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传道授业解惑?不,现在的师生关系是这样的

作者:宁宁 怡彭 阿槑 发布时间:

传道授业解惑?不,现在的师生关系是这样的

作者:宁宁 怡彭 阿槑 发布时间:

摘要:教师节快乐

20150403114537401_meitu_1.jpg

图片来源:火影

芥末堆 阿槑 怡彭 宁宁 9月9日报道

“从家长手中接过信封,你会觉得跟学生之间变成了金钱关系,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以前在学校可不用管这些。”李进(化名)曾在公立校担任教职,而后转变为一名独立老师,然而最终却由于这个原因,他告别了老师这一职业,进入一家教育公司做市场。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这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对老师的定义。然而,如今随着课堂模式的改革、教学工具的进步、教学形式的变化等,师生之间的关系在悄然之间发生着改变。如今的老师们虽然有着相同的身份,但在公立校、培训机构、独立老师等不同场景下教与学也形成了不一样的关系。

选课走班之后,和学生更亲近?

黄晓鸣是十一学校的初二英语老师。在全面实行分层教学和选课走班后,他的课堂变成了小班制授课,课堂内容也与传统课堂有很大不同。课堂上,他会设置各种情景,让学生练习口语。

在练习的过程中,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老师之间频繁互动。传统课堂枯燥的单向讲解转变为活跃的多向互动。课堂模式转变后,学生练习口语的机会多了,与老师的互动也增多,这让黄晓鸣看到学生更愿意积极思考了。

课堂形式的转变,也让学生与学生、学生与老师之间的关系也更为亲近。

还有一个更大的转变是,教学思维的变化。黄晓鸣说,新的课堂模式下,老师更关注学生一些素养的培养,以及思维能力的训练,不再单纯地只让学生学知识。

当老师转变思维,选择了一种更适合学生的个性化教学方式后,得到的也是学生更为积极的反馈和互动。黄晓鸣所说的和学生“一直比较亲近”的秘诀也在于此。

同为语言学科的孙玉红也有类似的感受。孙玉红是新疆克拉玛依第一中学的语文老师。2013年开始,克拉玛依第一中学与十一学校合作办学,逐步移植十一学校的课程架构。

在此前接受芥末堆的采访中,她介绍,语文课程变为了三节基础课加两节选修课,课堂模式以自主研修为主。课堂模式转变后,学生变得越来越爱看书,看完不停找她交流,这也逼促她抓紧一切时间看书,“不然跟不上他们的速度”。学生与老师的关系更像互相切磋的朋友。

克拉玛依第一中学的另一位老师赵凤芳的感受更为直接。当学校实行选课走班和分层教学三年后,她每天都会收到不认识的学生对她的问好,无论是走在学部里,还是过道上、电梯口。这让她很惊喜。

然而,也有一些老师有些小烦恼,十一学校的数学老师贾祥雪便是其中之一。选课走班后,他找学生变得有点难了。学生通常上完贾祥雪的数学课就急着找下一个教室。课间,他几乎不可能找到学生。

“虽然下午的辅导时间有很多学生找我答疑,但是辅导时间太短,有些学生就排不上。”贾祥雪说,这样,他就更没时间去找想找的学生,把每个学生都见一面,最后只能是“谁主动谁就能多找老师沟通。”

不过,这些并不妨碍他和学生建立融洽的关系。不少已经高中毕业的学生,在教师节的时候还来找他一起吃饭,聊聊大学的困惑。

“已经毕业的感觉越来越像朋友了。”贾祥雪说,这些毕业后的学生与他再交流,没有了那种怯怯的拘谨,相互之间更像朋友,聊的话题也涉及大学选什么专业,要不要出国,要不要读研究生。

还在校的学生在教师节的时候会给贾祥雪写小贺卡,送书签一样的小礼物。学生的表达方式不是他最看重的,他觉得教师节的难得之处在于给了孩子一个表达感情的契机。在贾祥雪看来,这对不擅表达情感的中国孩子来说,意义更为重要。

即便表达方式简单,黄晓鸣说,这些年的教师节,他还是感受到了学生满满的真挚。这一天最让他觉得不一样的是,“我感觉我这一天是最光荣的。”

技术不只带来效率提升,还有课堂交互新模式

除了教改政策下的选课走班,教育信息化也是近年来公立学校的热点。互联网公司的产品已逐渐进入中小学的课堂,在提高上课效率的同时,这些产品也在悄悄改变着课堂上的师生交互模式。

每周,北师大朝阳附中都会为初中学生安排“盒子鱼”英语课,而在规定教材的教学中,也会部分采取盒子鱼App的内容用以拓展。

在课堂上,学生不再只是念课文、抄笔记,而是对着系统提供的音视频材料进行学习,抽象的知识点变得更为具体,学生在课堂上的“发挥空间”也随之大了许多。

“之前让学生读课文的时候,很多都有些懒洋洋的,不愿意动。”该校老师郭艳老师说,“现在,不论是搞一个小比赛,还是做跟读模仿,学生的反应都积极得多。”她告诉芥末堆,以讲授为主的传统课堂,的确已经不再受学生的欢迎,效率不高。关注学生的想法和反应,以问题激发学生的思考,会让学生感受到学习有深度,更容易吸收。技术的进步迎合了这一需求,也让课堂上的师生交流更加良性。

“他们表现得更加开心、活跃,至少比之前单纯地听课记笔记要好得多。”郭艳说。

重庆八中的钟洁老师也给出了类似的答案。手持iPad走进教室的老师,让学生感到时尚,课堂上的沟通也更加顺畅。回忆点学生回答问题的场景,钟老师印象非常深刻:“被点到的学生,就好象是中了大奖一样兴奋。”

课堂,是教师与学生产生交互最密集的场所,却在大部分时候呈现一种单项输出、“死气沉沉”的状态。课上交流的顺畅,也在客观上促进了更加亲密的师生关系。但在芥末堆对老师的访谈中可以感到,最让他们开心的不是教师节的一束花、一封信,而是课上回答问题时一句地道的英语表达,和成绩的顺畅。

在虚拟的世界里,交流反而更真实

“很多家长并不会把你当老师看,只是个提分工具罢了。”别人眼里的刘杰是网红老师,然而他却自称是补习班老师,很少会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老师。

跟此前在面授机构不同,刘杰跟现在的学生大多是网友关系。然而,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他与学生的交流反而更加真实,师生之间的关系也更加平等了。学生们爱在直播屏幕上刷“666、2333、刘杰最帅”等,而他也享受这个过程,“不上直播课的时候甚至感到寂寞”。 而在机构做老师,师生之间的关系尊重大于亲密。

刘杰.jpeg

但是在网络直播中,由于是单向传输,老师看不到学生的表情,只能看到弹幕,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沟通障碍。“听懂的打1,没听懂的打2”,这是刘杰在直播课上跟学生常用的沟通方式。当学生听懂了,做题做对了的时候,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刻,也是在这个时刻他觉得自己不只是补习班老师,而是一个真正的教师。

在面授机构做老师,每年最多服务数百个学生,而在线上,影响上万甚至几十万学生都有可能,做老师的成就感也更强。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工作量也同步加大,每天做完直播在微信和QQ答疑也是日常工作。“每年高三毕业,每个人有了自己的生活,老师的影响力越来越小,难免还是有些失落。”

关于即将到来的教师节,刘杰坦言,一般学生都会送教师节礼物,“肯定是虚拟的,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不能泄漏地址。”他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传道授业解惑?不,现在的师生关系是这样的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