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GET2017】教育资本论坛圆桌对话:2018年教育投资并购的挑战和机会

作者:阿新 发布时间:

【GET2017】教育资本论坛圆桌对话:2018年教育投资并购的挑战和机会

作者:阿新 发布时间:

摘要:AI在教育领域应用会成为一级、二级市场共同的热点

WechatIMG263.jpeg

芥末堆 阿新 11月22日报道

11月16日上午GET2017教育科技大会“教育资本论坛”上,由桃李资本合伙人姚玉飞主持,涌铧投资执行董事张胜兰、威创股份董秘李亦争、中国高科投资总监韩磊、申万宏源中小盘首席分析师马晓天就“2018年度教育投资并购领域的挑战和机会”进行了圆桌讨论。

有观点指出,教育投资并购进入了理性调整期,2018年,伴随新技术、新政策,教育投资并购也会出现新的热潮。

以下是圆桌讨论的现场实录(芥末堆略有删减):

姚玉飞:我们知道中国高科是一家由众多的211和985高校联合发起的一家上市公司,高等教育的资源加上上市公司的属性,中国高科会怎么样让产业和资本结合起来?

韩磊:我目前在中国高科主要做境内和海外的投资并购业务,首先为大家介绍一下整个教育行业的环境。其实整个A股做教育的上市公司基本上都是跨行转型过来的,所以并购是“用金钱买时间”不可避免的渠道之一。现在整体来看并购到了一定的阶段,接下来适合被并购的公司并不是特别多。判断一个公司是否适合被A股上市公司并购,不仅是基于它的财务,更多是它的内控、合规、高管团队。即便各方面满足条件的公司在今年或者往后也更多会走向于自己的IPO,而不是选择被并购。整体来说,从明年、后年开始,可能是一个创业投资比较好的趋势。

中高科是一个教育部实际控制的国有上市公司,目前有19家985高校作为股东,北大是最大的股东。对它来说,市值不是最重要的,做教育的转型、口碑是最重要的。基于这样的背景,我们主要还是会组建自己的创业团队和内生团队做业务。我们认为并不应该基于并购来拓展自己的业务和市值,基于教育本身的业务内生发展是更重要的。对我们来说并购只是辅助的功能,毕竟之前基本上没有任何教育业务,所以会进行少量的并购,基于这些并购业务做自己的内生、运营以及产业的整合。作为高校股东控制的上市公司,我们更多要服务于社会、服务于高校,所以可能会做产学研一体化的早期孵化。

姚玉飞:涌金集团旗下除了涌铧投资之外,还有国信证券和自己的券商直投”国金领新“。从VC到PE、券商,为什么都那么重视教育?在国内和海外同步投资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差别?

张胜兰:我们从2009年的时候陆陆续续开始布局教育,当时希望能够让中国的孩子有更多机会接触海外优秀的知识,所以在初期几年我们布局的是让孩子有更多工具、通道能够走到海外,2010至2014年,我们投资主要是留学、语言培训方面,包括沪江网、51Offer。

打开这条路之后,我们发现很多孩子不一定有机会到国外,想在国内获得高质量的教学内容,所以从2014年开始我们正式成立了一支专注教育行业的早期基金,差不多占到我们基金一半以上的投资份额,关注国内生产优质内容的教育公司,例如叽里呱啦、神奇科学堂,他们能够找到优秀的海外内容、师资输送给国内学生。

我们在国外的布局逻辑也保持一致,找寻更优质的新型教学方式、内容。例如我们投了密涅瓦大学,通过个性化、更有职业导向的大学教育让知识变得更加实用、人才相对更复合,投的另一家创新学校是Maxgool,旨在培养高端的编程人才,现在这两所优秀的大学培养出了非常多优秀人才。

K12、英语教育占整个投资领域非常大的一块,这两块我们今年也重点布局,K12领域我们投资了海风教育,英语方面投资了哒哒英语,在STEAM投了Masones,线下的话我们投资了小马王,职业教育在今年我们和沪江网合投了一家司法考试培训机构。今年我们还会关注一批提供更深度留学服务的机构。

姚玉飞:最近几年传统行业公司纷纷转型教育行业,晓天你怎么看待这种业务融合?

马晓天:我从2014年开始覆盖A股的教育上市公司,从最早期的全通教育、微创股份等等一直到现在,港股和美股这边也是由我跟我们海外部门的同事一起在覆盖。在我看来,这几年教育板块在A股发生很大变化,2014年到2015年是一个牛市,当时新南洋以及全通教育的火爆引起资本市场对教育的关注。所以后来大批上市公司纷纷转型到教育的行业,2016年到2017年进入到了比较理性的调整期。我们接触到蛮多传统实业上市公司、老板,他们想拓展新的方向,基本都对教育和医疗这两个行业比较感兴趣,而医疗技术壁垒高,传统企业望而却步,教育的商业模式相对透明,现金流比较好,也符合未来发展方向,所以很多上市公司会倾向于做教育。

我觉得上市公司被分成了好几种,像今天来到现场的威创、盛通,这些在教育行业里做得很早、很深的公司以后重点肯定是在教育方面逐渐布局,有些公司可能也会考虑原主业做一些剥离,长期都是比较看好的。另外一些跟着资本市场风动、不确定转型方向的公司,不好说是否能够持续往教育行业做,但应该用开放的心态对待。

A股上市公司并购的话,现金并购现在会到交易所审核,发行股份并购的话也会到证监会这边,所以大家也关注并购成功概率。我们觉得现在教育培训方面并购风险会相对小一些,从过去看,成功概率比较多,另外幼儿园走现金投资会比较多,成功概率也比较高。

我个人觉得,有一个一、二级市场共同关注的方向:AI。但是现在二级市场上整体来说AI方向比较纯正、比较好的标的都少。但是我认为,不管任何一个行业,AI都是一个绝对的大方向,是不可忽视的。上市公司有能力的话都会积极关注,但是AI对资金和技术的要求都非常高,也容易出现投资达不到理想回报的效果。

姚玉飞:前段时间携程亲子园的事情有非常大的影响,威创自身是怎么样通过上市公司和资本的力量,帮助整个中国幼教行业提高?

李亦争:威创股份是A股专注于幼教的上市公司,目前大概有70多家托管的幼儿园、5000家左右的加盟幼儿园。为什么会出现携程亲子园这种事情?我觉得它反映了这个行业比较大的、本质的问题。

幼教行业非常分散。我中国最大的幼儿园直营幼儿园的数量也就在100家左右,我们做过一个测算,一个拥有十到二十个幼儿园的集团是没办法形成总部功能的,十几个园之间是没有总部职能指导、协同。中国大概26万家幼儿园里,60%是民办,民办可能有95%以上都是没有任何的总部指导的。因为规模都太小,所以公司没有能力去解决很多问题,例如提升老师待遇,给老师更好的发展路径和培训机制,心理健康干预机制,和家长沟通的机制等等,这些方面都非常不健全。

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行业问题。第一、中国的幼教行业一定要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整合,大家都规模太小、实力太弱的话,产业性问题没有办法解决的,这样的悲剧还会接二连三出现。所以我们一定要群策群力解决行业的本质问题,中国的幼教行业一定要出来一批龙头、产业领袖,具备一定的实力、社会责任,有力量解决行业基础性问题。

第二,儿童的成长没有数据量化,很多情况下大家都是盲区,威创试图建立一套儿童成长比较框架性的体系,对儿童成长进行一定的量化、客观、科学评估体系,只有在这个机制建立之后才能进行科学指导和一定程度的事后反馈、干预。

姚玉飞:针对自己所关注和所在的行业,你们认为2018年教育行业的机会和挑战可能是什么?

李亦争:幼教行业面临最大的挑战肯定是《民促法》实施之后新的行业格局。我看到很多的幼儿园院长或者投资人都比较乐观,我反而偏悲观一点,二八开的比例意味着一家盈利性幼儿园有四个普惠幼儿园包夹,你得具备什么样的实力才能比别人贵几倍呢?所以每一个幼儿园都会面临这样的挑战:选择普惠,面临没有发展前景的问题;选择盈利,面临更大的市场竞争压力。

对于资本来说机会也是和挑战并存的,我自己感觉机会大于挑战,我们在看项目的过程当中发现很多的偏实体学校的教育企业都有困惑,可能做教育不错,但是整个公司的管理、系统、战略、未来引进资本方面非常薄弱。资本的机会来自于谁有能力去补足他们的短板,如果能够给幼教小集团带来很好的管理、人才、发展战略、资源,投资估值不一定贵,也能够得到他们的欢迎。我们呼吁在幼教和整个教育行业出现赋能式、主动式投资,好的资本应该给行业带来促进。

马晓天:我代表二级市场以及广大投资人说一说想法。我们今年看到教育这边A股、港股、美股呈现了不同走势,像美股这边确实是以好未来、新东方为代表走出了长期大牛的表现。港股这边以教育为代表走出了一个比较稳健、向上的小牛的表现。

2018年我们其实比较期待A股,一方面期待像威创这样已经在教育行业深耕的公司能够为大家多带来一些惊喜。另一方面,现在IPO整个速度加快之后,现在有至少5家以上的教育公司已经报了或者明年即将上报IPO材料。所以明年肯定从A股IPO这边会对教育行业更多反馈,也可以看整个监管层包括证监会对教育企业在A股直接IPO到底是什么态度,有一些公司有可能就会有直接IPO的机会。

张胜兰:从一级市场的角度来看,今年下半年整个一级市场的热点会放在AI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我们也看到一些超高估值、超大融资规模的项目都出现在这个领域,例如流利说、乂学教育。

教育是一个相对传统的行业,早期投资人比较难从行业里发现特别大的新亮点,两三年前最大的亮点出现在互联网教育,这两年AI的兴起又激起了投资人的一波热情。但是回过头看,两年前互联网热潮潮退之后发现不少“裸泳者”,在这波AI的热潮中,我们一级市场投资人会吸取之前的教训,有更谨慎的判断。

涌铧资本可能在新的一年会关注“原有教育模式下的进一步升级”。教育的本质还是在于提供服务,如何让孩子在有限的时间里更快地获取到更好的内容?这是我们会关注的方向。

韩磊:明年我们比较关注两个方面:

方面一,整个教育行业合规,财务、税务(资本层面)的合规,还有教育公司本身运营管理的合规。我认为目前整个这个大环境下它们都处在发展阶段。在这个行业的资本动作,我们还是持比较谨慎的态度,肯定会以比较挑剔的心态去选择合作对象。

方面二,政策。在K12阶段,国家正在鼓励素质教育和创客教育,明年北京市中考把创客素质教育作为必考,慢慢这会在8个省市推广,未来两三年的趋势是在全国推广。所以这块中外合作的机会越来越多。职业教育部分,中国的职业教育也有一定的规模,国家在“一带一路”这块大力发展,未来中国职业教育走出去到“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有很多的机遇。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红脸蛋

    m_188****8165  384天前

    中国的教育是不是偏离了轨道?

    (1)

    回复(0)

  • 【GET2017】教育资本论坛圆桌对话:2018年教育投资并购的挑战和机会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