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免费、没老师,法国这所学校是如何培养程序员的?

作者:惊叹中 发布时间:

免费、没老师,法国这所学校是如何培养程序员的?

作者:惊叹中 发布时间:

摘要:不管你是否有犯罪记录,糟糕的数学成绩,喜欢说蠢话,我们都不在乎。

微信图片_20170915091317_meitu_2.jpg

聚焦巴黎

当你走进这所位于巴黎的、没有教师的编码学校——42学校,有几件事可能会令你毕生难忘:一系列具有挑衅性的街头艺术品;满眼望去的iMac;还有上千名学生产生的噪音,在整栋大楼回荡。

这是“游泳池”游戏(持续一个月,类似饥饿游戏的测试)的第二周,申请者必须全力以赴,以获得进入学校的机会。学校对申请者没有学位或特殊技能的要求,被录取者将免费参加三至五年的学习。在完成课程之前,会有约80%的学生找到工作,而完成课程后,学生将百分百被雇用。

这所学校由Xavier Niel(一个法国亿万富翁)创办,迄今为止他已为42学校投资了5700万美元,此外,他还投资4600万美元,让学校进驻硅谷。Niel创立了免费的,法国第二大互联网服务供应以及其他企业。他是一个资深的企业家,总是在寻找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

2013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宣布要打破法国的教育体系,并着手重建其中一部分。他的学校与法国的甚至其他任何地方的学校都有所不同。

“我们什么都不教,” 42学校的联合创始人Nicolas Sadirac说,“学生们自主分配他们所有的时间。”每天早上8点42分,学生拿到要完成的项目,他们有48个小时来完成这些任务,所以他们总是在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像现实工作中一样。(42这个名字源自中篇喜剧小说《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生命、宇宙或一切事物的终极问题的答案是什么”,答案正是42)。 

因为没有老师,所以评估也由学生来决定,所有的东西都由同伴来评分。学生们“按自己的想法安排时间,”Sadirac说,“这完全是自由组织的。在教育方面,42学校是基于项目的学习和点对点(P2P)的学习。

这所学校要求学生100%优秀:在最近一批学生中,为获得入学资格,有64000人参加了基础的在线逻辑测试,超过20000人通过,但由于空间限制,学校只能接受3000名。这3000人要参加为期一个月的“游泳池”竞赛,看看谁能更好地完成编程项目;三分之一的人会被录取,而有5% - 15%的人被直接淘汰。

虽然学校曾经要求学生在离开前掌握一套技能,但现在已经放弃了。之前还保留了一年的小组制,现在也抛弃了,因为学生学习的步调参差不齐。

他们的课程是游戏化的:Sadirac将其描述为《魔兽世界》,但在那里,地下城已经被编程项目取代,如模块(技术集成、算法、人工智能)和语言(Python、C、Java、Docker-tech)。

Wired是这样报道的:“……为获得项目纠正,学生必须花‘纠正点数’,这需要他们从纠正别人的项目中获得。如果有违纪行为,他们必须勤恳工作,接受教训。比如,接下咖啡机所有的订单,或者用牙刷擦窗户。良好的行为可以赚取‘钱包点数’,可以当现金花。”

根据世俗的观念,所有伟大的创新都是从硅谷开始的,所以,在巴黎的学校开办三年后,42学校的加州分校在去年开学。

42学校的一天

巴黎北部的Bessieres大道,42学校的一层是熙熙攘攘的学生,他们独自一人,戴着耳机,在iMac附近徘徊。许多人感冒,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几乎没有人睡得很好。

沿着楼梯往下走,可以看到很多学生缩在睡袋里,试图小睡片刻,几十条毛巾挂在墙上的栏杆上。

“在感觉困倦的时候,我们会抓紧时间睡一会儿。”22岁的Nicolas每天学习长达12个小时。

“第一个星期我进度很快,做了很多努力,”他说,“第二周,我放缓了进度,试图更多地思考我正在做的事情。”他咳嗽着补充道。

坐在他旁边的是25岁的Celeste,她曾经在infographics工作过。

这种自我指导是学校教育的重点。记者问Celeste,如果她不喜欢老师,至少找个人指导不是更有帮助吗?她说:“有时候我想要一个老师,这样就能更快地找到解决办法。”“但当我自己通过努力得到答案时,我会更有成就感。”

再往后走可以看到一辆餐车,学生聚集在一起抽烟。和学校里的其他事情一样,这也是学生自己组织的(订单完全电子化),他们还有类似 “权力的游戏”的活动,甚至更俗的事儿,如睡眠安排。就连学校的电梯也没有逃过黑客们的法眼,这里就像一个非常拥挤的夜总会,嘻哈音乐伴随着迷离的各色灯光,十分热闹。“去年他们黑了电梯系统,令其找不到任何楼层,”Sadirac说,“我们刚刚修好。”

法国前总统François Hollande曾从睡梦中的学生中间走过,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和Snapchat的Evan Spiegel也到这所学校参观过。

Xavier Niel的教育观

微信图片_20170915091432_meitu_3.jpg

Xavier Niel

从幼儿园起,世界各地的学校都在争先恐后地想要弄清楚孩子们在未来需要什么技能。哪些技能应该被优先考虑,如何教授这些技能的观点比比皆是,争议不断,但在协作、创造力、批判性思维、沟通和主动性方面,观点是一致的。尽管许多学校将这些纳入传统的教学体系,但很少有人从一开始就考虑。

Niel想要解决的问题是法国缺乏编码人才,而国家森严的等级制度排除了那些没有考上顶尖大学的贫困学生,不给他们最好的工作机会。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他最终创建了一个围绕协作、创造力、批判性思维、沟通和主动性的学校。换句话说,这就是未来的学校。

“不管你是否有犯罪记录,糟糕的数学成绩,喜欢说蠢话,我们都不在乎,”Niel说,“我们并不考虑这些,只关心两个客观标准:逻辑和动机。”

这所学校的不同之处

当学校负责人Sadirac描述42时,经常忘记它是一座学校。

“我一般说这里不以学习为主。”

“我们是艺术学校。”

“知识是无用的、危险的,禁锢了你的自由。”

所有这一切都必须放在编程背景,以及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前提下。 42学校不再是单纯的学习,因为传统意义的学习是掌握一个内容或一套技能。

“我们不该试图去学习和记忆东西,”Sadirac说,“这很危险,它会让你不够敏捷。”

把信息输入大脑是复杂而困难的,但把它弄出来,为新事物让路,可能会更困难。 Sadirac之前的工作和现在的经历差不多,也是对成年人再培训。他发现这些学员学习新事物的最大障碍往往是不了解他们已经知道的。例如,30%左右的入选学生都有编码经验,一个月后,他们的表现反而不如那些没有经验的人。

Sadirac认为42学校是艺术学校,因为编程比科学更具艺术性。他表示,关于编码有两个误区:第一,你必须擅长数学;第二,这是一场孤独的修行。他认为,这两个误区是女性远离编程的原因之一。在42学校的学生中,只有10%是女性。学校已经启动了一个项目,在假期引入女高中生,改变她们这些想法,教她们编码。

Sadirac认为,因为技术的改变,知识是“危险的”。公司首先想到用数字技术改变现有的流程,这需要高水平的组织能力和知识,但其中没有太多的创造力。如今,随着企业一切进军数字化,编程必须发明新的流程。这需要人们共同努力,并广泛思考如何解决现实问题。

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微信图片_20170915091455_meitu_4.jpg

Nicolas Sadirac

在加入42学校之前,Sadirac创立了一家法国知名编程学校——Epitech。有基金会来到他的学校,问他是否可以在巴黎一些贫困地区教编码。

其中一名来自这个编码项目的学生脱颖而出,最终获得了Niel的全额资助,完成了Sadirac说的需要极端智力才能完成的任务。这个姑娘赢得了所有人的喝彩,Niel问她之前在哪里上学,她说:“两年前我在卖仓鼠。”

Niel意识到许多人没有学编程的机会,只是因为他们没出生在有地位的家庭。事实上,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由于高度分层的教育体系,法国学生的教育处于发达国家中最低水平。

随后,Niel与Sadirac合作创建了42学校

42学校是全球许多创新机构之一。美国有Coursera,Udacity和Udemy,他们还有密涅瓦计划,这是一所高度有选择性的大学,教育全世界的孩子;而中国也有一起作业网等。

但大家都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这些新模式是否能扩大规模。

如果Niel能让42学校的模式在美国发挥作用,即硅谷的分校可以接收到1万名学生,他就考虑在中国开办分校。他告诉记者,这种模式是很容易扩展的,因为它非盈利;他同时表示,开办学校的压力比办企业要小,因为做的是非盈利性机构。

在罗马尼亚、南非、乌克兰和保加利亚,42的加盟学校都已经成立(突尼斯和荷兰也有两个即将展开)。这些学校必须具有免费和没有学术要求的理念,必须能筹集足够的钱教育至少150多个孩子,才能获得总校的课程和许可。

巴黎42学校的运营成本每年约为700万欧元,美国分校略高。Niel说,他会继续投资十年,之后,他希望一个像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样的,从这所学校毕业的人物能够接管学校,并继续支付费用。所以只要有富人支持,这种模式就是可扩展的。

Kyle Peck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育学院和研究中心联合主任,他钦佩42学校模式,但质疑其范围:“他们要的是高端人才的竞争,而不是为每个人提供技能。” Peck还想知道,这种模式是否会接纳更多教师或专家的意见。“这是一个新手帮助新手的模式,”谈到P2P系统,他说,“如果他们有专家的智慧,在适当的时候分享,可以帮助优化学习。”

对于那些被接纳的人来说,42学校是免费的。但三年的时间内没有薪水,即使学生可以在这里得到实习机会。

根据一份课程报告,美国大约有95个编码训练营,他们的课程通常做得很短,大约14周,但成本要高得多,约为1.4万美元。这种传统模式存在很多缺陷:报告指出,今年有8个编码训练营关闭,包括Iron Yard和Dev Bootcamp,这两家训练营都曾获得重要的财政支持。纽约代码和设计学院最近提高了学费,但他们两个校区的毕业生如果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不需要偿还学费;而那些得到工作的人需要支付收入的8%,直到他们支付够1.5万美元的学费。

当然,最终衡量成功的标准还是工作。Niel曾被称为埃隆·马斯克和马克·扎克伯格的合体。在巴黎,他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而42学校也广为人知。因此,许多公司会去学校寻找人才。Niel说:“我们的学生没有找不到工作的问题,我们有10倍符合要求的学生可供选择。”

事实上,雇主们都会为学生提供面试项目:法国文化部想要如何建立数字博物馆的构想;法国政府希望面试者在网络安全问题上提供好点子; Peugeot的母公司PSA已经要求学生们想象自动驾驶汽车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来到美国

去年,Niel在美国加州的弗里蒙特开办了42学校,位于硅谷的中心。学校网站上的宣传视频里,Snapchat的Spiegel、Twitter和Square的Jack Dorsey,以及Slack的Stuart Butterfield纷纷表示,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Benchmark Capital合伙人Peter Fenton说:“它如同拆除了学校的围墙壁垒,允许有才能、潜力和动力的人自由遨游。”

在接受采访时,Niel表示,美国分校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是,人们对任何免费的东西都不信任。“当它免费时,人们会觉得背后有鬼,这是个骗局。”他说。

巴黎的42学校开办之初,有7万名18到30岁的人申请,而在美国,只有几千人,美国42学校的首席运营官Brittany Bir说:“当我问Niel他打算如何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时,他的回答是‘帮助我们’,这是一个缺乏细节的意向性计划。”

除了对免费的怀疑,还有一些因素让美国反对42学校,比如,它没有得到认证,不能帮助学生获得证书。学生的年龄往往很大,已经拥有大学学位,所以缺乏资格认证意味着他们无法在42学校学习期间暂停还学生贷款。(美国毕业生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负担。)

然而,最大的挑战将是42学校的第一批毕业生如何找到工作。硅谷的竞争非常激烈,在美国,Niel没有在法国的影响力。

不过对于成千上万选择有限的年轻人来说,42学校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一种教育,一个社区,以及现实生活中的技能,雇主对这些技能的需求量很大。

(本文转自智能观,作者惊叹中)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智能观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智能观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免费、没老师,法国这所学校是如何培养程序员的?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