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GET2016】为什么我们要关心欧洲教育市场?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GET2016】为什么我们要关心欧洲教育市场?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摘要:在过去的2-3年,人们更多地将目光集中在美国,忽略了英国乃至欧洲的新兴教育科技。

WechatIMG1.jpeg

芥末堆  阿槑 11 月 12 日报道

此前在接受芥末堆采访时,英国知名的教育孵化器 Emerge Education 的创始人 Jan 不无遗憾地说,“在过去的2-3年,人们更多地将目光集中在美国,忽略了英国乃至欧洲的新兴教育科技。” 古老又传统的欧洲,在科技的影响下,会如何创新?在 GET 2016 教育科技大会的海外分论坛上,来自欧洲的教育从业者们分享了他们的思考和实践。

嘉宾(左起):

Jan Matern & Jan Reichelt (Emerge Education); Bernhard Niesner (Busuu); Jesse  Lozano (Pi-top); Toby Mather (Lingumi); 

以下整理自圆桌论坛分享实录:

Jan Matern:大家好,我是Jan Matern, Emerge  Education的创始人和CEO。在我这我们也有四位非常好的同行和我来到现场,在这里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欧洲教育技术的一些看法,也想和大家讨论一下前沿方面的一些趋势和问题。

首先介绍下 Jan Reichelt, 是我的合伙人,Toby Mather 是 Lingumi 的CEO,Bernhard Niesner 是Busuu 的联合创始人和CEO;Jesse  Lozano 是 Pi-top 的联合创始人和CEO。

为什么要关注欧洲教育市场?

Jan 和我一起创办了Emerge  Education,在中国和美国也有我们的分支机构运营。我们在过去的投资和创业记录是非常好的,同时我们也建立了很多的领先的孵化器和企业,创业加速器。我们知道,首先要了解市场才能把业务做好。我们有很多的技术来帮助我们追踪全球所有的教育技术公司。最开始的时候只追踪了一万九千个机构,但是之后我们数字成爆炸式增长,之后我们的业务扩张速度就没有那么大。我们对中国的市场非常的感兴趣,我们中国的投资者和法国的合伙人似乎非常有兴趣想要把欧洲的技术带给中国。我想给大家展示一些最成功的公司。

我们来看看教育本身,我们注重三个领域,首先是高质量的教育内容,特别是针对儿童的。能够帮助儿童提高他们的学习效率。第二有关技能训练,技能培训。除了这些之外,我们还关注面向学校的教育Saas服务,大概英国有20%的学校都使用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非常高性能和这些学校进行合作。

为什么你们要关心欧洲呢?我们在美国、欧洲曾做过调查,这些教育创业公司的CEO对中国是怎么样看的。81%的CEO说他们都非常想来中国投资。当他们问到,比起中国市场来他们的市场怎样,他们说在去年十个公司只有一个公司想来中国投资,而今年达到了3/10,同时,来自中国的收入在去年占到4%,而他们预计明年会占到17%。

屏幕快照 2016-11-15 上午11.08.56.jpg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令人惊讶的数字,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投资增长速率非常的大。我问他那么你来到中国最大的动力是什么呢,56%的人说他们主要想在中国做产品,22%的人说他们想在中国筹集投资,只有3%的人说,他们没有任何的原因,9%的人说他们受中国制造业的吸引。有时候他们会觉得有困难,41%的人说如果你是一个外国人的话,如果外来者进入中国市场就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在我们这个公司可以帮助你和中国的合作者搭建桥梁。当然我们也问他,为什么中国的顾客中国的投资者会投你的公司呢。大部分人都说在英国我们有最卓越的技术,最卓越的公司,而且我们的教育方面的专长也是非常强的,而且我们的新能力也非常的强,所以这就是中国人要投资我们公司的原因。

屏幕快照 2016-11-15 上午11.09.04.jpg

来自欧洲的教育从业者

Toby Mather :我的名字叫Toby Mather ,是Lingumi的CEO,它是一个学前教育,英语学习公司。我毕业于牛津大学,成为了一个英语老师,我的经历一直是老师,我所教的学生是6到7岁的儿童,我似乎就要按下一个魔法棒,让他们学会学习英语了。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我们的英语老师人数时不够的,但是对于学英语的需求却是非常大,而学英语最好的时候就是在你两三岁的时候婴幼儿时期。当时你是最天生的语言学习者,但是我们需要应用一些学习方法,不管是幼儿园还是老师还是家长,他们都要学习这些方法,训练自己。然后教他们的孩子,当你四五六岁的时候让他们就开始学习。我们就建立了这样一些电子课程,还有一些学术教学方法,让这些两三岁或者是四五岁的孩子加入进来,开始学习英语,我们会有非常有结构化的研究教育体系。我们通过游戏化的方式来教育孩子。

Jesse  Lozano:大家好,我是Jesse  Lozano我是Pi-top的CEO,是一个平板电脑,专注于电脑科技在课堂里的应用,使用起来非常方便,能够带来很好的学习效果。我们关注的是提供一些可支付性的技术,让所有的教师和家长都能够应用在自己的家庭或者是课堂上,帮助自己的孩子获得高质量的教育体验。这是我们的样板,基本上就是1000人民币。它的特殊点在哪呢,你打开它就能够获得内部的资源,它会弹出来一些页面,是各个模块,有一些软件能够帮助学习,掌握一些现实世界中的技能。同时我们有一些专门的项目来进行这种教育。

Berrhard  Niesner:大家好我是Berrhard  Niesner,我是Busuu的创始人,我们也是语言习得的一个公司,所以我们提供的是语言课程。你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和一些母语习得者进行语言训练。我们已经有八年的历史了,我们也参加过欧洲的教育科技大会,我们现在有500万的用户了,平均每一天我们的人数依然增长2500个用户。我们已经覆盖到了190个国家,这些年来我发现中国已经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了。每个人都知道中国语言市场是多么的庞大。中国现在有四亿人在学英语,这就意味着现在可能中国人说英语的人数要比这些英语母语国家说英语的人数要多了。几年以前我们就开始统计中国用户的数量,我看到这些数字就越来越感到惊讶了。过去两三年我们就增加了,中国就增加了400万个用户。现在我们希望能够获得中国的一些投资,同时也希望能够和一些中国的技术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因为近期我们开始了B2P的过程,我们的产品也和一些教育机构或者是企业、学术机构进行合作,所以我们非常期待和你们私下有交流。

Jan: 大家好我也叫Jan,也是Mendeley的创始人之一,Mendeley是2008年创立的,也是欧洲教育大会的重要成员。Mendeley是一个研究平台,大学和研究机构中的博士生、研究人员和科学家,可以再平台上共同合作。这些博士的学生或者是研究人员和科学家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整理自己的知识,进行一些科学实验或者是知识的分享,然求把这些信息或者是学术成果和大众进行平台的分享。我们已经筹集了1千万美元,2013年我们出售了部分的公司,筹集了1亿美元。我们和欧洲的一家上市公司有合作。

欧洲的技术和欧洲的出版业我们都有相应的接触,我知道在美国也现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欧洲也有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带发生,因为创新是每天都在与时俱进的。我们在2014年出售Mendeley的部分之后,我们就要想如何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生态系统来促进教育科技在欧洲的发展,我和Emerge Education这家公司在2013年合作了,正如刚才所说的,我们投资了40个初创企业,都是教育科技企业,可以说已经是欧洲最大的科技企业平台了,我们正在寻求进一步扩大我们的范围,增加投资,进一步建立欧洲整体的生态系统。

落后于硅谷的欧洲

Jan  Matern:好的,接下来我们开始讨论环节。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其实有点矛盾,我们现在看到美国有很多非常好的企业正在扩大规模,当然中国也有,是一些非常激励人的企业家做的杰出的事情!好像欧洲落后了。

Bernhard  Niesner:我确实相信欧洲是落后了。是有一些原因的,或许是企业家概念没有真正得到推广,所以我们要落后于硅谷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了。中国是有优势的,因为你们的市场很大,消费行为也很相似,但是在欧洲有不同的法规和应用,所以整个欧洲市场非常复杂。我们的风险投资也不是很有进取心,不太像一些美国的企业有进取心。当然也有文化的因素,但是我们是在努力了。

Jesse  Lozano:我觉得欧洲确实有这种情绪,我们确实需要提升我们的产品。我们要比美国和中国要做更多来提升我们的产品。我们觉得对于美国和中国风险投资信心更多,而且他们起步比较早。而在欧洲可能现实确实我们的市场不是很好,有一些创新的迹象了,我看到在我自己的公司客厅里,我们建立了一些很好的办公环境。我们都要在投资之前做非常慎重的考虑和研究。这确实意味着当你到了一个阶段,就是你已经筹集了改百万欧元的话你可能就需要谨慎了。你要投资于那些经过实验检验的产品。你需要有一些创新性的思维,来占领新的市场。因为要筹集新的投资额,走入新的市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觉得主要的限制因素就是对于欧洲来说,和中国相比整个的欧洲都是一个非常小的市场,对于教育科技产品来说市场非常小。我昨天见到了一些中国的企业家,他们是初企企业,就有一百万的用户了,但是欧洲要想有一百万的用户是非常大的成绩了可需要他们花费八九年的时间才能获得这么大的用户量。也正因此可能现在我们正经历的是,可能中国也有这个经验,随着你的企业发展的壮大,你的问题会发生变化。比如说支持数百万的用户是很复杂很困难,而你的焦点可能会从产品上转移到客户上,或者你的服务器上,或者其它的支撑性辅助性服务上,欧洲因为我们的起步非常小,只是从自家的后院开始创业的,你需要做正确的事情,需要从1000个用户开始做起,然后你考虑我是不是走入美国走入中国来扩大我们的规模,让其它的市场能够接受我们的产品。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欧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市场。

欧洲教育创业者的难题

Jan  Matern:你觉得初创企业是不是能够来到欧洲,更有创新性,带来更好的产品?远远超出平均的产品和质量呢,尽管可能说我们的投资有一定的难度?

Jesse  Lozano:我觉得可能在商业模式上来说的话,欧洲可能初创企业数量更少,我们有数万的用户,有的是在学校里有的是在家庭里,我们筹集了大概400万这样的额度吧。我们需要极大的提升我们的产品质量。在美国和中国就某种程度来说,人们是很愿意支持这样的一种企业。甚至它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型的时候,就支持他们,也正因为他们的支持你确实能够带来更好的创造性的产品,企业也能够走得更远,但是在欧洲对于没有成型的企业支持力度更小。有的时候他们后来发现自己的商业模式不奏效了,但是在欧洲因为你的市场已经很成熟了,有一些事情已经形成很多年了,很难改变。

Jan  Matern:你刚才谈到了绝大部分的用户都不是来自于英国,我们知道有很多都是来自美国,也可能来自德国,我们需要找到其它的一些市场,找到客户的客户?

Jesse  Lozano:确实在英国我们有非常多的高质量的人才,之前我们找的最大市场是美国,是亚太地区。我们非常高兴,在很多地方这些学科都是没有交叉的,对我们来说更难以做的是要去跨越各个国家不同之间的文化障碍,克服语言上的障碍。但是其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英国人很全新化,是一个国际人。因为我们英国接触到的是全世界的事物,我想要留在伦敦,而且英国的教育质量是非常高的,历史上一直都是这样。

Jan  Matern:我认为你提到了一点非常重要,我们来继续看一下,这些教育技术机构更难以找到资金,因此在欧洲的一些企业他们的估值要更低一点。你想一想如果你要筹集几十亿元的资金,这确实是是令人发疯的,对于投资者来说,欧洲的很多企业都是估值过低的,而且有趣的是,我想问你这个问题,你认为中国投资,中国在欧洲投资你认为这一点怎么样,而且市场不断的在往下滑,人们的收入也在下滑,所以人们往美国市场上去看到更多的机遇?

Jesse  Lozano:对我来说是这样的,而且总部在伦敦的一些企业中我们看到了一些情况。有时候这些公司的估值在英国可能稍微高一点,但是来自中国来自于美国的这些投资,比如说我们想要得到一些明智的投资,比如说在中国,如果你有中国非常好的追究投资者,来进行明智的投资,能够帮助我们之间不同的企业进行链接。能够渗透到欧洲的市场的话,对我来说这就是非常好的事情。而且对于这些欧洲公司他们如果能够进入中国市场也是非常好的实行,他们必须要了解地方市场。这是我在投资方面的想法,要了解中国市场,了解中国当地的情况,这是两方面都要看的。

Berrhard  Niesner:很多人在讨论中国的教育市场而且非常火热了,对于欧洲的市场的确如此。有很多其它国家的公司来到中国,有很多的美元基金想要申请建立国际性的公司,有很多的机构想要帮助美国机构进入到中国,也有帮助中国机构进入到国际市场。

Jesse  Lozano:但是他们在中国也有很多这样的估值非常高的公司,他们想要获得国际上的先进技术,他们也想要获得其它一些市场的分野,我觉得这个动态确实是存在的。中国的投资者,中国的企业想要在欧洲市场寻求机遇,他们想要,获得高质量的内容。对我来说,当然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有很多人说他们想要来到中国,来中国是不太可能的,他们想自己做自己的企业,但是

Jan  Matern:为什么不能呢?

Jesse  Lozano:我们碰到很多这样的障碍,语言的障碍,有很多的监管障碍。如果你有像我这样的软件公司的话,节省消费者的成宾这一点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比如说对于中国的父母,他们想要买我们公司的一个应用程序的话,确实会碰到一些障碍,有很多的公司他们有非常好的内容。我们有三千万的用户,为什么说我们不要决绝他们的要求呢,我们是可以和他们进行合作的,培养合作关系,所以我们想要在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Jan  Matern:你刚刚讨论过,中国想要在欧洲寻求发展,想要找到合作伙伴。他们不仅想要让欧洲的创业企业来到中国。

Jan Reichelt:我个人的经验就是我有这方面的经验了,当我们筹资的时候,我们在欧洲并没有看到中国的投资者进来,这种情况也发生了改变,我个人的经验也是这样的。欧洲和美国的投资者,我们甚至都不能够和中国的投资者交流,因为他们在我们的市场上并没有他们的身影。

进入中国市场,遇到了什么困难?

Jan  Matern:你觉得在中国做业务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Berrhard  Niesner:我并不知道中国的市场未来走向是怎样的,我们在中国做产品犯了很多的错误。有些人如果在中国的话,盗版的情况,抄袭的情况也是非常严重的。所以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些经历了,你必须要来到这里,虽然如此你还是要来到中国市场,了解中国市场。所以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规划,至少在这一周内我们遇到了很多的人,他们给我们很多的建议和忠告。我们也知道在中国,要学习中国人的交流方式,怎样使用微信。而且我们也雇佣了一些中国的经理,帮助我们很大的程度上帮助我们去叩开中国的大门,有很多地方让我们把产品进行了优化、迭代,让我们下载了很多东西,确实非常困难。必须在有你机构内有人了解中国,而且必须来中国经常看看中国的情况。

Jan  Matern:你在中国是否雇了人,或者是可以说中英双语的人才呢?

Berrhard  Niesner:确实,我们有中国的人才,他们在伦敦工作,他们也会经常来中国。

Jan  Matern:其它的另外一个困难就是让你的用户要了解你们中国的监管情况,即便是中国自己都不太了解中国的监管情况,而且中国的监管情况变得非常快,比如说SPflying,有很多的规则巴黎变得都非常快,所以中国的市场是非常具有活力非常动态的。有很多的其它国家的公司可以进来,确实是可以进来。

Jan  Matern:所以我想问你一下,你觉得中国做企业和在其它的国家做企业有什么样的优势?

Berrhard  Niesner:我认为最后我们也学到中国的客户,对其它国家的客户而言,相比其它的客户也不是那么不同。我非常的有兴趣,而且我已经对中国的客户进行了研究。而且我发现我们的中国学生学语言非常的勤奋,他们很多时候甚至同一个词组都要重复朗读很多遍。而且中国的人他并不害怕与外国人进行交流。我们所做的就是要去尽量的和这些客户进行接触。而且我们不用去担心那些监管的事情。就是如果他们能够每个月可以买部iphone的话肯定可以用得起你的学习产品的。

Jan  Matern:所以在中国建立起这样的一个流程是非常好的,我想问你一下,就是在中国建立起一个销售流程最困难的一点是什么?

Jesse  Lozano:首先在我们看来唯一创造外部市场的一个方式就是来到中国并且使用中国本身市场中存在的一些技术,我们非常的幸运。而且我们已经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觉得我们的合伙人给我们很多的帮助,我们一起来到了中国,而且我在2014年10月就住在中国,已经住了一年半了。

Jan  Matern:住在哪?

Jesse  Lozano:深圳。而且我的这个合伙人普通话说得越来越好了,我想说的是最艰难的部分在中国做业务最艰难的一部分,就是你必须要来中国住。如果你想要在这里做产品的话,你必须在中国有一个合伙人。而且能够去经营这个流程,不是其它的一些问题。如果你想要在一个国家做产品的话,如果你在这里没有你的身影的话,没有运营的话,比如说如果是中国想在美国做产品的话,你不可能去想要在美国,上美国人来完全帮助你做产品。我觉得这也使一样的,我觉得对你来说是同样适用的原理。

Jan  Matern:我知道你现在有四个员工了,现在你的公司相比以前规模涨了3、4倍。

Jesse  Lozano: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有很多的欧洲初创企业,因为他们都是做硬件的一方面就是要得到PCBA,另一方面在西欧要做PCBA,而且你要进行这种商业建模。如果在英国的话,可能要做的更好最开始你的价格并不一定具有竞争力,而且质量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中国这个地方个人是非常有禁区精神的,而且它的速度更可,好像一切都在指尖一样的容易。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是的,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地位的变动并不是很大,但是在生产第一个产品的时候,我们经历了一定的挫折,我们在中国发布了我们的第一个电脑产品。最难的是,老实来说,最难的事情就是你要整合把你的生活连根拔起来到中国来,其它相对来说会容易很多,中国市场对我们来说也是相对容易一些。

Jan  Matern:似乎中国的企业关注的是增长,在教育科技领域非常关注增长,可能是能够实现这一点的。而好像似乎他们不是特别关注产品本身,那对于你们,你们来中国的话,你们觉得当地的竞争者对于你的产品是什么感受,是不是你的产品在中国很容易规模化,或者很难规模化。你觉得他们对于你的产品来说是竞争者吗,还是中国竞争者他们关注的是完全和你们不同的领域呢?

Jesse  Lozano:我觉得英语学习市场在中国是非常强大的,P已经在中国建立起步了,我们也在做类似的事情。现在有许多中国的软件商店,他们都是能够教英语的,而且还有教孩子英语的,我昨天就看到了一个。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的例子,看起来很好,触感也很好,有数百万的用户,比我们要大很多。好像人们没有盲目的追求增长,对于语言学习来说是非常复杂的话题,学英语特别难。我觉得学中文也是非常难的,我只会说谢谢,其它的都不会说。所以当涉及到语言的时候,你就一定有系统性的教学方法,而且它是一个非常慢的过程。你一定要了解怎么建立你的产品,所以对我来说所有其它的产品我看到的中国的产品似乎都和我们不同,他们有的是有趣的游戏,有的是视频,有的是用英语说几句话,我们做的事是研究方法上的。让一个孩子从零说起,掌握基础的英语,他们能够和一些顶尖的语言研究者和学者交流,我们会建立自己的讨论小组,建立自己的讨论模型,你能够一步一步的掌握这些,但是我觉得中国人们不会做这样的一个企业的,你会很快的建立起一个东西,迅速的有数百万的用户,当然你不可能有反复修正的过程,当然我们的思路是不一样的。

Jan  Matern:因为肢体非常重要,关注语言学习,Berrhard你对Toby的观点怎么看?

Berrhard  Niesner:我们确实看到了有一些中国的企业像一些新星一样,我觉得他们非常有目标,而且非常有进取心,我们也很想猛攻进入中国地市场。所以你永远不要小看你的中国竞争者,你应该和他们合作这是你最好的选择了。51talk的增长是非常快的,它很快就上纳斯达克上市了,所以我们觉得当地的市场是非常好的机会。

充分证明了中国教育科技领域的潜力是非常大的,去年中国的教育投资总额超过了美国,所以我们能够看到中国确实发生了剧变。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GET2016】为什么我们要关心欧洲教育市场?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