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走进全球20000所学校,野心勃勃的Makeblock把剑指向乐高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走进全球20000所学校,野心勃勃的Makeblock把剑指向乐高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摘要:要开战了,但终归是好事。

pexels-photo-large (2).jpg

(配图来源:Pexels)

芥末堆东瓜 2016年6月30日深圳报道

“我们认为乐高是这个领域里一家优秀的公司,但在往上走的开源性,专业性上,我们是强过他们的。”

Makeblock是一家曾服务于创客市场、以硬件起家的科技公司。也就在这场发布会上,Makeblock一口气发布了他们进攻教育的硬件、软件、内容以及渠道的四个杀手锏,并宣布瞄准的是全球教育市场、成为中国STEAM教育第一品牌的目标,火药味很浓,野心着实不小。

Makeblock的四项准备

在王建军的逻辑中,他们将从硬件、软件、内容、渠道这四个方面具体进攻素质教育领域。

从硬件上来说,由于此前Makeblock是从硬件起家,为创客们提供开源的硬件平台,所以在硬件上已经拥有了一个较完整的开源硬件平台,通俗一点来说,学生们可以通过Makeblock提供的配件,组装出属于自己的个性化的作品。

电子鼓.jpg

(创客使用Makeblock硬件设计的电子鼓)

3D.jpg

(基于Makeblock硬件设计出的3D打印机)

娃娃机.jpg

(夹娃娃机)

当然,从这一层面来说,要做到这一步还有一定的技术门槛,而针对对拼装硬件、编程等技能零基础的学生,Makeblock也推出过多款编程机器人,如此前芥末堆曾做过测评的mbot,以及大众消费级图形化编程机器人双子星。这些机器人本身已成套件,学生看过使用说明书就能简单拼装,在APP上对机器人进行编程,增加其功能与指令。

光有硬件,机器依旧是死的。在此基础上,Makeblock优化了几款通用的软件,如可视化图像编程软件scratch被二次开发为mblock,据王建军介绍,他们修复了scratch近一百个bug并让其变得更兼容其他产品,类似的思路,他们也针对APP inventer,以及接入微软的人脸识别技术等做了改进。王建军介绍道:“我们不会生产技术,但是在软件这一块,我们将努力做好资源整合,让创客使用得更顺手,而不是让技术与知识把创客圈为孤岛。”

除此外,Makeblock也上线了在线分享学习平台M部落,在这一平台,使用Makeblock的创客,潜在创客和小白们都将能共享作品,进一步进行交流。

在内容方面,目前Makeblock正在与Artybright共同研发针对B端的课程套件,其中将包括教师手册,搭建手册,学生使用手册等很多方面。与此同时,他们也在与教育部的教学研究小组合作出版著作创客类书籍。而在在线端,Makeblock也在录制自己的视频课程。此外,王建军也表示,他理解机器人拼装只是STEAM课程中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Makeblock也将陆续与更多优质的第三方合作,研发其他的课程,比如更侧重人文艺术方向的课程,在课程内容上,也不一定局限于Makeblock的硬件套件。

1655173907.jpg

(Makeblock内容建设)

而在渠道方面,针对国内的C端,王建军宣布了今年准备开设40—50家线下体验店的计划,但他也透露,这其中大部分的店面将由他们的合作伙伴—代理商来开设运维,目前,在深圳的蛇口已经开设第一家体验店。

1655173910.jpg

(线下体验店)

针对国内的B端,公立校方面,王建军则表示,他们将不会进行直销,甚至不会自行与学校有过多的接触,他们将这一市场全权委托给了经销商,让合作的经销商使用自己的渠道推广,Makeblock将打磨课程套件,创客空间解决方案等产品提供给他们。

针对国际市场,由于Makeblock此前就是从这一市场起家,目前他们将继续依赖各国当地代理商的力量,与当地政府,各类机构接触,售卖产品。据王建军透露,他们在2016年主要依靠国际市场所完成的销售额已超过1.2个亿,进入全球2万所学校,140个国家。

剑指乐高,Makeblock想对接专业市场

王建军也毫不讳言地表示,自己希望与乐高形成互补,并点出了Makeblock的优势。他认为,乐高的主要着眼点仍在于儿童市场,大众更多以玩具的角度去看乐高,虽然乐高也推出过基于scratch编程的塑料制拼装机器人,但接口与传感器种类极为有限,拥有的想象空间不大。而Makeblock由于此前本身就服务于更高阶的创客群体,所以硬件级别更为专业,开源,想象空间更大。

此外,他认为Makeblock之后的硬件平台与共享平台M部落等,将更利于创客教育的发展,拥有乐高所不具备的开放性。“Makeblock希望能从专业性的角度与乐高实现互补。”王建军说。

国内基于硬件的创客教育市场将进入战国时代

目前,基于硬件的做创客教育的公司已经渐渐增多,未来与Makeblock发展路径相似的公司也在慢慢增多,这类的企业发展路径多为:服务创客市场——做创客教育——步入大众消费市场。其背后的商业逻辑则是:以硬件起家,部分企业起初主要服务于创客的高端专业市场,随后扩大受众面,从教育领域切入,以教育为媒,培育市场,帮助大众了解创客理念,通过教育领域把市场做得更大后(市场培育完善,沟通成本降低),发布大众消费级智能硬件,让自身从小众机构变成大众化机构。

基于此,芥末堆曾报道过的DFrobot与Makeblock此前的发展路径高度重合(都以硬件起家,起初服务于创客市场,都拥有自己的线上社区以及开源硬件平台),待市场培育完全后将形成直接竞争关系,而以硬件和STEAM类课程为特色的METAS也将与Makeblock的发展路径重合,形成竞争关系。

国际方面,也是在今年,据创客领域的从业者透露,目前乐高已经在渐渐收回中国经销商的代理等权限,将自行进入中国市场。在今年的SXSW大会上,芥末堆曾报道过的索尼也推出了他们打造的首款教育机器人——Koov,他们强调区别于乐高的点也与Makeblock类似,即拥有更多接口与想象空间,将变得更开放。

战国的烽烟,或许在不久后打响,然而与真正的战场不同的是,市场竞争带动创客教育无论是硬件上还是课程设计上的迭代与发展,对那些原来只把机器人当玩具的孩子来说,一定是好的。

芥末堆注:如需联系该作者/创业者,欢迎发送需求到service@jmdedu.com,芥末堆帮你牵线搭桥。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走进全球20000所学校,野心勃勃的Makeblock把剑指向乐高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