付于小海豚时甚至还给小海豚交付了一定费用。

因为樱桃老师当时还有150多节早教课没有上,并入平台后,我们要为他们服务。这笔钱得他们自己出”高扬解释道。随后,樱桃老师的品牌保留,还留下的团队并入小海豚,早教O2O仍在运维。当月,小海豚的课程量也达到最高峰,他们将为300多个家庭上1000多堂早教课,这是平台首次课程量破千。

“但那时候我们都知道,光靠早教O2O做不下去了。”高扬回忆道。回归产品逻辑,高扬反复强调O2O平台的“效率”与“成本”问题。他认为,O2O本来就很难行得通,只是滴滴打车与美团正好碰上了标准化的赛道才奏效了。

“在早教这个领域,一个老师外出上课一次可能就浪费3小时,效率太低。家长需要相同的老师来上课,对应的老师就被订死了,效率又降低。”

“既然知道前路渺渺,你为何还接收樱桃老师,不在当时撤退呢?”我反问道。

高扬沉默了一会,动情地说道:睡不着觉是很正常的,但是创业还是得有些信仰。他坦言,之后也有自己拿出积蓄继续维持公司运营的瓶颈时刻。他认为,在创业的时候商业逻辑往往很难在一开始想清楚,还是得不断去试,去转型。“那些最后成功的创业者,往往都是没有放弃的人,他们也是需要调整路线的。”高扬扬起了头,笃定地说。

时至今日,高扬依旧认为一对一的场景更适合早教,因为儿童早期发育情况差距大,有的视力发育不好,有的可能是肢体,在市面上传统的亲子早教班中,老师很难照顾到每个孩子的情况,也不是每个早教课程都适合每个孩子。“一开始我的想法是没错的,只是不适合做O2O。”高扬说。

缘起:河狸家带来的想法 

2015年初,高扬从河狸家离职。此前,他曾带领团队从0开始搭建河狸家整个技术平台,出走后,他看到了“孩子”这片市场。

“我没有孩子,但是觉得政策利好,开放二胎了,早教市场有机会。”高扬笑道。或许是受河狸家上门美甲的影响,高扬创建了早教上门O2O产品小海豚。而小海豚也与此前报道的音乐教育O2O品牌为艺类似,并不只有平台概念,当时小海豚所有的早教老师都为全职教师。“因为家庭希望早教老师是固定的,如果招兼职老师太难控制了。”高扬解释道。“我们有强大的教研团队,内容也是完全原创的。”回想起原来,高扬十分自信。

2015年3月,小海豚拿到了星空琴行的200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在芥末堆此前对于星空琴行CEO周楷程的采访中,周楷程表示他们对小海豚投资后,小海豚也能为他们带去客源。“毕竟早教后就可以接音乐教育,从页面上的转化来看,我们也确实为他们带去了客源。”高扬补充道。

辗转半年后,虽然产品越跑越好,但高扬渐渐发现逻辑行不通,效率与成本控制不了,平台无法造血。

首先,不同于河狸家的美甲O2O,早教这块市场更需要培育。在大众的印象里,还未形成为早教付费的习惯,因此,小海豚一面做本职业务时,对市场培育的成本,即与用户沟通的成本就很大。“一开始我们也补贴,促销,很多人来购买,但后来课单价一提高,顾客就开始犹豫了。我觉得做补贴这种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在教育起码是早教这种领域基本无效。”高扬直言。

其次,也因为市场需要培育,早教O2O无法高效复制,严格受地理条件限制,具体来说,起码在很长一段时间,或许都只在一线城市有市场,在二三线城市,早教市场与早教师资都很难找到,更别提难度更大的培育市场工作。

除此外,关于O2O在教育领域的效率与成本关系也成为老生常谈的话题。老师身在一线,身兼销售与教学数职,外加家庭希望固定早教老师,一个老师的获客水平有限,服务时间长,平台的流水效率瞬间下降。

因此,业务无法扩大,也无法有效实现造血功能,就在邵华强找到高扬的同一时间,高扬开始筹备小海豚品牌幼儿园。

转型:重新探索早教,创立品牌幼儿园

小海豚幼儿园_meitu_1.jpg

“早教不是刚需,但幼儿园是,这项传统的业务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我把它纳入进来,可以作为小海豚早教的延伸,也能成为目前小海豚的造血功能。”

打定主意后,高扬找到了曾担任过园长的秦燕作为合伙人,在回龙观附近开设了第一家小海豚品牌幼儿园,取名小海豚国际儿童成长中心。今年3月,幼儿园完成了第一次招生,目前共有45名孩子在其中上课。而在周末,幼儿园则成为闲置空间,可以租给艺术教育机构,同时供给小海豚早教班作为早教中心。“很快的,我们现在也在筹备第二家,准备做连锁园。”谈起未来的计划,高扬激动地说。

除此外,早教的方向也依旧没有被高扬放下。高扬揣摩早教场景后发现,其实早教教的还是父母,那么早教或许能针对父母直接进行。高扬透露,此后他们的原创早教课程将放在线上展现,线下也将配合线上出售课程包。除此外,他们也将上线测评系统,可以让父母在线上进行测评后有针对性地选择购买课程包在家进行早教。而此前小海豚的早教O2O的业务将逐渐变轻,主要服务于孩子情况较特殊的家庭用户。

“当线上形成一定量级时,我们的早教业务就能为幼儿园带量了。”高扬憧憬道。

后记:2015年的一场资本寒冬,让不少O2O产品走上转型之路。其中包括家教O2O跟谁学,疯狂老师,以及艺术教育O2O为艺。跟谁学与疯狂老师如今都开拓了业务,开始服务于B端用户。而此前报道的为艺则选择重回线下,展开了更重的音乐教育,而原先的艺术教育O2O业务则被慢慢轻化,且不再涉及交易环节,这一点与小海豚颇为相似。从商业逻辑上来说,对于为艺而言,或许将把更多资源放在与国际学校谈合作与教研上,毕竟对他们来说业务已经重回线下,而在这一块早已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但对于小海豚而言,他们将走的仍是一条未知之路,幼儿园能否造血充足,线上流量如何高效转化为线下用户将是他们面临的又一道难题,毕竟用户在网上获取知识不需要成本,但真正选择一家幼儿园需要考虑地理、价格等很多因素,单单通过线上流量不好控制。

目前小海豚团队拥有30余名员工,仍为300多个家庭提供早教服务,也正在筹备再建三所品牌幼儿园。如果在看文章的你对早教感兴趣,或者对小海豚感兴趣,欢迎联络邮箱xining.chen@jmdedu.com 。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线上早教+线下幼儿园所——上门早教产品小海豚的转型路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26 9867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