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毅然转型线上,海风教育的杀手锏是“乐高式”教学系统

作者:吉吉 发布时间:

毅然转型线上,海风教育的杀手锏是“乐高式”教学系统

作者:吉吉 发布时间:

摘要: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屏幕快照 2016-10-11 上午1.54.55.jpg

芥末堆 吉吉 10月10日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把这句网络热门用语送给郑文丞和他的海风教育,我想是再合适不过了。

2011年本科毕业后,郑文丞正式创立了海风教育,做线下自主招生培训。2014年,毕业仅三年的他已将公司做到了千万营收。然而,面对40%多的净利润率他却毅然决然选择转型。

那年年底,海风教育彻底砍掉了所有线下业务,全面转型线上,并拓宽品类,做起了在线一对一自主招生培训和K12阶段的课外辅导。

“刚创业的时候,我们只是一条小船,想发展起来,得先选择一条比较小的河流起航,后来船大了,我们必须把船开到更大的水域当中。”郑文丞如是说。

从自主招生起家,毕业三年的他将海风做到千万营收

大四那年,当身边的同学都在忙着考研、出国、找工作时,刚从美国加州交换回国的郑文丞却做出了一个十分“非主流”的决定——创业,这在当时的复旦数学系,或许是件从未有过的事。

然而面对这个“非主流”的决定,郑文丞却显得十分坚定。在美国的那段时间,接触了硅谷众多创业者的他早已耳濡目染受到了启蒙。而在美国30天背包旅行的经历,也更让他坚信,“非主流”的方式或许能遇到更美好的风景。

于是大四整一年,郑文丞一边上学,一边做起了自主招生考试培训的项目,针对清华、北大、复旦、交大等学校,在线下开班做自主招生笔试和面试的辅导培训。

对于最初为何选择自主招生培训这一“航道”,郑文丞坦言:“我们对自己的能力有清楚的认知,因为都是大学生,所以要选一个自己足够熟悉的领域,而且这个领域要足够小,才能使我们在足够短的时间内将品牌树立起来。”

芥末堆了解到,自主招生考试本身信息不对称程度就较高,很多学生、家长甚至老师对这一模式并不了解,而包括郑文丞在内的海风教育初创团队里的多名成员,都曾有过参加自主招生考试并被名校录取的经历,对自主招生考试较为了解。这些原因也使得自主招生考试培训成了郑文丞他们创业之初最好的选择。

2011年,毕业后的郑文丞正式在上海成立了海风教育。截至2014年第二季度,海风教育已在上海开设了三个线下教学点,年营收上千万元,净利润率40%。

毅然转型,他说:不然只能做一个小作坊式的项目

从2010年成立项目,到2011年创立公司,再到2014年营收过千万,这样的成绩对一个刚毕业三年的大学生来说,可以说是十分难得。然而郑文丞却并没有因此感到满足,那时的他不停地在思考着一件事情。

“我们感受到了它的可复制性,而且它的业务内容本身以及可扩张性都有天花板的限制,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即使做下去也只可能是小作坊式的东西,没有办法进一步扩大,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有没有可以转型的方向。”郑文丞如是说。而在思考过后,在线一对一,成了海风团队最终看好的方向。

2014年第二季度,海风教育的转型拉开了序幕。

从那时起,海风教育在原有的自主招生培训业务的基础上,将课外学科辅导也纳入到业务之中。由于海风原有的用户主要集中在高中,所以他们先针对这一人群做业务拓展,进行高中生一对一课外辅导。而在把原有的自主招生培训教学点开放为一对一学科辅导教学点的同时,海风教育也开始招收线上一对一学科辅导的学员。

郑文丞至今仍清晰地记得,2014年7月,他们招收了第一个在线一对一的学员,而此后线上课程的招生结果,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他告诉芥末堆,此前他们预计可能会有20%-30%的学员选择线上,然后事实上,在7月和8月两个月,有70%-80%的学员选在了在线一对一。“这应该和我们在招生时倾向推荐线上以及线上和线下的价格差了三倍以上有关。”他分析道。

初步尝试的结果,也让郑文丞在2014年下半年,下定了彻底转型的决心。从2014年第四季度开始,海风将线下的教学点一个一个关闭,并且将在线一对一辅导针对的用户人群,从高中延生到了整个K12阶段。

虽然海风教育的转型并未经历尚德那般向死而生的轰轰烈烈,但是,在转型这样事上,郑文丞依然拿出了破釜沉舟的勇气。

他说:“我们可以预见转型可能遇到的问题,而遇到问题时,团队的第一想法肯定是,我们原来那个不是挺好的,要不我们线上线下同时做吧。但在你百分之百去做线上都很难保证你完全做好的情况下,还要放一部分心思做线下,这种心态是不可取的,所以要彻底割舍线下。”

郑文丞坦言,当如今回头去再去看,他觉得当初的转型十分必要,“我们很难想像,这两年的时间,我们原有的模式能做到一个什么规模。”

芥末堆了解到,转型之后,海风教育的全职员工以由之前的10人增加到了现在的300多人,2015年营收2500多万人民币,学员总数将近10000人。

发力教研与技术,用“乐高”模式传道授业

2014年第四季度,下定决心彻底转型后的海风,开始在教研和技术上下“苦功夫”,在把教研放在核心位置去打造的同时,自主研发教学平台。在郑文丞看来,教研和技术也成了如今海风教育所搭建起来的壁垒。

在教研上,海风花费了10万工时,搭建起了一个标准化的知识切片素材库,老师可以根据学生的不同需求,在素材库里选取知识切片组成教案。

通俗地说,这一模式有点类似于乐高积木,素材库就相当于一套完整的乐高积木,每一个知识切片就类似于小的乐高积木,老师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从中选出一些积木,拼凑出自己想要的形状。

郑文丞告诉芥末堆,他们会严格要求老师按照他们的教研材料去做教学,同时按照规定的教学流程做,“这可以扩大可胜任人群的规模,使得有更多人能成为这个平台上的老师,而且按照标准化的知识切片去上课,至少能保证课程的质量。”他透露,目前海风的素材库中以积累了10万多个小的标准知识切片点,而一份讲义需要用的的切片点可能只有二三十个。

在做重教研的同时,海风也加大了在技术领域的投入。2015年7月,海风第一版自主研发的教学系统正式上线,这一教学系统满足了老师和学生在在线课堂上的众多需求,增强了教学的交互体验。

屏幕快照 2016-10-11 上午1.55.18.jpg

海风教育的教学系统

除了在课堂上增强交互体验外,一堂课结束后,教学系统还可以将每堂课的教学过程及数据都记录下来,老师对学生的评价如何、正确率怎样、每道题目是怎么样做错的等等。

“这个过程可以方便家长和学生复盘,学生可以用来复习,家长可以用来监督,通过每一堂课视频、课堂笔记、分析、老师的评价等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以及海风的教学效果。”郑文丞说,此外,万一未来出现师资的调换,新的老师通过之前的数据,能在较短的时间内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

当每堂课的教学过程和学生的学习行为轨迹被记录到数据库后,大数据的算法也可以支持后续教学的优化,比如,当学员打开错题本时,系统会自动将错题以及相似的题目推荐给学员。而在老师选题的过程中,有了大数据的支持,也能做到更加精准。

此外,海风将所有的教研材料以及教学数据都封装在自主研发的教学系统内,建立老师对教学平台的粘性。老师离职后,无法带走任何教学材料和数据。

“之前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去做教研和技术研发,想先打磨好自己的产品,而今年年中,我们觉得这一步已经完成了,可以开始在前端放量把业务规模做大了。”郑文丞表示,此前,之所以会选择沪江作为资方,也是希望通过沪江吸引流量资源。

谈及未来,郑文丞直白地说:“中小学课外辅导培训是一个超级大的市场,能够把这件事情彻彻底底做好,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毅然转型线上,海风教育的杀手锏是“乐高式”教学系统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