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河南周口50余民办学校被拆后,学校负责人起诉政府违法

作者:阿七 发布时间:

河南周口50余民办学校被拆后,学校负责人起诉政府违法

作者:阿七 发布时间:

摘要:“之前会担心这种‘民告官’的情况,政府之间会怎么样。但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良好的开端”

640.jpg

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被强拆后,强拆队用拆下来的窗户和木材做烧烤吃。图/魏婕

今天早上九点,河南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民办幼儿园被强拆”案。该案起诉人,被拆幼儿园举办者李亚芳诉求政府撤回强拆公告。NGOCN获悉,今日庭审最终以审判长宣布“择日开庭宣判”结束。

早前,NGOCN曾报道过河南周口50余民办学校被拆一事。2017年8月到2018年1月,河南周口地方政府发起“卫片执法、拆违复耕”整改行动。在6个月时间内,50余所民办学校遭遇强拆。

李亚芳合资举办的鹿邑试量镇实验幼儿园光明新园,已于2018年1月初完全拆除。

李亚芳认为,政府强拆存在程序不当问题。

根据李亚芳出具的《行政强拆公告(2017)15号》,公告落款时间为2017年12月31日。而在此之前,当地政府已于2017年12月18日、28日强拆其幼儿园。NGOCN尝试在鹿邑县政府官网寻找该公告,但并未发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相关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书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当事人收到催告书后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同时,李亚芳表示她首次看到强拆公告是在2018年1月3日幼儿园门口柱子上。

64087JB5TY5.jpg

李亚芳出具的《行政强拆公告(2017)15号》

李亚芳告诉NGOCN:“庭审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她表示,政府代表在法庭上已承认分别在2017年12月18日,12月28日对其幼儿园强拆。

对话李亚芳

Q:NGOCN      A:李亚芳

Q:今天早上庭审情况如何?

A:比我想象中的要顺利很多。没有当庭宣判,需要等法院那边的通知。

Q:是怎么样顺利呢?

A:政府,就是被告方,说了几月几号拆了什么东西,都是哪个部门负责的。他们自己都说了。原来我们就担心这种群众诉讼,他们会不承认这些事情。但我们举证之后,他们就把这些情况给法官说明了。

(强拆)公告书是12月31日下的。而在12月18日、12月28日已经拆过了。他们都对法官说了。这是对我们来说非常关键的一点。

对于这个结果,我们还是挺满意的。之前会担心这种“民告官”的情况,政府之间会怎么样。但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良好的开端。

Q:是什么时候开始起诉的?

A:4月9日,到今天正好一个月。都是比较快的。我们好几所学校都进行了起诉了。我是第一个开庭的。

Q:这次起诉的诉求主要是什么?

A:今天我们主诉的就是让政府撤回这个强拆公告。之后关于赔偿这些事宜会按照其他法律条文,找对应负责的部门进行起诉。

Q: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A:我会继续把这件事完成。我一定要上级政府给一个说法。我学校什么都有,要交什么东西我们都交了,但最后就拆了。我很委屈。

因为学校是刚建的,建校初期的债务,还有供货商问题等等,我还需要处理。我在打官司的同时,还要处理这些。有债主甚至说要去法院起诉我,因为学校没有了,我(现在)没有偿还的能力。

Q:可以简单介绍一下你筹办的幼儿园情况吗?

A:2015年大概10月份左右建的。然后在2016年9月投入使用。2018年元月就拆完了。就学校存在前后就一年半时间还不到。大概投入了一千多万了。很多设施的钱都没有给清,现在房子拆了,债务问题压得我们……确实没办法过日子。每天都接收要账的电话。可以说,现在是最难的时候。

Q:当初为什么选择在这办学?

A:就是因为农村学前教育是一片空白,而且孩子对学前教育的需求是在的。乡里孩子与城里孩子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就是农村都是家庭作坊方式的学校,没有一家规范性的幼儿园,是一个很落后的教育环境。

我们就把这个废地利用起来了。其实就是我们把本来政府要做的事情给分担了。如果政府把这方面做得很好,我们也不会找这个空挡区去做。年轻的爸爸妈妈都出去打工了,农村的留守儿童比较多,教育是个重要的问题。

学校没了之后,有一些孩子跟父母出去城里了,前段时间还有父母向我反馈说孩子在城里怎么不适应,闹脾气。如果我们还在,父母可以把孩子送进来。那其实父母在外面也可以更安心。我们现在都按照城里的幼儿园办,都会实时跟父母反馈孩子在幼儿园情况。所以,拆了之后,很多家长都表示不能理解。

Q:幼儿园被拆之前有多少孩子和老师?

A:239个孩子。各个岗位的老师加起来有20来个吧。

Q: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A:孩子都被分流到其他学校了。有的老师就跟去其他学校工作,有的现在是在家待业。

听家长说,政府之前迫于媒体压力,在年前将一所停办了的公办学校翻新扩建了,把孩子们安排到那。有家长说就那里刚刚装修好,油漆味道太重了。有的家庭觉得路太远了,可能就就近在其他学校读书。也不是200多个孩子都去了那个学校。

其实政府拆之前就没有考虑过孩子们接下来怎么安置。政府就没有听过老百姓的声音,就直接拆了。

Q:其他被拆除的学校起诉情况如何?

A:主要是我们鹿邑县的。因为淮阳县那边是最早拆除的,他们已经过了行政诉讼时效(编者注:行诉法规定的一般诉讼时效为六个月),不能进行申请了。据了解,现在去申请的都已经交了诉讼费,立案了,应该很快就开庭了。

Q:你之前认识其他当地民办学校举办者吗?

A:不认识。都主要是这次认识的。这次政府拆违选择性执法嘛,只是拆民办学校,大家都觉得很委屈。因为这个共同的经历,大家都走到了一起。

Q:有没有想过打官司可能会拖很久?

A:想过。但两年,甚至不只两年,我都要坚持走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的箭。我相信这件事,上级部门和领导还是会公平公正来对待这件事情的。毕竟这件事影响力很大的。为什么就我们这个地方是这样,其他地方都没有拆学校?而且为什么选择性执法?

Q:根据《淮阳县卫片执法公益事业汇总表》显示,被列为“两违”建筑的不仅包括民办小学,还包括像郑合高铁项目部、派出所、邮政储蓄所这样的公家单位。但这些建筑之前一直没有被拆除,现在还是吗?

A:对的。另外,这次“卫片执法”,在媒体报道之后,政府就没有拆下去了。本来要拆的一些学校,后面也没有拆了。

本文由NGOCN(微信ID:ngocn05)授权转发,作者阿七。如需转载请与NGOCN联系获取授权。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NGOCN君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NGOCN君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河南周口50余民办学校被拆后,学校负责人起诉政府违法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