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和跳社会摇的孩子聊天之后,我再也不愿嘲笑他们

作者:陈观潮 发布时间:

和跳社会摇的孩子聊天之后,我再也不愿嘲笑他们

作者:陈观潮 发布时间:

摘要:十几岁的少男少女,谁不渴望关注和陪伴?

1.webp.jpg

中间为社会摇男神牌牌琦

1.我终于成功打入内部了,成了一名“牌家军”!

这是我决定好好研究啥是社会摇之后,三天来的重大阶段性成果。

我是偶然接触到社会摇的,但必须承认第一眼我就被震撼到了,他们太统一了:锅盖头、紧身韩版修身潮男短袖、勒蛋小脚裤、镶钻豆豆鞋,嘴上喊着“战马关公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辉煌时刻谁都有 别拿一刻当永久”等富含力量与哲理的口号,伴随着极具后现代主义感染力的癫狂舞姿,属实让人过目难忘。

2.gif

他们是谁?他们跳的是啥?他们想干嘛?一系列未解之谜久久盘旋在我的脑海里。当我郑重其事地在快手搜索栏打上“社会摇”三个大字时,我开启了探索未知世界的第一步。

那些肆意扭动手臂和腰肢,尽情挥洒青春的少年中,都流传着一句对仗押韵而气势磅礴的slogan:社会摇中万人迷,唯有男神牌牌琦。如果你知道社会摇却不知道牌牌琦,就好比你打篮球不知道乔丹,刷微博不知道陈独秀,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社会人。

毛主席教育我们看待事物要看到事物的主要方面,那么,在社会摇的世界里,牌牌琦太是主要方面了。

牌牌琦及其女友小伊伊,已经悄然建立起了他们的社会摇粉丝帝国:坐拥三千多万粉丝,每次直播都会有百万拥趸同时观看,可以说是快手鹿晗了。

2.所以当我用QQ搜索“牌牌琦”、“牌家军”时,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组织

3.webp.jpg

发出几个添加申请后,我相继收到了回复。让我非常意外的是,每个新成员的入群,都收到了非常热情的礼遇,如同遇到了故知。

这份热烈甚至让我这个习惯了城市冷冰冰的人际关系的大龄青年有点无所适从。

4.webp.jpg

在群里,大家会分享自己在快手上传的社会摇视频,每当牌牌琦或者他的徒弟直播时,也会有人分享到群里一起观看。

在QQ群里,我和几位牌牌琦的狂热粉丝结下了友谊。关系最好的是皓鹏,一名山东潍坊的一名初三学生。他在群里的备注前加了一个“萌宝”的前缀,我想问他是不是要做“萌萌哒的宝宝”的意思,但我没好意思。

我唯一能了解到的事实是在老师眼里,他既不萌,也不是个宝宝,因为他几乎没交过作业,上课也老是睡觉。对于这一事实,萌宝感到很骄傲,据他说,他的英语老师是唯一一个仍然要求他交作业的老师,为此他很不爽,他几乎要去揍英语老师了。“必须要给他整明白了。”我说,还是别了吧,她也是为了你好。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行,兄弟我卖你这个面子。虽然我听起来怪怪的,这好像不关我什么事,怎么感觉好像欠了个人情。

我问他想成为牌牌琦的徒弟么,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了“想啊”。“想啊”后面还连用了三个“!!!”来表示情感之强烈,可见确实是非常想。随即,萌宝分享了自己发在快手上的社会摇作品给我。

我小心翼翼地问他,你们在学校跳不觉得尴尬么?他反问我,为什么尴尬?

我和皓鹏相谈甚欢,准确来说,是这个要打老师的少年非常乐为人师,他很愿意为我科普整个社会摇江湖是怎样的风貌。可惜里面的人名太多,我记不太下来。

最后,我问皓鹏,你算一个社会人么?皓鹏诚实地说,不算吧,现在我连小弟都没有。聊完这段天后,萌宝皓鹏突然不理我了。两天后他上线告诉我,他的手机被妈妈没收了。

3.群管理员小关明显就没皓鹏那么热情了

毕竟虽然她才16岁,但已经不在上学,是个社会人了,社会人,自然要成熟稳重一些,可能她觉得像我这种无故搭讪的男生都是另有所谋。

小关来自河南,早早辍学是因为她的父母认为,复兴家族大业的事情还是留给弟弟比较好。她在商场里从事美容行业,我想了想,可能那些帮你描眉美甲的女孩中,就有小关吧。

小关的社会摇是跟闺蜜学的。我问她,为什么要学这个,她说了“拉风”这个词语,牌牌琦被一群徒弟簇拥着,让她有种勒令天下的感觉。“你知道吗,七夕的时候牌牌琦送了小伊伊一辆保时捷!”

我问小关,你有男朋友么?她回我,初二时谈过一个,后来分了。过了一会儿,她又发过来一句,好吧,其实是两个。我说,看不出来啊,年纪轻轻没想到是个老司机啊!她连忙回复,滚,不是你想的那样!本姑娘第一次还在呢!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想歪了。她说,我没有想歪,明明你是你想歪了。我最讨厌别人玷污我的名节了。

小关除了刷快手似乎没有别的爱好。她说她们店里几个小姐妹都喜欢社会摇,久而久之自己也被感染了。我建议她去考一些证,她说她一看书就头疼。

每天晚上小关都在群里很活跃,她不余遗力地转发自己的社会摇视频到群里,背景是她600块租的单间出租屋。

说实话,群里那些发着社会摇视频的孩子们看起来真的一点也不社会,尽管他们已经尽量使自己的眼神显得凌厉了。但是T恤上米老鼠的笑脸又无情背叛了他们。

4.在看社会摇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杀马特”

杀马特这个词十年前几乎霸占了我们的qq空间,但如今我已经很久都没听过了。上一次看到这个词,还是前段日子看到广州日报报道了杀马特创始人罗福兴的故事。

曾经被无数葬爱家族供奉为天神的罗福兴,现在的主业是开理发店,对现在的大V和网红经济丝毫不感兴趣,所以社会摇他肯定是不会听的,要听估计也是听“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了。

那么,是否还有初衷未改的杀马特呢?我转战当初杀马特的主战场——QQ群,我的无数添加请求中,只有两个群通过了我的请求。

其中一个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微商群,全体禁言,只能看着淘宝链接一页页刷过。另一个群,当我在里面大喊“复兴杀马特”时,收到全体成员的“傻×”问候。

我又去贴吧寻找答案。此时的“杀马特吧”和“葬爱家族吧”,全无往日的峥嵘,大部分的帖子,成为了对往日杀马特文化的嘲讽。我往后翻了几页,终于看到一个帖子,“杀马特的十年之约,这是第九年了。”我点开,回帖是零,看来可能等不到第十年了。我努力在互联网上寻找一点他们仍在活跃的痕迹,无果。

于是,我想起了《桃花扇》里那句经典台词: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5.我有时在想,当初装扮成杀马特的,和如今跳社会摇的,虽然已然有了代沟,但是不是同一类人呢?

他们的装扮截然不同,但阳光照射在身上,打在地上的影子,却又是那么相像。他们都急于和主流划清一道分明的界限,他们需要证明自己是最有个性的个体。但是他们又需要抱团取暖来寻找认同感。

他们甘愿在等级森严的杀马特QQ群里,接受被安排的那个头衔,他们甘愿在自己的快手名字后面加上“牌家”、“仙家”表明自己的社会摇师出何门。

从杀马特到社会摇,他们变了吗?大概没有,城乡结合部野蛮成长的年轻人,今天依然在野蛮成长。只是他们从QQ空间转战到了快手,又乘着短视频的东风,从夸张的火星文演变成了夸张的社会摇。

同样不变的是,无论是十年前的杀马特,还是十年后的社会摇,在主流文化,乃至年轻人的圈子里都是被嘲讽的对象。如果在网易云音乐上搜索牌牌琦,排名第一的歌曲评论区是这样的:

5.webp.jpg

如果在bilibili上搜索牌牌琦,排名第一的视频弹幕是这样的:

6.webp.jpg

“社会摇中万人迷,唯有男神牌牌琦”“关公战马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的口号,也被人改成了“社会摇中万人迷,我看你像哈士奇”“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说实话,换作以前,我估计也是这嘲讽大军中的一员,但在与皓鹏和小关的聊天之后,我无法做到对这个群体说出刻薄的话——甚至有些理解他们:被老师当做弃子的皓鹏,和被父母当做弃子的小关,除了一起跳社会摇的兄弟姐妹,谁还会给他们热烈的欢迎和鼓励呢?

十几岁的少男少女,谁不渴望关注和陪伴?二次元少年可以在弹幕里和大家一起刷“此生无悔入b站”。文艺少年可以在每一首民谣下评论自己的爱情回忆获取万赞。

但小关和皓鹏的童年里,估计是接触不到二次元和民谣的,所以他们只能用社会摇这种癫狂乃至有点滑稽的方式,去获取关注,和表达他们内心对酷炫和社会的想象,一如十年前的杀马特一样。

我们曾经嘲讽杀马特,杀马特已经消亡了;我们如今嘲讽社会摇,社会摇也许很快也会消亡。但只要皓鹏和小关们依然存在,总会有新的我们乐于嘲讽的东西出现的,嘲讽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所以,不如不要嘲讽,如果我们真的长大了,就应该认识到,当一个群体只能依赖癫狂和出位来博取关注时,除了可笑,也是可悲。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温血动物”,ID:staywarmblood,作者陈观潮。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温血动物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温血动物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和跳社会摇的孩子聊天之后,我再也不愿嘲笑他们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