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两个 30 多年里都在联手做童书的人,怎么看待为孩子创作内容这件事?

作者:好奇心研究所 发布时间:

两个 30 多年里都在联手做童书的人,怎么看待为孩子创作内容这件事?

作者:好奇心研究所 发布时间:

摘要:“重要的并不是教授孩子们如何阅读,而是培养他们成为能理解世上一切美丽事物的优秀观察者。”Roderick Hunt 说。

微信截图_20170713162757.png

【小筱荐文】对于儿童,用最简单的句子和单词去表达故事的意思,不受新兴的、年轻的口语单词、俗语的影响是最适合不过的。儿童英语读物作者Hunt将自己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写成故事,以孩子的思维创作教材,用一种新的阅读教学方法让孩子们享受学习。

Roderick Hunt 今年 78 岁,他当前的职业是一名儿童英语读物的作者。这事要从三十多年前他在自家客厅里讲的小故事开始说起。

Hunt 回忆道,当时他正在给儿子和儿子的朋友们讲一个名叫 Chutney 的小男孩的故事。于是周围的大人问道:你为什么不把它写下来?

这个故事成为了 Roderick Hunt 出版的第一本儿童读物。

1983 年,Hunt 参加了牛津出版社发起的一项名为“阅读计划”的调研项目,旨在能够找到一种新的阅读教学方法来替代原来的旧模式。这项阅读计划针对入学前的幼儿,Hunt 形容当时自己“完全没有教授幼儿的经验”。这项调研项目后来成了牛津阅读树的雏形,Hunt 为此写了几个小故事,出版社的编辑们开始为故事寻找合适的插画师。

他们一开始邀请了几位插画师根据故事情节绘制了一些场景。但 Hunt 认为没有一位画出了他脑子里浮现出的画面。

“当我开始想故事的时候,我总会坐在我那张又大又舒服的椅子上,然后盯着天花板,直到脑袋里浮现出了一些有趣的画面。我便立刻把他们写下来。”Hunt 说起自己的创作过程,总是从“一幅画面”开始的。所以故事的插画师能否画出他脑海里的图景就变得格外重要。

偶然情况下,一位编辑把插画家 Alex Brychta 的一本绘本给 Hunt 看,那是关于一个叫 Danny 的小男孩的故事。Hunt 觉得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合作伙伴。

1985 年,二人合作的第一套牛津阅读树读物 The Magic Key 正式出版,最初的系列中包括了 30 个小故事。描绘了 Robinson 夫妇家里的三个孩子 Biff、Chipp、Kipper,以及他们的狗 Floppy 如何在一起生活。

微信截图_20170713161739.png

(牛津阅读树的第一本书 The Magic Key。 图片来自:slideshare)

Brychta 出生于 1956 年的捷克斯洛伐克(现在的捷克共和国),父母都是插画师。11 岁随着家人来到英国,当时的他还完全不能说英文。

“我只能用画画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Brychta 说:“而且不得不讲,当时我看的那些英文读物真的是太无聊了。”Brychta 在 16 岁时由自己的高中老师向出版社编辑推荐,开始了为书本绘制插图的职业生涯。

遇到 Hunt 以后,二人合作至今已经将近 35 年。

35 年后,牛津阅读树已经从一开始的 30 个故事发展到了超过 400 个故事。它们被分为 11 个学习等级(level),每个等级内有包含不同的学习阶段(stage),由此形成了一套跨越儿童整个语言学习期的完整英语读物。现在,这套书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在 150 多个国家内发行,并被 80% 的英国小学用作为阅读训练教材。

牛津阅读树系列采用了 phoincs 自然拼读法。这种方法来源于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针对儿童学习英语的方法。这种拼读方法和传统的根据单词后加注的音标来学习单词发音的方法有所不同,而是通过记住 26 个英文单词所组成的不同音位,来理解每一个单词的发音。例如,通常是两个字母会组成一个发音,比如 ea 发/i:/、ie 也发/i:/,孩子们将这些音套到单词里,就知道一个单词如何正确拼读。这种方法能逐步教会孩子字母和语音之间的联系,让他们能够很快理解单词的拼写和阅读问题。

与其它给儿童讲述故事的绘本不同,作为一套阅读训练教材,phoincs 拼读法很大程度上影响了 Hunt 的故事写作。他们必须根据儿童在每个不同阶段的语言基础和接受能力用有限的英语词汇来编写一个个故事。

“有时候这真的很难。你要知道,越简单的故事越难写。”Hunt 说。“比如在第一阶段,孩子们得到的都是很简单的句子:Kipper went on a swim. 或者 Biff Swam in the pool。我能用的单词少之又少。你不能一下子给出很长的句子。我会把这个称之为 thin text,只是列出主语中的名字、动词,最后是宾语。”

微信截图_20170713161856.png

(图片来自:tingclass)

尽管有语言教学方面的限制,The Magic Key 系列能发展到今天 400 多本的庞大体系,有其先天的优势。

首先,得益于第一个系列 The Magic Key 开创的叙事——Biff、Chipp、Kipper 得到了一把魔法钥匙,开始在不同次元里探险。这条主线让创作者得以后续创作任何真实的、不真实的故事元素在内,摆脱了只能在现实世界里发生叙事的局限性。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Hunt 认为在文字无法将故事背后的意义表达完整时,图像就显示出了非同一般的作用。“在阅读方法论里我们有一个理论:别太依赖图像。但我不这么认为。”Hunt 说。

文字和图像在 Hunt 和 Brychta 的创作过程中是相互交替辅助而产生的。换句话说,撰写故事和绘制图画并不是两个完全割裂的过程,它们一直在相互使对方变得更完整。

如 Hunt 提到,自己的故事本是从脑海中出现的一副场景中产生的。他会先将这个场景记下来,类似于为一个图像做图释。接下来,他把草稿递交给编辑,讨论故事的方向是否可行。此后,编辑会将讨论后的草稿传给 Brychta。在这个阶段,Hunt 和 Brychta 会坐在一起,面对面讨论故事的更多细节,当 Brychta 绘出一系列类似于分镜头的草图时,Hunt 才会根据这些草图写下最后的故事。

“每个故事背后都有其特殊的意义。如果光通过文字来了解这背后的意义是非常无聊的过程。”Hunt 说:“而只是有能力阅读文字,并不能让孩子成为一个优秀的阅读者。”

“其实也许你们没发现,有一些 Rod 写的故事,根本没有任何文字。说到图像的重要性时,尤其当儿童在学习阅读时,他们其实是先学会阅读图像。” Brychta 补充道。

在上海协和国际双语学校内,Roderick Hunt 和 Alex Brychta 接受了《好奇心日报》的采访。这间学校的图书馆区域内,有一间专供教师借阅的图书室,牛津阅读树系列几乎占满了两排书架。它们被根据不同等级和阶段分别放在不同的搁架中。

学校国际部的负责人 Maria 告诉记者:“老师们会根据自己教授的年级不同挑选不同的故事书,作为英语课堂上的阅读衍生读物。”

Q=Q Daily

Rod=Roderick Hunt

Alex=Alex Brychta

Q:你觉得为儿童写英语学习教材和普通的故事创作有什么不一样?

Rod:其实我认为两者之间并没有太大区别。因为所有的故事必须有其完整性。你必须要尊重读者。每当我写故事的时候,我就会变成读者本人。我就会问我自己,我现在几岁?看我书的是多大的孩子?通常,我身体里的是一个 5 岁的孩子,因此我希望我故事里的那些元素也可以吸引 5 岁的孩子们。

这和一个普通的小说家写一本小说的过程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你不能走捷径,不因为这是“魔法”就可以不符合逻辑。每个书里的情节的出现都必须是有原因的。我认为我的书会吸引孩子们,是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安全感,同时它也有足够有趣的内容。

另外我想补充的一点是,孩子们还可以很简单地模仿书中的画,因为 Alex 的画十分简单美丽。因此我们会接到无数孩子寄给我们他们自己画的作品。因为不论是故事、还是插画,都非常符合他们当时智力发展的阶段,契合了他们对世界的理解。这是为什么这套书成功了。

Q:是什么让你们创作的 The Magic Key 最后变成了这么庞大的一个故事系列?它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Rod:孩子们现在有很多图画书可以读,他们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图像和故事,有印在书上的,也有电视上的。他们怎么来解码书本上印的这些东西呢?书本通过符号以一种无声的方式来传递信息。

有一部名叫《黑袍》的电影,里面的酋长要求传教士展示教会族人阅读的意义。传教士对酋长说,告诉我一个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的事情。酋长说,‘我妻子的母亲去年死于一场大雪’。传教士在纸上写下这件事交给了自己的同事,同事立即对酋长说:‘原来你的岳母去年冬天过世了’。酋长惊叹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看,信息是以一种无声的方式传递的。我希望孩子们能够学习到的是,这些印刷下来的文字、印刷下来的符号,背后是有意义的。这是我的最终目标,在我到达这个目标的过程中,有很多种方式——故事书、电影、电视、任天堂游戏机、动画片……所有的这些都帮助我达到最后的目标。

Alex:我觉得最终让牛津阅读树系列与众不同的是,Rod 在写这些故事的时候,参考了自己的家庭生活,自己和儿子之间发生的故事。孩子们可以从这些故事与自己生活对应起来。第二件事情是幽默感,我们在故事中加入了很多幽默的元素。孩子们是最讨厌无聊的,如果书里面有一些有趣的事情的话,他们的兴趣就会被调动起来。

Q:The Magic Key 还被做成了动画版本。在这种情况下,翻开书本还有必要性吗?

Rod:不论是通过看电视或是翻书,孩子们享受故事的效果是相似的。但是设想一下,如果这个世界上不再存在任何数字技术,你怎么获取新的知识?只有通过阅读。因为阅读是一项最基本的技能。当你阅读的时候,你的脑海会对阅读的内容进行处理。但当你看电视的时候,那些信息是处理好再传递给你的。

Q:30 多年来,英语语言也一定经历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会反映在你们现在的创作中吗?

Rod:也许是这样的。在牛津阅读树中,我们运用到的语言是一种叙事语言。比如,“Mum’s cut up ten lemons.”这个句子现在在口语上有一些不同的读法。所以你说的对,英语的确是在改变,尤其是口语方面。我们在教授孩子们阅读的时候,开口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所以在对于学习英语为第二语言的孩子们来说,他们还需要与老师进行口语上的双向沟通。

但在我们写故事时,我们尝试着去用最简单的句子和单词去表达故事的意思,而不受现在新兴的、年轻的口语单词、俗语的影响。因为语言的进化非常复杂的,英语的进化和演变是一种融合了许多文化的语言。怎么向孩子们解释现在式和过去式?它们的原因难以考究。

(本文转自好奇心研究所,作者徐佳辰)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好奇心研究所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好奇心研究所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两个 30 多年里都在联手做童书的人,怎么看待为孩子创作内容这件事?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