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芥末翻】个性化学习变革的痛与伤

作者:尔瑞 发布时间:

【芥末翻】个性化学习变革的痛与伤

作者:尔瑞 发布时间:

摘要:寻求变革,不惜金。心力憔悴,不得所。

【芥末翻】致力于将全球经典或是前沿的教育理念、教育技术、学习理论、实践案例等文献翻译成中文,并希望能够通过引进这类优质教育研究成果,在全球教育科学的推动下,让更好的教育来得更快!

wintry-2014228_960_720.jpg

原文:Million-Dollar Advice: The High Cost and Limited Return on Personalized Learning Consulting. 来源:Edsurge. 作者:Jenny Abamu 译者:尔瑞

导读:教育发展不均衡现象并不是某个国家特有,美国各州和学区也在为改善一些落后学校作出努力。本文以个性化学习改革为例,看美国学校教育科技改革道路。

2002年,布什政府推出《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推行以联邦测试成绩为基础的问责制。通过年度测评、达标评价对每所学校施压,提升美国整个K12阶段教育质量。学校受到的惩罚包括“连续五年不达标,学校就得重组、关闭或由所在州政府接管”。十多年过去,该法案的弊端愈加明显,例如,学校开始只重视要考的科目、学生休息时间大幅缩减,以及美国各州对该法案的落实情况并不均衡。2015年,奥巴马政府签署《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案》,终结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中的联邦问责制,将教育的控制权归还各州和地方学区,即“州问责制”。各州问责制以对学校的创新性评估为基础,而不仅是考试成绩。这为各校进行教育科技方向改革提供可能,个性化学习改革便是其中一种。

此外,各州对于学校的干预,在于各州自己界定评估标准。底部5%的学校、毕业率少于67%的高中或弱势群体学校等成绩始终不佳的学校,都可被认为是“失败学校”由州政府接管,但法案并未明确规定各州该对此类学校做些什么。

本文提到的富尔顿学区及查尔斯顿学区对失败学校做出的努力,即进行个性化学习的改革,便出现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

一、急中生“智”:失败校寻求个性化学习改革

个性化学习经常被描述为一种通过技术实现个性化、差异化和学生自主驱动的教学法,美国各个学区都在采用这种教学法。为了帮助教师实施该学习模式,各学校和学区都在持续加大对个性化咨询的投资力度。

通过技术实现学习的个性化,这一概念一直出现在一些艰难求生的学校中。一项最近的研究调查显示,500位学校领导中有54%将这个概念视为“前途无量”或是“学校改进的众多策略之一”。但若是缺乏对个性化学习的清晰定义和理解,教育工作者难以预想和实施该教学法。在一些学校,学生可以独立使用自适应学习技术,制定个性化学习方案,以此驱动继而完成自我学习。但在一些其他学校,教师仍然是以图片教学为中心,将自适应学习技术作为一种差异化教学的补充方式。

这种不确定性使得一些教育工作者(特别是有资金支持的教师)转向高价教育咨询公司寻求答案。学校方面希望,他们视为专家的那帮人(教育咨询公司)提供的支持和对个性化学习的理解,可以帮助教师熟练掌握个性化学习的操作方法。

与此同时,研究者们持续关注教育改革这个部分,发现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雄心勃勃的学区官员将从慈善基金、政府补贴、特种税收得来的大量资金投入到各个大项目中。金钱一旦大量涌入,其中的大部分便落到向学校提供专家建议服务的咨询公司手中。

以美国乔治亚州的富尔顿学区为例。根据已有数据,该学区于2015年7月投入超过400,000美金用于战略布局,以及从Education Elements(一个营利性质的个性化学习教育咨询公司)获取一些专业的建议。那年年底,该学区又额外投入了215,500美元用于获取“专业建议”。在2015至2017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该学区给那些提供个性化学习咨询服务的公司支付了超过4,500,000美元。

二、那么,高投入是否意味着高回报?

在富尔顿学区,学校领导们为了实现个性化学习这一远大目标,带着政府下发的税款蜂拥而至与Education Elements公司缔下合作契约。然而,这个拥有大约110所学校的大学区,跟随咨询团队走过了一段曲折的个性化学习实施道路在这个过程中,该学区教育工作者与对个性化学习碎片式的理解,以及上下波动的考试成绩作斗争。

图2.png

该图是富尔顿学区所在的乔治亚州数据报告,报告中的数据涉及个性化学习实施第一梯队(即最先进行个性化改革)中的每一所小学。

根据报告显示可见,在整个学区中,三年级这个时期的阅读成绩波动显著。以Mountain Park, Shakerag 和Liberty Point三所小学为例,它们的成绩稳定上升。然而Medlock Bridge, Dovin, Randolph 和Lake Forest最后的成绩比改良开始时还差。在富尔顿以及一些其他向咨询公司寻求帮助的学区中,只有部分学校在进行咨询后提高了学生学业成绩。

由此见得,高投入并不意味着高回报。

再举一个不幸的例子。2011年,美国南卡罗来纳州(South Carolina)的查尔斯顿学区(Charleston County School District , CCSD),该州的第二大学区,为了缩小成绩差距、提升毕业率,发布了他们称之为“愿景2016”的五年计划。2012年,该学区收到来自联邦政府“力争上游”基金19,300,000美金的拨款。那年的拨款申请显示,该基金会重点帮助19所失败学校,包括3所高中和16所直属中小学。这些中小学校都会采用个性化学习教学法,为学生步入重视技术的高中做准备。

该学区与技术供应商Threeshapes,教育公益组织Communities in Schools,以及一个咨询团队“马尔扎诺研究实验室”(Marzano Research Labs)进行了合作。

“高中的学习是基于技术的个性化学习,这样做的目标是建立一种模式,强调个性化学习,让孩子们为高中做准备。” 查尔斯顿学区(CCSD)创新与数字学习部门的一名教学指导员Anne Wyman如是说。

“马尔扎诺研究实验室”负责提供教练以指导查尔斯顿学区所签约学校的个性化学习,同时在进程中收集数据,并提供基于他们工作数据的教师反馈。通过分析公共记录发现,该学区于2014年1月至2016年6月间至少向马尔扎诺研究实验室(Marzano Research Labs)支付了1,820,880美金。

总的来说,Anne Wyman还是很感激来自咨询团队的指导,并称这样的辅导能帮助她成为一名更好的教师。但在进行多次课堂观察后,她感觉咨询人员告诉她所在的校方的改进情况,与她实际看到的结果还是有所差异。

“就像当我说’我们竟然能把[课堂观察]这一项做的这么好,我真是太震惊了!’,其他人会接话说‘嗯,对,是’”,Anne Wyman解释说道。这凸显了咨询公司正面的反馈与学校下降的考试成绩之间的矛盾。“我不知道当考试成绩与他们自身的数据不相符时,这样的庆祝还有没有必要。”

图3.png

那一年,Anne Wyman的直觉担忧通过学生的考试成绩得到验证。2016年,南卡罗来纳州教育厅举办新型考试以测验学生的大学预备程度,结果可想而知:个性化学习的伟大愿景终成泡影。

整个州有部分学校成绩下滑,但更让人吃惊的是,一直在查尔斯顿学区进行个性化学习改革的大多数直属学校,成绩竟出现了大跳水现象。Memminger小学在英语测试中仅有8.9%的学生达到熟练水平(A、B、C、D等级中的B等级),显著低于该学区其他学校50.2%的平均值。

图4.png

“当事情开始变得糟糕,可以回去看看以往的数据。你会发现这样的想法是正确的。”Anne Wyman继续说道。查尔斯顿学区审查了那年的旧账,发现一笔18,000,000美元的财政赤字。接着一些职员便离开或被裁。

再让我们追溯回2010年,Facebook亿万富翁马克·扎克伯格向新泽西学区捐赠了100,000,000美金,纽瓦克市(美国新泽西州港市)在资助范围之内。前华盛顿邮报记者Dale Russakoff在一本书《The Prize》中提到,咨询公司向该学区索要每天1,000美金的服务费用。最终,光咨询费用就高达21,000,000美元。但还未等到学校看到任何改进结果,学校还未实施执行咨询公司提供的策略和建议,专家们对纽瓦克的热情就已经消失殆尽了。

三、所以,谁该为最后的改革结果负责?

一)争议:咨询公司是否该为最后的糟糕结果负责

如今,一些教育工作者和咨询从业者呼吁,教育科技咨询公司应该为自己的服务负责,无论他们百万级美元的建议能否最终转换为对学习而言有效的、可量化的产出。

“咨询顾问提供技术、输入渠道、建议这些’好东西’,而最终效果完全取决于组织和管理者的实施。如果顾问们不承担任何责任,那对咨询行业来说真是笔好生意。”身为作家及谢弗咨询(Schaffer Consulting)名誉创始人的Ron Ashkenas先生表示。“这虽然听起来激进了些,但大家肯定深有感触。如果你在推行一些根本没用的东西,那么无论它听起来多棒,最后也会变成一堆废铜烂铁。”

学校根据咨询公司的建议进行具体的执行,但一些教育科技咨询公司认为他们并不是一定要对此负责。Education Elements教育科技咨询公司的CEO Anthony Kim就表示,他并不能对最终的结果作出承诺。

“当然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创造学生产出,但是Education Elements就应该对所有相关事宜负责吗?可能不是,”在最近的一次访谈中Kim谈到,“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并不是每天都在那里进行指导。”

Kim说,他判断公司是否成功做好这个项目,取决于这些学校是否“觉得”项目成功,而这又取决于回应他们调查或反馈的人。他提到,从传统上来讲,管理咨询公司帮助学区建立战略计划,但具体的执行过程会留给学校和教师。在项目开始后的大约18个月实施过程中,他的公司会对教师进行指导,并从中得到反馈进行迭代。

“你不是只接受一次辅导,就像‘哎,我只跟你待一小时,去做你该做的事吧’。指导员们从跟他们一起工作的人那里得到反馈”,Kim解释道,“我们依据一些市场变化做出建议。我们持续地从学员那里得到反馈,了解哪些是有用,哪些是无用的,并对其作出调整。这是一系列的迭代。”

但Ron Ashkenas认为Anthony Kim提供的还不足够。他认为是时候让学校要求教育科技咨询公司为此承担更多的责任,特别是那些领跑的教育科技改革咨询公司。

“那些不能有效实施的“正确”建议本质上就是错误建议。如果你提供给学校一个他们根本就用不到的的技术,或者对提高阅读成绩、学校绩效没一点作用的方法,那么这就不是正确的干预,不是正确的体系。显而易见的是,大的咨询公司并不喜欢这样的说法,因为他们卖的是客单价、时间、建议,而不是结果。”

Ron Ashkenas见过几个案例,咨询公司都会夸大技术变革带来的影响,并为这一在未来几年都无法量化的影响征收高昂的费用。而且他认为,时间帮助咨询公司减轻了所有应承担的责任,尤其是当学校人员变动、领导层更替时。特别是在校间差异大的学区,领导者应该注意防范这样的咨询公司:向你提供一个可开展的解决方案,却无法提供近期和远期可量化的结果。

(二) 学校应对咨询公司提出长短期可量化指标

“问那些咨询公司,‘我们怎样才能知道这会成功?’我们如何能在短期,而不是长期才能看到些效果?30天,60天,100天,6个月,我们能看到的指标有哪些?” Ashkenas解释道,“如果对方在两年内没有任何具体指标,这就意味着灾难。”

提到指标,Ashkenas并不是指像里程碑那样在某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收集数据进行记录。而是指教师熟练的教学方式,或当技术可以转换为学生逐步提高的可测量的成绩。举个例子,曾与他合作的一个咨询团队Say Yes To Education通过提高升学率和其他指标来衡量项目是否成功,并给合作高中的毕业生提供大学资金。这就是Ashkenas提到的咨询公司也应该做点实事。

Ashkenas认为,学校应该直截了当向咨询公司说明他们要为什么负责。校方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否能够等到项目奏效,或我们得到想要的结果后再支付相应的报酬?”他补充道,“如果对方的答案是‘不’,那学校凭什么要拿着自己的资源去冒险呢?”

以富尔顿学区为例,该学区在未要求Education Elements对最终产出作出任何保证的情况下与其合作,当通过电话或邮件询问其原因时,官员并未对此作出回应。但是如果该学区一开始就根据指标对咨询公司提出要求,实现可量化的改进,比如提高阅读较高等级的学生比例,这样就可以产出许多成果。

四、未来是否还该对个性化学习改革抱有期望?

Wyman(查尔斯顿学区教学指导员)最近收到来自该学区的一则通知,名单上列举了9所失败学校。如果他们还不能有所改进,州教育厅将进行接管。名单上9所学校中有7所自2012年来就在进行个性化学习改革。

查尔斯顿学区于2016年与马尔扎诺教育科技咨询公司(Marzano)解约,现在受联邦政府拨款支持,在一些特定学校与Education Elements公司合作。查阅该学区公共记录发现,从2016年6月至2018年3月,学校在咨询公司上已花费至少1,260,000美金。Wyman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转变,但她仍想知晓学校是否对咨询公司提出具体要求,以确保他们能从新咨询的建议中收获成果。同时她表示,经费也可以更好地花在诸如教育工作者进修学位或缩小班级规模上。

“与马尔扎诺(Marzano)的合作,我不相信那其中包含任何病态的意图或阴谋”,Wyman说。“但我们想要收获成长。如果我们花了钱雇佣他们来收集和分析数据,就得知道这钱花得值不值。”

如何看待她所在学区最近与Education Elements公司的合作?Wyman说:“他们拥有一些不错的信息,可以说是全部信息,”Wyman说。“但那都是软资料。如果你读过合同,你会发现他们并不对你的成长结果负责。但他们提供的每项服务都需要用大价钱换来。”

回首过去,Wyman认为所在学区的个性化学习改革还称不上是成果,虽然光咨询费用就花了百万美元。“但我还是愿守得云开见月明。”她继续说道。

相关概念:

自适应学习(技术):通常是指给学习提供相应的学习环境、实例或场域,通过学习者自身在学习中发现总结,最终形成理论并能自主解决问题的学习方式。放在计算机技术的背景中,有人认为自适应学习是在学习研究的范式下,一种以计算机技术为主导的学习环境和系统的横向探索。自适应学习技术则包括分别面向师生的自适应教学和学习系统,以及自适应技术路线。同时自适应技术的实施需要确定氛围基调,如是基于知识和学习目标特征的自适应、基于学习风格的自适应、基于认知能力的自适应、基于情感状态的自适应、基于情境和环境的自适应,还是混合式自适应。

原文:

Million-Dollar Advice: The High Cost and Limited Return on Personalized Learning Consulting

来源:Edsurge. 作者:Jenny Abamu 译者:尔瑞

参考文章链接:

 1. 美国|《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案》取代《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

 2. “还权”:美国《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案》的最大亮点

>>声明

本翻译仅作了解之用,并非用于学术研究或商业决策。芥末堆海外翻译社群的小伙伴们力求将关键理念与思想更广泛地传播至中文区域,故部分表达可能与原文有所差异。如需使用,请查证原文

1、本文是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3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红脸蛋

    m_189****3528回复m_176****7712  15天前

    或更准确说是咨询的高投入低回报?一些学校并未通过咨询公司获得有关个性化学习操作性指导,没获得改革落地的精髓?

    (0)

    回复(0)

  • 红脸蛋

    m_189****3528回复m_176****7712  15天前

    这篇文章应该是在描述改革高投入低回报的现象。而对于为何会出现大跳水,估计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明白的,需要搜索文献另外成文

    (0)

    回复(0)

  • 红脸蛋

    m_176****7712  15天前

    个性化学习导致的成绩大跳水,原因还是没有提到

    (0)

    回复(2)

  • 【芥末翻】个性化学习变革的痛与伤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