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尴尬!中国孩子读着外国绘本长大,优质的国产原创绘本为何难产?

作者:熏熏 发布时间:

尴尬!中国孩子读着外国绘本长大,优质的国产原创绘本为何难产?

作者:熏熏 发布时间:

摘要:儿童绘本市场被国外作品占据,国内绘本创作者如何才能分一杯羹?

library-1666702_1280.jpg

(图片来源pixabay)

这是一组具有鲜明对比的事实——

儿童绘本市场需求强烈,然而市场销量80%以上来自于国外作品。

国内绘本创作者数量众多,却没有创作出受用户认可的大量优质绘本。

国外绘本创作者的一款绘本带来的收入可让其实现财务自由,而中国的原创者还处于打工阶段。

归根结底,是国内的绘本产业还处于“婴儿”期,远未达到成熟和正规的标准。

国内绘本创作者何时才能分一杯羹?至少现在还相距甚远。

国内市场优秀绘本80%以上来自国外

“这是一个能被所有人轻松感知的事实。”

目前国内儿童绘本市场上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占据80%以上销量的绘本来自于海外市场,包括欧美、日韩地区。而剩下的20%的市场不是留给了为数不多的国内优秀原创绘本,而是充斥着大量质量参差不齐的作品。

“我看过超过500本绘本,其中觉得不错的大部分都是国外的绘本,至少有400本,国内优质绘本屈指可数。”——一位专门研究过大量绘本的妈妈这样说。

“我们出版过近300套绘本,200套左右为国外的作品”——蒲公英童书馆的创始人颜小鹂这样说。

cZLXLTC1PD-HSjlwnhcC92DY0sLHgKOFbeQ1ZVXiPnBc13YwiarqWq3wAgWNzeWUF7VyRb1efu_m19nXPmKITg.jpg

蒲公英童书馆

“我是国画专业毕业,一直从事绘本插画制作,平心而论我们的原创绘本在作品的表现力上与国外绘者差距还很大。”——有5年绘本创作经验的个人绘者左佐这样说。

更多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由于孩子们对世界的认知较少,国内外的文化差距并不会给绘本创作带来太多的差异。而从观看者的角度来看,阅读绘本就像看电影一样,大家对作品质量的评判是有普适性的。

这就是国内绘本市场的基本事实,一块巨大的蛋糕被海外市场分食。

国外的优质作品是如何产生的

“一款优秀的作品创作需要三方磨合数年的时间。”

一个绘本的成型主要靠三个角色来共同努力,文字内容的故事创作者,插画制作者,出版社的编辑,好的作品需要三者进行大量的磨合。

以经典科普绘本“神奇校车”为例,这款爆款绘本2011年被蒲公英童书馆独家引进至国内,仅2016年至今,在中国市场销量就已经超过了100万册。而一般在国内市场,销量达到5万册以上就可以视为不错的绘本了。

按原创作者版税收入10%计算,创作者今年就能得到至少500万的收入,加上在海外市场的销售收入,仅凭这一款绘本,创作者用1年的时间就已经能实现财务自由。据悉,这款绘本已经有25年的历史,在美国的累计销量已经达到5000余万册,可见背后的惊人利润。

这款绘本的原创作者是两位70多岁的老人——美国童书作家乔安娜·柯尔,原创绘画家布鲁斯·迪根, 作者柯尔负责创作文字故事,绘者迪根负责制作插画,出版社的专业编辑则不断提供支持,包括市场风向、书本装帧、材料质感等,三者之间近距离沟通,为这款绘本付出的时间是两年半。

在国外,绘本产业链分工明确,绘本的创作成型后,无需太多审批流程,出版社就可以将其出版,由市场来检验绘本的质量。为了达到更好的销量,绘本会通过参加比赛获奖,参加绘本展会吸引关注等方式增大曝光量,获得国际奖项的绘本基本都会被世界各地的市场接受,“神奇校车”这款绘本就曾获得包括波士顿环球图书奖等在内的众多奖项。

当然,并不是国外的每一款绘本都是优秀作品,其中还是有大量的作品被市场自然淘汰了的。但相对成熟的市场环境给了优质绘本脱颖而出的机会,爆款绘本带来的巨大利润更是激发了创作者的创作热情。

一款被市场接受的优质绘本,作品本身的质量必须是足够优秀的,而国内绘本在创作第一关就已经败下阵来。

中国的绘本作者缺乏基本功吗?No!

“中国原创绘本的作者和绘者与国外还有很大的差距,无论是从故事的可读性上,还是从插画的画面感上,总是不如国外的令人赏心悦目。”

是中国绘本作者和绘者的专业功底不扎实吗?

NO!中国典型的绘本绘者往往毕业于专业的美术院校,他们的美术功底非常深厚,不逊于海外的画家们。

典型的绘者左佐的一番话道出了其中的缘由——“可以这样比喻,画画像拍照,做绘本像拍电影,我们美术科班出身的人可以把一样东西画得像照片拍出来的一样。然而绘本不仅仅是你能画得怎样,更多的是美术功底与故事的融合。我自己在为绘本作画的时候有时会觉得虽然某些页面画得很好,但是连贯起来看,总觉得达不到想要的效果,似乎有某些条条框框限制了发挥。而看到一些国外的绘本时,给我的感觉是非常传神,比如某些细节他们会用非常粗犷的线条,画法也不是那么精细,但总是那么恰到好处,与前后文融合非常好。”

不知你有没有这种经历?在高中做数学题时,某道题思考许久却不知如何解答,在看到答案后豁然开朗,非常轻松地就能理解答案的思路,而自己在第一次遇到这个题的时候却总也想不出解法。

与语数外等学科的应试教育类似,美术教学很多时候也是应试教育。在看到一个故事想把它用画表达出来时,自己总是画不出来想要的效果,而在看到国外的某些绘本的类似表现手法时,看过一眼之后就能画得一模一样。

这个问题是中国原创绘者一个普遍的问题,这些问题无关美术本身,更多的是绘者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儿童观,这也是“四个爸爸”等少儿美术培训机构发现并在着力解决的问题。

然而,出现这种问题也无可厚非,国外的绘本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他们的绘本的故事作者和插画绘者就是看着丰富多彩的绘本长大的,他们没有严苛的技法训练,他们的想象力早已不受限制。而国内的绘本兴起的时间仅十几年,多数绘者在小时候并没有受到大量绘本的熏陶。

如何改善这种情况?我国的原创绘本作者和绘者能否通过大量的绘本创作实践来积累经验,逐渐解开被束缚着的想象力?

现实没有给他们锻炼的机会。

国内绘本创作者是看似自由的外包工

“我们是承包任务的角色,收入由对方定价,没有机会去做真正想做的匠心作品。”

与国外一样,国内的绘本创作也是由创作文字的作者和制作插画的绘者共同完成,不同的是,两者之间的交流甚少,甚至完全隔离,也没有专业的编辑进行协调。

国内的绘本制作流程中,很多时候发起方往往是民营图书公司或者出版社,首先做出一个要制作出什么效果绘本的初步想法,绘本的版权归自己所有,再找到有文字创作能力的人按照指定的要求做出文字剧本,之后再找有绘本创作能力的人为剧本做插画,绘者创作完成后就可以放到市场上售卖了。文字作者和插画作者不关心销量,也没有版税收入,整个环节中拥有劳务费用定价权的图书公司或出版社无疑是最强势的一方。

外包、接活,是这群看似脑力工作者最常见的工作方式注释。“基本上所有的故事剧本都是对方提供的,我负责将这些纯文字配图,有些时候不理解偶尔会和文字作者沟通一下,但很多时候迫于时间压力就不再沟通了。”

“由于费用对方说了算,价格不会太高。我一半时间用心做一些觉得还不错的绘本,另外的一半时间不得不用‘多劳多得’的方式做出更多的绘本。”

文字剧本的创作多数也是类似,不是作者有感而发地去创作出一些故事,同样是以“接活”的方式为图书公司或出版社供稿,出版社的编辑自然也无法起到为作品润色的作用。

绘者的收入要高于文字作者的收入,以绘者为例,一本30页左右的绘本价格在1万左右,这也是绘本创作者工作一至两个月的报酬。如果加快速度,能将时间缩短至一个月内,这种任务导向的工作方式能为绘者带来不错的收入,但是有着明显的天花板。在保证基础质量的前提下,即使作画速度再快,可以达到每个月两本,但不可能达到每个月三本、四本。长期下来,绘者的作画功底也不会有明显的提升。

当绘本的文字创作者和插画创作者都以“任务”的方式去创作绘本的时候,当优质的作品没有高定价的时候,绘本本该具有的“匠心精神”便荡然无存。可以预见的是,虽然整个绘本的制作成本被压低了不少,但是作品的质量也就可以预见了。

国内市场上还有太多的个人、工作室、公司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始终逃不出外包的角色,只不过由于协同作战,“效率”更高,能以更快的速度完成更多的70分的作品,而不是以更快更好的质量完成90分的作品。

有没有想过自己从头到尾做一个优秀的绘本呢?

“做出真正优质的、被用户认可的绘本是每个绘本创作者都想做的事情,为此付出的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也是值得的。但是,如果付出巨大的精力卖不了好价钱,我们靠什么生活呢?因为收入问题一些有创作能力的人已经从绘本创作转到游戏等行业了。”

“低投入低产出”

“我们不能因为市场少数玩家的不规范行为,就否定了整个行业。”

传统出版机构的成人图书市场趋于饱和,也看到了少儿图书的兴起,一些出版社逐渐向少儿出版发力。

但是市场上有能力创作文字故事或者制作插画的作者远远比不上市场的需求,强烈的供需不平衡下,一些出版机构又不得不初步尝试儿童图书出版,这也免不了从绘本创作的开始,就带着“层层外包”、“低投入低产出”的意味,甚至有一些都是抱着侥幸心理,在市场还不健全的时候趁机通过盗版、粗制滥造的方式获得利润。

幸运的是,由于市场上有大量的优质的国外绘本可供选择,孩子的父母有了更多的选择让孩子看到优质的作品,这挤压了国内劣质绘本的空间。不幸的是,这同样导致了国内市场上少有中国优质原创绘本出现。

由于国外的绘本产业成熟,绘本质量已经受到广大用户的认可,目前多数图书公司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国外图书的引进上。

能说国内的图书公司或者出版社“崇洋媚外”吗?用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颜小鹂的话来说,“市场现状的形成不是一个角色单方决定的,一定是多种因素综合导致的。不是民营图书公司或者出版社不去发现好的国内原创绘本,而是国内优秀的作品实在是太少了。”

少数的国内优质作者主要为郑渊洁等名家,作品质量优秀,受市场欢迎,作者早已名利双收,然而绘本市场本可以给更多的年轻人发挥才华的空间。因为国内优质作品稀少,后续的出版发行、营销推广链条自然就没有太多空间。

国内原创绘本良性生态如何形成?

“优秀的作品是需要有匠心的人慢慢沉淀的,国内绘本市场的发展总是需要时间的。“

在中产阶级崛起的大背景下,国内绘本市场的需求也逐渐旺盛 ,父母们有着为优质内容付费的强烈意愿,一本绘本的价格也就在几十元,价格早已不是最主要的因素。

而绘本创作者往往具有扎实的专业素质,也有意愿花费较大时间和精力去创作倾注大量心血的绘本。但他们往往对商业并不敏感,绘本作者和画者又非常分散,收入的天花板制约着他们创作的动力。

“前段时间,某图书公司借鉴国外进行了一些尝试,花大力气将绘本作者、绘者、图书公司编辑撮合在一起,在绘本构思、装帧质感等方面做足了功夫,加上针对性的宣传推广,多方合力将优质的作品展现给更多的用户,结果市场还是挺买账的。“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国内也有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信谊图画书奖等奖项用于筛选优质作者,国内的出版社也在尝试与国外的优质作者和绘者合作,这些都处于起步阶段。

市场也涌现出一批新的市场玩家,例如通过APP平台挖掘国内原创优质绘本的咔哒故事,利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让大量作品直达终端用户,用户阅读数据成为优秀作品的筛选器。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开了出版审批等流程和新华书店、图书经销商等传统发行渠道,待作品受到用户初步认可后,再联合出版社合作出版实体书。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这样的平台会越来越多,整合分散的绘本创作资源,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优秀国内绘本的聚合池。除了重塑发行渠道外,在绘本的生产方式上,也有了更多的可能。例如能匹配更多的文字作者和插画绘者,让其能更紧密的合作,创作更多高质量的绘本。

不知要过多久,国内绘本产业才能分到国内儿童绘本市场的一块大蛋糕?

“我们必须要记住的一个事实是,国外绘本发展了上百年,17世纪就在欧洲出现了,美国在19世纪30年代也快速发展,而我们才发展了十几年。随着整体环境的日趋完善,会吸引越来越多优秀的人参与到这个行业中。优秀的作品是需要有匠心的人付出巨大成本的,国内绘本市场的发展总是需要时间的,我们对绘本市场持乐观态度。“一位具有30年少儿出版行业的资深人士如是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尴尬!中国孩子读着外国绘本长大,优质的国产原创绘本为何难产?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