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GET2017】全球教育圆桌对话:东盟教育市场的机遇与挑战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GET2017】全球教育圆桌对话:东盟教育市场的机遇与挑战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摘要:我们需要先看当地市场,和当地人进行谈话,评估他们的需求。

WechatIMG556.jpeg

左起:Takuya Homma、Tu Ngo、Lana Duong、Mike Michalec(主持人)

芥末堆 子航 11月21日 报道

11月15日下午,GET2017教育科技大会“全球教育论坛”上,4位海外嘉宾开展了圆桌对话(ASEAN's Growth Tigers - Insight into the Edtech Markets of Vietnam and Indonesia)。

EDtech亚洲CEO:Mike Michalec 

Yola联合创始人:Tu Ngo

Takuya Homma联合创始人:Quipper

NSI Ventures副总裁:Lana Duong 

在对话过程中,来自风投基金NSI Ventures、在线教育平台Yola、为东盟地区提供K12教育课程的英国公司Quipper和EDtech亚洲嘉宾探讨了在东盟区域如何开展教育事业,与东盟区域的教育市场存在的机遇与挑战等话题。

Mike Michalec介绍,东盟经济共同体总共有10个国家,共计6亿6千万人,拥有稳定的GDP增长,且增长非常快速。其中,印度尼西亚是世界第三大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体,教育以及教育技术产业,从体量上仅次于中国和印度。

Tu Ngo表示,过去几年我们在越南的收入500万到两亿,这其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当地国际学校占有了非常大的市场,但是没有人真正领导职业教育市场,所以这些都是我们非常开放的市场和机遇,也是初创公司,以及创业者可以进入的。

以下为对话内容整理(芥末堆略有删改):

概况:东盟区域的教育投资机会

Lana Duong:整个东盟市场有5亿人,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语言,消费者的行为也不一样。所以,如果去推广一些东西,不可能非常直接把同样的经验复制到所有地区。所以,基本上每个国家都有对应的独立的初创公司。

我们发现最活跃的两个地方就是越南和印尼。越南非常重视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培训,因此非常重视当地人才的培养,同时他们还有一种创业的精神。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孕育了非常多当地的初创企业。同时,越南也非常重视儒家文化。而在教育技术方面,印尼市场非常有潜力,其整体收入、规模和潜力都非常大,也吸引很多的初创企业。

Tu Ngo: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关于市场的数据。在东南亚国家中,虽然越南的人均GDP不是最高的,但是其在美国的学生数量最多,已经有大概2.2万多名学生在美国,同时在新加坡、英国、澳大利亚也有很多的学生。我非常幸运,大概是第二波越南去美国的留学热潮当中的一位。

大家可能在想,我们家长怎么支付起这些费用。实际上对于这些费用,我们可以申请1万美金左右的奖学金。为什么我们越南市场对于教育如此重视?因为过去父母都是强迫孩子学习的,所以我们都是恐惧中学习。但是现在,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家长的期待不再是强迫让孩子去学习,而是怎么样让孩子融入国际的氛围。

这让我想到,可能中国在2010、2011年也是有这种情况。现在在越南,如果大家去到一些初创公司,或者科技型企业,就会发现需求是非常大,而且学生也有越来越强的自主学习能力,希望去学习、获得知识和技能。

我们与公立学校一起合作,通过打造一些工作坊,或者学习团队的模式,来教授5-18岁的小孩。我们会有在线的练习,和一些在线的反馈。我们针对K12的项目,可能和其他的国家都一样,每个家长是决策者、购买者,而学生是服务的接受者。

我们需要说服家长,去帮助他们理解,分数不是唯一的指标,我们需要让孩子为未来20年做好准备。同时还需要让他们了解,孩子们在学校是否开心、是否有耐心去学习,他们现在是不是真的只关注Facebook等。同时,我们还会给他们介绍一些社交因素,包括越南文化和国际文化的冲击。

Takuya Homma:在去印度尼西亚之前,我们最先在英国发展,但我们希望能够打造一个全球的平台。2014年,我们简单地做了三个阶段的调查。

  • 第一,人口。

  • 第二,教育的投入。

  • 第三,当地的K12市场。

此外,我们还看了一些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并最终选定了15个国家,其中有英国、印尼、菲律宾等到第二个阶段,我们就真的去拜访了这些国家。我去了西班牙、墨西哥、印尼等国家,拜访了当地的学校,也和当地的学生交流。

最后我们决定去印尼,去菲律宾。那我们为什么选择了这些国家?我是日本人,所以我也不了解印尼和越南的市场是什么样的。因此,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和当地的消费者进行交流。同时还花时间去了解了每个国家不同的需求。就像越南一样,我们在菲律宾看到了很多对于教育的需求。

事实上,印尼在教育的经费上已经有很高的支出了。而且,印尼有很多高等院校,质量非常高。所以在综合比较之下,我们应该做什么,怎么能够更好的去说服学生的家长。我们和家长沟通之后,发现其实这种小规模的沟通和连接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家长非常感兴趣的。

之前我也说过,这个国家的结构、市场的结果非常的分散、碎片化。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提供出一套完整的、独立的系统和平台,能够更好的适应当地的需求,例如本地化的课程设计。我们要保证我们所设计的课程是和当地的教育情况相吻合的。同时,还需要提供个性化的设计。我们如何去面对老师、家长,还有学生不同的需求,这些都是我们思考的问题。

模式:如何在当地开展教育事业

Tu Ngo:其实政府对K12教育还是监管比较严格的,虽然政府可能是允许私营企业进入,我们还是有一定的自由选择权,但比如说针对于课程的设计,还是要获得相应的许可证。所以我们会和公立学校共同去合作,与不同的教师培训机构进行合作,先实行一些实验的项目,选取课程的一个部分进行教授,获得老师的反馈,然后再实时的改进我们相应的设计。

我觉得对于教育技术公司来说,我还很年轻,而我不是妈妈。我现在总是在想,其实很多家长都是想规避风险的,他们最不想做实验的,就是自己孩子的教育。他们不想把孩子送到一些未知的学校,去体验一些未知的课程,他们想看到切实的结果。

所以说我们提供的课程,就是一旦我们引入了这个课程,就需要去说服他。同时也需向他证实,我们这个课程最终的产出是什么。

Takuya Homma:最开始,我们只是在雅加达,还有印度尼西亚的其他城市选取了几个学校。因为,我们想先证明我们的课程是受到老师的接受和欢迎的。

但其实一旦有好的声誉之后,老师会介绍更多的老师进来,甚至会说服校长接受我们的产品。这是一个口碑的传播效应,因为即使不同学校的校长联系也非常紧密,他们会隔几个月就开一个由当地教育局举办的校长会议。

我觉得还是要打造出用户真正想要的产品,比如说对于中国的公司或者是其他的公司,我相信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提过我们需要建立口碑,如果内容好、课程好,教师的质量也好的话,大家都会口口相传的。那我们关注的也一直都是默默耕耘,让口碑决定我们的声誉。

解决:面临的挑战

Lana Duong:在这个区域内,各个国家相对都是比较孤立的,我们在自己的国家算是比较顶尖的公司,但是如果你想进入另外一个国家时就需要考虑,你是想要一个合作伙伴,还是希望可以自己打造起跨国业务。

有时候我们公司也有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化,我们非常的激进,非常希望与渴望发展。所以,我们就希望在印度尼西亚找到一些合作伙伴。最后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传递我们的文化,如何了解当地的文化,以及了解当地的用户行为。

例如,在泰国时,我们面临了不同的文化冲击,与文化影响。那边的人的表达并不是非常直接,所以我们希望可以让他们更加直接的表达自己,可以非常透明的、非常诚实的面对对方。我们一般会定期举行一些课程,让大家面对面在一起,表达自己的情绪,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从而来帮助我们泰国的员工更好的理解我们公司文化,更好的接触我们的客户。

Takuya Homma:当进入一个新国家时,我们一定要先看市场,尤其是对于教育的需求。例如在中国,当我和中国人进行交流的时候,我确实感到非常的惊讶。因为我看到很多中国父母,为了自己孩子的教育花费了大量资金,他们甚至没有任何的课后社团的活动,这和其他的国家是很不同的。所以,他们非常的渴望能够帮助自己的孩子的学习。

看学生,以及家长的教育需求,这是我们市场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所以,我们应当看一下,他们愿意为学习花费多少的钱,以及他们到底多么想要为我们的学习花钱。

而且除了父母,以及孩子,我们也可以看一下老师这方面。比如说在菲律宾以及印度尼西亚,我们关注到我们老师这一面,我们很大程度上帮助了我们的老师。很多的老师都花费了很多的时间,然后来设计家庭作业、批改家庭作业,所以非常大的工作量。而老师真正应当专注的是教学,所以我们应当减少他们的一些行政工作。

所以,我们应当先看市场,和当地人进行谈话,评估他们的需求。然后我们就要看一下我们的公司如何解决我们的这些核心用户,他们面临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的老师、家长,以及学生。

>>现场提问

Q:在东盟,各位公司做了什么来克服教师以及家长之间的困惑情绪,告诉他们哪些工具、技术更加适合他们的使用,更加适合这个市场的使用?

Tu Ngo:这个问题非常有趣,当我们评估完哪些产品比较适合,他们还是会问这样的问题。就像我们要送孩子出国,我们要考虑送到哪个国家。我们有初期的评估,三个月、六个月,以及一年之后,我们都会进行这样的评估,然后看一下有什么变化,比如说孩子考试的分数,以及孩子沟通的技巧等等。

实际上,我们有一个非常高端的模型。尽管我们有移动的应用程序,但是我们还需要知识团队,从而来更好的和我们的用户进行沟通,了解他们的学生学习效果如何,并告诉父母。同时我们也意识到,其实很多时候35岁以上的父母,并不是经常使用我们的社交媒体,所以我们经常还是要进行线下的信息沟通的会议课程。

Takuya Homma:我们不会提供那些,我们认为本身不会成功的产品给当地的市场,这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教育父母,告诉他们我们的教育技术是什么样子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要非常透明,展示我们学生在学术方面所取得的进步,且一定要经常把这种学习的结果,提供给我们的教师以及家长,老师也可以和家长进行沟通,然后告诉家长我们的服务如何提升学生的学习成果,所以这是很重要的。

比如,我们现在有1万个学生使用了我们的服务,他们都从高中里面毕业了,这就很好的证明了我们的产品是非常有用的。同时,对印尼人来讲他们对于教育技术还是比较保守的,我们希望可以更好的来宣传我们这样的教育技术。因此我们需要进行很多的推广,和更多的参与人,来一起提升我们的品牌形象。

Tu Ngo:我刚突然想起一个事,我们在越南有一个KOLMam这样一个社区,它主要是在Facebook,以及其他的社交平台上。我也帮助建立起了Aos(APP),我们现在已经有了100万个用户,对于我们而言,为了能够更好的增加我们APP的收入,我们很大程度上依赖了我们在Youtble上的推广方式。

比如,我们使用Youtble的视频教给大家如何正确的发我们英文的这些音,通过这样的推广,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我们的收入。

Lana Duong:我们在中国看到很多成功的教育技术公司,而我们都知道在教育领域,教师的可信度在家长的心里是非常高的。所以如果你能赢得他们的心,比如你可以向学校提供一些测量的机制,或者提供一些测量的机制给我们的教师,辅助我们的教师,让他们更好的教授我们的学生,以及沟通技巧等。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掌握到一个非常好的、有利的位置,其实这也会促进整个家长做购买决策。

Q:在专业教育方面,针对成人和年轻人的教育是否有什么不同?

Lana Duong:我觉得我可以回应一下这个问题,现在这个市场还是非常开放的,尤其是针对职业技能的教育。因为在线下其实还是有很多的培训机构,人们为了职业的发展,而想要去学习的驱动因素也是非常强健的。

比如在越南,我们就看到很多人因为职业的发展而学习。在泰国,因为人口基数比较庞大,且整个购买力比较强,所以他们的发展也非常快速。那可能针对于不同的市场,会有不同的关注度,包括某一些国家和地区,可能对特定的职业需求特别多,比如护士,或者是看护人员。因此对于培训以及教育来说还是有广泛的机会,我们可以关注线上线下的教育需求。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GET2017】全球教育圆桌对话:东盟教育市场的机遇与挑战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