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在一所偏远初中,校长和老师怎么玩儿科技创新?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在一所偏远初中,校长和老师怎么玩儿科技创新?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摘要:成绩很重要,但不是唯一。

建民中学校门_meitu_1.jpg

(建民中学)

芥末堆 阿槑 7月 7日

建民中学坐落于建水县史上第一所书院的旧址,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为此,校长刘红伟要求学校老师研发并开设校史课,同时修复校史馆,让学生了解这段历史渊源,“要让学生知道他在什么样的学校读书,未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刘红伟提倡对刚入学的学生进行养成教育。

作为一所学生数超过 3000 人的初级中学,建民中学的生源来源广泛,农村学生占多数,但同时也有城区的学生,这导致学生基础水平参差不齐。因此,刘红伟在学校推行分层教学,在学生入学之初,将少部分基础薄弱的学生划为平行班,其余则是资优班,两类班级使用不同的教学方式。这是校长引以为豪的一点,尽最大能力践行因材施教的理念。

科技创新则是学校打造的另一个特色,在西南边陲这样一所经费紧张,教育资源匮乏的初中,小到发明制作,大到机器人编程、STEAM 教育,这些课程都已经萌芽。

“少盖点房子,多搞点科技创新”

建民中学的师生从 2005 年开始参加省里的科技创新活动,已经在学校任教 20 多年的副校长白雪梅对这点很清楚,令她开心的是,前后几任校长都十分看重科技。

作为一所公立初中,学校办学经费并不富余,仅有教育部门下发的生均经费,每年在机器人竞赛相关的设备和培训上的投入就要五六万,也许这个数字听起来并不大,但对建民中学来说,攒这笔钱并不容易,只能在其他方面压缩成本,“少盖点房子,多搞点科技创新”,刘红伟想办法解决钱的问题,全力支持老师和学生开展科技兴趣课,每逢外出参加比赛,必派校车接送。

“注重成绩没错,但不能太过分”,根据刘红伟二十多年的教学经验,他得出这个结论,应该注重综合素质的培养。他发现,如果学校从初中甚至小学开始就纯粹专注于应试,学生到高中阶段往往后劲儿不足,甚至进入大学后缺乏自主性。通过兴趣活动课,他想让学生尽可能地接触多个领域,找到自己热爱的一片小天地,强调动手能力和探究精神的科技活动无疑是最佳方式之一。

手工制作、机器人编程课,3D 打印课,生物技术课,在建民中学,每周二、周四下午就是孩子们的活动课时间。刘红伟正在规划开启两门新的兴趣课:航模和汽车驾驶,投资几万块在学校建起航模实验室,他已经派老师到外地学习,尽快把这门课开起来。此外,美术,音乐,舞蹈功能室,用于做汽车驾驶模型的交通模型室等,也都在刘红伟的构想中。

“一开始家长意见大,认为我们不务正业”,谈到推进科技活动的困难,刘红伟认为最关键是观念的更新,但当家长真正认可和理解之后,同样也会支持学校,共同解决学校面临的难题,比如经费,场地资源等。

WechatIMG62_meitu_7.jpg

(作品展览)

学校专门腾出空间设置了一间展览室,专门摆放学生的作品,将项目成果展示出来,刘宏伟和白雪梅还在策划校园文化艺术节,向家长和社会公众展示学生科技创新的作品和成果。

“人都是推出来的”

建民中学共开设了 20 多门兴趣活动课,刘红伟要求每个学科的教研组都参与进来,依托本学科研发主题活动课,比如语文学科开设有弟子规,英语有口语课,生物的生物技术科,信息技术相关的机器人活动课,美术老师开设的书法课等。

“人都是推出来的”,刘红伟认为,人天生都有惰性,需要不断地逼老师去做,直到养成习惯。学校的科技创新活动,电子白板,资源平台等都是这么推起来的。

2012 年第一批电子白板初次入校时,白雪梅回忆,当时跟其他学校遇到的问题相似,老师普遍有排斥心理。而到现在,所有教室都引入了多媒体设备,老师已经产生了依赖感。她花了三年时间在学校普及电子白板。问到秘诀,白雪梅说并无捷径,“就是一批一批地往下推”,她做了两件事:

一是观念引导,一遍一遍地跟老师们开会,讲解,示范,特别是发动老教师群体,带动年轻老师。

二是在学校推课赛,主题则是研究如何用电子白板来上课。当老师真的发现这套工具对教学的确有帮助,就会慢慢形成依赖性。老师最青睐的功能是随时调用丰富的教学资源,包括外部优质资源,以及本校自建的资源。

接下来,刘红伟打算派文化课教得并不太好的年轻老师把汽车驾驶实验室搞起来,把年轻老师推出去。

从活动课到校本课程

在建民中学,目前有将近 30% 的学生参与到活动课当中。刘红伟计划将这类课程变为常规校本课程,让各教研组的老师用一年多的时间,结合本校学生的情况,为每门课研发校本教材,形成体系化的课程。现在第一批语文教材在编撰中,涉及到传统文化、校史普及等。但从散点的活动课到体系化,对学校来说并不容易。

建民中学机器人实验室_meitu_2.jpg

(建民中学,机器人实验室)

机器人活动课是建民中学科技创新的王牌之一,带队老师为信息技术老师何志喜,他介绍说,机器人课程每周以兴趣课的形式开展,每学期有三十多人参与,教学内容是教学生通过编程让机器人完成任务,最终以参加云南省机器人大赛为目标,从中筛选出三四名同学,一起到昆明参赛,他所带的团队多次获得云南省第一名,并作为代表到北京去参加全国的 PK。

当何志喜带队去北京参加过比赛之后,他发现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北京学生的创意和技术都远超过他带的学生,建民中学的学生们在比赛中被完虐,他有些无奈,“无论是设备还是师资,我们都远远不如大城市”。在北京,机器人编程等 STEAM 教育机构遍地开花,据他了解,昆明现在也有一些 STEAM 教育培训机构,但建民中学的学生并没有这样的机会。

校长同样意识到,除了资金以外,体系化的课程和优秀师资,是继续推进科技创新的两大障碍。

建民中学STEM云中心_meitu_1.jpg

(STEM 云教室)

建民中学选择引进外部资源,通过在线的方式解决眼前的难题。信息中心主任寸玉泽带我们参观了学校跟上海青少年科协合作的 STEM 云教室,由对方提供设备、课程和老师。他告诉我,如果有科技创新相关的问题,在这间配备了双师教学设备的教室里,会有上海的老师实时互动,解答疑问。基于学生的兴趣,目前以生物技术和 3D 打印的课程为主。

寸玉泽认为,除了带动学生的兴趣,这样的方式对科技活动课的老师同样很有帮助,本校老师能够接触到最新的理念,了解上海的科技活动怎么做,跟上大城市的最新技术和变化,才能带学生走得更远。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在一所偏远初中,校长和老师怎么玩儿科技创新?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