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

作者:阿轩 发布时间:

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

作者:阿轩 发布时间:

摘要:这一代人还活在世上,他们还能够讲一讲,我们还能够从他们的命运中得出教训

2.jpg

1945年3月23日,希特勒在帝国总理府的花园慰问希特勒青年团成员

奥斯维辛幸存者普利莫.莱维在他生前最后一本书中曾写道:“那些看守、党卫军,在我看来并不是天生的扭曲人性的畸形人或者虐待狂,他们和我们一样,她们也是普通人,有着普通的智商,普通的邪恶,除了个别例外者外,他们并不是恶魔,他们的面孔同我们一样,只是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接受了错误的教育和引导,他们每个人都在强加给他们的可怕而错误的教育中长大成人,然后,在党卫军的军事操练中彻底转变。”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书是德国历史学家古多.克诺普的《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这本书也绝版了,在网上买的时候务必要确认是否是正版)。在多数人在探讨极权体制如何运行的时候(比如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古多.克诺普把目光转向了极权体制之下的年轻人:他们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教育对他们产生了什么影响?他通过编写这一代人集体的备忘录,让读者学会分辨什么样的教育是对孩子们作恶。

我们都知道正常的教育应该培养年轻人独立思考的能力,在孩子们还不会独立思考的时候,纳粹的宣传机器就灌输给他们“集体主义”和“服从”,以及一整套荒谬的的世界观,这种灌输不光是书本和教学,更重要的是被融入到了孩子们的生活中:数不胜数的集体活动和几乎全员参与的少年队、帝国青年团成为了这一整代孩子们童年的生活方式,这也成为了这一代孩子们成年以后像美梦一样值得回味的回忆:“作为一大群人中的一员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想着同样的事情,感觉着同样的事情,做着同样的事情。”

对于不会独立思考的人来说,集体有着催眠一般的力量。即使在第三帝国覆灭之后,大多数青年团成员回忆起少年的集体活动时,更多的回忆是美好,大多数人从未意识到那些美好的集体活动背后意味着什么,即使有人当时意识到这些完全不对头,他们也无法抗拒这集体的力量,他们最终也会被卷进去。而且,在获取信息途径单一闭塞的成长环境里长大的少年们,丝毫不会意识到他们的思想已经被毒害。

“诱骗”,作者如是说。

如今我们再来看到底谁是邪恶背后的罪魁祸首,是纳粹?还是德国平民?这其实就是究竟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最开始纳粹上台是德国人民的选择,再后来纳粹通过教育培养了一整代符合他们统治标准的年轻人,通过年轻人把权力牢牢控制在了手中。

教育是什么?对于纳粹来说,就是手握权力者在年轻人心中亲手播下了种子,然后等待收获的那天。他们明白,谁控制了儿童和青年人的教育,谁就控制了这个国家的未来,对他们来说,儿童不是祖国的未来,是他们控制未来的手段,年轻人不是祖国的花朵,而是他们手中的猎物。

“高等文化权利”的观念在如今看来是十分狭隘且荒谬的,然而,在纳粹德国时期这却是老百姓的普遍共识,这不得不归功于宣传机器以及教育的“栽培”,让我们看看德国孩子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吧:

男孩子们光着上身,被党卫队的医生测量头盖骨,以审核是否是纯正的“良种”;处处以崇高日耳曼为指导思想的教科书和教育无时无刻不强调“民族和种族”,凡是“德意志的”就是神圣的,“种族感”被深深烙在孩童们的心里;整齐划一的集体生活让孩子们学会了服从,谁破坏了规矩,谁就是被排斥的异类;优秀的孩子们被挑出来送进阿道夫希特勒学院,在那里接受更加严格残酷的教育,他们从来没有学过要帮助弱者,他们信奉强者法则;“跟猩猩相比,他们对于道德价值的理解只增加了一点点,他们一心向往的最高目标就是:英勇战死疆场”,他们受到的爱国教育一直都是要他们为祖国而死,而不是为祖国而生,“你什么都不是,你的人民才是一切,你们为德国死去,德国要光芒四射地永存。”

当纳粹党和国家如此深入渗透到了年轻人的生活,对于年轻人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孩子们没有思考就接受了这些教育,在还不会独立思考的孩子们心中,课本以及老师教给他们的,就一定是正确的。于是那二十年里的德国年轻人情感被扭曲,思想被控制,狭隘的民族爱国情绪被蓄意唤醒......   

如今的我们很难理解当时希特勒是德国年轻人心中的地位是多么重要,他是他们的“超级父亲”,是理想的化身。孩子们被教育要爱希特勒,对于他们来说,希特勒是最伟大的人,他们被宣传机器里的希特勒的光辉的形象所吸引,在他们眼中,希特勒有着世上最完整最伟岸的人格。

“这是一种深沉的发自内心的爱,无法用其他字眼来表达,就像上帝一样”。

孩子们在家庭以外所受到的教育是如此深刻,以至于他们对“超级父亲”比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忠诚,家庭内部的密探是如此普遍,有些孩子会暗中侦查他们的父母,不是因为恶意,而是他们天真地认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们对“超级父亲”就不尽责了。

3.jpg

行纳粹礼的希特勒青年团成员

在战争爆发之前,德国的教育体系已经经历了多年的纳粹化改造,对于年轻人的诱骗逐渐达到登峰造极,作为时代的见证人,很多德国青年至今觉得难以解释这一影响,尽管后来他们意识到了错误,但他们丝毫不怀疑当时的狂热是真挚的,确实是由内心所驱动。   

1945年,大量希特勒青年团团员被应召入伍,投入战争,这些十多岁孩子们比成年士兵更狂热坚定。他们会被报纸登出的希特勒向青年人颁发十字勋章的照片弄得神魂颠倒,而老兵成天忙着抑制这些年轻人的感情。他们回忆说:“这些青年团士兵的装备奇差,他们分到的老式枪连我们都没用过,也不知怎么用,他们没有子弹袋,就把子弹装进上衣兜里,每个人拿着一个反坦克火箭筒,还有一枚别在皮带上的手榴弹”,就连这么差的装备,居然也没能动摇这些青年团士兵的战斗意志。老兵们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阻止这帮年轻人盲目投入自杀式进攻的行为,不让他们去干失去理智的蠢事,如果没有这些劝阻,也许身亡的年轻人会更多。

这些青年团士兵执着的参战热情使得盟军老战士感到惊讶,他们以不怕死的热情接近坦克并发起攻击,有一次四个希特勒青年团团员用反坦克火箭筒击中了一台美军装甲车,这四个缺乏作战经验的孩子们居然围着装甲车庆祝他们的“胜利”,而有经验的老兵谁也不会这么做的,早就卧倒在地上了。这时一个美国兵打开舱口拿着冲锋枪向四周扫射,孩子们被击中了,倒在地上血流不止,他们痛苦地叫喊着,其中一个疯了一样大喊“妈妈!妈妈!”,当美军看到这情景时,完全惊呆了,他射击时瞄准的确实是纳粹的褐色军服,他们怎会想到纳粹会派未成年的孩子上战场,美国兵急忙打开急救包,把卫生员叫来,然而为时已晚,这些孩子们最终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这些可怜的年轻人几乎没有战争经验,由于从小被纳粹教育洗脑,为元首、为民族、为战争流尽最后一滴血被他们奉为圭臬,在这些年轻人的脑海里,元首口中的敌人就是民族的敌人,他们的无知和无畏帮助希特勒拖延了战争,也带来了更多不必要的牺牲,一个个本应鲜活如花朵的年轻生命,就这样被埋葬在了战争灰烬中。

如果没有这些狂热信仰希特勒的青年团孩子们,这场战争也许会更早结束。一位战后余生的青年团成员回忆说:他亲眼目睹一个德国老太太对着两个被美军坦克击毙的青年团成员的尸体吐口水,以表示对这些拖延战争结束的年轻人的痛恨......

4.jpg

1945年1月7日,在美军第三宪兵看护下的被俘希特勒青年团士兵

活下来的德国青年们开始反思,这场战争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他们发现自己保护的是杀害犹太人的元凶,是战争的挑起者,他们的敌人正是由于希特勒发动的侵略战争而造成的,他们所做的牺牲都是无谓的,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毫无原则的政治游戏的后果,在那时,他们才切身感受到极大的痛苦。

可我们能怪这些孩子吗?那些面对荒唐的纳粹教育却仍保持沉默的大人们,不管你们是出于真心认同,还是惧怕,你们有想过自己的沉默意味着什么吗?

希特勒曾向德国人郑重许诺:“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就要来到了。”

二战后,一个1929年出生的德国青年反思:“要想有一个美丽的新世界,首先必须要铲除一切罪恶的根源,这里所说的罪恶根源,不仅仅是指纳粹这个祸根。”

“这一代人还活在世上,他们还能够讲一讲,我们还能够从他们的命运中得出教训——为了使我们的孩子们避免这样的命运。”,这也是历史学家古多.克诺普教授为什么写下这本书,如今的我们,仍有必要好好读一读它。

 本文转自阿轩的一千零一夜,作者阿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阿轩的一千零一夜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阿轩的一千零一夜
限时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