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不送红黄蓝后,我的孩子还能送到哪里?”

作者:宁宁 吉吉 发布时间:

“不送红黄蓝后,我的孩子还能送到哪里?”

作者:宁宁 吉吉 发布时间:

摘要:“如果是真的,我可能也还会把孩子送过来。”——一名家长如是说。

11.pic_hd.jpg

捂着脸出来接家长的幼儿园老师

“哪里有阳光哪有红黄蓝,哪里有蓝天哪有红黄蓝,我爱红黄蓝爱她到永远……”红黄蓝事件爆发的第二天清晨,新天地分园里欢迎孩子上学的背景音乐像往常一样响起。然而,到园上课的孩子,却比平时少了一半多。

芥末堆 宁宁 吉吉 11月24日报道 

今天,北京室外温度持续走低,冷风比昨日更加刺骨。上午10点左右,校门前聚集的围观家长越来越多。讨要园方说法、询问调查进展、要求退费,家长们一次次趴在校门前,向园内张望。每有一个人从门内走出,家长们的目光便停留在对方身上。 

“正在积极调查”是家长们得到的唯一答复。忐忑等待的同时,摆在红黄蓝新天地分园家长面前的还有一件更为纠结的事,如果虐童属实,要不要给孩子换园,可是家周围再去哪找其他幼儿园?

在芥末堆与几十位家长的沟通中,惶恐与无助,是家长们反映出的两种真实情绪,而归根结底也来自于幼儿园资源的稀缺。

“如果是真的,我可能也还会把孩子送过来。”

“爷爷,我不想上学。”上午7点50左右,在红黄蓝新天地分园的门口,倩倩拉着爷爷的衣角,小声地说道。爷爷在门口安抚了一下,最后拗不过孙女,便准备带着倩倩离开。“她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不想上幼儿园的情况。”爷爷无奈地对芥末堆说,“这不听说了这事,就不想去幼儿园了。”

爷爷拉着倩倩走了十几米,又停了下来:“你看小朋友们都去上学了,要不你也去?”倩倩摇了摇头,爷爷只能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路,爷爷试图再次劝说倩倩返回幼儿园上课,而此时的倩倩直接用双手抱住了爷爷的大腿,眼里有些委屈。爷爷有些于心不忍:“不想去幼儿园是吧,那好,我们回家。”说完抱起倩倩往家走去。

芥末堆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今天还继续送孩子去上幼儿园?”“我们今天是想先来看一下,看看其它同学和朋友来了没,不行就再回去。”爷爷说。

倩倩爷爷代表了今天上午依然送孩子上学的家长的一种心态,而更多今天依然送孩子到园上课的家长的想法则是,相信自己孩子班上的老师。

“不可能相信网络”、“我们不会相信网上的事”、“我们当然不相信这是真的”……跟着苏妮走了短短200米的路,类似的话,她重复了三遍。

苏妮的小儿子是新天地分园蓝班的学生,在这家幼儿园已经就读了三年多的时间。在与她的聊天中,芥末堆得知,对于幼儿园被指虐童这一事件,昨天她已有所耳闻,但尽管如此,今天上午,她依然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上课。

“现在还不确定事情的真假,家长都在等调查的结果,如果没看到事实证据的话,我们是不会相信网上的传言的。”苏妮说,“昨天听到传言后,我们也有问过孩子,老师有给他吃过药打过针吗?孩子说‘我们幼儿园哪有那么坏的老师’!”

当芥末堆问及,如果事情是真的,那么她还会再把孩子送来这所幼儿园上学吗?苏妮犹豫了一会儿回答说:“如果是真的,我可能也还会送。”

她告诉芥末堆,她的大女儿也是这所幼儿园毕业的,现在教小儿子的其中一位老师,正巧也是当初自己女儿的老师,重复性地接触使他们对自己孩子班上的老师非常了解,并且十分信任,而且她的孩子再过半年就毕业了。

WechatIMG7.jpeg

上午,送孩子上学的家长

和苏妮一样,今天一大早,徐奶奶也把孙子送到了幼儿园上学。“园里边大多数老师还是好的,不能因为这件事把整个幼儿园都弄的特别臭。我们孩子班里的老师就都特好,孩子跟着这个老师近两年了,每天可高兴了,我们还是挺放心的。”徐奶奶也直言,如果最后调查结果是真的,他们应该也会送孩子来,“我相信孩子班里的老师”。

除了苏妮和徐奶奶这样,因为相信孩子所在班级的老师而坚持把孩子送来的家长之外,也有一部分送孩子来的家长坦言,他们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芥末堆也发现,这部分家长多以老人为主,由于儿女工作较忙,平时由他们代为照看孩子。“我也不会上网,平时除了带孩子也很少出去,所以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其中一位孩子的爷爷说道。

“不送红黄蓝后,孩子还能送到哪里?”

11月23日,张青家的晚餐桌上气氛有些凝重。当天张青家人得知,小区楼下不足百米的红黄蓝幼儿园被指喂孩子吃药片、针扎孩子。她五岁的孙女正就读于中二班,属国际班,每月学费4800元。

餐桌上张青问孙女,在幼儿园有没有人喂药、打针。孩子吞吞吐吐说好像有,但却记不得具体时间,并反复说,老师不让说。张青试图安慰孙女,但询问仍然无果。坐在一旁的孩子爸爸忍不住再次问女儿,“把她问急了,我不是说不让说嘛,孩子就哭。”张青说,这时孩子爷爷出面缓和气氛,说吃饭呢,干嘛呢。孩子爸爸冲爷爷嚷了一句,你吃就吃嘛。

在和孩子多次沟通后,张青说,孙女承认吃过一次,但具体什么时候已经不记得了。后来又在孩子姑姑的询问下,孙女说没被打过针,但肚子被拍过照。家人紧张的情绪再次紧绷。

“一家子特别郁闷,一说话都是气。”张青说,现在都很害怕。

尽管如此,今天早上,张青的孙女还是照常上了学。立即换园对张青一家来说,并非一件易事。现在孩子妈妈正在外地出差,孩子爸爸也经常出差,只是近期在家,张青说,儿子每天早上一大早出门,晚上七八点回家,“哪里有功夫。”

张青说,当初选择这所幼儿园时,正是因为离家近,是品牌,还有外教,即便是每月4800的学费,家人也愿意负担,图的是个放心。但现实并不让人省心。

张青担心取证的问题,目前家人都在等待调查结果。换园的事已经成为讨论的家事。但现在也仍然只能抱以侥幸的心理先暂缓,“这几天肯定不会再喂孩子了。”临上学前,孩子爸爸嘱咐孩子,老师要欺负你,给你吃药,你就告诉爸爸,不是爸妈给的东西就别吃,“他还能说什么呀。”

对新天地分园的家长来说,孩子换园的确是一个难题。

今天上午吴俊也来幼儿园了解事情进展。他三岁多的女儿在该园就读小小班,刚上两个月。昨天在学校的感恩节活动上,吴俊提议向园长了解药片及退园事项。园长匆忙说了几句,大意是说事件正在调查中,在结果出来前,谁也不能下定论。吴俊说,园长否认存在白色药片一事。

“如果虐童事情是真的,肯定退园。”吴俊今天没再送孩子上学。孩子入园前,吴俊将周边幼儿园情况摸了一遍,私立幼儿园中,只有红黄蓝的这所是经过教委认证的,且规模最大。芥末堆在朝阳区教委查询得到,红黄蓝新天地分园是教委已批教学点。

距离红黄蓝新天地分园900多米,有一个公办京通幼儿园,但吴俊说,“非京籍户口即便有工作居住证也没资格就读。唯一可选择的只有私立。附近私立幼儿园中,选择这个,家长也是经过考虑的。”

吴俊说,若调查属实,孩子不会再送回红黄蓝,但也很苦恼能送到哪里。

复杂纠结的情绪搅扰着家长们。即便是在其他园就读的家长们。23日上午,谭晶刚送完四岁的儿子上旁边另一所幼儿园。今年9月谭晶一家从美国回来后,为儿子寻找幼儿园时,联系过红黄蓝,但因为当时没有名额,没有进去。事件发生后,谭晶曾有一丝躲过一劫的庆幸。但恐惧旋即涌来,自己孩子的班上发生过什么,家长同样不清楚。

这两天谭晶家里一直在讨论红黄蓝事件,家人的担心之一,如果红黄蓝新天地分园真开不下去了,本就稀缺的幼儿园资源将变得更为稀缺,很多孩子可能面临无园可上的境地。

“当初的不理不睬,却成了如今值得庆幸的事”

昨天下午,红黄蓝幼儿园门口,扶着幼儿园的铁门,久久不肯回家的一名孩子引起了芥末堆的注意。从孩子爷爷的口中,芥末堆了解到,这名孩子并不是红黄蓝幼儿园的学生,而是就读于附近的一所幼儿园,今天因为感冒没去上学,爷爷就带他来红黄蓝幼儿园看看,没想到孩子看着幼儿园就不肯走了。

“其实当初我们想让他上的就是这家幼儿园,这边离家近一点,但是这家幼儿园要求高,那会我们住在幼儿园对面的平房里,但他们招的都是在附近小区住楼房的学生,我们没被录取,就只能去另一家了。”孩子的爷爷坦言,发生了这些事后,他觉得当初孩子没被录取,反而挺幸运的。

WechatIMG8.jpeg

家长接送孩子的滑板车

和这位孩子的爷爷一样,另一位孩子的姥姥林如意也同样觉得庆幸。

“我们家就住在这旁边。”林如意一手扶着孩子的滑板车,另一只手指着红黄蓝幼儿园隔壁的新天地小区对芥末堆说,此时的她,刚把孩子送到红黄蓝幼儿园附近的一所幼儿园上课。因为幼儿园离家较远,为了节约上下学的时间,她每天用滑板车接送孩子。

“最初选幼儿园的时候,我女儿给孩子首选的就是这所红黄蓝幼儿园,因为它离我们家最近,但当时我们来找老师的时候,老师的态度特别差,对家长不理不睬的,我们就走了,选了一个离家近的幼儿园,之后他们还打电话来问我女儿孩子要不要上国际班,我们直接拒绝了。”林如意感慨道,如今想来,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芥末堆在红黄蓝幼儿园附近的小区走访时,还有一位孩子的姥姥则表示:“有一次坐公交的时候,碰到了这家幼儿园的几个老师,骂骂咧咧的,一点都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当时我们就决定,不把孩子送红黄蓝了。”

在采访中,附近有不少家长提到,因为离家近、场地大、全国连锁等原因,红黄蓝曾是他们的备选幼儿园之一,但因为“招生要求高”“班里学生多”“口碑不好”等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送孩子去了其它的幼儿园,现在想来,他们的感受几乎都可以总结为庆幸二字。

多名家长到园退费

24日中午12时许,红黄蓝校门前仍然聚集不少围观家长。两名红班家长赶来,向园方讨要说法。

“事情发生这么长时间,群里没有任何态度,还在说感恩节。你说什么,老师都发感恩节照片。”家长之一张怡气愤地说。据两名家长反馈,班里其他家长陆续询问孩子得知,已经有几个孩子吃过药片。

28.pic_hd.jpg

老师昨天在群里的回复

“你给我们吃没吃,吃的是什么?”“如果诬赖你了,那你澄清,这东西很坦然,对不对。”在保安拨打两次电话通知家长要求要见的老师后,迟迟未见有老师出现,家长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等待了二十多分钟后,一名身穿黑色短袄的女子将两名家长从保卫室带进教学楼。近一个半小时后,两名家长从教学楼走出。“ 园方说正在积极调查,有结果会第一时间告诉家长,不会包庇任何老师。”张怡说,园方称现在结果还未出来,目前还都只是猜测。据另一名家长透露,此次沟通园方并未承认给孩子吃过白色药片。

另外,从上午到下午,断断续续有该园的家长前来退费,并顺利拿到退费金额。还有提前交付幼儿园定金的家长到学校门前打探调查进展,准备退费。

期间,一位身穿蓝色上衣,疑似昨日视频中出现的教委工作人员出现时,校门外孩子家长王先生喊道,“领导啥时候给我们消息?”但问题消失在寒风中,对方没有转身。

“我们现在感觉自己被欺骗,被蒙在鼓里。我们希望不管是政府还是学校,把这个事情澄清一下,跟我们说清楚,让我们做父母的不要担心。我们每天还要去上班,这么多孩子的父母都在上班,但是为了孩子这个事情,都没法专心工作。”人群中,王先生说道。

(以上名字均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4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4  864天前

    幼儿园,宁愿不上,也不在这里上,就算所谓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你信吗?

    (1)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3  864天前

    这种laji机构,早点破产。园方的答复都是客套话。可怜了小朋友!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2  864天前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直接退费!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1  865天前

    是不是刀没有架到自己脖子上就还可以忍?现在被扎针,未来就会被强奸!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1)

    回复(0)

  • “不送红黄蓝后,我的孩子还能送到哪里?”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