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政府大力推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为什么老师们还是最爱百度文库?

作者:梦游三万里 发布时间:

政府大力推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为什么老师们还是最爱百度文库?

作者:梦游三万里 发布时间:

摘要:理想与现实似乎永远背道而驰。

hot-air-balloon-244794_960_720.jpg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教育局的云平台都建完了,为什么还要列入目标呢?”

领导指的是三通两平台里的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前年就让竞争对手中了标,目前已经上线使用了。替换已有项目是很难的,何况是刚建好的平台。我们为什么还会在年初计划中继续争取呢,第一当然是教育局有预算,第二是他们对现有平台并不满意。

以高中地理的“人口迁移”为例,进入几个平台搜索一下相关教学素材:

本市的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0篇

本省的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845篇

百度文库:56万篇

关键字匹配的过程中,会有很多不沾边的内容混杂进来。那么从下载量也可以看出端倪:省平台搜索出来的的第一页资源浏览量均为零,百度文库上的每个都有几十次下载量,从侧面反映了两个平台上的用户活跃度区别。

为什么资源都在自己手上,有老师、有政策、还有资金,却建了个死气沉沉的平台?这是个有趣的话题,可以从老师们最爱用的百度文库谈起。

百度文库一开始并没有瞄准教育,只是在“百度知道”基础上,增加了一个文档分享的功能。各种文档在这个庞大的流量平台上沉淀下来,从入党申请书到美食菜谱都有,还因为小说家的版权纠纷被推上风口浪尖,几乎要被关停。一路坎坷历程,人家可不是冲着教育来的。

互联网产品关注的是用户数据,怎么进一步优化才能引流。百度也好,豆丁道客巴巴也罢,都遵循着数据运营的规则,监视各文档的流量并进行分类,优化自己的首页和板块,以便带来更多访问量。时间的酝酿下,当初的一点点差异,逐渐演化出不同的主流用户群来。

百度文库的栏目板块

豆丁网的栏目板块

自然增长存在“马太效应”,产品与产品、板块与板块都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百度在教师、学生群体里的优势正在被持续放大,更多的用户也带来了更多的资源,更多的潜在商业模式,因此首页的演进也顺应这一潮流。有限的首页空间布局中,高流量高价值的栏目板块被醒目提升,低流量或低价值的栏目板块自然淘汰。同为互联网共享文档平台,百度、豆丁和道客巴巴的布局上就可以看出各自用户群的微妙区别。

活下来的平台都是一个小生态系统,有土壤、微生物、阳光、空气、水,各种因素的滋养下,才成长出了名为“产品”的大树,开枝散叶,反哺大地。

这时我们的主管部门也想搭一个平台了。

政策和预算都有,设计平台的具体方式是写一份招标书。标书上肯定不会写如何在一个小功能的基础上探索未知,持续迭代自由生长。标书上会写清楚具体要什么页面,要什么功能,采用什么性能的设备,多少资源能加几分,多少存储空间能加几分,建设周期多久,专家评分标准是什么。

参与角逐的各路选手也各有自己的市场目标。想赚开发经费的也好,想借政策题材也好,幻想人人通带来的家长付费收入也罢,五花八门的诉求里,核心功能体验的打磨反倒是最无人问津的角落,更别提怎么从早期用户群的经营中快速修正产品、培养氛围、一步步发育和成长了。

由于平台本质上是一个UGC(用户生成内容)产品,同时经营好“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要求是很高的。如何让双方良性互动,只能引导无法命令强制。社群从无到有的生长过程中,用户土壤也在不断变化,灌水、低质量内容、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都会逐渐产生,管理者的角色非常微妙,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基于不断膨胀的已有用户的重新分类,自身产品的再定位,都是决定平台寿命的关键命门。与此相比,技术开发工作只是辅助支撑罢了。

所以,脱离生态运营的平台,只是一次性完工的空壳而已。至于网络互联互通不畅、教材覆盖版本数不足、资源更新不及时等现实中的障碍,反而是次要问题了,算是招标导向带来的结果,而非真正原因。

体制要拥抱互联网,也并非没有可借鉴的成功例子。比如新闻媒体领域,官方媒体并没有招标建设一个微博或开发一个微信,而是申请了官方的微博号和微信号,与现成的舆论生态共生,再辅之以较为克制的法规控制。台面上是演员,台面下是那只看不见的手。

当然,这也是当初耗费巨资又撞得头破血流的结果。

平心而论,如果没有百度文库之类的互联网文档共享平台,我们的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肯定有市场,毕竟老师们也有彼此参考的需求。但这个世界不是真空的,与其自己重建一套,为何不尽量移植成熟的现有生态呢?政策、资源、对教学队伍的掌控力,这些都是互联网平台们求之不得的。与此相比,资金预算投入倒是无关紧要了。

只是互联网巨头有自己的发展节奏,教育文档资源只是公司大战略的一个战术环节,随时可以取消或转向。政府部门也有自己的工作惯性,保持稳定可管可控,宁可不好用也不能犯错,至于用户活跃之类,可以改数据美化一下,也可以下政策考核老师的使用量或上传量,像搞计划生育一样抓执行抓落实,不行就过几年再招个标。

所以,就算前面瞎想了一通,作为参赛者也得在现实前低头,堆砌技术参数画画大饼。

至于我们的新年计划,当然还是老老实实的投标路线,存在即合理嘛。

本文来自投稿,作者许贤彬,欢迎通过微信(微信号:rex_xu)与作者交流。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头像

    Chuanlin_Hong  652天前

    政府招标很多时候考虑的是领导的字面要求,而不是老师的真实需求,有多少是在认真访谈和调研以后作出的决定呢?很多老师自己会从网上搜索很多信息和工具来辅助教学,例如南京教育局的一些领导也不错,很会利用新一代的互联网工具,按道理,那种跟不上时代的“老领导”不该瞎参合的。

    (0)

    回复(0)

  • 政府大力推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为什么老师们还是最爱百度文库?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