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芥末翻】奖励徽章对教育有用吗?取决于徽章的类型和学习者的知识

作者:介一隹 发布时间:

【芥末翻】奖励徽章对教育有用吗?取决于徽章的类型和学习者的知识

作者:介一隹 发布时间:

摘要:相比于传统的教育“评价”,教育徽章用另一种方式影响着学习者的学习动机。

【芥末翻】是芥末堆全新推出的一档学术栏目,由芥末堆海外翻译社群的小伙伴们助力完成。我们致力于将全球经典或是前沿的教育理念、教育技术、学习理论、实践案例等文献翻译成中文,并希望能够通过引进这类优质教育研究成果,在全球教育科学的推动下,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徽章.jpg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文章来源:Are badges useful in education?: it depends upon the type of badge and expertise of learner;译者:Brenda;编辑:介一隹

摘要:教育徽章往往被用于一种替代式的评价,用来激励学习者的动力。我们认为有两种类型的教育徽章:荣誉徽章和视频游戏类徽章。为了解徽章和激励的关系,我们在一个智能辅导系统内,对中学应用数学教学采用徽章作为教育评价做了一个研究。研究发现,徽章与学习者存在作用与反作用的关系,一方面学习者自身的动机促进徽章的获得,另一方面徽章的获得可以促进学习者对徽章更加渴望,从而强化学习动机。尽管如此,徽章获取的类型,在不同知识层级的学习者之间也存在差异,即不同的徽章类型也影响不同学习者的动机。此外,我们相信我们的研究发现与“外部激励对学习存在负面影响”的发现是不矛盾的。对于教育徽章设计者来说,在将徽章作为奖励纳入到课程设计中时,他们必须将学习者的能力和激励作用都考虑进去。在对教育徽章的理解上,我们的研究是大量研究基础之中的一个很小的部分。

关键词:徽章、替代性评价、激励、智能辅导

介绍

对设计者而言,现代教育评价方式是一把显而易见的双刃剑。提供必要的过程性反馈以及对学生的替代性评价,可以促进学习及正确的认知(Shepard 2000)。但过度评估和不准确的评估对促进学生的学习动机(Stiggins 2002) 有明显的负面影响。那些被过度评估的学生可能会变得更有动力去追求考试方面的表现,而不是真正的学习。不准确的评估是危险的,它会导致学生学习动机的下降。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学习,但实际上却得到了与自我评价相矛盾的反馈。因为动机被认为是学习的关键 (Clark et al. 2006) ,一种评价是否有潜在的益处,是由它能否同时保持学习动机和能否准确地体现学生的学习能力来决定的。

教育改革家们已将替代性评价作为一种最大化评估效益、并减少其负面影响的手段(Stiggins 2005年)。在标准化考试的传统之外,教学设计者们被允许在测评中构建更多的选择,使得评估过程可以为学生和老师提供更多的有效反馈和数据。

另一种获得改革派和教育设计师支持的替代性评价是教育徽章(Alberts 2010)。徽章,就像它们在童子军活动(下文有介绍)和电子游戏中的同类勋章一样,被认为是一种评价校外学习的方法。教育徽章的发放者——一位教育工作者或一个教育机构——可以为任何类型的技能、知识或成就颁发一个象征性的奖项,这与目前提供学位或证书的方式类似。这个符号,以徽章的形式,可以被学习者陈列在各处,让其他人知道他们所掌握的专业或知识。因此,教育设计者可以使用教育徽章来影响学习者的参与度和学习行为。例如,徽章可以提供聚焦的目标、有挑战性的任务、明确的标准、对良好表现的肯定、新奇的事物、选择权和真实性(Dickey 2005)。

 教育徽章的实施已经在许多组织中进行了,比如Mozilla(Peer 2 Peer University and Mozilla Foundation 2011)和可汗学院。然而,鲜有研究表明徽章是如何与学生的动机相互作用的。徽章可能会在替代性评价中提供过程性评价,徽章便也可能因降低学生的学习动机而对其产生负面影响。例如,早期关于其他各类奖励的研究,常发现外在奖励对学习而言存在负面激励(Deci et al. 1999)。如果学习者将徽章理解为外部奖励,那么,他们可能会降低学习的动机,或者使得学生专注于获得徽章,而非学习目标。

为了揭示教育徽章和学习动机之间的双向关系,我们进行了一项在智能辅导系统中使用徽章、向中学生教授应用数学的研究,我们调研了学生的动机是如何随着徽章而改变,以及学习动机曲线是如何因徽章获得而变化的学习者的动机又是怎样影响徽章的获得。

理论背景

徽章的替代模型

徽章倡导者声称,徽章可以作为一种替代性评估来提高学习者的积极性,并同时保持高质量的反馈(Davidson 2011)。为了理解这些表述的源起,让我们来看一下教育徽章的两种不同的模式:荣誉徽章和电子游戏成绩。

 荣誉徽章是美国男女童子军(the United States’ Boy and Girl Scout)组织的一个特征,它为参与者提供一些取得特殊知识或技能的证明(比如徽章),它们通常不是正规教育系统所能提供的。基于获得徽章可激发想取得认可的学习积极性的理论,孩子们会选择他们想要的徽章。此外,一位童子军展示他们所获得的徽章,体现了他们学习了何种类型的课程,也让其他人可以了解到他所学的知识和他的价值。

徽章的第二种模式,是电子游戏中很常见的游戏基础特性。许多畅销的电子游戏系统,允许玩家在本游戏之外,取得他们在此游戏系统中可能取得的成就。例如,Xbox玩家有一个虚拟的个人档案,可以让其他人看到他们不同的游戏成就。这些成就(即徽章)是在玩游戏时获得的,但对其他游戏没有直接的影响,这不同于鼓励人们参与更多的游戏。在Xbox生态系统中,玩家可以将自己的成就与朋友和同伴的相比。玩家可选择获得特定的徽章,也可以通过常态的游戏随机地获得徽章。

 教育徽章,与荣誉徽章、电子游戏模型具有许多相同的功能。与荣誉徽章一样,教育徽章通常被校外机构学习广泛使用(如社区建设、在线阅读等)。教育徽章通常可以在学习者的在线资料中展示给同伴们,类似于让其他玩家看到自己的电子游戏徽章,也类似童子军在肩带上佩戴的徽章。与电子游戏成就相似,徽章可以在技能掌握和知识展示之外被随机授予。

 以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学生网络(CS2N;http://www.cs2n.org)  教育徽章系统为例。CS2N是一个在线学习系统,参与者可以在开发计算机科学技能和知识的同时获得徽章。尽管计算机科学课程可以在一些公立学校中找到,但CS2N往往能覆盖被忽略的计算机科学(例如,动画,机器人)。每个CS2N用户都有一个个人资料页面,上面可以看到他们获得的徽章,以及他们可能想要获得的徽章。CS2N(如:智能导师、虚拟机器人、学习管理系统)在各种各样的主题(如代数、编程、电影制作)中所提供的各种各样的教育应用,为学生提供了广泛的徽章。在每个应用中,徽章被用于奖励学生的进步以及提高他们的持续参与度。

学习动机的心理学理论

因为动机和评价是相互交织的,为了理解徽章的教育潜力,需要了解徽章是如何影响学习动机的。在过去的15年里,成就目标理论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关于学习动机和学习行为的理论 (Elliot 1999)。

成就目标理论将动机学习目标分成4种不同的类型,组成一个2*2的相交叉的矩阵,项目包含学习掌握(mastery)和成绩表现(performance)与接近方法(approach)和规避(avoidance)。“学习-接近”目标,反映了一种基于自己的兴趣而实现精通的愿望,“成绩-接近”目标反映了一种希望外显的表现得更好的愿望。

“成绩-规避”目标反映了避免表现不合格的愿望。“学习-规避”目标,虽然理论上存在,但在大多现实情境中都不会出现。研究通常发现,掌握学习与学术表现结果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而“成绩-规避”(避免表现不合格)与学术成果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Elliot et al. 2006)[x1] 。“成绩-接近”目标最终会产生混合性结果,主要取决于其他变量 (Elliott et al. 2005) 。总的来说,成就目标导向已被证明是一个能很好预测各种科目(Pajares et al. 2000)学术表现的指标。例如,“学习”目标被发现与学生使用认知策略有积极的联系,而“成绩-接近”目标与教师评估的成绩呈正相关(Wolters 2004)。由于徽章同时拥有“成绩”和“学习”两者元素,使用了徽章,成就目标理论或许可以成为将教育徽章的影响与学习相关的动机相联系的有用办法。

值得注意的是,成就目标理论只是一个较完善的学习动机理论。另一个关于动机的理论框架是预期价值理论(expectancy-value theory)(Wigfield and Eccles 2000)。学生期望在一个科目中取得怎样的表现,被认为是与成就相关的一个独立预测因素。例如,对数学能力缺乏信心的学生更有可能去猜一个数学问题的答案,而不是去解决它(Beal et al. 2008)。此外,一个学生对某个学科的兴趣也可以独立地预测其未来的学习。例如,对数学感兴趣的学生,将继续参加与数学相关的课程,和对数学不感兴趣的学生相比,这增加了他们的学习机会(Pintrich 2003)。教育徽章除了能潜在改变学习者的成就目标,还可能改变学习者对一个科目的重视程度(通过让他们选择自己要追求的目标),或者他们对于所期待的事物的看法(通过定期地找到自己的成功与不足)。

学习者先前知识和徽章之间的相互作用

 学习者对徽章的反应方式,可能取决于他们所掌握的领域中是否有被奖励的经验。先前的知识及其与其他学生特质  间的相互作用,对成绩表现有很大的影响(Dochy et al. 1999)。除了建立特定的成就目标、兴趣和对成功的期望,学习者还拥有先前的知识水平,这会影响获取徽章的快慢和难易程度,这也可能会影响学员对这些徽章的重视程度。因此,我们研究了先前能力水平是否能减轻徽章获得和学习者动机之间的关联。

方法

参与者:在北美东部沿海城市低收入郊区的一所特许学校里,36名7年级和15名8年级的学生参加了我们的研究。

测量:为了衡量成就目标导向,我们使用了修订版适应性学习量表(ALS)调查工具(Midgley et al. 2000)测量学习者与数学学习有关的动机。对于“学习”目标 (如“我今年的目标之一就是要掌握很多关于数学的新技能。”),“成绩-接近”目标(例如:“对我而言重要的是,在数学方面我要看起来比其他人更聪明。”)和“成绩-规避”目标(例如,“我的一个目标是,不要在数学上显得我比较有困难。”)的测量,每个目标包含4个题目,并附有有李克特量表式1-5个选项。修订前“学习”目标、“成绩-接近”目标和“成绩-规避”目标的内部一致性系数(Cronbach alpha)分别是0.82,0.81和0.68.修订后α系数分别为0.81, 0.84和0.66.

为了检测期望值理论的关键结构,我们使用了5个带有选项的问题(与期望相关,形式为李克特式量表 )(如:“如果你今天有一个重要的数学考试,你会想要表现良好吗?”),和两个

与兴趣相关的问题(内在价值,如:“总的来说,我觉得数学作业很有趣。”),这两个问题根据各种各样的研究(Beal et al. 2008; Wigfield 1994; Wigfield and Eccles 2000) 改编而来。动机和兴趣α系数修订前分别为0.81和0.83,修订后为0.78和0.82.

 为了确定徽章对学习动机的影响,对不同技能水平的学生来说是否不同,我们对这个年龄段的人做了一个等比例的事先测试,并专注于老师(Weaver and Junker 2004)所教授的特定技能。我们基于答对预测试中数学问题的数量,将研究中的学生平均分成两组。成绩较差的学生平均答对3到10题,而表现出色的学生则大约有11-16个问题做对了。

 测试学生们对徽章的看法的问卷,是用之前在一项早期研究中建立的问卷作为基础(Abramovich et al. 2011),并通过几个试点研究重新整理出来的。由于教育徽章的课题相对较新,我们并不知晓在以前研究中为了测量对徽章的观点而使用的问题。

过程:我们测量了研究对象预先具备的能力,和在使用CS2N智能辅导系统前后的动机水平。学生们在CS2N智能辅导系统中获得了各种形式的徽章,并通过教师界面中的对话框被通知授予徽章(图1)。学生们最初并不知道可以有徽章,但他们会就所赢得的不同类型徽章进行比较和交流。

12.jpg

图1  CS2N智能辅导系统的参与示例(左)和技能徽章(右)

智能辅导系统是基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认知辅导研究基础上建立的,并安装在数千所学校中(Anderson et al. 1995)。当学生们在学习中卡壳时,辅导系统会提供一些线索, 并会追踪学生需要掌握的技能。“追踪”是基于学生一步步成功解决与每项技能相关的特定问题做到的,没有误差也没有暗示。运行机器人的内容聚焦在逻辑推理,而这被认为是数学、科学和工程学科教育的基础(Silk et al. 2010)。

 在一个月之内,学生们平均每天花20分钟使用辅导系统。他们学会了如何使用各种数学推理策略来进行机器人编程,使得它们能够移动一定的距离,并且可以在范围内转一定的角度去解决一个更大的问题。

 在CS2N的特定版本和被研究的智能辅导系统中,根据学生的进步和技巧掌握情况,学生被给予徽章。因此,我们将辅导者授予的徽章分为两类(表1): 掌握技能类的和反映参与度的。之前的测试已经显示了徽章的潜在价值,即徽章可以重新激励那些在使用辅导系统时沮丧程度增加的学生们(Abramovich et al. 2011)。

2.PNG

图2示例教程页。在这个页面上,学生通过下拉菜单进行响应,而在其他一些页面上,学生键入数字回复或自由文本解释。当学生点击提示按钮时,提示将显示在提示窗口中。 

因此,我们提出无论学生的表现如何,授予参与类徽章都将为所有用户提供更大的激励。徽章根据所学技能而授予时,与徽章可作为替代性评价的结论一致。由于它们在动机和学习方面有不同的理论功能,我们单独研究了参与类徽章和技能类徽章获得数量之间的相关性。此外,对徽章获得数据的探索性因素分析揭示有两个潜在维度(技能和参与)(每个维度的项目查见表1)。

3.PNG

 我们的研究问题是:

1.     对于不同能力水平的学习者而言,徽章是否有不一样的激励关系?

2.     不同类型的徽章是否对学习者有不同的激励关系?表1、表2、表3

研究发现

1.对所有学习者的综合分析

总的来说,使用智能辅导的学生相较于其他学生而言,对自己表现较弱的学科并不是那么关心,且变得对数学更感兴趣。

为了发现徽章是否与学习动机相互作用(例如,,比如通过初始动机水平进行预测,或与动机水平变化相关联),我们在获得参与性徽章数量,初始动机,先前能力和前后动机的改变之间做了皮尔逊相关(Pearson correlation)检验。初始动机和答对的数学问题与学生获得的总徽章数不相关。然而获得的总徽章数与“成绩-规避”动机的增加相关(r=0.30,p<0.05)。一个学生所获得的徽章越多,学生越关心他们的成绩。基于这些有限的发现,我们得出可能的结论,虽然认知辅导可能对某些学习动机产生积极影响,但徽章的加入可能会对学习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我们对这些效果是否真的针对特定学生群体或徽章类型进行了进一步研究。

 对于表现较弱的学生和表现较好的学生,动机变化存在差异吗吗?研究发现,对表现出色的学生来说,他们的动机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变化。也就是说,之前对所有学生所揭示的动机变化,实际上只针对表现不佳的学生。

2.对于不同程度的数学学习者来说,徽章的取得能否通过不同的动机因素预测?

基于研究数据我们提出假设,对于表现不佳的学生而言,只有那些想要胜过其他学生的学生获得了更多的徽章。然而,成绩较差的学生获得的徽章越多,他们就更关心自己的表现与其他学生的差距。对于表现出色的学生来说,其初始“成绩-规避”动机和获得总徽章之间存在负相关(r=-0.39,p<0.05)。这种负相关表明,在表现优异的学生中,那些较少担心表现差的学生,获得了更多的徽章。

不同能力学生的动机与徽章有不同的关系,我们进一步研究了不同类型的徽章是否与学生的动机有不同的关系。具体来说,我们对不同动机方式和两种徽章分类(参与类和技能类)进行了关联研究(见表3)。

4.PNG

对于表现不佳的学生,之前“成绩-接近”上的动机(例如,“在数学上与其他人相比,我看起来很聪明”)与参与类徽章相关(r=0.48,p<0.05),而不是技能徽章。也就是说,我们之前针对低水平学生探测到的相关关系,可能仅局限于参与类徽章的获得。

对于那些表现出色的学生来说,规避动机(例如,“对我来说,我在数学上看起来并不笨”)与技能徽章有负相关,但与参与徽章没有关联。事实上,那些表现出色的学生并不关注参与类徽章。我们可以将成绩较弱学生的激励与参与类徽章相联系,同时,我们也可以鼓励成绩较好的学生努力获得技能类徽章。

徽章的取得是否预示了动机的变化?在表现不佳的学生中,获得参与徽章的学生,在规避动机情况下,采用什么措施都能促进技能类徽章的取得。值得注意的是,相对而言,很少有学生能在规避动机状态下有绝对的增长。即表现不佳的学生,在获得参与类徽章的情况下,更容易取得技能类徽章。

相比之下,成绩较好的学生可以获得更多的参与徽章,与其改变动机毫无关系。取而代之的是,技能徽章的获得与激励变化相关,特别是,获得技能徽章的数量与其在数学方面的期望有密切相关。在这里我们看到,获得很少技能徽章的学生,往往会经历成功期望的下降,而那些获得很多技能徽章的人往往会在预期中获得成功。

讨论

总体来说,我们的研究证据表明,使用教育徽章系统能提高人们的兴趣,并减少产生相反效果的动机目标。此外,研究证据还表明,获得不同的徽章可以增加人们对成功的期望,但也会对教育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因此,教育徽章的效果在教育情境中存在两面性。

教育徽章的效果也会因不同的能力学习者而不同:徽章取得方式在不同层次的学习者中是完全不同的。在我们的研究中,只有那些表现不佳的学生表现得更好,其表现更佳的原因与获得更多的徽章有关。但是,成绩较差的学生所获得的徽章越多,他们更担心自己与其他学生表现上的差异。同样的情况没有体现在成绩好的学生之中,所以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这个关于教育徽章的研究上,学生之前的知识水平对成绩表现有重大影响(Dochy et al. 1999)。

 不同的徽章类型也会影响不同的学习者动机。徽章和激励成绩较差学生动机之间的关系仅限于参与徽章。不同类型的徽章对学生学习动机有不同影响,而动机可以预测未来的学习成绩,所以我们得出不同类型徽章的获得可以影响学习者未来的学习表现(Pajares et al. 2000)。此外,我们相信,我们的发现与“外在激励因素对学习有负面影响”的研究是不矛盾的(Deci et al. 2001)。所有学习者都可获得的参与徽章,与个人技能的衡量标准没有明显的联系。因此,学习者可能无法将其内在动机和参与徽章二者建立联系,只把它们视为外在的激励因素。根据学生的直接表现而授予的技能徽章,也许可以更容易将其与内在动机相联系,因而被学习者认同为是一个内在的激励因素。

 作为一种替代评估,我们认为:除目标学生外,教育徽章的设计细节,将是徽章对学习动机影响的主要预测因素。对徽章设计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必须考虑到学生在他们的课程中选择徽章时的能力和动机。如果徽章被提供给那些在徽章所涉及范围可能不擅长的人,那么对徽章的设计,可能产生负面的影响。降低或取消参与徽章的数量或增加与技能相关的徽章数量可能会减轻一些负面的激励效果。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还会向学习者提供获得徽章的详细信息,以及如何获得徽章的行为,这也会减轻一些负面的作用,同时确保徽章评估目标的达成。

我们相信,我们的研究代表了一个重要的突破,即教育徽章是如何影响学习动机的。尽管有很多理论工作和系统设计的开展,但关于徽章效果的实证研究却很少。然而,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理解不同课程范围下的徽章、不同类型的徽章、不同年龄、不同学习环境下徽章所可能产生的更广泛的激励。教育徽章的拥护者需要进一步了解不同类型的学习者和不同类型的徽章之间的相互作用。未来的研究可以在我们的发现基础上,检查徽章和学习者之间的额外变化,以及选择徽章的类型。此外,我们的发现并未支持我们了解徽章对动机的时间影响。因此,我们相信我们的发现,只是对教育徽章进行广泛研究的其中一个部分。

名词解释:

替代性评价:意指任何不同于传统的标准化纸笔测验的评价方法与技术。运用到课堂教学,则指所有非传统标准化纸笔测验的学生学业评价方法。

成就目标导向:成就目标导向就是个体在追求成就的过程中在头脑中形成的一种愿望状态。它是认知因素和情感因素的复合体。

>>声明

本翻译仅作了解之用,并非用于学术研究或商业决策。芥末堆海外翻译社群的小伙伴们力求将关键理念与思想更广泛地传播至中文区域,故部分表达可能与原文有所差异。如需使用,请查证原文

芥末堆注:如需联系该作者/创业者,欢迎发送需求到service@jmdedu.com,芥末堆帮你牵线搭桥。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芥末翻】奖励徽章对教育有用吗?取决于徽章的类型和学习者的知识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