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自由戏剧创始人蔡洁:教育戏剧的“无用”之用

作者:蔡洁 发布时间:

自由戏剧创始人蔡洁:教育戏剧的“无用”之用

作者:蔡洁 发布时间:

摘要:快乐有没有用呢?

640.jpg

*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问对教育”(ID:cdwendui)。

1月27日,来自全国各地400余位关心教育,热爱教育的人士再次集结,聚焦成都教育创新,一起探讨跨界于教育之价值和实践经验。

本篇演讲来自自由戏剧创始人蔡洁老师,谈到教育戏剧的起源和价值,以及在国内实践遇到的问题,她说,当家长问教育戏剧有什么用,一开始还会很认真地跟他们解释教育戏剧的用处是什么,现在很多家长问的时候都直接回答说:“我觉得没啥用”。

非常高兴今天来到这里跟大家分享教育戏剧,我是自由戏剧的创始人。我想跟大家分享这两年在成都的各种戏剧教育实践。

我今天分享是从我个人的经历出发,更多是从个人体验里讲教育戏剧的无用之用。

整个实践过程中,我觉得外界很多声音是说没有看到作用,有时候甚至在我看来它可能也有很多没有用的地方,但是究竟这所有的没有用,体现出来的用处是什么?这是今天我跟大家进行的分享。

教育戏剧是不一样的概念。戏剧在西方,从古希腊开始至今有三千年历史,教育戏剧起源于上世纪英国教育戏剧的改革,戏剧不仅仅是教孩子身态表演的技术,其实是一门像语文、英语一样独立的学科,而在后边支持它的是现代知识的建构主义,这个理论支持教育戏剧。

英国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进行改革之后认为教育不是选拔人才,不是从幼儿园开始起或者从小学开始一层一层通过统一的标准选,什么样的孩子是优秀的,什么样的孩子是符合未来的,如果这样选的话,我相信教育是一种倒退。

就像我们在小的那个时候,个人经验觉得学计算机是了不起的事情,可是现在中关村已经关了。如果停留在社会用处的教育,我相信这对很多孩子来说都是不公平的。英国认为所有的教育应该是确保孩子个人的成长,在这个基础之上教育戏剧才开始从一些实践和项目最后研发成有体系的学科。

英国有教师资格证一说,教师资格证里边有戏剧老师的选修课。戏剧老师的教师资格证类似于英国的硕士学位,可以去考的。成为学校专门的戏剧老师把这个作为一个课程,有一个课程理念,在这个课程之上会研究怎么样做一个整合性的课程,做全人的教育。所以戏剧在英国、新加坡、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都基本进入国家的大纲里。第一是孩子需要了解艺术形式,需要有表演的经验,甚至舞台,但是更多的时候戏剧和数字科学、心理教育、毒品教育、公民教育结合在一起,不是把孩子的演技、语言作为考核目标,戏剧作为艺术和方法都是存在的。我觉得最近两年,通过大数据也好,个人的经验也好,我们现在已经不会问戏剧是什么了,而会说戏剧到底怎么用,在英国来说戏剧应用到心理治疗,以及社区教育、公共博物馆教育,甚至在一些特殊教育领域里,已经有超过一千年的历史了,它不再是说让孩子学习一门演技。

这两年我们做了什么?做这些事情来自于很多没有用,我写了很多教案,我发现很多教案都不起作用。

为什么?好像在英国的时候,我的一些教案也好,经验也好,拿到这个地方跟孩子是不起作用的,比如在国外基本给7岁孩子的教案,给这边同龄7岁的教案不成功,孩子们觉得很幼稚,不愿意讨论这些问题。在国外上课基本没有座椅板凳,很习惯坐在地上讨论,但是在国内上课,孩子们太喜欢没有座椅板凳了,所以光是坐一个圈圈,能够认真把别人的话听完都要费很多力气。这两年我就在不断改,我设计了一个海盗的教案,觉得孩子们肯定很感兴趣海盗,怎么当合格的海盗,海盗要什么本领,我们甚至开海盗学校,做什么样的书,教什么技能,很多孩子确实感兴趣,但是有一个班的孩子带了之后,第一节课上了五分钟,跟他们讨论都很感兴趣,然后问他们如何当好海盗,全部人说不要当海盗,这课就没法上了,他不愿意往这个方向走。我就说那你们觉得不愿意当海盗的理由是什么?理由非常充分,他说太冒险了,他说何必让自己的生命何必去冒险,如果是抢了别人之后别人报复你或者要惩罚你是要死的,是命重要还是当海盗抢夺金银财宝重要,他们觉得太危险了,怎么会有人愿意当海盗呢。我反过来说,我说既然你不愿意当海盗,你想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于是后面所有教案就是怎么给海盗制造麻烦和危险,海盗如何一个个通关,写了太多教案都来源于太多的不起作用,有时候男女比例不起作用,有时候人多人少不起作用,有孩子去某些学校学的教育理念不同,这个教案也不起作用。所以通常跟老师一起,一个教案基本上会写十个版本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感觉这两年都在跟教案死磕。

我们做了很多演出,我们觉得如果好看很多人买票,过去一年会发现很多好的艺术不是很多人值得去看,我们给孩子们做一个演出,我们给儿童做了一个悲剧,这个悲剧是什么呢?16个小故事告诉他们生活的理想是不那么容易实现的。于是这16个小人是用锡箔纸做的,他们追自己心目中的月亮,这个月亮代表着我们的理想,16个人用不同方式追月亮,最后都死得很惨,有些没有死的在于中途的时候意识到还是不要追了。所以当我们把这种东西告诉孩子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理想,我相信如果你有一个梦想,那么容易实现,那估计还是在做梦吧,我们每个人的梦想都不那么容易实现。我希望通过幽默的方式,给他们展现,追不追,怎么追,可能要取决于你自己,所以为什么有16个小人,16个不同的形式,但是那个剧的票房是最高的。我们跟很多人介绍这个剧的时候,他们都不理解你们为什么要还给悲剧,他们不是要快乐的结局吗?我也解释不出来为什么,但是我认为这个世界本身就很丰富,我个人的感觉是可能是因为我们接触的不够多,所以我希望在未来的时候能介绍更多丰富的,甚至我希望能够给孩子做一些讲死亡的剧目。

培训也是来自于不起作用,我们机构老师六个月不上课,就是观察学习,我给他们做很多工作坊,讲了理论的知识,甚至给了他们方法的讲解,我发现都不起作用。有一个老师在六个月左右试课,孩子们非常乖,20多个孩子40多分钟非常积极的在讨论,我下来之后问他的感想如何,他觉得上得很好,他说孩子们很愿意和他聊,孩子们的话题也非常宽广。我说是,但是你知道吗,从10分钟开始从头发到脚尖都写满了我很无聊,我甚至很难受,我甚至中途想说你走吧,我来上。但是他觉得很好,觉得孩子在参与,在回答,在说呀。可是做过戏剧的人,我看一个人更多是他的肢体语言,人的语言可以撒谎,但是肢体语言撒不了谎,这些孩子可以用习惯性的学习方式回答你和你探讨,但是他们真的很无聊,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看的那些东西,所以换一种方式。在培训里边我就大量的时间在训练老师对这个世界敏感一些,对你周围的人敏感一些,对这个空间敏感一些,对这个氛围敏感一些,教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了训练这个老师看到了什么,我让他在地上打滚,因为他时时刻刻希望保持自己的形象,上课的时候他非常关心孩子看到我是一个什么样的老师,就训练他丢掉自己的偶像包袱,在剧场里摸爬滚打,然后直到有一天他说你是这个意思。

我要让老师们意识到这个世界是活的,空间是活的,人与人之间有气场流动,请你看到和感受到那些你真的平时不容易看到的。

所有的活动当中,演出也好,培训也好,课程也好,其实教育戏剧里讲究几个方面对孩子的影响,比如说批判性思维、解决问题的能力、团队合作的能力、语言表达的能力,等等这些能力。但是在我实践的这两年,我发现好多都不起作用,起作用的恰恰是这几个方面,这几个方面很多家长在问我教育戏剧有什么用,一开始我就很认真跟他解释教育戏剧的用处是什么,现在很多家长问我的时候我都跟他说我觉得没啥用。

快乐有没有用呢?家长会说看个动画片熊来了也很好玩,快乐很简单,快乐从哪里都能获得,干嘛上你的课。我的感受中最深刻的亮点,我觉得人的快乐分高级快乐和低级快乐,很多时候快乐来自于感动,比如有一个剧目是小朋友在帐篷里边,就是唱童谣玩沙子,可是下来之后他们觉得好高兴好快乐。

谢谢。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问对教育”(ID:cdwendui),作者蔡洁。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问对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问对教育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自由戏剧创始人蔡洁:教育戏剧的“无用”之用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