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北京市5.6亿元教育采购项目被质疑,失信企业“换马甲”后中标

作者:怡彭 发布时间:

北京市5.6亿元教育采购项目被质疑,失信企业“换马甲”后中标

作者:怡彭 发布时间:

摘要:房产公司、失信被执行人等成初中课程供应商

真相.jpeg

芥末堆 怡彭 8月23日 报道

8月22日,少年创学院CEO张路发表公开《举报书》,举报北京市政府(预算)5.6亿元采购项目(2017—2018学年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项目)在招标过程中存在围标、串通投标、资质审核不严、课程缩水等问题。

张路提供的招标文件中明确规定,投标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直接控股、管理关系的不同投标人同时参加本项目的,其投标按无效投标处理。但是,存在这些情况的投标人不仅经过了审核,最终还中标了。

“很多服务两年的机构因为资质被淘汰,为什么之前可以,今年突然就出问题啦呢?”张路说:“知名大学、专业的教育机构被淘汰,房地产公司反而入围了,这实在很难理解。”

政府购买,面向社会公开招标“课程供应商”

根据去年公布的《北京市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项目管理办法》,七、八年级学生每学期应参加 5 次开放性科学活动,按任务单要求完成 1 次活动计 1 分,2 学年累计应参加 20 次活动,满分为 20 分。学生参加活动累计分数,中考时计入物理、生物(化学)科目原始成绩。

活动的资源提供方由政府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符合征集条件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科普场馆与博物馆、企业、社会团体、中小学等企事业单位均可参与申报。中国政府采购网显示,在即将开始的2017-2018学年,将有不多于 1300 个项目通过招标入围,预算金额为 5.6 亿元此次招标,采购单位为北京市教育技术装备中心,采购代理机构为北京汇诚金桥国际招标有限公司。

目前,新学期的招标已经开标,并在网上进行公示。但是,项目申请过程却让诸多投标的科研单位、企业公司运营者感到“冤枉”,中标结果也引来了不少质疑。

22日下午,少年创学院CEO张路发布公开《举报书》,称此次招标存在围标、串通投标、资质审核不严、课程缩水等问题。

房产公司提供教育课程,中标结果引质疑

根据张路的《举报书》,此次招标共存在三大类问题:

1.围标、串标公司入围,失信被执行人亦中标

在最终公布的中标名单中,出现了不同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直接控股、管理关系的投标人的状况。

微信截图_20170822234909_meitu_1.jpg

资料来源:天眼查

例如,在此次招标中分别中标6个项目的北京静远德馨文化有限公司和北京伯采仲长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苏静”。在此次投标中,有26家公司存在类似的情况。张路认为,这并不符合国家招标的相关法律规定。

芥末堆注意到,在少年创学院CEO张路提供的招标文件(下称“招标文件”)中,明确规定: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直接控股、管理关系的不同投标人同时参加本项目的,该投标按无效投标处理。

微信截图_20170822235707_meitu_2.jpg

在现场唱标过程中,大屏幕还显示,投标人公章与申请表公司名称不一致的情况(表格第一、三行),这也被许多现场投标人认为是明显的串标行为。最终的中标公告显示,这一名为北京游极虚拟现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企业中标了三门与VR相关的课程。

微信截图_20170823000723.png

资料来源:天眼查

此外,还有一企业在7月17日投标前临时更名,由爱极光(北京)国际时装有限公司变为北京鑫思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更名前的“爱极光国际时装公司”甚至已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最终,“变身”后的鑫思源教育成功入围,中标了“新能源汽车”“创意造纸”“扎染密语”等五个项目。

芥末堆发现,招标文件明确规定,投标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重大税收违法案件当事人名单、政府采购严重违法失信行为记录名单的,该投标人的投标按无效投标处理。

微信截图_20170823001051.png

资料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2.资信证明复印件被判无效,数百投标人被判“资质不合格”

《举报书》称,招标文件第 87 页明确规定“银行资信证明可以是复印件,评标委员会保留审核原件的权利”,但实际情况为数百个投标人因仅提供了复印件就被判定为不合格。

张路表示,招标文件明确规定“对投标文件中含义不明确、同类问题表述不一致或者有明显文字和计算错误的内容,评标委员会可以书面形式要求投标人作出必要的澄清、说明或者补正”,但在该问题大范围存在的情况下,投标人们并未被通知补充材料。

在课程进入评审阶段前,因这样的“资质问题”而投标失败,让不少人感到不公平。

3.去年违规今年仍中标,房地产公司成“课程供应商”

微信截图_20170823003506.png

除围标、串标等问题之外,未中标企业认为,许多中标企业的历史与资质让人觉得不足以中标。在上一学年的项目运行中,北京市教委根据开放实践课程的实际开展情况,对部分企业存在违规行为的课程进行了关停。但在今年的招标中,包括北京国政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慈航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曾被通报批评、关停的公司仍然成功中标。

微信图片_20170823004206.png

另一类则是一些主营业务与教育无关企业,包括由国际时装公司变更为教育科技的“鑫思源”,以及房地产开发、医疗器械、美术用品等企业。在它们向工商部门申报的经营范围中,均未有与教育相关的类目。

去年中标今年“落选”的机构达63%

对于此次招标的过程与结果,许多为该项目服务两年的企业运营者都感到十分不解。从数据上看,2016学年中标的432家企业、机构中仅有72家能够在今年继续入围,占比不足17%。在今年的196个入围企业中,“老”服务商占比不到37%。

“打磨了两年的课程,随着时间积累不断进步的老师,难道没有价值吗?”在微信群中,一位未中标的投标人这样问道。

2016学年,开放性科学实践课程为部分企业带来了数百万的营业收入。据张路估算,一些中标企业将从该项目中获得上千万的收入。

“从投标流程本身来说,不只是资质复印件的问题卡住了相当一部分企业,评审的标准和结果也是不公开的。”张路告诉芥末堆,“甚至在8月16日的中标公告中,连中标的课程名称都没有公开,只有企业和课程数量。”

目前,张路和部分投标人已向招标公司“汇诚金桥”递交了质疑书,提出了包括资质审核、信息公开等相关问题。根据相关法规的规定,招标公司应在7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在此渠道无法获得满意答复的情况下,张路等人才可向北京市财政局进行投诉。

尽管并未给出直接回应,但招标公司针对此事作出了一些反应。8月22日晚间,中国政府采购网更新了名为《2017—2018学年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项目中标公告的补充公告》的信息,在这一公告中,公示的信息除公司名与中标数外,增加了课程的名称。

“按理说质疑没结束,投标流程就还没有完。但据说,招标公司已经在通知一些没中标的企业退还押金了。”张路说,“可能是希望做成既定事实吧,我们会继续争取,但眼看就要九月开学,谁也不知道最终会怎样。流程只能一步一步走。”

8月23日上午,芥末堆多次致电北京市教育技术装备中心,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23日下午4点多,芥末堆致电招标代理机构北京汇诚金桥国际招标有限公司,提出就此事进行收集。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在电话转接失败后称,项目负责人可能已经下班。

律师观点:若招标文件明确禁止,就算中标也属于无效

就未中标企业的几点质疑,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余超表示,在招标过程中,不同中标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直接控股、管理关系的投标人,这种情况是否违规,需要根据招标文件的规定来判断。若招标文件没有明确规定,则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判定在招标过程中,几家公司是否存在串通投标报价的情况。“若招标文件明确禁止这种情况,就算中标,也属于无效。”

对于投标人公章与申请表公司名称不一致的情况,余超认为可能涉嫌串标,具体是否会被认定为串标,还得结合其它证据认定。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北京市5.6亿元教育采购项目被质疑,失信企业“换马甲”后中标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