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学习者不能当面交流,这会是在线教育的死结吗?

作者:JeffreySelingo 发布时间:

学习者不能当面交流,这会是在线教育的死结吗?

作者:JeffreySelingo 发布时间:

摘要:也许高等教育的未来介乎于物理现实与数字现实之间。

500784769_wx.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者按:互联网时代,教育行业所发生的变革是什么?有人看到了在线学习。但是,在线学习所面临的一个重大困境是学习者之间的空间不共享。本文作者Jeffrey Selingo在“The Future of College Looks Like the Future of Retail”一文中讲述了教育的未来,应该是物理空间与数字空间的结合。

2000年以来,在线学习取得长足发展。虽然最强力的支持者认为在线学习具有取代传统大学的潜力,而这一愿景至今仍未实现,但是这一模式却广受欢迎:在美国,至少登记学习一门在线课程的学生人数从2000年的160万增加至2016年的600多万人。

然而随着在线学习的不断发展,其面临的一个主要障碍是:在共享的物理空间中进行学习具有不可否认的优势,传统大学早就知道这一点。意识到此,一些在线学习项目正尝试逐渐融和老派的实体模式,如同Bonobos和Warby Parker这样的在线零售商通过小型实体店去激发网站销售量并增加顾客忠诚度一样。也许高等教育的未来介乎于物理现实与数字现实之间。

在线学位提供者2U最近的一项举措就是这一混合策略的例证。该公司与致力于联合办公的WeWork公司合作,让2U的学员在乔治敦大学和南加州大学等大学项目中完成注册,再通过使用任何WeWork所属的办公场所进行测验与学习小组会面。“我们的许多学生组建了年轻的家庭,”2U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奇普·波塞克说道。“他们不方便去上课也不能搬到学校去,但是通常需要学校的相关设备。”

据波塞克说,在学院举行的年度班级会议上,许多来自2U学位课程的学生们已经在课堂上碰面,而与WeWork的合作伙伴关系则提供了连续的面对面会面的可能性并给予那些包括建筑在内需要实际工作室的新项目的潜力。对于经营一家在线学位公司的波塞克来说,他对于物理空间重要性的看法十分开放:“在线教育是对人类力量的极度低估。”他告诉我说。

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21世纪大学中心执行主任理查德·德米略认为,一些传统校园将逐渐走向类似的中间地带。他不会惊讶于大学开始将最好的在线体验与最好的现实体验相结合的尝试,这可能就像2U尝试与WeWork合作一样。“将其想象成大学的店面。”德米略说道。

德米略说自己见证着物理与数字二分法开始走向分解。他依然记得,几年前,乔治亚理工学院推出计算机学科的在线硕士学位,项目学生的身影开始出现在其家乡的大学附属活动中。一些在线学生甚至去亚特兰大参加毕业典礼,而其中一部分人是第一次踏进校园。“他们想亲眼看看那些在视频中认识的教授,”德米略说道。“无论是因为效率还是因为其为数字原住民,学生们对于这两种体验的混合状态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对于许多传统大学来说,以这种混合方式学习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或者并不总是可行的。大多数学校不能满足学生一次只修一门课程或者是在网络与线下课程之间来回切换的需求,也需要学生在登记之后只能选择在线参与或者是线下上课。“虽然大学拥有进行终身学习的资源,但是我们也了解目前该模式存在的限制。”斯坦福大学哈索·普拉特纳设计学院教学实验主任卡丽莎·卡特说道。

2014年,斯坦福大学研究机构the d.school赞助了一个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本科生的任务是重新思考2025年的大学教育会是什么样子。其中有一个关于终生进行却断断续续的教育体验的设计。它被称为“开放循环大学”(“open loop university”),允许学生在6年时间内在任何允许的时间进行学习。在这一体系中,学生们可以在进行两年学习后“循环”至工作程序,然后在几年后再“循环”回来,如果他们想尝试其他东西那么可以利用剩余4年时间。那些循环回来之后的学生可以利用剩下的时间接受再培训,无论这时他们是30多岁还是50多岁。

这一愿景不太可能在短期实现,但是一些大学也在思考类似问题。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和波士顿大学在内的几所大学最近开设了一种名为“微硕士”(MicroMasters)的在线学位,学生们并不需要基于一年项目去攻读研究生学位。表现好且通过一系列考试的学生就能获得一个微硕士学位,这相当于一个普通硕士学位的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水平。之后,表现优异者可以向大学申请硕士课程名额,然后到现场听课。如果申请通过,他们只需要一两个学期就能获得硕士学位。麻省理工学院在2015年推出微硕士时,预计将有20万名学生参加这些项目;而在项目开展的9个月中,共计130多万人进行了注册。

这种物理-数字实验甚至可以改变那些已经实际进入大学校园的学生们的经历。举例来说,去年位于奥兰多的中佛罗里达大学的56000名本科生中,有75%的学生即使已经参加了线下课程,也至少上过一门在线课程。该大学近三分之一的课程在网上进行,据学校职员说,这已经减去了至少增加5个教学楼的需要。

但就目前而言,大多数短期或者是混合式教育项目并不存在于大学中,而是出现在专业领域中,公司需要通过持续培训以训练现有员工。而在线学习与物理学习的阻隔之墙也在逐渐变薄。

以施乐公司为例。20世纪70年代,该公司在华盛顿特区郊区建立了一座校园以培训员工。大约有1800名员工在此通过一周的课程培训。但是当施乐公司于2000年开始发展网络专业课程时就卖掉了校园。现在,公司将面对面培训和超过1万个在线视频与其他按需参考材料相结合。长期负责施乐公司全球学习但于2016年退休的约翰·罗伊特纳告诉我说,这种安排可以在为公司节省资金的同时提高员工的留存率,因为员工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和节奏学习。

公司们也经常求助于外部帮助而不仅仅是培训自己的员工。由雇主资助的项目占了General Assembly公司一半的业务,General Assembly拥有编程和其他技能课程。该公司可以为某些公司的最直接需求定制课程,“这不像过去,公司只能把某人送到大学读研究生,” General Assembly的企业业务总经理查理·希林说。他补充道:“一个人在周五进行评估,利用一周或两周的业余时间完成数据科学课程,时间长短取决于他们的灵活度,然后立即回到工作岗位上用新方式做事。”从某种意义而言,这是由斯坦福大学的设计师所设计的开放循环大学的另一个版本。

经济的发展对越来越多的工作者提出要求,大多数大学不太有能力通过完善自己的物理设施以满足这些需求。与此同时,在线学位无法获得相应份额,或是在某些情况下无法获得其支持者所期望的合法性。那么也许物理空间与数字空间的结合是两者的前景与方向。

本文转自36氪,作者Jeffrey Selingo,编辑郝鹏程。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36氪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36氪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学习者不能当面交流,这会是在线教育的死结吗?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