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在大学,我们游戏化了生物医学课

作者:智能观 发布时间:

在大学,我们游戏化了生物医学课

作者:智能观 发布时间:

摘要:桑德拉·乌达内塔 - 哈特曼说:“这是一个最合理的选择。让我们从最熟悉的东西开始,这样会减少许多障碍。”

6.jpg

在厚厚的教科书和学习指南的旁边,德雷克塞尔(Drexel)大学生物医学专业的学生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考试做着准备。

但是,他们不是在对着教科书冥思苦想,而是通过玩一款名为CD4 Hunter的游戏来复习。

这不是像超级马里奥或塞尔达传说一类的普通游戏,而是一款很特别的游戏。

这款游戏是去年6月发布的,主要内容是教授学生艾滋病毒( HIV)复制周期的第一步。在游戏中,玩家扮演病毒,并负责在血液中识别受体,通过免疫防御,瞄准和感染细胞。

桑德拉·乌达内塔 - 哈特曼( Sandra Urdaneta – Hartmann)博士是德雷克塞尔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系的助理教授,她从未把自己当作一个单纯的游戏玩家,而是一直在推动CD4 Hunter的发展,并将其引入生物医学课程中。 

她说:“我的上司和我都有兴趣在我们的项目中使用手机游戏。”这与模拟不同,模拟在生物医学教育和训练中更为常见,但缺乏游戏元素。

在教育领域,特别是在生物医学培训方面的游戏,已经引起了大家广泛的研究,但结果却喜忧参半。一项研究发现,电子游戏的分数与学生的外科技术相关。然而,其他的报告则显示,医学教育游戏对学生学习结果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640KX9QISA1.jpg

在不同的观点和研究中,桑德拉·乌达内塔 - 哈特曼努力寻找任何与她所在专业的课程相一致的科学教育游戏。最后,她决定自己制作一款。

桑德拉·乌达内塔 - 哈特曼对于如何设计和编程游戏一无所知,因此她从德雷克塞尔大学获得了一笔10,000美元的赠款,用来扩展自己的教育游戏方面的技能,希望为学生创造了一个学习工具。

利用这笔资金,桑德拉·乌达内塔 - 哈特曼前往挪威参加了一个教育游戏会议。在那里,她又招募了另一位微生物学家卡拉·布朗(Carla Brown),两人共同制定了一个基于艾滋病毒(HIV)生命和复制周期的电子游戏计划——这是德雷克塞尔大学的研究领域之一。

桑德拉·乌达内塔 - 哈特曼说:“这是一个最合理的选择。让我们从最熟悉的东西开始,这样会减少许多障碍。”

虽然他们已经有了计划,但是仍然缺少游戏开发的关键技能:编程。因此,他们求助于德雷克塞尔大学的合作教育项目,该项目要求本科学生在毕业前要拥有一个专业的实践经历。通过这个项目,布朗和桑德拉聘请了德雷克塞尔大学游戏艺术与制作专业的大四学生文森特·米尔斯(Vincent Mills)。

布朗作为开发人员和设计师,米尔斯负责编码,桑德拉提供专业知识。现在,他们的游戏已经有了一个内测版,准备在9个月后正式发布。

桑德拉称,迄今为止,CD4 Hunter在iTunes商店的下载量已经接近2900次。她说:“我们不知道大家传播的口碑如何,但看到这些数据就感到很酷,这也鼓励我们继续奋斗。”

640GN0D3M3W.jpg

但这位助理教授承认,现在的CD4 Hunter只是她最初设想的精简版。

例如,CD4 Hunter现在只有一个阶段,30分钟内就可以完成——最初,他们设想在每个阶段设计7个级别。

现在,桑德拉正在为教师设计测试内容,以便在明年秋天他们与学生们一起测试游戏。

同时,她还向学生介绍玩游戏的方法,包括在课堂上讨论游戏内容,并在课后将游戏作为家庭作业,或使用翻转模型,分配角色并要求学生准备好问题和讨论的主题。

与此同时,他们还与德雷克塞尔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系的学生在学校的创业游戏工作室里进行了游戏测试。

“我们计划根据学生的建议进行调整,然后测试这个游戏,看看它是否比单纯的教学更有利于学习。”微生物与免疫学系的教师玛丽·安·科穆纳(Mary Ann Comunale)说,她负责收集学生的反馈并对此进行评估。

一些初步的,尽管是非正式的调查结果已经对我们有所启发。科穆纳表示,游戏的竞争性适合系里的学生。

640[10].jpg

“有趣的是,当看着学生们在嬉笑打闹时,我只要说'最后一个小组得到了很高的X分',他们突然间就会停止嬉笑,去电脑边创造新的高分,”科穆纳笑着说,“我不知道是否只是医学院的学生会这么做,但他们的确是一个充满竞争力的群体。”

科穆纳和桑德拉希望能最终完成CD4 Hunter的七个级别。但那必须得等到他们的下一个项目才能完成,一个关于疟疾的电子游戏。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设计一整套让学生用来学习的电子游戏。

桑德拉说:“我们正在研究疟疾,一种寄生虫,我们希望接下来开发出一种关于细菌和真菌的游戏。”

对于其他希望为学生开发自己的教育游戏的教师,桑德拉说,首先要明确学习目标是什么,以及游戏如何支撑这个目标。

学生程序员米尔斯则有自己的建议:确保它很有趣。

他说:“无论学生们玩什么游戏,总会让他们学习到一些东西。但是当一个人坐下来,以一种科学严谨的态度、有趣的方式去玩游戏,并与之互动时,就会更容易记住或理解现实世界中发生的类似事情。”

本文转自智能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智能观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智能观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在大学,我们游戏化了生物医学课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