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GET2017】全球教育圆桌:颠覆高等教育,学位在未来会不再重要吗?

作者:卢楠 发布时间:

【GET2017】全球教育圆桌:颠覆高等教育,学位在未来会不再重要吗?

作者:卢楠 发布时间:

摘要:好学历不再等同于职业成功

WechatIMG13.jpeg

左起:Vince Chan,Richard Qiu,Matt Wilkerson

芥末堆  卢楠  11月15日报道

15日上午,在以“共建·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为主题的GET2017教育科技大会“全球教育论坛”上,来自香港和美国的3位海外嘉宾开展了圆桌对话——“颠覆高等教育”(The Higher Education Revolution)。

Vince Chan,香港教育科技&人才科技早期基金 Creta Ventures,创始人

Richard Qiu,美国终身教育平台 Udemy,副总裁

Matt Wilkerson,美国大学生就业指导平台 Paragon One,创始人兼CEO

以下为对话内容重点:

Vince Chan谈到,作为70后,在她成长的年代,学位和职业的成功是紧密相连的。但是现在整个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从现在到未来,学历到职业的成功,可能会有更多的曲折,甚至会有更多颠覆性的印象。不仅是知识的过时速度,以及大量现有工作岗位的消失和新岗位的产生,还包括机器和人类的重新分工。

Richard Qiu也同意,现在学习到的内容和未来的联系,相关度会有所降低。所以现在通常强调终身学习。他认为,过去主要是资质性的教育,大学的排名越好,找到好工作的机会就越大。但是现在,已经转换到了能力教育。他表示,Udemy雇佣的大概1000多名员工,其实都是没有大学学位的。他们只看应聘者过去的经历,和他自己技能的陈述。

Matt Wilkerson想要解决的问题是,帮助毕业生找到第一份工作,让他们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然后告诉他们如何讲故事、如何展示自己、如何编写自己的简历。所有这些都是学生应该知道,但是大学又不会教给他们的。

但是,他们都认为,未来学位、文凭不会完全消失,但学校的教育会发生很大的变革。同时,学校还承担着交际等知识学习之外的功能。

以下为对话内容整理:

学历=职业成功?

Vince Chan:很多年前,我爸爸给了我一本书,他是这样跟我说的:“你长大之后就去常青藤学校,然后拿到MBA的学位。”那时候我才15岁,80年代,那时MBA的学位,可以说是成功的黄金通行证,而且我来自一个非常传统的中国家庭,我看到了父母的期望和我自己身上的责任。

我非常努力,希望能够完成这个梦想。10年之后,我给自己的简历打造得非常漂亮,去耶鲁拿奖学金、学管理学。5年之后,我从耶鲁毕业了,我开创了一个10亿的学生基金,可以说是在美国针对学生的价值最高的资产管理基金,那时是我事业的顶峰。

我是70后,我的终点、目标也是非常直接的,学位和职业的成功是紧密相连的,可以说我做到了。但是,现在我觉得整个时代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到未来,学历到职业的成功,可能会有更多的曲折,包含更多的纬度,甚至会有更多颠覆性的印象

给大家再多说几句:

  1. 如果大家还在上大学,是大一,75%的学校里面学到的知识,等到你毕业的那一年就会过时,这不是我自己说的,我是通过网上调研的数据得出来的结论。

  2. 在15年之内,到2030年,有20万的现有工作岗位会消失。我们现在在学校获得一些培训,但是到未来十几年以后,可能这个工种都不存在了,会有更多新的工种。我们现在还难以想象,可能在某一个时期就会出现了,会改变技术、改变经济。

  3. 根据麦肯锡的分析,几乎100%的工作,都是可以自动化的。它和完全的自动化还是有区别,但是有60%的工作内容,都是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自动化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将是一种新的分工,不是说机器人会代替人,而是说,机器人和人共同合作、共同分工。而自动化会影响整个世界上的方方面面,不管你是高素质人才,还是低素质人才都会受到影响。

我们可能会想,哪些工作会被计算机代替;或者说,哪些工作必须要由人来完成?

这次的圆桌讨论我们邀请到了两位美国的专家,希望能够探讨这些问题。希望今天讨论完之后,大家会获得一些信息,然后采取行动。

先从Richard Qiu开始吧,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专业背景,还有您整个行业中的变化。

Richard Qiu:刚才说到了,过去几十年,从顶级的院校毕业,然后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现在其实很多也是一样的,比如我也是这样。但是我觉得可能现在学习到的内容和未来的联系,的确相关度会有所降低

学习就像是人的健康一样,如果我们想要保持日常的健康,就需要时刻去注意,所以我们现在通常强调终身学习,我们都是终生的学习者。

Udemy就是一个终生的学习平台。我们一共有2000万学生,来自于不同的国家;有45000名老师,一共有5万门不同的课程。我们的老师和传统课堂中的老师不太一样,我们会介绍领域内的专家给大家,因为我们觉得这是学习知识最快、最直接的途径。

网上平台上的学生,学习是出于不同的目的。我们希望能够满足这些不同学生的需求,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平台能够帮助这些学习者持续去学习新的知识,去改善自己。可能毕业之后,大家会找第一份工作,那是以前了,现在可能整个情况会有所改变。 

Matt Wilkerson:我们其实是想要应对一个挑战。美国的大学院校通常会有一个办公室,叫做职业指南/职业发展。如果大学生去那里,那里的同事会帮助大家找工作,或者给出一些建议。所以,有很多人帮你检查你的简历,也会引入很多公司来进行招聘。

其实这是大学里面非常不太有用的部门,我们希望可以更好地从事这些组织应当做的工作,也就是说让毕业生可以得到第一份工作,并且获得他们所需要的反馈。

我们现在有一些实时的视频通话,以及一对一的指导。除了职业的指导教师,还有其他的辅导员,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学生想要干什么,然后告诉学生如何讲故事、如何展示自己、如何编写自己的简历。所有这些都是学生应该知道,但是大学又不会教给他们的。

资质教育到能力教育

Vince Chan:两位都是来自于美国,我也在美国上过学。那我们来说一下美国的教育,再来谈一下它和中国教育有什么不同。Matt有提到在美国的教育里面出现危机,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呢?

Matt Wilkerson:是的,在美国有这么一些大学,他们有很多资金的需求,主要通过每个州的预算来运行。美国有很多的学生都是负债去上学的,因为大学本身有很高的资金需求,学生需要通过贷款来获得教育。很多这样的机构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政府已经无法再帮助他们了,然后学生又有自己的债务危机。

这时,帮助高中生找工作的机构就出现了;一些混合性的学校,尤其是工程方面,而且对于其他的产业也出现了类似的学校。我们会告诉人们,学费可以更少,同时可以更快地找到工作。在未来的10-15年,这样的过渡一定会出现。

Vince Chan:在这一点上呢,我说几句不好的话。现在在中国,还是有传统的观念,比如说要上好的学校,拿文凭,然后再去找工作。对我们而言,如果不拿一个好的文凭,而去接受职业教育,在我们的文化之中,还不被广泛接受。

那么Richard,你是一个中国人,你早年也在中国接受高等教育,然后去了美国。我刚才提到这一点,中美两国之间文化的差异,从你的角度来看,我们应当如何应对这种不同?如何理解这样的不同?我们在未来应当如何填补这样的差距呢?

Richard Qiu: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不光美国在变化,中国也在发生变化,而且中国发生的变化是巨大的。

我很多年以前也是在中国接受的教育,过去上大学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可能只有2%甚至更少的高中生、初中生,最终到大学接受教育。进入大学之后,我们只是专注于学习,因为你根本不需要担心学习。我们在上学的时候,不会去考虑找工作的问题。孩子主要有三个需要考虑的事情:社交、学习、睡觉。

但是,过去几年这种状况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新的技术,不断推进这样的改变。

我认为过去主要是资质性的教育,或者叫资格教育。也就是说,大学的等级越好、排名越好,找到好工作的机会就越大。

但是现在呢,已经转换到了能力教育。说白了,学生能做什么,你能展示出自己哪些能力,你是否可以告诉别人,你本身是有一些非常独特的能力可以展示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更好地对我们的雇主来展示自己。

比如说,来自于北大、清华的学生,来应聘,但是根本不知道如何做这些工作。那我们会怎么做呢?我们是会雇那些知道应当如何工作的人,还是说要雇那些名牌大学毕业的应届毕业生?我们的选择还是很明确的。

我们雇佣的大概1000多名员工,其实都是没有大学学位的。因为我们在面试的时候是盲选的。我们可能会有一个简单的筛选条件,通常不会去看学校的名字来做筛选的第一步。而且有些时候,我们会说忘记这个学校吧,不看他们毕业是哪个学校,到底是清华、北大,还是哈佛、剑桥。我们只看他过去的经历,和他自己技能的陈述。

我相信中国也在走上这样一种选择的道路,中国也会变得越来越像美国。 

Vince Chan:我相信中国的发展非常快,可能几年之后就会赶上美国市场。Matt,你可能会和很多中国学生、中国父母打交道,分享一下你和他们打交道的经验,学到了什么?因为你会从这些父母的手中获得一手的反馈。

Matt Wilkerson:我们一开始的增长,主要是由一些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带来的。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希望看一下传统中国社会对于教育系统的预期。比如说,他们非常重视学生的分数。但是在美国,他们会看你的平均分,但除此之外,不会有人再问你其他的考试分数;他们会看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做过什么事情,看一下你的价值体系是什么样的,你能为公司贡献什么。所以,我们需要告诉父母、孩子,应当这样展示自己。

我们遇到过很多中国国际留学生,也和很多在国内的中国父母打交道。所以,我们把海外业务发展很大一部分放到了中国,在这里可以为很多的海外留学生提供一些就业的指导服务。我们需要告诉他们,在美国找工作的情况完全不同。我们会告诉他们美国的市场什么样,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打造我们的产品。

Vince Chan:我们知道两位都可以看到未来,也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在美国是什么样子,在全世界是什么样子。而且你们也会和很多的父母打交道,这些父母都是老一辈的人,他们还是非常在意好的公司、好的学位。那么如何一方面提供给年轻人他们所需要的服务,在另一方面,更好地帮助父母和孩子来消灭他们之间的不同呢?

Matt Wilkerson:在父母这方面,真正重要的是给他们很多好的学习。告诉他们,我们找工作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最后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会提供一些评分上服务,比如专业评分,让他们知道在培训的课程里面,我们做了什么事情、会提供什么样的教育。这些中国父母了解是什么样的状况,他们就非常开心了。

在学生方面呢,更多是有关于他们的经验。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设计是要有人文维度的考虑,比如说像VIPKID和VIPABC,可以实时学习英语,和真人进行互动。对学生而言呢,在5-6节课之后,他们的能力水平有所提高,他们的自信也会提高,他们的表现会越来越好,他们会到很多的雇主那里做很多的面试。那么这个时候呢,相较于那些仅仅是专注于学习的同学,他们的表现就会好很多。

我们也在开发很多的技术,来提升我们孩子的表现结果。 

学位在未来会不再重要吗?

Matt Wilkerson:我觉得未来不可能就没有学位,不需要文凭了。但是,可能要求会不一样。大学可能很就会引入一些新的理念。比如说,它会去考虑现在市场上就业的职位,具体需求是什么,然后来调整自己的课程。我相信学校是要改变的,我们需要满足学生更多、更切实的需求,满足他们从学校的学习到最终就业的转变。

Richard Qiu:我同意,学位、文凭不会完全消失。顶级的学校肯定还是有课堂内的教学。

我跟我的孩子说,去学校,当然可以学到知识;但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是可以在课堂中完成的。比如说,从同学身上也可以学到很多,可以从老师、同学里面了解到很多新的资讯。所以我也一直鼓励我的孩子,最好是天天和孩子们出去吃饭,我愿意帮你付额外的钱,我甚至可以请你的同学们一起吃饭,因为我觉得和同学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学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可以聚集人才。如果我们去到好的学校,当然都是好的人才。学习是多方面的。

尽管如此,整个学校、整个教育系统的变革还是必然的。因为我们也不想毕业之后,再去一个职业学校,而是希望通过融合式的内容来学习,希望现有的学习能够为未来搭建一个牢固的基础。

1、本文是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GET2017】全球教育圆桌:颠覆高等教育,学位在未来会不再重要吗?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