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要把那些考不上三本的学生教育好需要做什么?一所县属普通高中这样尝试教改

作者:宁宁 发布时间:

要把那些考不上三本的学生教育好需要做什么?一所县属普通高中这样尝试教改

作者:宁宁 发布时间:

摘要:这些学生教育关乎当地社区的真正发展。

11d78e0b70694dfbea83768ab39d6512.jpg

(致远班的学生在当地社区实地调研探访)

芥末堆 宁宁 5 月 1 日报道

2016年中国高考考生960万人,但能够被三本及以上学校录取的学生不到400万,被二本学校录取的不到300万,能上一本院校的学生只有100多万。这是第二届LIFE峰会上,长沙县第七中学的“悦读致远”综合教改模式发起人,聂爱军给出的一组数据。 

这些数据意味着,每年有接近600万的高中生辛苦三年最终连三本都考不上。这些学生该怎么教?他们的心理状态怎么样?

聂爱军觉得它关乎一个更大的社会问题。从人才流动规律来看,正是这些庞大的未能考上三本的学生最终才会回到当地社区发展,尤其当地县城。他们是社区的基础,同样地,他们的健康也是社区的健康。所以这些学生的状态非常重要。 

要把这些孩子教育好,就要改变纯粹以高考分数为指向的教育目标,教育理念,乃至具体的教育实施手段。为此,聂爱军发起这场“悦读致远”的教改行动。五年过去,“悦读致远”的教改已经走出长沙县七中,渗入十几所学校,涵盖上千名学生。

教育目标不再是考大学,而是成为自发自为的人 

陈灿是第一届教改班班主任,从教22年,班主任工作14年,送过七届毕业生。作为老师,陈灿常常感慨,学生三年牢狱已满,老师30年服刑遥遥无期。 

长沙县第七中学是一所县属普通高中,既是被应试教育边缘化的学校,也是应试教育的重灾区。学生基础薄弱,学习习惯不好,兴趣也不多,但他们就应该因此而被严格管控,花大量时间学习课本做练习吗?老师们反思。

2013年10月,他们开始试图改变,进行一场悦读致远的教改探索。以学生自愿递交申报材料的形式,选拔平均成绩在高一年级150名以后的55名学生成立了“悦读致远班”,教师团队20多人。致远班以大阅读、大讨论、大写作为理论指导,“悦读致远班”的教育目标不再是考上什么大学,而是把学生培养成一个自发自为的人,通过自省之后的自觉,达到自主,最高境界是达到精神和灵魂的自由。 

聂爱军还介绍,在致远教改班,老师的教育方法不再是满堂灌输,也不再是积累知识,而是更注重体验式、项目式学习。通过大阅读,做社会服务,让学生达到知行合一。

高三真的可以玩 

致远班有多项具体的教改行动。陈灿介绍,学校首先探索的是将营地教育与学校教育相结合。最开始的营地活动是自娱自乐,渐渐一部分有兴趣的学生接受培训,成为小导师,组织自己的团队,为周围学校的中小学生策划营地活动。

探索中教师角色和课堂理念慢慢发生了变化。高大上的营地教育也可以在学校的走廊、水泥操场、地下室,用棉线、易拉罐,还有泡沫板开展起来。现在学校的营地教育已经形成常态化,并向社会上的营地组织开放。 

在教改班,教学科目逐渐专题化,让真实的自主合作探究走入课堂。同一科目尽量两节连上,加上下课时间,整整有100分钟的学习时间。寄宿制学校的优势被利用起来,老师可以充分开展探究式学习,逐步推进课堂教学的改革。

陈灿说,大部分老师会循序渐进地实践翻转课堂,鼓励学生自主授课。在来参会的前一周,班里的化学老师要去学习,教务处安排另外一位老师代课,学生得知后向陈灿提出,学生自己上。得到学校的同意后,他们开始组织自己的备课团队,把课上得井井有条。 

在学生课表中,不仅有社团课,也有阅读课,每周五下午是固定的经典观影时间。中午和傍晚就是自主社团的活动。 

致远班与毅恒挚友合作,将阅读、观影、研讨课程体系化,每学期有固定主题课程。老师们尝试将课堂阅读与课内自主阅读结合,并定期开展大量分享会。

刚开始开设社团课的时候,学生们很惊讶地问老师,真的可以玩吗?我们初中就几乎被剥夺了玩的权利,高中还可以玩吗?学生们不太相信。陈灿确定地告诉他们,是的。“我们有时候常常说,你看人家孩子从早到晚在学习,就你只知道玩,玩有时候让年轻人觉得是一种罪恶。”

另一项教改行动是,致远班筹建学生自治组织,荣誉委员会,作为班级的最高权利机关,由非班委成员组成。他们对班级重要事务进行决定。这样的模式下,班级的管理权逐渐交给学生。陈灿说,致远班想培养的是班级公民,不是被压制的顺民。 

从教育目标到具体的教育方法,致远班都在试图打破只向高考分数看的纯应试教育。但这也不是完全抛弃高考,学生最终还是要走到高三的考场上。致远班第一届学生进入高三后,自主探讨了一下高三的八大精神,健康、诚信、自律、抗压、阅读、服务、反思、拼搏。拼搏被放在最后,那种“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价值观不再被当做高三的金科玉律。第一届学生的高考成绩很不错。 

自下而上的自发探索

高考结束三天后,致远班的学生全部自发返校,根据自己的爱好成立各个项目,自编自导自演校园微电影,调研完成论文集,制作文化衫到校外推广销售。他们还选在6月19日策划组织了一场毕业典礼,邀请所有家长和老师们一起见证他们的成长。

还有刚上大学的学生回到学校指导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组织活动,成为教改理念的点火者。

现在进行这项“悦读致远”教改实验的学校已经有十多所。陈灿说,从以往毕业的学生进入大学后的反馈来看,在大学,教改班的学生有相当强的学习能力和发展后劲。

聂爱军总结,这项教改完全是在一个理念引导之下自发自为的探索行动,没有请什么专家,也没有大的投入。他认为真正有生命力的教改都是自下而上,而那些自上而下的教改基本无疾而终。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要把那些考不上三本的学生教育好需要做什么?一所县属普通高中这样尝试教改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