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GET2017】教育公益圆桌对话:让更好的教育走得更远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GET2017】教育公益圆桌对话:让更好的教育走得更远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摘要: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其实不难,让更好的教育走得更远非常难。

WechatIMG76.jpeg

主持人刘斌、流利说副总裁刘牧洋、新东方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王学文、好未来集团副总裁万怡挺、VIPKID公益负责人米振华、沪江合伙人兼首席教育官吴虹(从左到右)

11月16日,GET2017教育科技大会“教育公益分论坛”上,新东方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王学文、好未来集团副总裁万怡挺、VIPKID公益负责人米振华、沪江合伙人兼首席教育官吴虹和流利说副总裁刘牧洋就教育企业社会责任的新方向这一话题展开圆桌对话。

整个圆桌论坛共分为三个环节。第一环节是让嘉宾用一分钟的时间做自我介绍,包括自己所在企业做的公益大概是哪种类型、哪个方向。第二环节是主持人与嘉宾问答。第三环节是现场提问。

以下是圆桌讨论的实录(芥末堆有删减):

第一环节:自我介绍

吴虹:沪江是一个纯粹的移动在线学习平台,所以我们的公益项目是基于互联网,帮助中国乡村学校开启课程。我们在2015年发起“互+计划”,面向11万农村小规模学校,快速地帮他们通过互联网直播的方式,开通他们原先所不具备的音乐、美术、科学等课程。两年实施下来,效果非常好。同时,我们又大规模地启动教师培训。目前,我们和友成基金会、北师大等公益组织联合发起的乡村教师培训计划,短短两个月就启动了2万名老师的学习。所以,这种互联网大规模的在线教育公益形式,是我们目前正在努力探索的形式,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米振华:我是VIPKID的振华,我自己的背景比较有意思,我做了5、6年的公益。我原来在一个比较大的支教机构从事支教老师招聘、培训和管理等工作,现在在VIPKID负责乡村公益项目。我原来做的是在线下,把好的教师送到农村,我现在做的是在线上,把好的外教送到农村课堂。所以,我们公益项目的核心逻辑是通过线上的方式,打破时空的限制,把VIPKID现有的优质的北美外教资源,第一时间送到农村的学校。这个项目做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最开始是从5所学校做起,但现在已经进入了近百所农村学校。未来三年,我们希望做到一万所农村学校。

万怡挺:我是好未来的万怡挺。我以前在经济界工作,目前刚刚加入教育界,我非常认同好未来的价值观和文化。第一点,好未来做公益有一个话叫做,办好教育就是最大的公益,这是我们最核心的公益理念。第二点,我们的使命是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所以,我们的公益是顺着这两个脉络往前推进的。

王学文:我是来自新东方的王学文,是新东方公益的负责人。新东方从1993年成立到现在,刚好24周岁,我们一直做教育的同时,也在做公益。因为新东方成立的时间比较早,所以做的公益也比较多一些,从捐建希望小学到培训农村老师,甚至在早期,我们都是直接到学校去给孩子们上课。现在,我们也利用互联网,通过双师课堂把新东方的优质资源输送到边远地方,让边远地区的孩子们能够上到和城市的孩子们一样的优质课堂。

刘牧洋:我是英语流利说的市场负责人刘牧洋。英语流利说是一家人工智能驱动的教育科技公司,所以我们的基因就是人工智能。我们的公益项目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名字叫做与AI同行(与爱同行)。

我们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智能云课堂项目。这个课堂主要是针对学生,我们利用人工智能把课程送达到一些偏远地区的学校,让更多的孩子可以通过手机或者是iPad设备,更好地接触英语的学习。第二部分是乡村教师的赋能计划。这块主要是帮助乡村教师提高自身能力,因为只有老师的能力变强,才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这是我们现在做的一些项目。

第二环节:主持人与嘉宾问答

Q:新东方作为著名的教育集团,教育和公益这两者在未来会怎样结合在一起?

王学文:教育和公益密不可分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大家对教育都有一个共识,教育是最具有公共属性的。所以,教育和公益密不可分。国家资本是教育最根本的要素之一,教育要从盈利性、非营利性、公立、私立的属性切分,是没法切分的。因为任何一个教育企业,本身都承担着教育人才的责任。

新东方在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从创办之初,我们就开始建希望小学,后来直接进入农村教课。在农村时,我们发现农村的孩子在英语学科方面,与城市的孩子差距非常大,但是语文、数学都差不多。所以,新东方当时就在外语这块成为一个特色,为农村孩子尽可能提供公平的教育。

教育是能够最直接帮助孩子们提升自己、走向世界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教育这块儿和公益永远是密不可分的。

Q:很多企业做公益时都需要不断的尝试和摸索,请您给大家分享一下好未来组织公益方面的策略演变是怎样的,以及这些策略是出于怎样的思考。

万怡挺:办好教育就是最大的公益

万怡挺:2008年,好未来开始捐助希望小学,以这种方式去组织公益。2013年,我们成立了好未来公益基金,是通过体系性的打法做公益。同时,在2013年,我们也推出了公益日的活动,就是每位员工每年可以享受1天的带薪假日,可以专门用这一天的假日做公益活动。现在好未来是2.7万员工,这个数字和我们的投入还是很庞大的。到2015年的时候,我们在内部有一个“益帮人”计划,是以俱乐部的形式鼓励大家组织内部员工形成合力做公益活动。今年是好未来成立14周年,在14周年庆时,好未来创始人团队提出要捐赠10亿元人民币,成立一个好未来的教育公益基金。以上就是我们组织形式一步步的演变。

从实现形式的角度,我们经历了3个阶段:

阶段一:钱和物的阶段(资金捐赠阶段)。主要是物质类的,比如捐建希望小学。

阶段二:人的方式(贡献智慧方式)。2013年,我们开始尝试以贡献智慧的方式,推出统一课堂平台,就是组织我们的教职员工去乡村、去城市周边为那里的学生,甚至是教师提供培训服务。

阶段三:在线平台。2017年,我们的公益形式进入3.0的阶段,推出了“希望在线”公益平台。通过网上的方式,聚合教育界的资源,为偏远地区和贫困地区的学生提供更好的教育。

好未来做公益的下一个阶段,还是会围绕3个大的方向:

方向一:不忘初心。我们的公益理念是办好教育就是最大的公益,我们会在教育领域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去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

方向二:合作。立足于“希望在线”公益平台,聚合更多的教育界资源和教育界朋友一块做公益,做平台类的公益项目。

方向三:科技。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这不仅能推动教育的进步,还能推动公益实现形式的进步和迭代。

Q:实际上新东方、好未来是单独成立了基金会做公益方向,既有自己做,也有和其他人共建平台的方向,而另外三位嘉宾是自己的企业单独去做。那么,他们在未来的想法和思考是怎么样的呢?我先问一下米振华女士,你的企业在未来也会成立基金会吗?在做公益基金会的时候,你会选择自己做还是选择跟公益组织合作。

米振华:通过线上打破线下的资源分布壁垒,把好的教育资源直接送到农村课堂

米振华:我觉得可以从几个层面来回答这个问题。VIPKID的愿景是希望能够把好的教育资源给到所有的孩子。我们做公益采用方式的核心逻辑一直都不会变,就是通过线上的方式,打破线下的资源分布壁垒,能够把好的教育资源直接送到农村的课堂中,这个核心的逻辑是不会变的。

我们其实是从产品的角度看教育和公益的。公益是一个定义,第一个是你要定义农村的孩子在学习上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哪里没有被满足。第二个是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去做一个真的有用、有效的产品,送到农村课堂,能够去满足这些需求。

其实最近几年,因为国家在农村教育的投入力度非常大,所以你如果真的去到很多的农村学校,你会发现有很大的进步和改观,条件真的好了很多。

另一个特别大的重心是对于师资的投入。做公益、做教育的伙伴都知道师资这件事情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培养一名英语老师的周期非常长。

我们去到农村的时候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学校都有电子白板、多媒体教室,但是当地老师不用。他们也不开英语课,因为英语老师配不上。我们发现,农村需要好的英语教育、好的媒介。所以,怎么把我们线上的3万名北美外教送到农村课堂中、把当地的资源调动起来、把好的英语教育给到当地的学校,这其实就是我们定义到的一个需求。

如果需求找准了,给的东西是对的,公益落地的积极性和热情是非常高的。我举一个例子,四川凉山有一个乡镇小学,我们在那里第一次上英语课的时候,当天上课之前学校断网了,但是这个女校长坚决不取消课,他把手机流量打开了,用手机流量上了一整节课。你会看到我们去其他小学访校的时候,有学前班的小孩跑过来跟你打招呼,我们根本没有给学前班开课的,这都是这些学前班的小朋友凿壁偷光自己学的,非常厉害。

对于我们而言,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定义农村的教育需求是什么,怎么有效地组织我们自己的产品,能够有效地去满足这些需求。至于实现的形式,我们肯定是希望合作,我们今年年初发布的3大战略当中,公益战略是一个特别大的战略,投入1亿人民币作为奖助学金计划。这是跟一个公益基金会一起合作的,怎么通过他们把我们好的师资送到学校中,这是第一个合作。

第二个合作是我们跟农村当地的老师、校长的合作。因为他们最清楚当地的需求是什么、学生是怎样的,以怎样的组织形式落地效果会最好。未来我们希望能够更多地调动自己的小学员、家长、员工、投资人,包括在座的企业和公益的伙伴,能够一起投入到公益中。

Q:企业和公益组织合作时,有哪些挑战?或者是一些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吴虹:这个世界不缺资源,而是缺资源的连接者

做公益可能是有这样几种模式。第一种是大型公司有了一定的财富值后,把这资金拿出来为社会做贡献。第二种是靠社会公募,用大家的资金来做公益。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在公益的成本中,很多经费是用于来回奔波旅程上的硬开支,真正用在孩子身上的到底有多少,这是一个不可跨越的槛。我要到凉山支教就得买火车票、飞机票,就得搭时间成本和物质成本。

昨天,国务院领导和北师大的几位老师,去大凉山的悬崖村村小做调研,真的很让我感动,那些五六十岁的老先生和教授,他们爬到了悬崖村上,告诉他们可以用互联网学习。当天晚上悬崖村的老师们全部用手机听到了北师大教授的课,就这么简单。他们把信息触达到那里,这些老师就可以持续地学习。

因此,在今天,我们应该给更多的公益组织发出倡议,就是你的公益除了投入了那么多的资金、时间、情感,是不是可以大规模地复制。我们不但要把好东西送给别人,还要持续地陪伴他成长。

我觉得整个公益界,最终是大家走到了一起,然后各自发挥自己的所长。我今天的收获是特别大的,我觉得我找到了专业评估团队、找到了更好的合作伙伴,我们的未来是一个所有人聚力的过程。其实我们这个世界不缺资源,而是缺资源的连接者。

Q:流利说的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强大。那么,在公益项目中,流利说会怎样把科技和人的因素(包括公益组织和企业)相互结合呢?

刘牧洋:把“教”交给人工智能,把“育”交给老师

因为流利说自身的人工智能技术,我们的思考模式和方式可能有点不一样。刚刚很多嘉宾都提到了现在教育里面存在的一些挑战,比如,教育资源分配比均、学习效率低下等等。流利说的思考方式是,如果教师如此重要的话,培养一个教师的成本又很高,数量又供不上去的话,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能够用我们的技术去提供这种优质的教育资源,我们用到的是人工智能方式。

2016年6月,刚有人工智能的老师课程时,我们就开始做这件事,当时我们公司才100多个人。虽然现在规模也不大,但是我们已经有了专门的社会责任的部门。我们把课程送给一些边远地区的小朋友,学校不需要有英语老师,只需要把手机发下去给大家。小朋友们跟着手机学,一堂课45分钟,下课的时候老师再把手机收上来。一周只要两次这样的时间,但是对大家的学习效果非常好。

去年6月,我们给青海的一个孤儿福利学校送课程,学校里大概有几百名小朋友跟着我们的老师学习英语。到今年7月,他们的期末英语考试成绩整整提高了20分。在我们的APP上,人工智能会记录所有学生学习的数据,然后进行反馈。

其实流利说主要解决的是两个问题:

问题一:如何快速提供和补充教育资源。

问题二:我们把教育的水平提上来,我们把“教”这件事情通过技术做得更好,把“育”这件事情留给老师,让老师培养大家的精神,做激励的作用。

因为流利说做事情的方式不一样,所以我们思考的方式也不一样。我们现在跟真爱梦想、美丽中国这些企业都有合作。当然,刚才VIPKID的同事也说了,现在很多小学的设备已经很好了,甚至每个小朋友自己就有一部手机,所以说设备不是很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资源,而我们恰恰提供的就是这种资源。当然,我们现在也非常希望能有一些做硬件的合作伙伴可以和我们一起,大家各自出力,共同去打造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和模式。

第三环节:现场提问

Q:东非或者东欧有很多资源缺乏的国家,但是我们中国有些资源可以通过远程的方式帮助到他们,大家对这种方式有什么想法。因为他们那边的教育资源是比较稀缺的,我们中国一些教育资源可以填补过去。

吴虹:我觉得知识是无国界的,我们能够大规模地通过互联网帮助中国的乡村,其实就不存在距离上的差距了。因为网络无处不在,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在中国向那里的伙伴进行你的资源对接。

米振华:VIPKID本身有很多国外的用户,我们有很多的学员来自世界上其他的30多个国家。我们发现近些年,在线教育在打破时空、打破教育资源分配壁垒上的效率非常非常高。教育本身有很强的公共服务属性,而且在线教育已经没有国界了,所以,我们肯定希望中国的企业、公益机构能够给全世界的教育带来更积极的变化。

万怡挺:我觉得这个还是我刚才说的两个脉络:

脉络一:合作。有一些组织,包括现有的政府机构、基金会,他们实际上对外交往是非常频繁的,或者说他们的工作重心就是做对外交往这一块,所以要多和这些组织进行合作。

脉络二:科技。好未来的直播技术是非常强的,再加上我们新兴的人工智能板块,实际上我们无论是中国远程地区,还是国外远程地区,只要有网络的地方,我们都提供英语类、理科类、语文类的课程。

Q:政府在农村教育里的力度非常大,那企业跟政府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王学文:我们新东方是属于民办教育的范畴,我们最早的定位也是对政府教育板块的有益的补充,我们在公益这块的定位也是这样。

其实我觉得对于孩子来说,农村孩子更需要全面发展,像科技、音乐、美术、艺术等等,我觉得都是非常急缺的一个东西。所以我想企业和政府应该要相互通气,相互补充。

Q:我们现在都用互联网科技的方式进行教育工作。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特别的挑战呢。

米振华:其实最大的挑战肯定还是找准需求和跟人合作。我们发现,我们都离农村的学校越来越近,都花了很多的时间在农村,都想知道农村的校长和老师需要的是什么。第二个我觉得大家的心态都是合作的心态,不是我去给你什么,而是我去看你的需求是什么,咱们一起来研究和找方法,怎么把这个事情更好地落地。

所以,我觉得挑战在这儿,但是最大的机会也在这里。

Q:最后,每个人用一句话做一个总结。

刘牧洋:就像这次芥末堆的主题是叫共建,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一样,对于流利说来讲,我们也希望共建,让更好的教育公益发挥得更好。最后,我希望对我们感兴趣的伙伴们,可以会后和我们交流,将来可以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感谢芥末堆搭一个这么好的平台。

王学文:实际上,公益就是要靠大家,我觉得共建、共享平台、共享资源,把最好的教育给西部的孩子们。

万怡挺:好未来会不忘初心,用办好教育就是最大的公益的理念。下一步会着重在教育公平、教育创新、行业推动、教学相长这四个方向,用科技来推动教育的进步,公益的进步。

米振华:我们的愿景还是不管孩子在哪生活,都能够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目前我们会最大化地发挥我们自身的优势,把我们线上的3万北美外教送到农村课堂。未来我们也期待跟各个方面的合作伙伴一起把这条路走得更远、更深、更扎实。

吴虹: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其实不难,让更好的教育走得更远非常难。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GET2017】教育公益圆桌对话:让更好的教育走得更远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