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以不同的“学习风格”因材施教?这个理论正在走下神坛

作者:OLGA KHAZAN 发布时间:

以不同的“学习风格”因材施教?这个理论正在走下神坛

作者:OLGA KHAZAN 发布时间:

摘要:一种曾经非常流行的教育观点正在破产。

1.jpg

芥末堆注:风靡与从众在教育领域屡见不鲜,甚至一个”新鲜“的学习理论能够打破边界壁垒,多年间激烈讨论的教育问题“迎刃而解”。有人把理论奉为圣经,有人对理论嗤之以鼻,关于学习风格的测量能够多大程度上帮助学生提升学习效果,有人选择跳出理论实证看待。

上世纪90年代初,一位名叫Neil Fleming的新西兰人决定着手解决一下他在学校督学期间一直困扰他的问题。在他督学期间查看9000个不同课程的过程中,他注意到只有一些老师能够做到跟每一个学生都有互动和沟通。他们有什么不同?

Fleming注意到,人们对于信息呈现的方式有着不同的偏好。例如,在问路的时候,你是喜欢别人直接告诉你怎么走呢,还是给你画一幅地图?

今天,有16个类似的问题组成了“vark问卷”,这个问卷是Fleming为了确定一个人的“学习风格”而开发出来的。Vark代表“视觉(Visual)、听觉(Auditory)、阅读(Reading)和动感(Kinesthetic)”,通过测试将学生分为视觉型、听觉型、阅读型或动觉型学习者。(后来,Fleming写道:“我后来才知道,vark是荷兰语里“猪”的意思,我也没法弄到一个叫vark.com的网站,因为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宠物店已经捷足先登,用它来卖土拨鼠——土猪!)

他并不是第一个提出人们有不同的“学习方式”的人——过去的理论包括没有“阅读”的“VAK”和一些涉及“转换”和“领悟”之类的东西,但vark成为了其中最著名的模型之一。

“学习风格”的迷思

专家们不确定这个概念是如何传播的,但它可能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自尊运动有关。那场运动表明——每个人都是特殊的,所以每个人也必然有一种独有的学习方式——老师们从小就这么告诉学生。 “老师们倾向于认为,他们可以通过改变教学方式来满足每一个学生,甚至是那些学习成绩不理想的学生”,密歇根大学的Abby Knoll说,他是一名研究学习方式的博士生。(与此同时,学生们喜欢将自己的学业失败归咎于老师未能将他们的教学风格与他们的学习方式结合起来。)

印第安纳大学教授Polly Husmann说,不管怎样,“当我们让学生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们分成了不同类型的学习者了,视觉也好,听觉也罢,或者其他什么的。”

然而这就是问题之所在了——他们不是。或者至少,有很多证据表明,人们并不能被简单地归到某种学习风格中去。上个月发表在《解剖科学教育》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文章显示,Husmann和她的同事们让数百名学生用vark问卷来确定他们应该是哪种类型的学习者。然后,这些学生收到了一些学习策略指导,这些指导看上去似乎与学习风格相关联。但Husmann发现,学生的学习方式不仅没有反映他们的学习风格,而且那些为了适应自己的学习方式而改变学习方法的学生在考试中也没有更好的表现。

Husmann认为学生们其实已经养成了自己的学习习惯,一旦养成也很难改变。学生似乎对确认他们的学习风格很有兴趣,但兴趣还没有大到要因此改变自己的学习习惯。不过,即使改变了这个习惯,看起来也没什么用。

“我认为作为一种纯粹的反思运动,只是为了让你思考你的学习习惯,(vark)可能是有好处的”,Husmann说,“但我们对这些学习风格进行分类的方式似乎并不成立。”

去年发表在《英国心理学杂志》(th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上的另一项研究发现,那些视觉型学习风格的学生认为他们长于记住图片,而那些语言型学习风格的学生则认为他们长于背诵单词。但这些偏好与他们记忆中的单词或图片没有相关性。从本质上讲,所有的“学习风格”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受试者更喜欢文字或图片,而不是他们的学习风格更长于此。

换句话说,“有证据表明,人们确实下意识地按照他们认为自己所属的学习风格来完成任务,但其实那些风格什么的并没什么用”,弗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Daniel Willingham说。在2015年,他梳理了关于学习风格的文献,并得出了“学习风格理论并没有什么用处”的结论。

同年,《教育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education Psychology paper)发现,研究对象的学习风格偏好(视觉或听觉)与他们在阅读或听力理解测试中的表现没有关系。相反,视觉型学习者在各种测试中表现最好。因此,作者得出结论,教师应该停止尝试向“听觉型学习者”学习,作者写道:“教育者们实际上可能是在对听觉型学习者造成伤害,他们不断地调整听觉型学习者的学习方式,而不是专注于强化他们的视觉词汇技能。”

Willingham在2009年发表了另一项研究,表明喜欢用视觉或语言来思考的人确实尝试了这样的想法:自称的视觉型学习者试图创造出某个形象。但问题在于,他说:“如果你是一个视觉型学习者,我给你看一张图,你对图片的感知并不比那些说他们是其他类型的学习者更好。”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擅长每一项技能。事实上,Willingham说,人们拥有不同的能力,而不是风格。有些人读得比别人好,有些人的听力比别人差。但是我们遇到的大多数任务只能匹配一种学习类型,比如说你就没法把完美的法国发音可视化。

vark问卷本身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比如:

你正在组织一场旅行,你希望得到反馈,你会向成员们:

描述一些他们即将经历的;

用地图展示行程;

发送一份请打印好的行程表;

短信/邮件/电话告知

当然,任何在2018年的人都会通过电子邮件给他们的朋友发送电子邮件来协调团队旅行,不管这封邮件是否包含了前三个元素。

理论逐渐走下神坛

但是其实这个理论已经过时了——2014年的时候,超过90%的国家的老师都相信这一点不过奇怪的是,大多数关于学习风格的研究都是以对该理论的正面描述开始的——在证明它不起作用之前。

Willingham甚至说这一套分类方法可以弃之不用了。而Husmann说,对于任何想要学习新东西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专注于材料本身——在她的研究中,最成功的学生就是这么做的。

弗莱明没有回复记者发表评论的请求,但是他在2006年写道:“我有时认为,学生和老师们可能过分迷信vark了。Vark会告诉你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交流方式。但它不会告诉你这种交流的质量如何。”

换句话说,它可能帮助你了解你自己,但它可能无助于你学习。

本文由36氪编译,作者OLGA KHAZAN,原标题为The Myth of “Learning Styles“。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36氪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36氪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以不同的“学习风格”因材施教?这个理论正在走下神坛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