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十年“蓝色”书信,如何帮六千儿童找回成长的力量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十年“蓝色”书信,如何帮六千儿童找回成长的力量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摘要:留守儿童心理陪伴的需求,源于亲情缺失下的情感倾诉渠道缺失。

20170620072046742.png

芥末堆 田园 3月13日报道

据《2017年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估算,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共超过 2300 万。值得注意的是,在 14868 份对留守儿童的有效调查问卷中,有 7.9% 的孩子认为,父亲或者母亲过世对自己“几乎没有影响”。心理学研究认为,生活在没能提供足够关爱的原生家庭中,留守儿童除了会怨恨自己的父母,性格孤僻,悲观自卑,还有可能会在无意识中模仿父母的做法,将所受的伤害加诸于自己的孩子身上。

2008年,蓝信封创始人周文华受“留守儿童因思念父母自杀”的新闻报道触动,创办了专注于留守儿童心理陪伴的民间公益机构——蓝信封。周文华认为, 留守儿童心理陪伴的需求,源于亲情缺失下的情感倾诉渠道缺失。因此,他决定以书信作为长期陪伴的媒介,通过大学生志愿者与留守儿童一对一书信来往的方式,为正处于青春初期的留守儿童搭建朋辈心灵交流平台,解决他们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困惑。

WX20180125-152806@2x.png(蓝信封服务对象数量统计,来源:蓝信封官网)

截止到 2017 年 11 月,蓝信封已经发动了 6000 多名留守儿童和 400 多所全国高校大学生参与同信,书信往来量达 60000 多封。周文华相信,“你执笔写信的手,有温暖的力量”。

“孩子感兴趣的不是写信,而是大学生”

时间拉回 2008 年,周文华还是中山大学的一名学生,他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害怕孤独的人,看到“留守儿童因思念父母自杀”的新闻报道后,他便决定做点什么。那时周文华也是学校论坛心情版面的博主,喜欢在论坛上帮助别人解决各种问题,所以基于对文字力量的感知,他选择了用手写书信的方式帮助留守儿童找回安全感和归属感。

周文华介绍,蓝信封回应的是留守儿童情感缺失的社会问题,这种情感缺失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情感非常依赖,害怕失去;二是极端的情感冷漠,与别人难以建立信任。周文华认为,初一孩子的情感缺失最为敏感,一方面是由于经历小升初,学业压力突然增大,另一方面是他们开始进入青春期,对异性好奇迷茫,但不知如何相处。同时,父母不在身边陪伴也增加了敏感度。

周文华介绍,目前蓝信封的项目地学校主要集中在湖南汉寿、广东河源和四川宜宾。每年3月和9月,项目组在全国各大高校招募通信大使。通过笔试的志愿者在参加三次培训后,与留守儿童结对通信,进行为期至少一年的通信。为保证志愿者和服务对象的持续参与,由项目组统一收发信件。第二年对已通信一年的学生进行回访,对通信质量做反馈评估,三年后进行系统回访及案例整理。

周文华认为,以书信的方式可以深度陪伴留守儿童。孩子们每个月写一封信,可以自由选择写到初三,持续三年;同时,手写的信件可以被记录、被回顾,易于保存。此外,大学生与留守儿童结对通信,是一种大龄青少年对低龄青少年的同理心陪伴。

那么,这些孩子真的愿意写信吗?“其实孩子感兴趣的并不是写信,而是大学生。”周文华说,对书信的统计分析发现,留守儿童喜欢和志愿者通信主要是因为大学生可以满足留守儿童的指导学习、陪伴聊天、对外面世界好奇的三个核心需求,而这部分也刚好是大学生最能回应、最能同理和最能共鸣的内容。

“规模化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针对书信陪伴对留守儿童的成长干预效果,周文华与中山大学合作进行了为期 3 年的效果评估。评估发现,每年每个通信结队的写信数量是 15.8 封信,每 100 个孩子中有 82 个孩子可以持续一年的通信,其他中断通信的情况绝大部分是因为学生转学或者辍学。

WX20180123-182720@2x.png

(书信陪伴有效提高孩子的亲社会行为和支持利用度)

此外,研究发现,通信的孩子开始学会分享,更愿意关心别人的感受。同时,他们在遇到困难时,更愿意主动寻求他人帮助,避免极端行为。

留守儿童一定不等于“问题儿童”。那么,留守儿童在什么状况下有可能变成问题儿童?周文华介绍,研究组发现有两个中介因素,分别是留守儿童的情绪依赖值较低(即有什么话只对自己说,憋在心里,对别人说的少),导致归属感和安全感降低,以及长期处于不安全中,孩子们的心理健康很容易受损。而通信增加了倾诉渠道,增强了情绪依赖,让孩子们感到安全感和归宿感。

那么,项目评估效果不错,是否应该规模化呢?周文华认为,“规模化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他介绍,蓝信封于 2017 年 1月开始实施规模化,截止目前,蓝信封全职人员增加了 1 倍,服务数量翻了近 10 倍。

周文华认为,而互联网系统的建立是项目规模化的基础。蓝信封利用互联网建立平台,让志愿者把信件上传到系统上,方便随时查看信件的邮寄情况。此外,蓝信封开发了不同类型的细分培训。针对孩子 90% 的普遍性问题,蓝信封会统一进行线上解答,或让其自主查阅《通信手册》,剩余 9% 的问题,会有小助手在线解答,最后 1% 的的极端个案咨询,蓝信封会让专业心理咨询师介入,并协同当地班主任处理。他举例说,“去年回应了 32 例极端心理问题,包括 8 起自杀案”。

周文华介绍,蓝信封主要是通过口碑传播、社群经营来规模化招募志愿者。孩子们可以自由报名,或老师推荐参与通信,蓝信封会优先照顾孤儿、单亲家庭的孩子。他自豪的说,“截止到2017 年11 月,我们的联系人增加了 1.2 万个,有 8913 人报名,覆盖近 400 所高校。我们有一批六年前通信的孩子,这些孩子上大学后就成为了我们的志愿者。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关于教育本质的讨论,就是接纳、连结和榜样的力量”。

对于通信项目的风险控制,周文华特别强调,蓝信封是同性别通信,小女生只能跟大姐姐通信,不能跟大哥哥通信,但是小男生可以和大哥哥通信,也可以和大姐姐通信。此外,蓝信封不允许孩子和志愿者私下见面,而是统一组织夏令营。

对于未来的发展,周文华表示,蓝信封希望通过 5 年的时间,覆盖 1000 所学校,年度通信达到100 万封。他说,“这些信件内容将会成为极有价值的数据库,通过分析这些数据,第一可以推动怎么把信写好,第二推动行业发展和政策制定,这也是蓝信封实现使命的路径”。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十年“蓝色”书信,如何帮六千儿童找回成长的力量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