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GET2017】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从营养和教育两个方面推动社会公平

作者:红印儿 发布时间:

【GET2017】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从营养和教育两个方面推动社会公平

作者:红印儿 发布时间:

摘要:注重健康投资和教育投资的有机结合。

gaitubao_com_15108065760893.jpg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秘书长卢迈

芥末堆 红印儿 11月16日报道

11月16日,在“GET2017教育科技大会”第三日的教育公益论坛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秘书长卢迈以“让每个孩子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为题发表了演讲。

卢迈认为,给中国中西部贫困地区幼儿的干预应包括营养和教育两个方面,并且儿童的整个成长过程都值得关注。“早期干预投入少、回报高,但不等于后期干预没有效。”卢迈说。

目前,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推动社会公平发展方面的项目覆盖多个年龄段的人群,注重健康投资和教育投资的有机结合。

以下是卢迈的演讲实录(芥末堆有删减): 

今天会场上有很多高科技、互联网、新科技公司,他们是我们国家这些年教育发展、科技发展的成果。这同时也凸现出一个重要的差别:我们在城市里关心的问题,在农村还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关注社会公平是新时代的主题

我们的社会不仅收入差距大,城乡和地区之间的人在身上体现出的差别也相当大。我们希望通过教育推动社会平衡和公平,让社会保持一个向上的通道,让更多人能通过教育从原来的低收入阶层转到中等收入阶层去。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从2005年开始做公平发展方面的工作,通过研究贫困的发展变化情况来消除贫困。这是2007年和2013年人口形势的变化和人口政策的调整。我们从研究里很突出地感受到一点,那就是城乡、地区之间的差别,在儿童身上有很强的体现。 

有个玩笑说,既然马云有这么多钱,社会差距又那么大,如果把马云的钱拿来分配会怎么样,那大家不都有钱了。用这种再分配的方式解决不了社会问题。全世界富人拥有的财富和50%社会底层人的收入总和几乎相等。 假设把马云的1500亿都分给大家,全国14亿人,每人分到100块就分完了。这种均贫富的方法,最终是让马云也没有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了。再分配不是最好的办法。我们要研究一下贫困儿童的问题应该怎么办。

我刚从凉山回来。我们可以看到在凉山,政府帮人们盖了新房、帮他养猪,这个家庭也还算是勤恳,小孩儿在幼教点上了幼儿园。他们聘了辅导员,是省政府出钱,应该说具备了一定的基础。但是,这家的三个孩子,你们能看出有什么区别和特点吗?我们去的时候天已经很冷了,这个小孩穿的是绸裙子,外面套一个衣服。三个孩子都拖着鼻涕,还是我们拿纸给他擦的。有房子是基础,养了猪他们可以有收入。但是这家的父亲60多岁了,妈妈30多岁,因为有残障,三个孩子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

这样的问题在农村比比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觉得有三件事需要做。第一,要让孩子有学习基础,就是身体要好。第二,公共服务要可及,在村里也要有学前教育、早期养育。第三,大家要一块儿去做这种努力。

营养改善计划覆盖3600万学生

屏幕快照 2017-11-16 13.03.58.jpg

这是我们在试点县做的调查,农村儿童确实还存在比较多的问题,可疑率和异常率很高。上海的可疑率和异常率加起来大概是10%。而在农村,比如毕节,可疑率和异常率加起来是超过50%的。

在营养调查里也发现很大的问题。身体和智力发展如果没有得到很好地支持,就会成为问题。我们当时并没有消除贫困的整体框架,但我们发现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营养。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营养问题应该被置于发展的中心,它本身既是实现公平的手段,又是公平的一种象征。

2006年底,我们在广西做的调查,2007年我们在广西都安和河北崇礼开展了实验。当时的调查结果是,农村的孩子身高矮。有同事说这是基因决定的,我们不认为是这样。孩子每天吃的都是黄豆配米饭,学校不管做饭,只管蒸饭。

在调查以后,我们开展了实验。实验很简单,我们出钱建了食堂,并且每天给学生补助3.5元到5元。实验结果上报之后,当时的温家宝总理做了很长的批示,说这个事关系到国家的未来,一定要做好。 

从2011年底开始,国家在699个县实施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中央直接拨付2300万。现在扩大到834个县,有3300万孩子受益,中央财政一年的支出是200多亿。我们用阳光校餐数据平台实时监测。 吃饭的碗很大,如果孩子身体好,他们的下一代也会比现在更健康。 

屏幕快照 2017-11-16 13.05.36.jpg

这是一个队列研究。我们把卫计委的体检数据和学号对在一起,将2012年入学一直到2016年的数据进行比较。上面两条线是国家的平均标准。虽然全国孩子的平均身高也在增长,但这几年由于国家的财政支出,参加营养计划的学生平均身高增加了4厘米多,和全国平均值的差距从5厘米变成了3厘米。身高是表现一个孩子身体状况的非常重要的指标。营养状况和身体状况是很重要的,有了营养才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学习上。营养是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基础。

用营养包降低儿童生长迟缓率和贫血率

之后,我们听到很多的建议,说早期干预更重要,包括营养和教育这两方面。2009年我们在青海乐都和中国疾控中心一起做了营养包的实验。疾控中心研制出营养包,我们来做推广实验。营养包很神奇,用12克豆粉加上12种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制成,全部成本都算上也只有1块钱。现在卫计委在推广。最开始乐都的贫血率是58%,一年后就下降到40%,现在贫血率还在持续下降,达到20%左右。另外一个数据显示,孩子的生长迟缓率也明显下降了。我们还在全国9个省、17个县资助着1800个山村幼儿园。在语言和认知等方面大幅度缩小了山村孩子和城市儿童之间的差别。 

刚才说了孩子在早期发育中会遇到的障碍。城市孩子在家有父母陪伴,在外有亲子活动。但农村孩子是留守儿童,也没有其他帮助。我们采用了国际家访项目的方法,在村里聘请家访员,在乡镇和县设立督导和总督导,每周教孩子一次,每次一小时。 三次课之后孩子就开始有变化,10次之后,家里的老人就看见孩子的变化,他们就非常欢迎家访员的到访了。接受家访后,孩子的可疑率和异常率都下降了一半。如果持续下去,这个情况肯定会更好。

中等职业学校的学生同样值得投入

我们还关注中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计划是国家的一个大计划。普及高中阶段的教育,一个是靠发展高中,另一个是靠发展职业教育。现在大概有63%的初中毕业生会选择上中职,因为农村的中职学校是免费的,而且还有补助。学生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他们80%来自农村,大约70%的学生父母是初中及以下学历。

和普通高中生比,中职学生语文和数学都很差 。但是注意两点,一个是认知能力。我们测试了学生的注意力和推理能力,在这方面他们和高中生没有显著差别。语文数学都很重要,但并不代表一切。 

屏幕快照 2017-11-16 13.18.09.jpg

学生的问题在于说心理方面。一般的中职学校里,有20%的学生是抑郁倾向,就是这里说的情绪异常、孤独感、抑郁感。原因很简单。整个社会的问题最后从家庭都落在这些孩子身上,这些孩子反映的问题就是社会的问题。如果我们把这个底兜住,那这些孩子未来会是有用的人才。这个群体很大,有1600万。

我们非常反对给这些学生贴上一个标签,说他们智力很低下,说他们在职校什么都没学到。职校学生里有25%来自国家的师范校、重点校,50%来自省示范校、重点校。

所以,职业教育本身是很有前景、很值得发展的。我们特别要重视学生的心理发展。我们做了中等职业教育“赢未来”计划,培训校长和老师,给学生发奖励,鼓励学生开展课外活动。这些课外集体活动会对孩子心理产生直接影响。2000名领取奖学金的孩子里,有1000多位原来是有些心理问题的。参加项目后,他们变得积极向上,成了其他同学的一个示范。 

我们都知道海克曼教授的著名投入回报曲线。我们想特别强调,早期干预投入少、回报高,但不等于后期干预没有效。第一个1000天是非常重要的,但现在的新说法是,我们要关注8000天,也就是一直到20岁。整个成长过程都应该全程关注,后7000天也需要投资,而且应该重视健康投资和教育投资的有机结合。

关注儿童发展的全过程

如果把我们基金会的9个项目加总起来,它是从孕期一直延续到中职的全程关怀。干预的方式包括5个教育方面的项目和4个营养方面项目。概括来说有七点。 

屏幕快照 2017-11-16 12.57.56.jpg

第一,我们需要关注生活在中西部贫困农村里最底层的20%的儿童。他不会影响中国的现代化。如果这4000万孩子没有成长好,中国不会跨不过中等收入陷阱。中国还有2亿儿童,他们在城市和其他地区还会成长。但它会影响社会的全面小康,会影响到社会公正。当你消除了现在的4000万贫困,他们又会给你生出未来的4000万贫困。 我们必须关注他们。

第二,我们必须全程持续干预,重点关注营养和教育。营养需要有维生素,但需要在有饭吃的前提下。营养应该是均衡的,要有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和微量元素,光加微量元素而没有前面的基本,不是营养。

第三,我们要特别避免给弱势儿童贴标签。虽然有的孩子发展迟缓,但这不是不可逆转、不可改变的。他的智商被判定是85,是什么意思?阿甘智商是70还做了很多事呢,我们不能把整个群体都给打下去。千万不要给中职生打标签,不要给来自贫困地区的孩子打标签。我们真心实意地希望他们好,那么就不要伤害他们。

第四,要让孩子达到发展潜力,早期干预最有效。其实什么时候干预都可以有一个上升曲线。可能一个孩子距离他理论上能够达到的最高高度还有距离,但这不等于说他没有发展、他就完了。任何时段的干预都有必要。 

第五,选择合适的测评工具,合理解读数据。所有测评工具都需要解释。比如,在测试的时候给农村孩子看一个猫的图,他那儿没猫,就不认识。给他看一张狗的图,他就认识了。不认识又怎么了?他5岁的时候不认识,10岁的时候见到了就认识了,这不反映学生纯粹的智力水平。

第六,动员社会多方力量,让幼教和基础服务触及这些贫困的地方。

第七,我们基金会在做战略公益,希望能够推动政府政策的制订,推动社会各界共同认识到这个问题。2007年以来,我们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帮助,在农村地区几亿的实践资金都是各界捐助的。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支持我们。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GET2017】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从营养和教育两个方面推动社会公平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