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转战线下学习管理中心,多次试错后鹦鹉螺教育不再依赖双师

作者:小筱 发布时间:

转战线下学习管理中心,多次试错后鹦鹉螺教育不再依赖双师

作者:小筱 发布时间:

摘要:胡宇东坦言自己踩过很多“坑”。

屏幕快照 2018-04-20 下午35932.jpg

双师教学是一个开启多年才被关注的教育赛道。而早在2013年,鹦鹉螺对于双师模式的探索就已经开始。2013年,胡宇东正式创办了鹦鹉螺,意图利用远程授课的方式解决三四线城市的教育问题。六年试错,经过多次转型,最终鹦鹉螺选择以直营连锁的方式打造学习管理中心,利用“托管+双师+针对性教学”的模式,培养学生的学习力。

三年复制,三次转型

尽管很早试水双师,但鹦鹉螺的路走得并不顺利。2013年到2015年是鹦鹉螺快跑“复制”的三年,胡宇东坦言自己踩过很多“坑”。

鹦鹉螺的第一个试点在胡宇东的家乡河北迁安,教学人数最多时达到1000+。迁安之后,鹦鹉螺开始模式复制,最初尝试进行无差别城市推广,两个半月的时间先后在七个城市开了直营校区。然而,模式过“重”,外加城市差异,效果并不理想,一年内鹦鹉螺烧掉近480万。鹦鹉螺果断将7个学校割肉,仅保留了迁安和遵化两个学校。

2015年,O2O浪潮来袭,跟谁学、疯狂老师请他教等O2O平台大量涌现,一直想把模式做“轻”的鹦鹉螺也走上了O2O之路。不同于大部分平台的C端属性,鹦鹉螺定位于B端机构的O2O平台,致力于帮助三四线城市的培训机构找老师,同时提供双师教学的技术解决方案。一时间3000多个老师上线,鹦鹉螺迅速在59个城市铺开。名义上,合作的培训机构变成了鹦鹉螺的加盟校。

当O2O模式的弊端逐渐显现,胡宇东发现纯O2O在教育行业是行不通的,品控是最大的问题。一方面,外部合作关系导致加盟校出现聘用兼职助教、考核不严格、流动性大等一系列问题;另一方面平台入驻的老师质量难以把控。

回顾一年的O2O模式,胡宇东总结到:“教育是个体验型的产品,保障体验的质量稳定需要从课前、课中、课后,线上线下,老师,助教全方位覆盖,形成完整的内部合作关系,只要有一环是外部合作,就会产生各种扯皮”。

鹦鹉螺决定再次转型,做复制的三年结束了。

反思前三年走过的路,胡宇东坦言:“前期太过浮躁了,用商业化的想法做教育,违背了教育的初心,过于迷信互利网思维也让自己得不偿失”。

转战线下,打造一站式管理中心

屏幕快照 2018-04-20 下午35639.jpg

经历了三年的复制,趟过一个又一个坑,胡宇东有了答案,不再把“互联网”看的那么重,而是转战线下,回归教育本质,做好一所学校。

2016年7月,鹦鹉螺发布了学习管家系统和服务,定位做线下学习管理中心,并打造了自己的教师团队、学习管家、课程、服务流程等一系列标准化体系。鹦鹉螺以培养学生的“学习力ATM”为核心,即学习自主性(attitude)、目标计划性(target)、方法和习惯(method)。目前在河北、河南有3家直营校区,全国近20个合作分校。

学习管理中心采用直营连锁的模式。即通过寻找城市合伙人(财务投资人)在当地成立子公司,总部用自己的教师团队和学校运营理念直营管理,确保教学质量。汲取先前的经验,在城市选择上鹦鹉螺谨慎了不少。胡宇东介绍:“目前,选择城市的标准是人均GDP5万以上,市区人口50万以上,避免像当年那样无差别的城市覆盖”。

鹦鹉螺的市场定位在中高端,每年学费2-3万,采用VIP年费会员制将整套服务打包出售,以“7+2+1”的模式运营管理。

其中,70%为托管,即每周二至周五以课后托管为主,鹦鹉螺自营的学习管家一方面会对管理中心的学生进行作业辅导,另一方面会利用线上APP帮助学生养成时间管理,错题整理等学习习惯;20%为双师教学,双休日,鹦鹉螺采用自营老师通过双师的形式进行教学,教育场景以点对点为主,即一个老师只对一间教室进行教学,课程包括语数外物化五门;10%为学习方法指导和夏令营、社会实践等户外活动。

目前,鹦鹉螺班型上限定为25人,学习管家的服务比为1:40,用户群体以初中生为主,单校区可以服务400-500个家庭。胡宇东透露,今年会向上下延伸至小学阶段高年级和高中。

 内生型增长:夯实点、拓展线、渗透面      

转型后,鹦鹉螺的扩展策略由“快速铺”转为“内生型增长”。胡宇东告诉芥末堆:“现在不着急做复制扩张,目前单校的利润和口碑都很好,净利润可达30%-40%。鹦鹉螺要继续沉淀标准化体系,有线下实操积淀后再做互联网的升华”。

基于此,胡宇东将鹦鹉螺接下来的发展战略概括为“夯实点、拓展线、渗透面”。

  • 夯实点:就河北、河南两省直营点打造学习管理的标准化服务和校区连锁运营的标准化服务。用胡宇东的话来说就是,整个17年都在打造自己的学习管理体系,把门店当成产品来打造,把学习管理服务当成新品类的商品来打造。

  • 拓展线:目前,胡宇东又新成立了在线内容付费团队和平台,主做线上读书等“轻学习管理服务”。利用轻学习管理服务积累用户后,再在当地开落地分校。胡宇东认为,这样的配套打法,既可以使“轻服务”独立发展,也可为连锁网点的落地做市场预热。

  • 渗透面:鹦鹉螺的最终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完成50个最优质的三四线城市的网点覆盖,线下网点规模数达到200个。

显然,鹦鹉螺对双师的依赖性已经明显降低。在探索双师的路上,胡宇东总结到:“双师只是一个工具,三四线城市最需要的并非利用双师的形式进行内容教学,而是一个完整的学习情境,不远的将来,学习管理服务将成为教育服务的核心,学习能力的培养将成为学习成长的主轴”。

2013年,鹦鹉螺获得由中欧商学院天使基金华欧创投天使投资,2014年,获得清华同方厚持资本1000万元Pre-A轮投资;2016年,获得包括梅花创投、黑马基金、金泰富资本、宝太资本等多家机构投资的2900万元A轮投资。目前,鹦鹉螺暂无融资计划。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转战线下学习管理中心,多次试错后鹦鹉螺教育不再依赖双师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