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棱镜独家对话红黄蓝CFO:“虐童事件”究竟正在发生什么?

作者:顾然 发布时间:

棱镜独家对话红黄蓝CFO:“虐童事件”究竟正在发生什么?

作者:顾然 发布时间:

摘要:魏萍:“坦率地说,我觉得现在老师的压力很大的”。

Axu7-fymesmp1527945_meitu_1.jpg

 红黄蓝CFO  魏萍

2017年11月23日,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园区被曝存在猥亵、针扎幼儿,给幼儿喂食、注射不明药物等行为的情况,此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当日,北京警方介入,根据家长反映情况进行调查取证。目前涉事老师和保育员已暂时停职,配合警方调查。

24日早间,腾讯财经《棱镜》专访红黄蓝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NYSE:RYB)CFO魏萍,以下是专访文字实录:

《棱镜》:昨天整个事情发酵得比较快,请你描述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公司在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这件事情的?什么时候家长联系到公司?以及警方什么时候介入?他们调查的范围都是什么?

魏萍11月22号,也就是说前天下午的1点钟左右管庄派出所的警察到我们新天地幼儿园调查,说是有家长报警,园方接到反馈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知道了之后就立即上报了集团这边,集团马上就成立了一个专项工作小组到了幼儿园现场,和幼儿园管理团队一起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处理,同时稳定园中的正常教育秩序。警察同志主要是了解了小孩子的作息制度、园所的人员配备情况,办园许可证等等这些资料,并且查看和拷贝我们的监控录像,并且对家长举报相关的教师进行了询问。

这个举报目前只是举报了我们新天地园的一个班,现在警察正在调查,调查的对象也是这个班的老师,我们在全力配合调查。

《棱镜》:这个班的老师现在在什么地方?他们有没有国家认可幼教资格,或者他们有没有经过红黄蓝内部的培训?

魏萍:首先这些老师都有国家颁发的幼教资格证书,红黄蓝所有的教师都会按规定陆续接受培训。现在这几个老师在什么地方其实是不方便回答的,因为他们在配合警察接受调查,这个调查过程中经常会有一些反反复复的。

《棱镜》:所以您说包括这几位国际小二班的老师在内的所有这个园的老师都是有国家认可的幼教资格证书的?

魏萍:如果我说百分之百的话,我觉得可能是(太)绝对的,我要去调查一下,因为园所有可能存在实习生等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一定是全部的。但是我们的老师上岗要求要有资格证书。

《棱镜》:所以这几位被调查的老师他们能不能确定已经有幼教资格证书呢?

魏萍:我跟您确定。

《棱镜》:能否介绍这个幼儿园所在地的情况?

魏萍:我这么说,第一,在哪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孩子和家长信任我们,把孩子交给我们,那么我们的出发点和我们的初心和我们工作的重点就是把孩子管好、教好、照顾好。这个场所有什么样的周边,这个并不是跟小孩子受到了什么样的对待有任何关系的,一个事实或者是陈述或者是观察或者是推测。

所以,坦率地说,我觉得这件事情的专注应该是孩子和家长,应该是我们对孩子的照顾,而不应该若这件事情跟谁有关。

我们收到家长的举报是说我们园所的老师涉嫌虐待小孩,那么我们在全力配合警察调查的也是我们这些老师是否有虐待小孩,我们全力配合调查。这个调查,第一,只是针对这几个老师,只是针对这一个班。我们新天地幼儿园的其他班级在正常上课,我们新天地的幼儿园在正常运营,红黄蓝全国的园所也是在正常运营过程中。

所以说这件事情正本清源来说它本身是一个孤立的、单个的事件,不管家长举报的出发点和原因是什么,我们全力配合调查,给家长一个真相,给社会一个真相。

但同时这件事情我觉得不能说是不合理或者是不负责任地夸大扭曲,这个它影响的不只是我们红黄蓝常规的孩子接受应该得到的照顾和教育,家长受到很多的困扰,同时坦率地说它影响到了全国大量幼儿家长心理的焦虑,他们会非常有压力,担心说孩子是不是……其实这不是红黄蓝的问题,他会觉得幼教行业得有多么的不可信赖,这个孩子得多么让家长紧张啊!所以坦率地说这件事情今天到了这样一个传播的范围,我觉得带来的最大的压力是受害者和孩子的。

另一方面就是老师。幼教从业者几百万人,这些老师真的是很辛苦的。首先大家都知道幼教行业老师的收入是不高的,她们工作的压力和辛苦程度坦率地说我是挺心疼她们的,我觉得她们挺辛苦的。今天她们面对很多的质疑,面对很多的压力,我觉得我们也要关心她们的。

《棱镜》:我们回到家长和孩子本身。有的家长给民航总院出示的诊断证明里面说孩子身上发现了陈旧针尖状出血点,关于这个针眼的事情您现在了解的是什么情况?

魏萍:我觉得还是这句话,我们在配合警察的调查,我相信法医,我相信调查本身的公正和公开。在调查过程中,坦率地说,我们不知道任何新的信息,所以我们没办法发表任何评论。但是,从红黄蓝自己内部的调查来说,还是那句话,等到查出结论了,一切都会澄清的。我们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太合适的。

《棱镜》:您预计法医和警察方面正式出声明要到什么时候?

魏萍:我所了解的我们的警察,我们的政府机关和教委都是在全力以赴地、日以继夜地在工作,他们也很辛苦。他们应该会尽快出来结论。说实话这件事情涉及到我们警察同志真的也很辛苦,我知道昨天夜里两三点钟他们还在工作。大家都挺不容易的,都是为了给社会一个相对比较清楚的答案,让大家能够安心。

《棱镜》:据我了解这个幼儿园好像从园长到老师都是女性是这样的吗?

魏萍:这个园里入班的教学老师全部都是女性,对的。

《棱镜》:这个园一个男性要进入幼儿园需要有什么其他的手续吗,还是说有人带就可以随便出入的?

魏萍:我们园有正常的安保和监控的手段。同样的人能够入园,能够入班方面,教委都是有有关的规定的,我们都是按照规定来执行的。

《棱镜》: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在跟小朋友做正常体检程序的时候一些男性的医生会出入幼儿园呢?

魏萍:这个问题我也不好回答,因为我也不了解这个情况,这块我核实了之后再跟您回答。

《棱镜》:有多位家长说有三个小孩被全裸罚站,这个是否属实?

魏萍:首先还是这句话,这件事情警察在调查,他们都会认真对待,发生过的事项都是他们调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没有听说发生过,但是还是那句话,以警方的调查结论为准,现在在调查过程中,我们确实不适合做评论。

目前的事实,第一,这是只涉及到对其中一个班的三位老师调查的孤立事件。第二,非常广泛的、没有基础的各种各样的指责声音很多,我们没有办法去一一评论,但是我还是回到那句话,我相信我们的政府,相信我们的公检法机关,我相信这个调查过程,我们等待结果。

《棱镜》:有一些人说这个不恰当的行为可能会发生一年,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在这期间公司管理层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情,可能没有这么严重,但是教师有其他的不当的操作?

魏萍:首先关于说一年的这个事,现在在公开的渠道流传的非常多的虐童版本,非常多的各种各样的,不管是出于情绪的,自己认为是有事实依据的,还是说各种各样的指责、猜测,目前来说只是指责、猜测。我们这个幼儿园过去以来一直是在正常运营的,事实上就算是在现在警察涉及到对家长举报和投诉的班级的老师进行调查的过程中,这个园所现在依然在正常工作,在服务我们超过300多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

我觉得还是回到那句话,让事实说话。

《棱镜》:虽然这件事情要尊重警方的判断,但是红黄蓝内部有没有做什么自查?

魏萍:有的,我们从前天有了这个举报投诉,警察来调查的同时,我们也组织了内部的调查小组,同时朝阳区教委、政府的有关部门也介入做这个调查的。现在大家都是同样的出发点和同样的心情,同样的心态,我们的调查工作核心就是围绕孩子,孩子是不是在园所受到了照顾和关心和关爱,孩子是不是有被虐待和没有得到好的照顾的情况发生,我们确实都是会非常认真系统地去探讨的。但是,确实红黄蓝有自己的举报热线,红黄蓝有自己的投诉热线,红黄蓝有自己的总裁信箱,我们有非常畅通的和家长沟通的机制,所以如果说有家长的投诉,我相信我们正常的渠道是有一些反馈在里面的。

目前我没有听到说有其他的投诉,甚至你说长达一年这样的。新天地幼儿园历史上来说一直是运营得不错的。

《棱镜》:内部调查小组应该是最容易接触到内部教师的,如果内部小组跟教师有所接触,他们有什么样的反馈,有没有第一手的资料?

魏萍:坦率地说,我觉得现在老师的压力很大的。

《棱镜》:您说的是被调查的老师?

魏萍:不光是被调查的,所有的老师都会压力很大的。所以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正本清源,尽快地有结论出来。

《棱镜》:在内部调查和老师交流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个相对初步的结论呢?

魏萍:还是回到那句话,不好意思,我确实没有办法去评价,因为我们内部调查的结论是不能算的。

《棱镜》:那现在的调查结论可以公开吗?

魏萍:在政府、公安的调查结论出来之前,我们内部的调查就算是有结论也是不合适公开的,实话实说。但是,对我们来说,过去的一定是引以为鉴,不管有没有发生,整个社会对这件事情高度重视、高度关注,家长存在不安全感,家长存在焦虑,这是一个现实。在这样现实的情况下,我们不管结论是什么,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首先,这个调查到目前为止是一个孤立的对一个班的几位老师的调查,第二就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未来要做的是我们把自己做到更好,我们为孩子、为家长做到更好,这里面的核心首先就是做好孩子的照顾,照顾好孩子,做好孩子的保育和照顾和教育,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其次我们也要服务好老师,我们的员工;幼教的老师和员工很不容易,我们也要为他们做好支持和服务;再有就是家长的焦虑和不安心,我们要做好工作,让家长放心。坦率说,我们其实陆陆续续已经做了很多事情,红黄蓝的直营园现在绝大多数已经安装了监控系统,我们的加盟园也在安装的过程中,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应该会不计投入,加快速度把监控、监督,监控体系全部安装到位,做更多的安全举措,更多的接受社会监督。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让家长、社会都参与到对我们工作的监督中,我们让社会看到,让社会放心,这是我们可以做的,我们也全力以赴去做。

《棱镜》:昨天晚上到现在,我听说公司高管很多都在公司,公司高管内部你们都讨论了什么问题?大家昨天晚上什么时候离开的公司还是根本没有离开?

魏萍:说实话面对这样的一个重大社会舆论事件,我们作为公司的管理团队,我们也是有很多的努力。对我们来说还是回到那句话,什么时候离开,有没有离开,这些不重要,我们主要的关注点就是孩子、家长、老师、园所。我们在讨论的确实主要就是我们要加强自查,加强对这个园所的安全、服务各方面的工作,我们自己赶紧去做更多的事情,加强我自己的体系,真的是把红黄蓝建成,让家长放心,中国最安全的幼儿园,这是我们的想法。

红黄蓝做到今天其实是有赖于家长的信任,我们也相信新天地的事情是一个孤立的单个的,以家长的投诉,但是引发的社会关注。坦率说,社会的关注最终会化成好事,因为它是一个监督机制,我们还是回到那句话,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是加强我们自身,打铁还要自身硬,更多的去让社会,让更多的社会部分、家长、社会组织等等加入到对我们的监督中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去开放和接受欢迎家长、社会的监督,因为这是我们的想法。

至于说是不是回家了,几点睡觉了,就涉及到个人的,我想我们可能也都需要该工作工作,但是最核心的就是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心里面对孩子家长充满着焦虑,我们是很着急家长和孩子的,这是真话,包括我们的员工,包括我们的盟商,这是肯定的。

《棱镜》:我问您昨天晚上发生的过程,高管在公司讨论的原因是,您刚才也说了家长是红黄蓝最关注的群体之一,昨天晚上到现在家长都是非常希望红黄蓝发声的,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有这样的声音?

魏萍:确实过程比较复杂,第一我也没法解释,这里面确实有各种因素的考虑,今天这个时间点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发出声明,表示一个明确的姿态就是配合接受社会监督,我们努力去做的更好,让家长们放心。

《棱镜》:您刚才说不管什么样的批评或者危机事件的时候,到最后如果只要能够改进都是好事,在红黄蓝的发展过程中可能有一个矛盾,您的公司也是刚刚上市,资本市场的压力,包括现在要快速扩张,这个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学费又是你们主要的来源,学费又会归结到学生的数量上,本来幼教市场供不应求,会不会更加大了矛盾呢?

魏萍:因为说到资本市场的问题,我自己觉得做教育的公司来说,它如果说把资本逐利的因素放在第一条,这样的公司我自己觉得,如果我是投资人我都不敢投。回过来说一句话,咱们现在资本各种讨论红黄蓝上市,我也觉得这件事情和今天这件事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你做优质的教育做好对孩子的服务和教育,做好跟家长的沟通,在一定程度上,服务好我们的老师、服务好我们的孩子,给孩子提供最好的优质教育,让家长放心的环境,让孩子在红黄蓝的环境里面快乐健康的成长,得到最适合的爱和教育,这确实是我们不变的初心。我们绝对不会为了资本逐利的因素,去放弃红黄蓝的口碑,就是要去挣钱,就是要向家长多收费,为了扩张,这种我觉得坦率说,一定程度上是不理解教育行业,因为教育行业它是一个口碑行业,教育不是商品,家长也不会把孩子当商品。

《棱镜》:目前公司发展的速度和目前公司的能力相匹配吗?包括国内的大环境,是否匹配?

魏萍: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在强调我们的发展速度会很快,我们一定要做可持续性的发展,我们一直也是强调这一点,可持续的核心就是质量。我们一直都是说红黄蓝在直营幼儿园发展这块,我们要根据老师的培训培养,以及园长的培训培养的招聘,我们要把我们的发展放在可控的节奏上,核心就是我们绝对不以牺牲品质的方式去扩张,而品质的核心是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园长,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想法。

《棱镜》:不管是直营园还是加盟园,你们在整个定价过程中是什么样的策略?我听到有些加盟园的加盟商会说要定价高一点,在定价上跟其他高档的幼儿园进行PK?

魏萍:定价是一个综合的事情,大家学过定价理论也都会知道,定价第一你要看成本、投入,第二要看市场上可比的服务的定价。从红黄蓝的角度来说,我们不是说要看我们运营的成本和投入,如果你看过红黄蓝园所,不管是我们直营还是加盟的园所,我们都做了很多的投入给孩子最安全、为合适的教育环境,这些都是要投入的。同时,我们要尽量聘请最好的老师,聘请合格的优质的园长,有这样的团队来为孩子提供优质的服务,这些都是要投入的。

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我们确实也要看市场上同类的幼儿园它的定价是怎么样的,事实上在定价这一块我得替我们加盟商叫一叫委屈,今天我看到一个第三方市场做的调查,他们其实给我的结论我觉得还挺有意思,我们大量红黄蓝幼儿园的定价是低于可比类幼儿园的定价,这也是我今天早上刚刚看到的,我都还挺惊讶的。

《棱镜》:从这件事情开始发生到现在,投资人和您之间有什么样的交流?

魏萍:是的,我理解。我觉得投资人因为信任我们而投资红黄蓝,我们最核心的是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大家从昨天到现在确实有很多投资人在询问我们,昨天我们对媒体不能发声,或者说没有去做任何公开的表达,我们对投资人也没有做任何公开的表达。今天我们的公开声明出来之后,后续我们确实要尽快安排跟投资人进行沟通,我们觉得我们的投资人是能够理性对待这件事情,也向我们的投资人表达一个清晰的态度,我们一定会把今天的这次危机作为自我检查、自我提升的契机,进一步做好自己,进一步做好为孩子和家长的服务,对老师的服务和支持,包括进一步加强和锻造好我们整个红黄蓝的管理体系包括安全监督等等体系,进一步做更多更大程度对家长和社会的公开,更大限度接受社会和家长的监督,做更高的透明度,让大家放心我们。家长放心,社会放心,投资人也会放心,后面我们会做更多的沟通。

《棱镜》:我们现在没有警方真正的公开或者官方的调查结果,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话,红黄蓝还值得被再给一次机会吗?

魏萍:这个问题没法回答,目前来说我们自己是在调查过程中我不做任何的假设,我个人还是那句话,调查的是一个班的情况,它不具备普遍性。今天红黄蓝服务的家庭是大量的,是数以万计的,我们自己明确可以说的是,大多数红黄蓝的园所是我提供优质的教育和服务,我们现在不能够自己做百分百打保票,因为这种东西是不负责任的,我知道的是我们自己所有的园所经过这件事情的警示,不管这件事情最后调查的结论怎么样,我们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是加强自查,加强对自己的要求,提升对自己的要求。我觉得给一次机会这句话,并不太合适,今天大量的红黄蓝的孩子,红黄蓝的家长是信任红黄蓝的,并且他们自己是体会到红黄蓝给了我们的孩子,给了我们的家长什么样的服务,什么样的照顾,正本清源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孤立的正在被调查没有结论的事情做全方位这么大范围的假设,这是不恰当的。

(本文转自棱镜lengjing_qqfinance,作者顾然)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腾讯财经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腾讯财经
限时推广: 教育产品甄选平台—— 校鱼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2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10回复游客1  352天前

    说什么全国统一,你这个感觉听起来就很假了,愤怒归愤怒,希望你不要瞎扯啊,这样越是搞的扑朔迷离

    (0)

    回复(0)

  • 红脸蛋

    灰教授  353天前

    初心是提供优质的服务和教育,其实可以说是资本在背后支撑,一直在强调等调查、等结果,自己却没有说任何方面的话。你们就这么怕自己的话被记者报道,让大众评价吗?既然这么怕被公众评价为什么还要去上市和赚钱。 这家企业后期只是二流或者三流的企业,一流算不上,只能说这样的人掌舵教育机构机构走不远。

    (0)

    回复(0)

  • 红脸蛋

    FISH2017  354天前

    CFO我见过,感觉还是可以的。不过面对媒体,尤其是在负面新闻爆发之后,财务方面再深刻的专业和经验都不足以良好地应对采访。这是我们当前最出挑的幼教上市集团了,他们尚且如此,教育行业企业在公共关系应对方面是需要好好补课的。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  356天前

    再怎么不承认,在美国刚上市的股票大颠了,这就是邪不压正!

    (2)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8  356天前

    重申 不只是虐待而是性侵!

    (2)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7  356天前

    狗屁CEO,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是你的孩子遭受了这样的性侵,你还会一个劲的说等待调查结果,还帮这群禽兽老师说不容易吗?简直冷血无情

    (2)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6  357天前

    尼玛,这个cfo,对孩子受的伤害只字不提,一个劲说等调查结果,还尼玛在说老师多辛苦多不容易,难道辛苦就该折磨虐待孩子吗

    (6)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5  357天前

    放了一堆屁

    (6)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4  357天前

    这种企业不破产天理不容

    (6)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3  357天前

    这个CFO挺会转移话题

    (6)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2回复游客1  357天前

    嫖客?幼儿园的孩子是妓女吗?幼儿园是妓院吗?这不是强奸吗?全体老师给参与吗?上面通篇没有说强奸的事,而且一直强调一个孤立的单个的这不是有问题吗?

    (2)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1  357天前

    爆料一下,嫖客不是部队的,而是给园长1000,幼师300,就可以猥亵小朋友。而且全国统一,包括安眠药也是总部统一发放的,正规药厂出品,对孩子身体没有什么危害,只是时间长了有依赖性而已。红黄蓝只为赚钱,比如一场成本50元的活动,会划掉价值600元以上的课时。

    (12)

    回复(2)

  • 棱镜独家对话红黄蓝CFO:“虐童事件”究竟正在发生什么?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