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门槛不低,亲子阅读何以成为家庭教育的标配?

作者:红印儿 发布时间:

门槛不低,亲子阅读何以成为家庭教育的标配?

作者:红印儿 发布时间:

摘要:有热情的推崇者,也有理性的实践者。

屏幕快照 2018-01-01 下午7.16.08.jpg

图片来源:拍信网

芥末堆 红印儿 1月5日报道

“五郎先生,来信了……”

2017年10月,陆杨带着四岁的儿子爬八达岭长城。返程路上,父子俩发现了一个山洞,儿子想起日本作家间濑直方的绘本《来信了》中邮递员送信的片段——一群小动物将春天来到的消息送给大熊五郎先生的故事,便拉着陆杨冲山洞大喊,手舞足蹈地模仿邮递员的样子,要把春天到来的消息告诉山野里的家家户户。

“这个报信的游戏我们俩从山顶一路玩到山脚下,看到山洞就进去叫上一两声,儿子一直拽着我跟他互动。”陆杨笑意十足地回忆。这是陆杨在给儿子读了近四年的故事之后,慢慢体会到的妙处之一。

近几年,提倡父母与子女共同进行阅读的亲子阅读逐渐成为家庭教育里不容忽视的一个元素。随着阅读对儿童发展的意义被不断发掘和阐释,供亲子阅读使用的阅读材料不断翻陈出新,各式各样的亲子阅读培训课程滚动推出,各执一词的亲子阅读方法层出不穷。 

在很多家长眼中,亲子阅读绝非小事一桩。家长们既要管理自己对于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焦虑,又要平衡紧张的工作安排以便可以抽出时间与孩子读书,还要具备识别甄选最适合孩子的阅读内容的能力。另外,投入必要的资金购买阅读书籍、打造家中的阅读环境以及找到与孩子互动的最佳方式,这些也都是家长的必做功课。 

亲子阅读虽好,但门槛也不低

亲子阅读的走红与家长对孩子教育的整体焦虑感密切相关。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联合北京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亲子教育现状调查报告》发现,近87%的受调查家长承认自己有过焦虑情绪,约7%的家长表示处于重度焦虑的心理状况,而超过一半的家长认为亲子阅读很重要。

林清怡目前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继续教育学院兼职教授绘本阅读课程,她觉得自己并不属于最焦虑的那类家长。“儿童发展心理学的专业背景反而让我在亲子阅读的过程中比较容易‘看得开’。”林清怡笑着说,“其实孩子在阅读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方式可以获取知识”。

美国家庭阅读情况2016.jpg

2016年美国3-5岁儿童家庭的亲子阅读情况

林清怡曾遇到过狂热推崇亲子阅读的家长。“(他们)把亲子阅读这件事拔得太高了,好像是妈妈必须去争取的一种荣耀一样。”林清怡说,“但亲子阅读就像母乳喂养一样,也是因人而异的。”

亲子阅读的门槛乍一看并不高,但实际情况中并非每个家庭都有实施亲子阅读的条件。林清怡扳着手指一一列出亲子阅读的几大前提:“第一,要有阅读资源,比如家里有书或者家附近有图书馆;第二,家长要具备一定的文化水平,起码能识字,并且还要能抽出空闲时间;第三,家长要懂得亲子阅读以及相关家庭教育的理念。” 

《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报告2012》显示,截至2011年底,我国平均每44万人才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平均每3201平方公里才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根据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规定,公共图书馆人均藏书量应为1.5册到2.5册,但2011年我国人均拥有图书仅为0.52册。公共图书馆资源量的不足让选书购书的重担落在了家长身上。 

2010年,陈淼的儿子刚刚几个月大,她还不太明白该怎么给儿子选书。“我一上来就给儿子买了六、七岁孩子才能看懂的书,只好先存着,一直留到他长大了才拿出来看。”陈淼笑着回忆。陈淼随即找到了当时北京住所附近的几个绘本馆,绘本馆举办的讲座和阅读活动便成了她的亲子阅读启蒙老师。从北京搬到珠海后,陈淼发现社区附近的绘本馆没那么多了,多数时候只能靠自己琢磨。如今,陈淼自己还成为了珠海一家家庭教育服务中心的亲子阅读教练。 

亲子阅读时长.jpg

《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中家庭的亲子阅读时长

亲子阅读作为家庭教育的一部分,受家长和家庭环境的影响很大。芥末堆在对几位家长的采访中发现,亲子阅读往往承担着培养阅读习惯与传递基本知识这两大教育诉求。这样的预期其实与中国家长对家庭教育的普遍认知相吻合。2015年发布的《第二次全国家庭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显示,超过80%的家长认为家庭教育最重要的功能是培养孩子良好的行为习惯,近70%的家长认为家庭教育需要让孩子学习文化知识。

即使阅读资源与阅读理念都到位,亲子阅读的执行过程还是对家长时间投入的一大考验。2017年4月,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表明,2016年我国0—8周岁有阅读行为的儿童家庭中,习惯陪孩子读书的家庭占到90%,这些家庭中的家长平均每天花24.15分钟陪孩子读书。 这一数字甚至略高于2016年美国教育统计中心的统计结果。该中心《2016年全国家庭教育调查报告之学龄前部分》显示,约有80%的美国家庭会给3-5岁的学龄前儿童读故事,读书频次每周可达到三次及以上。

书目与方法繁多,全靠家长甄别选择

作为一名全职妈妈,顾之涵承认亲子阅读需要家长投入充分的时间和心力。“除了一些假期和我生病的情况,基本上每天睡觉前都会读上二、三十分钟。”顾之涵说,“(亲子阅读)必须坚持做。” 

顾之涵的女儿还不到两岁,她在女儿一个月左右时就开始给孩子读故事,但购书过程则从顾之涵怀孕期间就开始。“现在家里已然是书满为患,国内国外的书加起来起码好几百本。”顾之涵笑着说,“(所以)我会定期更换家里阅读角、茶几还有书架上的书,让孩子可以轮着读到不同的内容。” 

顾之涵采用的广撒网购书方式与当前儿童图书市场的蓬勃发展有关。《2016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显示,2016年,全国共出版少年儿童读物43639种,其中初版读物占一半以上。与2015年相比,少年儿童读书的种数增长19.12%,增速远高于使用中国标准书号出版的其他22类出版物。 

海量的儿童出版物中,适合低龄儿童阅读的书籍多以图画书和绘本为主,但这类图书的数量仍是卷帙浩繁。以国内几大电商网站为例,亚马逊中国网站上图书分类里有27733条关于“儿童绘本”的内容;京东在图书类别的商品中专门设有一个名为“绘本”的子类别,其下共有商品14313个;当当网上归为“儿童绘本”的图书商品有71633个,其下还可按0-3岁、3-6岁、7-10岁显示更为精细的搜索结果。 

想要从铺天盖地的书目中挑选出适合孩子阅读的内容可谓大海捞针。顾之涵通过关注大型出版社的公众号和几个育儿主题的自媒体号来获得最新的图书资讯。国际知名的儿童图书奖如凯迪克大奖的获奖榜单也是帮助她缩小选择范围的一个途径。 

新榜11月前9名.jpg

新榜11月排名前九位的教育类微信公众号

顾之涵很快发现,“随着一些育儿公众号的规模越来越大,内容里的‘水分’就多了起来,经常可以看到软文和电商广告,(内容)没那么有价值了。” 以新榜2017年12月排名前十的教育类微信公众号为例,年糕妈妈、爸妈营、教育、凯叔讲故事这四个以幼儿教育内容为主的公众号均在菜单栏里设有跳转至网上商城的链接。除了原创内容平台纷纷转向为电商平台之外,聚合内容平台“重量不重质”的粗放型内容整合方式也令顾之涵逐渐失去兴趣。 

一段时间后,顾之涵就基本依靠自己的洞察与判断力为孩子选书。“与其铆足功夫比较哪本书的内容更胜一筹,不如去仔细观察孩子喜欢什么样的内容。”顾之涵说,“每个孩子都不一样,跟着孩子的兴趣走更重要。”优质且符合孩子的特点是类似顾之涵的家长们选书时主要考量的标准。

面对数字图书的时候,家长们显得更加挑剔。林清怡偶尔会购入一些儿童故事与基础识字的电子内容,如凯叔讲故事和悟空识字,但对于数字绘本,她的态度很审慎。“一方面是想保护孩子的视力,另一方面是觉得纸质书的质感、触感其实很难被替代。”林清怡说。

国内的数字出版概念大概于2005-2006年开始被业内广泛认可,数字出版产业链随后逐渐形成规模。《2016-2017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总收入5720.85亿元,其中有251亿来自在线教育,52亿来自电子书,数字教育出版的发展势头强劲。

顺应近年来中国国民数字化阅读比例大幅攀升的趋势,诸多互联网教育公司相继在儿童绘本与有声读物方面发力,咔哒故事、企鹅童话、贝瓦儿歌、凯叔讲故事等均致力于深耕儿童数字内容。数字图书让阅读的互动体验更加丰富,也符合新生代父母长期使用数字设备的习惯。

不过,数字图书若想深入家长心中,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知乎上的作者Rainy Sunny有一个六岁的女儿,她很少给女儿使用数字图书,“用数字图书来调动低龄儿童阅读兴趣还是挺管用的,但之后的作用就不大了。”

与早教班相比,绘本阅读操作简单且性价比高 

面对五花八门的亲子教育方式,陆杨选择亲子阅读的一大原因在于其操作起来简单方便。“跟带着孩子出去参加各种亲子活动相比,读绘本要容易多了。”陆杨笑着说,“在家里随便找个角落一猫,窝起来就可以读书。” 

陆杨曾于2015年在成都开办过一家绘本馆,但不到一年就因经营压力关闭了。“家长们其实自己在家就能完成绘本阅读,坚持来(绘本馆)的人很少”。陆杨回忆。曾经的接力出版社任副社长、绘读教育创始人常晓武分析,“用户需求非刚性、用户数量有限、付费水平不高,是绘本馆很难自负盈亏的主要原因。” 

不过,并不是所有家长都知道该如何通过绘本阅读去与孩子互动。一些儿童绘本馆、早教中心或是阅读推广机构便通过举办亲子阅读培训课程来提升盈利能力,这些课程通常注重介绍基于绘本做延展阅读的方法。

成都微笑课表.jpg

“微笑故事人”培训计划的课程安排

陆杨眼下就在成都参加由微笑图书馆主办的“微笑故事人”培训计划,为期四个月的绘本阅读培训共招收45人,内容包括如何选书、阅读方法介绍、说故事技巧介绍、绘本手工等。“(绘本阅读)这件事还是蛮有自己的一套体系的。”陆杨谈起他近几个月的学习心得,“绘本的色彩、创作过程、人物关系、画面设计等等都有学问。”

在线下培训之外,一些线上的亲子阅读课程也陆续出现。例如,沪江网校和蒲蒲兰绘本馆共同研发了一套亲子绘本阅读成长系列课程,共计20个课时。每个课时讲解一本书,家长和孩子可以一同听课,待讲解完毕后共同讨论思考题。另外,沪江CC Talk上还有不少个体讲师面向家长开设的亲子阅读讲座。

实际上,家长对绘本阅读的喜爱还源于其相较早教班而言较低的开销成本。“买绘本再怎么贵也不过几百块钱,一个普通早教班的学费却可能一下子就上千甚至上万元。”林清怡说。

从教育效果上来说,绘本阅读似乎还略胜早教培训班一筹。Rainy Sunny的女儿四岁左右来到美国,现在美国加州排名前十的一所公立学校就读。“但去年刚入学时的阅读水平评估报告显示,女儿的阅读能力已经达到了美国小学生二年级的水平。” Rainy Sunny说,“我没给她报过什么培训班,就是一个诀窍:大量阅读。”

“很多早教班的教学内容以唱歌、读儿歌为主,这与引导孩子独立阅读还是有一定差别。” Rainy Sunny曾观察过国内的一些早教培训课程,“另外,培训班老师的水平经常参差不齐,老师对教学的投入程度也不够稳定。”在教学方法方面,由于本身是翻译专业出身,Rainy Sunny并不认同一些老师中英文夹杂的英语教学法。 

Rainy Sunny坚持用沉浸式的阅读来让孩子学习语言。大量的阅读除了让Rainy Sunny女儿在六岁就独立写出英语从句之外,还让她得到不少人格教育。“女儿读过一本叫《Mirette on the High Wire(天空在脚下)》的绘本,书里讲了一个小女孩坚持不懈尝试走钢丝的故事。”高晴回忆,“后来她学习游泳怕水的时候,就对自己念叨书里那句 ‘You are almost there(你马上就要到了)’来自我鼓励,结果她还真就游到水池那边去了。”

家庭教育的作用.jpg

《第二次全国家庭教育现状调查报告》中家长对家庭教育作用的认知

芥末堆采访的几位家长纷纷表示,绘本不仅有助于孩子提升语言能力,还潜移默化地培养起孩子的一些生活习惯与性格素养,例如早晚刷牙、待人谦和等,而后者不一定能通过早教培训班的有限课时获得。

亲子阅读只是教育的一个开始

“看到孩子有了很明显的从量变到质变的成长,或是自己把书里的道理运用在生活中时,我心里真是很开心。”Rainy Sunny说。孩子在阅读方面的每一丝变化都给家长的付出赋予意义,但随着孩子年岁的增长,亲子阅读的形式与意涵也在发生变化。

“无论是分级阅读,还是大人与小孩共同读书,其实都是为了能帮助孩子实现独立阅读。”林清怡说,“再到后来,阅读可能就成为孩子的一种寄托和陪伴了。”现在,林清怡又像当年等待儿子喜欢上阅读那样在等待她十个月大的女儿喜欢上阅读。

即便亲子阅读渐渐变成孩子的独立阅读,亲子关系与阅读能力的建立却仍在持续进行。陆杨的儿子有时一个人沉浸在阅读中,连陆杨回家也顾不上打招呼或者迎接。“但他(儿子)还是会时不时坐到我的‘兜兜’(指怀抱)里,让我给他读上几个故事。”陆杨笑着说,“或者是和妈妈肩并肩坐着,听妈妈给他讲故事。”

陈淼则十分享受她与儿子之间充满互动的亲子关系,她现在仍常与八岁的儿子一起读书。“亲子阅读在我看来是一种反思生命、感知生命的方式。”陈淼说,“我很幸运没有荒废掉那些宝贵的亲子时光。”

毕竟,亲子阅读只是一个人漫长教育的一个开始,而家长们似乎早就做好了迎接这场持久战的准备。

(文中林清怡、陆杨、陈淼均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门槛不低,亲子阅读何以成为家庭教育的标配?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26 9867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