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中国教育的大航海时代,到底来了吗?

作者:吉吉 发布时间:

中国教育的大航海时代,到底来了吗?

作者:吉吉 发布时间:

摘要:寻找教育的“ONE PIECE”

a9ec8a13632762d0fb6db0f9a0ec08fa513dc620.jpg

芥末堆 吉吉 11月28日

邢帅说:“有些技术在国内已被淘汰,但是在其他国家才陆续开始,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出海。”

欧蓬说:“海外我们还是蛮担心的,享受外延好处的人去海外一定会蛮失望的。”

邢帅又说:“欧蓬一定是在放烟雾弹。”

在半个多月前的 GET 2016 教育科技大会上,邢帅和欧蓬不约而同地分享了各自对“出海”的看法,然而这一次,他们俩的观点似乎相悖了。对于海外教育市场,邢帅表示十分看好,但是,欧蓬却坦言“对海外还是蛮担心的”。

中国教育企业“出海”,可以避开国内竞争红海,探索海外蓝海市场,然而,未知的环境所给予的压力与挑战自然不可避免,因此,邢帅的看好可以理解,欧蓬的担心却也不无道理。那么,面对这一现实情况,当全球化的趋势不断发展,当“出海”的浪潮迎面而来,国内的教育企业是否该“借势造船,扬帆起航”呢?

出海,时机已到?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在线英语培训都是今年教育行业最受关注的细分领域。

当“ ABC ”们在国内市场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却有一家“ ABC ”已悄悄把触角伸向了海外市场,今年,vipabc 的日本官网正式上线,他们已推出了面向日本用户的英语培训课程。

“vipabc 的一位负责人之前去日本感受了一下,当时他就说觉得日本的在线英语培训做得不是很好,再后来我们就听说 vipabc 去日本了。”对于 vipabc 进军日本市场的原因,一位业内人士给出了这样的猜测。

屏幕快照 2016-11-28 下午3.58.10.jpg

vipabc 日本官网

国内的市场已是一片红海,海外的市场却还有很大的空间,这样的机会,机智的中国教育企业自然不会错过。日本的在线英语培训市场只是蓝海中的冰山一角,那么对于教育企业而言,更大的机会在哪?想必东南亚一定会是答案之一。

11 月初,当“阿里联手泰国公司,欲在东南亚普及支付宝”的消息传来,压在邢帅胸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

今年3月起,邢帅教育开始试水东南亚的市场。试验过后,当地在线支付业务的不成熟,却给他们带来了很大困扰。所以阿里欲往东南亚普及支付宝的消息,对于急于开拓东南亚市场的邢帅而言,无疑是重大利好。

那么最初邢帅为何会将东南亚选为其“出海”的第一站呢?邢帅坦言:“在我们的用户中,有不少来自于东南亚地区的华人,这几年我们深切感受到了东南亚地区学员的学习需求,通过他们的调研,我们发现这一块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是现在还没有人去做。”

而邢帅之所以认定东南亚是“巨大的市场”,原因有一下几点:随着世界制造业逐步从中国往东亚和东南亚转移,这些地区的国家技能型人才存在缺口,有学习的需求;国家倡导一带一路,走出去也符合国家的政策;近年来越来越多华人去东南亚旅游,东南亚地区的人对一些与中国相关的技能存在需求;随着中国国力的日益强大,大家对中国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也希望学习更多与中国有关的东西。

事实上,不止是东南亚,将邢帅所说的这些条件,放在印度、南美等其他国家和地区,至少也能成立个百分之七八十。

从互联网的角度讲,正如《2016中国app出海报告》中所提到的,上有“一带一路”等顶层政策引导的“天时”,中有全球智能手机爆发带来的的“地利”,下有巴西、印度、东南亚互联网人口红利正在爆发带来的“人和”,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已经迎来最合适的时机。此外,在线支付条件的成熟、国内外市场发展的差异,也为中国互联网出海提供了机会。

而从教育的角度来看,除了互联网出海所具有的红利外,还上有国力被认可的“天时”,中有产业转移和产业兴起带来的“地利”,下有旅游业发展带来的“人和”。

这些“天时”、“地利”、“任何”,均为如今中国教育机构出海创造了好的条件与机会。

迈不过去的“槛”?

每一次谈起宝宝巴士的出海,创始人唐光宇总会提到那次在美国遭遇的“不愉快”。

宝宝巴士是国内教育公司出海的先驱者之一,2011 年,宝宝巴士的产品在全球上线,2012 年,其全球用户就已达到千万级别。然而,2014 年底,宝宝巴士却在美国遭遇了Google play 产品全面下架的重创。

1477106689238722.png

宝宝巴士年龄体系

当时的“宝宝巴士”在产品中引用了第三方的用户统计系统 TalkingData 系统,其中需要检测用户的地理位置信息。这一行为在中国符合相关的法律,包括《未成年人儿童保护法》。但是,这一点却违反了美国的儿童在线保护法。

回忆起当初的下架事件,唐光宇坦言:“如果我们去海外,一定要符合当地的法律法规、符合的当地习俗。”

出海,总得先交一些学费。这一点,宝宝巴士不例外,同样的,海尔这样的大企业也不例外。“几乎每个单子都会遇到一些小问题,这些问题在国内都是不会有的。”海尔国际智慧教育CEO王锦奇无奈地说。

海尔国际智慧教育的出海,主要是向教育信息化较为薄弱的亚非拉教育市场输出智慧教育整体解决方案,向欧美市场输出电脑、智能笔等教育硬件产品。虽然海尔的解决方案出海今年刚刚起步,但是它的硬件出海却可以追溯到十年之前。

出海的十年间,海尔遇到过不少难点。“一定要熟悉当地的法律法规与政策。”王锦奇也不断强调着这一点。

除了法律问题外,王锦奇还提到了另外两个难点:一是了解当地和当地老师的需求,教育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如何去满足各个国家的用户需求,这点比较难;二是产品交付,需要有很强的物流、售后服务等能力。

“不走出去,就没办法了解当地的用户和需求。”王锦奇如是说。

而通过多年的走出去,唐光宇还积累了以下这些经验:

  • 抱大腿,在海外找一个好的平台。

  • 做海外产品,坚持从第一天开始,不用外语系的学生,最好也不要用留学生。因为要彻底进入到对方国家,一定要以那个国家的母语言来做产品,必须用会母语言的学生。

  • 谨慎免费。

谁能成为教育圈的“猎豹”?

当对别人而言,“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最合适的时机”到来的时候,猎豹却早已在海外站住了脚跟。

近日,猎豹发布了截至 9 月 30 日的 2016 年 Q3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 9 月 30 日,猎豹产品全球范围内已下载安装到的移动设备为 34.64 亿台,移动端的月度用户活跃规模为 6.12 亿,其中 80.3% 来自欧美为主的海外市场。

说到出海,猎豹已成了大部分互联网企业的标杆,而对于教育企业而言,似乎也不例外。那么谁能够成为教育圈的“猎豹”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梳理一下教育领域出海的一些代表企业。

在这里,我们根据教育公司出海的内容,将它们分为资本出海、内容出海、解决方案出海和硬件出海四类。

屏幕快照 2016-11-30 下午7.37.22.jpg

国内部分出海公司

1、资本出海

总结前人的经验,中国教育产品或公司想要出海似乎并不容易。自己出海不容易,但又想快速实现全球化的战略,怎么办呢?投资并购成了不少教育公司的选择,如好未来网龙、伟东、全通等。

>> 好未来

从 2014 年起,好未来就开始通过投资触及国外的教育市场,在美国先后投资了备考平台 LTG、创新型大学 Minerva、做教育 App 的 LocoMotive Labs、自适应学习平台 Knewton、教育科技公司Volley Labs 等多家海外教育机构。好未来.001.jpeg

>> 网龙

2015 年起,从游戏跨界教育后的网龙,也开始了通过资本手段布局海外教育市场,先后以1.3亿美金收购了英国在线教育公司 Prometheam,以 2900 万港元投资了全息影像技术公司 ARHT。另外,网龙及创奇思还策略性收购了 Cherry picks Alpha 100% 股权。

>> 伟东云教育

2016 年,另一家从地产跨界教育的公司伟东云教育,通过并购,迅速打入国外教育市场。今年2月,伟东完成了对欧洲第二大职业教育集团法国德莫斯(DEMOS)培训集团的战略并购。此后,在今年10月,伟东又合并了法国布雷斯特高等商学院。

>> 全通教育

在 2016 年 4 月 8 日,全通教育也宣布投资英国教育科技孵化器 Emerge Venture Lab Ltd,获得其  7.48% 普通股股权。

2、内容出海

内容出海的代表有邢帅教育、vipabc、宝宝巴士、网龙等。其中 vipabc 和宝宝巴士已经内容输出到了海外市场。

唐光宇透露,目前宝宝巴士已在 Google Play 上线了 140 多款应用,海外的覆盖范围包括美、日、英、西、法等发达国家,港、台、韩、新等泛中华地区以及阿拉伯国家。

baby bus.jpg

Google Play 上宝宝巴士部分产品截图

邢帅教育已在泰国和南非设立了分公司,但具体课程还在筹备中。而网龙华渔教育也已在美国、加拿大、印尼、阿联酋、土耳其、英国等国家建立了办公点,未来会将自身的教学产品在这些区域进行推广。

3、解决方案出海

解决方案出海的代表企业有伟东云教育、海尔国际智慧教育。

目前,伟东云教育已经与新加坡当地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希望以新加坡为中心,在东盟十国布局互联网教育,并将接受巴基斯坦教育部长邀请,将伟东云教育平台布局到巴基斯坦。

海尔国际智慧教育推出了包含翻转课堂、沉浸课堂、创客课堂在内的“下一代课堂解决方案”,服务于40多个国家。

4、硬件出海

与前面三类出海的企业有些不同,硬件出海的企业中,很多是先“打”海外市场,然后在向国内发展,例如 Makeblock 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Makeblock 是一家曾服务于创客市场、以硬件起家的科技公司。2012 年,Makeblock 的第一批产品在海外开始销售,截至 2016 年,其主要依靠国际市场所完成的销售额已超过 1.2 个亿,进入全球 2 万所学校,140 个国家。

今年年初,Makeblock还参加了在英国举行的 BETT SHOW 2016 ,在这场展上,除了 Makeblock芥末堆找到了 21 家参展的中国企业。

屏幕快照 2016-11-28 下午4.47.44.jpg

中国参展企业名单及产品

在硬件出海的教育公司中,也有一些走得是“常规路线”,从国内发展起来,再布局海外市场,例如 The One。从去年下半年起,The One 先后在马来西亚、阿联酋、泰国、冰岛、加拿大、澳大利亚开始销售。the one.001.jpeg

从目前中国教育企业的情况看,已有不少教育企业争做“吃螃蟹的人”,谋求起了全球化的布局,然而,和别的行业相比,教育行业“出海”企业的数量,可以说是九牛一毛。以出海的应用为例,艾瑞咨询与白鲸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中国出海移动应用发展盘点报告 2016 》显示,在出海的 11000 多款应用中,教育类应用仅占了 647 款。

在有着多年出海经验的唐光宇看来,这样的情况,可能与教育的属性有关,“教育是与文化有关系的,但每个地方的文化都不相同,比如西方价值观形成之后,就很难改变。”价值观难以改变,这也使得和其它领域相比,教育领域的出海,难度加大了些。

那么在如今出海教育企业里,究竟谁能够成为教育圈的“猎豹”呢?或许未来,时间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中国教育的大航海时代,到底来了吗?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