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当偶像成为一种职业,中国“造星工厂”却为何一直不如日韩?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当偶像成为一种职业,中国“造星工厂”却为何一直不如日韩?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摘要:国内的培养模式在各个方面均有欠缺

微信图片_20170706024754.jpg

渡边麻友(左)

芥末堆 子航 7月13日报道

对于日本女子偶像团体AKB48的粉丝来说,今年的6月17日注定是难忘的一天。

这一天,AKB48 TeamB成员渡边麻友在总选举中宣布毕业,这位从十三岁开始参加AKB48的王道偶像,为自己在AKB48的十年时光划上了句号。随着渡边麻友等一批元老成员宣布毕业离开团体,AKB模式能否持续辉煌也成了备受讨论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70713084336.jpg

AKB48的元老成员

类似的问题同样在困惑着中国创业者。受到“AKB48 Group”影响,女子偶像团体一度成为创业风口。《新音乐产业观察》主办人陈贤江在2016年初曾预言,五年内甚至会出现“百团大战”的盛况。

但市场却并未如所预料般获得发展,进入2017年下半年,仍然活跃的女子偶像团体已经所剩不多,没有继续融到下一轮资金是许多团体解散的直接原因,而融资困难的背后是整个偶像团体产业链条从成员培养模式到商业模式的不成熟。有业内人士坦言,相较已经发展了46年的日本偶像培养模式,国内的培养模式在各个方面均有欠缺。

>> 选拔:缺少契约精神难以长期投入

同样是从事演艺工作,但起源于日本的职业偶像与传统艺人之间存在本质区别。“大家习惯性的会用艺人技能去要求偶像,然而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偶像不仅是依靠技能。”偶像学园IDOL SCHOOL的运营认为,偶像本身的个人魅力与自身成长性等特点更为重要。但在目前的内地市场中,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偶像几乎仍然是一片空白。

据了解,内地偶像团体的成员大多来自Coser、直播网红、没有演艺经验但对偶像或ACG内容感兴趣的在读学生等群体,主要通过社会招聘、转化原有宅舞社团、综艺节目招聘等方式招募。例如,女子偶像团体Lunar的早期成员主要来自2010年上海世博会志愿者、通过社会招聘的Coser、女仆咖啡店兼职员工等。

1695x1412-230418_13511399129458452_d8cdd09c25326d089c708eb79dbb37a4_meitu_1.jpg

女子偶像团体Lunar

成员背景复杂直接影响到的是,拥有不同背景的成员并非全都适合成为职业偶像,同时这些与团体之间的契约关系也并不是十分牢靠。在招募成员的过程中,如何保证以及培养招募到的成员具有足够的“契约精神”,是所有偶像团体首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Lunar在成立之初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王俊超回忆,“我们曾经花了整整三个月的公关,让三名成员上了电视节目《游戏风云》。后来三个成员当中的两个就跑了,因为她们觉得游戏风云的收入高,也不需要排练。”这让王俊超意识到,成员的家庭成长环境、家庭教育以及父母的价值观意识,都会给团队带来各种各样的影响。“无论是歌曲、衣服还是训练,都要付出成本,如果成员不可靠,所有的投入都是白搭。”

因此,王俊超和团队为Lunar逐步制定了一系列新成员招募规范。每轮招募大约持续4个月,从2012年至2016年淘汰80多名成员,并在2016年形成了分为两支队伍共计24人的团队。

在招募过程中,首先,团队会通过上海团市委对Lunar招募的新成员做背景调查,访问成员家长。随后,会对通过招募的新成员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试训,在这期间的课程主要用于测试成员能够承受多大强度的工作与压力。

此外,在试训期期间,除了专门负责成员审核的经纪人,包括老板、股东、正式舞蹈老师在内的任何人不能与新成员接触。“经常会有一个情况,老师觉得这个学生可以,但这个学生真的不适合当艺人,他的意见往往会和担当选拔的经纪人的意见是相反的。”

王俊超解释这条制定的原因,“并不是每个素质好的人都是必收不可,只有在个人素质和商业前景两个因素都打钩的情况下,一个成员才值得长期投入。”

>> 借鉴:韩国模式 or 日本模式

“现在的艺校、学院的培训都是学院派比较落后的,但市场对艺人的要求都是市场化的。”艺人经纪公司中樱桃创始人张展豪坦言,不成熟的国内市场,从艺人招募、培训到包装等各个关节需要成熟的模式。

或许正因如此,国内偶像团体一直受到来自日本与韩国两种不同培养模式的影响。既有像SNH48一样效仿“AKB48 Group”模式,也有学习韩国训练生的培养方式。

屏幕快照 2017-07-13 上午2.53.06.jpg

效仿“AKB48 Group”模式的中国女团SNH48

“韩国模式是一种早期淘汰制,是通过残酷的淘汰方式最终留下3%的成员,这些成员的个人能力都很强,但相对来说契约精神就很糟糕。”Lunar创始人王俊超如是说。对于日本培养模式,他则用“标准化”进行概括。

2015年在日本的一次经历,让王俊超印象很深。当时,他带领Lunar去日本参加演出。在整个演出过程中,王俊超发现,所有参加演出的日本偶像团体,不论是核心成员还是普通成员,都会对每一位见到的人鞠躬,“哪怕是两分钟前才见过,也会鞠躬。”

在那之后,王俊超经常会和同行讲起,“送成员去日本体验舞台后台几十个偶像团体的风貌,就知道网红和偶像不是一个东西,不是同一条路。”

同样给王俊超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在大阪音乐学院曾经接待过他们的学生。“我们当时很疑惑,为什么这么多小姑娘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素养。她们基本的礼貌、道德品格和契约精神都非常好,并且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准化的模式。”

芥末堆了解到,Lunar的舞台剧培训全部采用的是来自日本的老师。而艺人经纪公司中樱桃则是全部按照韩国的标准引进韩国的老师来进行培训。

但不论是学习日本或是韩国模式,其本质仍然是对优秀培养方式的引进。

>> 培养:考试成绩决定偶像们的工资

王俊超将一个职业偶像正常的成长轨迹总结为四个部分。

偶像的最佳受训年纪是16岁到18岁,这时候成员的体能好,接受力强;最佳舞台年龄是18岁到20岁,这个阶段成员适合去参加公演、接触粉丝,获得早期粉丝;等到20岁到22岁就是最佳转型年龄,在这个阶段成员可以根据自身特长,一边演出一边去做网剧、综艺或者歌手;而24岁之后,就是成员的最佳退役年龄。

内地大多数偶像团体成员年龄一般集中在前两个阶段,例如,偶像学园IDOL SCHOOL招募成员的年龄标准便是12岁到20岁。因此,一个偶像团体对成员的基础培养体系就尤为重要。

屏幕快照 2017-07-13 上午3.16.34.jpg

偶像学园IDOL SCHOOL

偶像团体的训练课程一般分为声乐、舞蹈、形体、化妆等几个方面,不同团体之间会有区别,但大致相同。Lunar培训成员的四门主课分别为,礼仪、声乐、舞蹈和台风(表达力)。王俊超说,这是基础的培养体系,Lunar成员每天保持6小时的训练强度,“我们要建立的体系是,不论哪个风格的成员都可以被培养成靠谱的人。”

在考核制度方面,Lunar采用每月考核的制度,“Lunar成员拿工资不是凭借出镜位等其他因素,而是根据月考成绩。”王俊超介绍,Lunar的月考主要考核四门主要训练课程,每门主课30分,满分120分,其中85分是及格线。连续两个月不及格的成员只有餐补,如果成员接下来两个月仍然不及格将要被开除。此外,获得85分到100分的成员将有3000元到3500元的基础工资,100分以上的成员为5000元。

对于内地偶像团体来说,想要保证成员的训练时长还有一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那就是团队成员日常的学校学业所占用的时间。

偶像学园IDOL SCHOOL的成员大部分来就自于学生群体,70%的参选成员有正在进行的学业。其运营团队表示,“IDOL SCHOOL自建团以来就强调“兼顾学业””。因此,其解决办法是把舞蹈内容拍录像发给无法参与日常训练的成员,让成员利用课业之外的时间练习。

Lunar采取了另外一种解决方式。通过与上海戏剧学院等学校的合作,Lunar为部分有需要的成员提供相关演出专业的成人教育文凭课程,其中理论课程在学校完成,表演课程在Lunar完成。  

关于偶像的养成,娱乐资本论曾总结过这样一个公式:真正的偶像养成=长时间的训练+日益增长的实力+不断积攒的粉丝+强大的资金资源+代表作。从目前了情况来看,光是训练环节,国内依然还需要时间去进行摸索。偶像养成,或许目前依然是一片蓝海。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当偶像成为一种职业,中国“造星工厂”却为何一直不如日韩?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