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输血不如造血,“超级奶爸”用亲子课程为社会组织提供服务支持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输血不如造血,“超级奶爸”用亲子课程为社会组织提供服务支持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摘要:“人生的头3年胜过以后发展的各个阶段,胜过3岁直到死亡的总和”

WechatIMG79.jpg

(毛磊)

芥末堆 田园 3月15日报道

“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是1723万”

“由祖父母照看0-3岁婴幼儿的家庭约占60-70%”

“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

“人生的头3年胜过以后发展的各个阶段,胜过3岁直到死亡的总和”

二胎政策的放开,新生人口相对明显增加,但家长对0-3岁婴幼儿的早教意识似乎还未觉醒,多数家庭都是由祖父母帮忙照看孩子。可商业和市场的嗅觉总是比普通民众更加敏锐,但托育机构价格偏贵、教学质量参差不齐、教师专业程度难以测评……这些都是非常突出的问题。

那么,是否有既普惠,又能保证质量的早教机构呢?毛磊就在试图寻找这个答案。作为一名曾经的产品经理,辞职投身公益后,他带领 5人团队研发了 200 节 0-3 岁家庭社区亲子课程,并在一年半时间内,为全国 15 个省 180 多家社区社会组织提供服务,试图帮助他们实现自造血。

85%的家庭缺失0-3岁婴幼儿亲子早教

为了全身心投入公益事业,毛磊从华为辞职,并于2011 年进入爱达讯教育基金会(主要开展城乡弱势妇女和儿童的社工服务)负责 0-6 岁儿童早期教育项目。

2014 年,毛磊成了一名父亲,这让毛磊从一个产品的设计者转变成使用者和体验者,对家庭教育的痛点感受更加深刻。在经过长达 5 年的实践下,2016 年 10 月,毛磊决定创业,与 5 个小伙伴一起成立了成都童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童萌社工,寓意为儿童教育萌芽)。

在2017中国首部《0-3岁儿童托育服务行业白皮书》中显示,中国城市3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不到10%,而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毛磊告诉芥末堆,在他所接触的家庭中,目前有85%的 0-3 岁婴幼儿仍然处于“放养”状态。

此外,毛磊发现,目前我国0-3岁儿童家庭早期教育存在很多问题:0-3岁婴幼儿家长普遍忽视对孩子的早期教育,同时严重割裂了养育与教育之间的关系。他举例,大部分家长与孩子交流时多是命令性口吻,缺少启发性引导和互动交流。同时,很多家长认为,他们的责任仅仅是养育孩子,教育孩子是老师的事。但实际上,生物学、脑科学、心理学和教育学的研究表明:0-3岁是人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期,也是教育效率最高的时期,而家长的亲子能力则是影响儿童早期发展的关键因素。

timg.jpg

让毛磊感触最深的是,城市里缺乏有质量的普惠性家庭活动空间。毛磊介绍,作为二线城市,虽然成都也有商业早教机构,但数量有限,且多集中成熟的商圈和高档小区周边,这些早教机构每年的价格都在一万元左右,客单价在200-300元之间,这对一个普通、还要负担孩子吃喝拉撒的新生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尽管有普惠性的托管机构(价格在几百元-2000 元/年不等),但不能保证质量。所以,成都的大部分家长往往会选择让父母在家带孩子,或者送到不能保证教学质量的普惠性托管机构。

同时,家长普遍缺乏亲子能力,并缺少来自第三方的指导如何科学安排 0-3 岁婴幼儿每天的时间?如何应对孩子在不同月龄的变化?如何安排与孩子的亲子活动?如何缓解家长照顾儿童的疲惫感?毛磊说,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

那么,是否有既普惠,又能保证质量的早教机构呢?

“当下社会面临着这样一种矛盾,一面是找不到普惠性活动空间的家庭,一面是苦于场地上午闲置,不知道如何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毛磊介绍,大部分社区社会组织都是面向 3-6岁儿童提供放学后的托管服务,受时间限制,社区上午的场地便会冗余,所以他决定通过向社区社会组织提供上午早期教育的服务支持,弥补0-3岁婴幼儿家庭亲子早教的空白。

在前期的实践中,毛磊反思,“不是能够做出一道好吃的菜,就能开餐厅;不是单一地做项目执行就能解决问题,社区真正需要的是一整套服务支持。”因此,童萌决定从最初的项目执行转型为做服务技术支持,2017 年 2月,面向0-3岁的社区家庭亲子课程——“童萌工坊”正式上线。

至少0.5个人、1块可使用场地,实现社区自造血

毛磊介绍,童萌工坊可以提供 2 套约 200 节成体系课程,并且所有课程都是回归生活的内容设计,以及向生活延伸的服务场景,上课地点不局限于社区场地,还延伸到公园广场、家庭。课程方案中包括课程目标、指导要点(包括不同月龄儿童的社会性发展特征和亲子互动的方法)、场地器材、活动过程(包括课前准备、问好、热身、回顾、示范和集体学习、练习和个别指导、课程总结和预告、课后交流、记录与反思)、教辅用具展示。为了提高社区工作人员的效率,童萌把活动中每一个小环节的预计时间、教师指导语都写得非常详细。

1520948021447067_meitu_1.jpg

(童萌工坊样课截图)

课程结束后,老师还会安排需要家长和孩子共同完成的家庭作业,如自己洗袜子、在雪糕棍上画画,完成后拍小视频发到家长微信群中,从而加深孩子与父母之间之间的互动。而两套课程的区别主要在于材料的获取方式,第一套课程中含有部分第三方道具,第二套课程中需要的道具都是从家里就能获得的材料,如雪糕棍、纸杯、彩笔、鸡蛋等。

毛磊补充说,与商业机构高昂的材料费用相比,童萌社工有两个特点,一是对材料没有任何要求,家长只需要为学习付费,而不用为材料付费。二是因为部分材料可以从生活中获取,所以家长回到家里可以与孩子进行反复互动,将学习场景延伸至家里。

00WechatIMG652.jpeg

(孩子们的日常课程)

孩子们学习了课程,有哪些变化呢?毛磊介绍,0-3 岁婴幼儿语言能力的提高尤为明显;其次是认知能力,包括认识物体的颜色、形状、味道等;还有与其他小朋友交往相处的能力。

虽然目前童萌还未统计分析,决定家长是否持续来社区学习的因素,但是经过观察发现,影响家长是否长期来学习的因素有两个:与家的距离、对早教以及产品的认同感。他举例说,有的上商业早教的家庭,因为社区课程的趣味性和距离家近,也仍然会把孩子送来学习。

此外,毛磊统计发现,由祖父母照看孩子的家庭约占60-70%。对此,他表示,这并不会影响干预效果,因为童萌想要干预的对象就是直接照顾陪伴孩子的人,如果父母不是孩子的第一照顾人,干预了也难以产生效果

根据社区的经济条件,目前童萌社工的服务包括低偿服务、无偿服务和小额资助。社区可以根据开放的时间(工作日和非工作日)对家长进行收费,补充一部分运营费用。童萌在成都的两家直营校,每个孩子每月收费 300 元,内含6-7 节课。据了解,目前社区最贵的收费是每节课 60 元。

童萌社工已经在全国范围和关注早教的社区合作,那么,申请童萌社工的服务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呢?“不挑社区,挑社会组织。”毛磊告诉芥末堆,申请童萌社工的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需要满足两个前置条件:有已经可以开展服务的场地(独立使用或者复用均可)、有已经可以投入该项目一线人员(至少 0.5 个人力)。

据统计,截至2018 年3月,童萌已为全国 15个省 180 多家社会组织提供了能力建设服务,支持40 多个中心(筹备)运营该业务。

虽然业务范围在不断扩大,但童萌社工团队的成员却一直是 5个人。“对业务比较熟悉,目前基本上还可以应付。大家愿意跟着干,也是因为业务在发展,有盼头,大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而做。”毛磊一直坚信,“人的成长优于组织的成长,员工的成长才能带来组织的成长”。

WechatIMG635.jpg

(童萌社工团队合影)

托育问题逐渐突出,童萌社工在探索“从无到有”

面向未来,为了更可持续的发展,童萌把社会企业的道路作为发展方向。此外,童萌也将从靠谱的合作伙伴、社会组织入手,以省会城市为切口,进一步实现社区家庭亲子服务技术支持规模化。

当被问及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时,毛磊说,一套实践检验出来的课程、一套科学的工作方法,是帮助他们面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核心武器。随后,他又顿了顿说,“本来做的就是一件从无到有的事情”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 1723万人,相比二胎未开放前有明显增加。中国产业信息网也曾报道过,2018年-2020 年,计划生育政策新生儿数和二胎政策新生儿数共计约为 9000万。

经济的快速发展、出生人口的不断增加、双薪家庭的不断增多、早教意识的逐渐觉醒……将会使得家庭对0-3岁托育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同时促进0-3岁婴幼儿早教市场的不断扩大,但也会让问题与冲突更加尖锐。

关于0-3岁婴幼儿托育问题,也是今年两会的热点话题。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在两会提案中就提出,0-3岁婴幼儿早期托育问题存在社会保育资源严重不足托育供给服务结构失衡(一方面公办托育中心总体数量少,另一方面占主体的早教机构均属商业性质,质量参差不齐)、托育服务性质存在争议(0-3岁的托育,究竟是教育性质还是服务性质,尚未达成共识)、托育监管缺位等问题此外,对师资标准没有明确规定、师资匮乏、教师缺乏专业知识也非常突出。

多位人大代表也就0-3岁婴幼儿早教问题提出建议,胡卫建议,应尽快将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纳入政府监管体系;人大代表王家娟建议,应扩大学前教育范围,将“0-3岁”儿童早教纳入到学前教育体系中;人大代表杨善竑表示,要集合婴幼儿早教领域的专家、学者为早教行业制定统一的婴幼儿教育指导纲要,其中包含教材、教具、教学质量、教学环境等方面的标准和内容,还要出台早教机构举办和管理的规范和行业标准,为行业有序发展和监管提供依据。

也许政策的制定与颁发还需要时间等待和实践,但童萌社工早已奔跑在连接社区与家庭的路上,努力实现从无到有,努力为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提供接地气、可自造血的0-3岁家庭亲子服务技术支持。

注:2017年,毛磊作为教育创业团队的创始人,加入了 “群岛教育加速器” 。这是一个由澳门同济慈善会和Aha社会创新学院共同发起的公益项目,专门为起步阶段、具有社会使命的教育创业团队提供从教育理念到创业方法的综合支持和学习基金。

作为群岛加速器的导师之一,著名教育创新研究者和创业顾问,顾远告诉芥末堆,童萌社工将两类较少获得关注的人群列为重点用户(0-3岁儿童和弱势社区),为他们提供关键而切实的早教服务。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出身的社会企业,很快能够学习和建立起适合时代变化,切合真实用户的工作方法论,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打下来深厚的教育理念基础和实践积累。相信随着发展模式的快速摸索,必然能够走出自己独有特色和深度的规模之路。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2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红脸蛋

    田园回复游客1  451天前

    您可以加本文记者微信哈,微信号:qw126542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1  451天前

    怎么加入童萌社工,怎么获得这套课程

    (1)

    回复(1)

  • 输血不如造血,“超级奶爸”用亲子课程为社会组织提供服务支持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